西米把他的船队并入到了雷森飞船上,雷森飞船上的几个屏幕为之一变,西米现在面对的情况以图示显示在他的面前。

    “我是雷森,正在参战的所有船只听令,以西米为心,组成圆形,边退边打,外面的支撑攻击,有破损立即退到内层修复,由内层的顶替空下的位置。明白没有!”

    “明白!明白!”

    “很好,立即执行!此战过后,我会给你们记功!”

    雷森的头像出现在所有参战飞船的显示屏上。他冷静的下达结阵撤退的命令。

    不用说,这些船在他出现后,会自动把他的命令当作最高的作战命令执行下去。他又下令,在后方基地修整的所有飞船立刻起飞,作增补梯队,打开加力向作战的星空全速跟进,对方有十艘飞船,他担心自己这六艘扑上去于事无补,到这个时候,他也管不了什么家不家底了,一咬牙,把当前能用的全部家底都用上了。

    对面的一艘飞船被两艘飞船联合打击,打破了护罩,在护罩破损处,一记离子炮钻了进去,把护罩内的飞船操控舱击毁。

    两艘飞船得手后飞快的后撤,拼着身上受了几击,一内一外靠向西米的飞船,替她挡住了这一面外面的攻南。

    星空的战斗是立体的,撤回的飞船把西米围在正,受损严重的在内部抓紧时间修补,没有大碍的在外围和对方对射。

    幸好有防护罩,如果没有防护罩。别说撑下来只是受伤。光是第一轮的炮击。十艘飞船能生存下来两艘就不错了。西米暗自庆幸,见阵已结成,便和内部修补的一艘船一起攻击一艘敌船的一点,拨炮击后,把对方的防护罩击穿,击毁了对方。

    “缓慢后撤!一旦受伤,立刻和内部修补的船掉换位置,要不让对方击毁。也不要掉队!”雷森命令道。

    “明白!”

    雷森命令所有飞船打开加力去迎接和支援西米和雷蓝依儿。

    西米接着雷森的命令补充命令道:“所有飞船,把能量都尽量的用到防护装置上,不要乱射,船一队,主脑共享,集打击一艘敌船,一艘艘的来,我们要用炮火集起来,砸掉对方的船!”

    “是,明白!”

    西米的船队很快调整了攻击策略。船一组,各找了目标。瞄准一点,一炮接一炮密集的轰下去,眨眼间,这种策略就奏效了,轰废了对方艘飞船。

    “伐克!”敌船的指挥者在操控舱内暴跳如雷,“你姥姥的,都他娘的脑子进水了吗,敌人怎么打,都给我学着打回去。少团知道了要剥我的皮,我先把你们的皮一个个先剥下。打!集力量给我打下他们外围的船!”

    “是!噢,天哪!报告!对方有船只增援,我的显示屏上出现对方的船队!”

    “是啊,我的显示屏也出现了!”

    “卖你沟的!六艘,还摆出阵形了,华族人常说什么,一字长蛇阵!我说头啊,这阵势不对啊,对方是不是给我们来了个将计就计,打个反埋伏,围住我们,再来个围点打援!头啊,我怎么越想越不对呢!我们撤吧!”这一位船长,估计是看华族人的东西看的多了,看到屏幕上超速而来的飞船,有点儿胆怯了!

    “你姥!给老子闭嘴!先给我打!都听我命令,天一,天,天九,兽一,兽,兽八,兽十,吞十九,吞六,吞十,你们听我命令,脱离队伍,把对方的船队给我拦住!快去!”星盗的指挥者跳着脚命令道。

    “噢!不!”

    “怎么回事?谁他娘的自嘿了,粗来,我保证不打死你!”一声尖叫把星盗指挥者吓了一跳,马上嚎了起来。

    “报告,是吞六,被击毁了!估计人没了!头,你听到的是他向你告别!”另一个船长认真的报告道。

    “兽十,注意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别捌着弯来绕我,你会做那能事情,我只对女人感兴趣!你娘的!所有人听着,吞六我已经注意到了,先前命令继续有效,舍下吞六,其他的给我堵上去,不要让那六艘飞船冲过来。他娘的,大好的局面,全破坏了!”

    “呕拉!”

    九艘飞船立即迎着雷森的飞船飞去。

    雷森在屏幕上敏锐的捕捉到这一变化,手指在屏幕上飞点,发出一连串的指令,把嘴巴紧闭起来。

    六对九,雷森的把握并不大,但是狭路相逢悍者胜出,这一刻他显出了一副悍者争强好胜的本性。近了,六艘飞船忽然无序的散开,船上的炮火交叉喷了出去。

    “卖你沟滴!我瞄准不了,刚进入射程,他们就机动了!他们刚才打谁了,我的船没有受到攻击!”

    “是天一!天一毁了!”

    “兽八啊,他们攻击你了,是六艘一起攻击!我的天哪!”

    “卖,卖……我,不……”兽八的船长没能喊出完整的卖你沟的,飞船就被撕开防护罩,船体从前致后,以头前一点射入,身出一个放射形的网孔,兽八星盗船在星空里翻了个个,肚皮朝上向前滑去,它,彻底报废了!

    雷森刚才输入的指令就是六艘船,每船的探测仪各瞄准锁定一艘星盗船,以他为序,依次把攻击指挥权交给下一个飞船的主脑,攻击期间,锁定不变,这才有攻掉一艘接着又打下对方一艘的战绩。

    “他下一个打谁?”星盗船的船长有一人忍不住问道。

    由于对面相撞,飞船速度都很快,两个船队相交一掠而过,换了位置。让他们意外的是,飞来的船队停止了攻击。速度不减。直扑后面战斗在一起的星空。

    “不好!他一脚踹在我们的胸口上。把我们踹开,他是要救后面的飞船。”

    “立即回援!立即回援!”星盗们的通讯通道乱了起来。

    雷森又在屏幕上用手指飞快的按下一串指令,然后他对己方所有飞船道:“我是雷森,我现在直接冲击敌方阵形,冲到对方后面,前后夹击。”

    “明白!”

    “明白!”

    “打!”雷森挥了一下拳头。六艘飞船成一斜线,向着前方打出离子炮。挡在船队前方的一艘星盗船不幸的被顶飞,防护罩随之消失了。

    “打!”

    西米也狠狠的喊道。她的船队已经有一艘严重破损。再撑下去就有毁掉的危险。这次的战斗计划是她强行要执行的,最后还是雷森过来救她,如果局势得不到扭转,雷森或许无事,可以进入空间,到了绝境,她可以自毁,可是她的船上可有着雷森的女人,和她不一样的是,这个女人是雷森实质性的女人。而她不过只占了个名份。

    如果出事,她就是能保住她的智脑箱体。丢了雷蓝依儿,她也没有脸再见雷森!

    所以,雷森来了,她要集精力打退对方,争取不能再出什么她不想看到的意外!

    “冷静!西米!”雷蓝依儿猜出了西米的心思,开口劝慰她,“不用冲动,每临大事要静气。夫君已经来了,要相信夫君,现在,敌方已经毁掉了六艘飞船,而我们这边飞船增加到十六艘,后面的飞船马上也要赶到了。我们要冷静,我们需要时间,而不是争一时之快意!”

    西米不管雷蓝依儿的担心,仍然下令道:“打,集炮口,给我再打下它两艘,抓住这个机会,等他们的船回援,争取数目上不那么悬殊!打!”

    围着西米的飞船一个齐射,又打掉被雷森冲乱了阵脚的敌方一艘星盗船。

    “谢特!谢特!”不能乱,不能乱!给我还击!”星盗指挥者双脚跳得更高。

    “不好了啊,头!”

    “你妈个腿!嚎叫什么?”星盗指挥者破口大骂,“一群猪猡!大好的局面全让你们破坏了。赶紧给我回来,打开加力,你们慢腾腾的干什么,看风景吗?”

    “不是,头!”

    “不是你妈个头!快点!”

    “是!是,对方又有船队过来,速度很快!”

    “我……我去!”星盗指挥都动了动嘴唇,一拳砸在面前的桌子上。他的屏幕已经显示出来,显示出来,少说也有二十艘飞船向他们扑来。

    “这一定是个阴谋!一定是!”星盗指挥都嚷道。

    “头,我们怎么办!穿过去的飞船已经回兜!这个战术我熟悉啊,这是像打蛇一个,截断了,一截一截的把我们吃下。头,这绝对是个阴谋!”一个船长急忙发表了自己的高见,“我们撤吧,头,现在撤还来得及,一旦敌人的第批船队咬实了我们,我们就没有机会了。我怀疑,他们还有其他的船队在外围悄悄向我们扑来,要全吃掉我们!”

    “撤?撤回去,团少是剥你还是剥我!”指挥都冷笑,“都给我撑住了,给我打!我就不信,我们堂堂的天吞兽星盗团打不过这批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东西!”

    “头!你要听劝啊!”

    “打!”

    “扑!扑!”两声闷响,星盗指挥者所在的星盗船晃了一下。

    “怎么回事!”星盗指挥者慌了。

    “警告,船体破损!警告,船体破损!我船被锁定!”

    “撤!”星盗指挥者狼叫起来,“所有的船,向我靠近!护着我撤!”

    “是!”

    “我就说吗,早撤比晚撤好!”那位建议撤退的船长说起了风凉话。

    雷森和西米几乎同时从星盗船的动作变换判断出对方要撤,不约而同松了一口气。

    “加大火力!”雷森道,“打心那艘船,把它给我干掉!”

    “是!”

    “全部火力,给我瞄准心打!”西米下了合令,她这边,星盗的火力没有先前那么激烈了。(。。)

    ps:  晚一些,还有一更!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