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森到空间穿上法袍,戴上千幻面具,把装有灵晶的空间戒指戴在手指上,这才从空间里出来。

    雷蓝依儿把炼化了的空间袋拿在手,叹了口气,“这比明牌包包更有气派,不但能装手纸,花装镜,还能装吃的喝的,物欲少一点的女人,一个空间袋就可以行天下了。”

    “可惜啊,我要是做普通人,不能拿它出来炫耀。我不做普通人,这空间袋又极普通,修士几乎人人都有,普通极了。想想也可笑,普通人若能使用空间袋,女子拿一空间袋装化妆品,装首鉓,装她愿意拿给别人看的一切;男人拿他装烟,装酒,装花,装剃须刀,tt,还偶尔为了把女当成魔法道具炫耀。一定个个视若珍宝。只是修士们却拿它做最基本的配制,像男人必须有一把剃须刀,女人必须有一支让自己性感的唇膏一样,普通极了!”

    雷蓝依儿笑笑,把空间袋的系带弯起象牙一样色的手指扣住,“说不定还有人拿它当痰盂呢,而普通人那里却真的奉若珍宝!”

    雷森知道雷蓝依儿不会轻易一本正经的与他说这一大篇的话,“你想说什么?想劝我的话直接说出来,你非要把我绕晕了才肯把想说的话说出来,是吗?”

    雷蓝依儿悠起空间袋,“我只是偶有所感!并不是有什么话要劝你。我只是想,我们都是修士了,在普通人的眼应该是高人一等吧,可是在修士当。我们的修为又算得了什么?就是达到修士的巅峰。上面还有仙。还有神,在他们眼,我们依然可笑。一个人无论有多优秀,有多了不起,在层次不同的人眼里,不过是显摆一只被人当作痰盂的空间袋罢了,看着可笑!”

    雷森把雷蓝依儿搂在怀里,“我们一直都保持一颗平常的心!一直下去。好吗?”

    雷蓝依儿点头,“嗯,我听你的!”

    “我们不争,我们也不显摆,我们做我们自己的事情,默不作声的做。不张扬,不铺陈,活一个心安理得,做一个不争的人。”

    雷蓝依儿把手环住雷森的腰,“是做一对不争的人。”

    雷森脸一苦。“还有西米呢!这怎么算!”

    雷蓝依儿身体僵了僵,但随即放松下来。轻轻的笑道:“我们两个做一对不争的人,让她去争吧,她的性格若要不争,会弄出病来,反而不美了。我们两个在后面给她收拾局面好了。”

    雷森道:“就是收拾局面,也要有能力,没有能力只是嘴炮而已,吃了亏也只能悻悻的咽下。蓝依儿,我们要努力了!”

    雷蓝依儿的手指在雷森后背上画着什么,“努力啊,我靠你,你要努力,你是我的夫君,你要保护我的。让我一个女子,和别人打架,蹦蹦跳跳,抬腿扭身的,想想就羞人!所以,努力的事情交给你了。你负责打拼,我负责美丽!”

    雷蓝依儿笑起来,“你负责打拼,我负责美丽!这句话很让人心暖呢!”

    雷森的手掌在雷蓝依儿的后背抚弄着,刚才雷蓝依儿的反应他清楚的察觉到了,雷蓝依儿没有那么大度,心里面还是排斥与别的女人分享男人,竟管那个女人对她很重了,很好,她也会不愿意。

    “好,说好了,我负责打拼,你负责美丽!”雷森紧了一下手臂,抱起雷蓝依儿向舱门走去,“走,去给你买一身美丽的法袍,再买一套冰属性的功法、买些材料,做一件冰属性的法器。我的女人会越来越美丽!”

    雷蓝依儿腾出一条手臂,把面纱放下,放下前,她一只手撑着面纱,嘟起红唇在雷森的唇上点了一下,这才把面纱整个放下,把脸轻轻的帖在雷森的胸膛上。

    飞船减速一点点向仙音星靠近,一艘飞梭向飞船飞来,搭出廊桥,这边的舱门方始打来,雷森抱着雷蓝依儿向飞梭内走去,手指上勾着空间袋,随着雷森的步子,一走一晃,一走一晃。

    一到飞梭内,雷蓝依儿见飞梭内有人,方才感到脸臊得慌,掐了雷森一下,忙低声道:“放我下来!”

    雷森嘿笑,他已经扫了一眼,飞梭内的人能给他威胁感的人没有。今日里已不同往日,随着实力的上升,他再来仙音星心态已是有了改变。

    自信,只是一点点的能力,这次到来,感觉有能力应付突发的事情了。雷森再扫了一眼,便抱着雷蓝依儿走到一个角落里,这才把雷蓝依儿放下来。

    雷蓝依儿埋怨的看了雷森一眼,嫌他让她在人前出丑了,看了一眼后,低下头去,认真的把裙摆整理了一番,没了皱折,她这才罢手,静静的站在雷森旁边,打量着飞梭内的情景。

    飞梭内的一切对于雷蓝依儿都是新奇的,她曾是超智脑不假,可她不曾是修士,对修士的一切都是陌生的,最雷森帮她达到了九色,也帮她完成了智脑和肉身的融合!更重要的是,使她成为了一名女人!

    修士,给她打开了一扇神奇的门。她不喜欢吃丹药,现在她的空间袋里装着几样不同的灵果,是那两个胆小的,头顶着一片绿叶的小人儿给她摘的。她现在是引气期,可以不用像以前那样小心着对付灵果,身体也能经受得起灵果散发出的灵气折腾了。而且那两个小人儿给她挑的果实味道又好,又不会让她吃了之后感觉特别难受。

    飞梭又接了两位修士,便向仙音星星球降落。

    到了仙音星,雷森这才把星际传链拿出来,收到体。

    “走,你夫君我带你去买法袍去!”雷森看到那熟悉的牌坊,心情大好,拉起雷蓝依儿的手。向牌坊走去。

    下飞梭时得到的腰牌亮了一下。他们两人顺利的进入牌坊之内。

    一间间店铺。一个个摊位,雷森拉着好奇观看店里摊上摆放的修士用品的雷蓝依儿,慢慢的朝前走。

    走到专卖法袍法衣的店铺,雷森和雷蓝依儿走进去。出来一个女招待询问他们二位是谁要买,要买什么!

    雷蓝依儿告诉对方,是她,她要看看法衣,要冰属性的法衣。

    没想到对方一听是冰属性的。直接告诉雷蓝依儿,“不好意思,你要的属性太过偏门,我们没有现货。不过你可以定制,过来一年半载就可以取了。”

    “一年半载啊!”雷蓝依儿在些失望。

    雷森安慰他,“没事,我们可以去其他的店看看。”

    那个女招待多了一句嘴,“我们这没有,其他的店也不会有,仙音星坊市并不是大的坊市。一般都不会存偏门的法衣。你们要是急着要,可以去地摊上看看。看看有没有女修的。还是冰属性的法衣。就是来路不正,碰到了正主可就麻烦了!”

    雷森笑着谢过女招待的提醒,拉着雷蓝依儿出了店门,挨家问去,一连问了几家,均告无有冰属性的法器用品。

    雷蓝依儿依着雷森的胳膊,半撒着娇,半是不开心道:“我的属性就这能难找我用的法器吗?夫君,我是不是很麻烦?”

    雷森忙道:“不是啊!你只会让我开心!怎么会是麻烦。越是不好找到你用的法器,就证明你的属性越是珍稀。就像……”

    雷森本想说就像大熊猫一样珍稀,话到嘴边,才想起这里无论是本土兽还是星兽都没有大熊猫这种动物,只有地球有,说出来,徒惹人伤感而已。

    “就像什么?”

    雷蓝依儿追问道。

    “就像,就像我一样,我的空间属性同样也难得啊。是不是,我刚才也问了,他们说常见的是金木水火土,风属性就不多见,像什么时间,空间,混沌啊,湮啊,都是罕有。你的冰属性属于水之变异,更是罕有。你想啊,这坊市里,一百个人没有一个人是冰属性,一百年不来一个冰属性的修士,你是店主,你愿意炼制一件无人问津的法衣挂在那里逗惹灰尘吗?”

    雷蓝依儿摇头,“我当然不会。”

    “我们再看看,不行,买了材料,我给你炼制!”雷森见雷蓝依儿有些怏怏不乐,怕她进了心里,忙拍着胸脯保证道,“包括你的法器级武器,我也一起炼制了。你看看,多大个事!”

    雷蓝依儿立刻高兴起来,“那就这样说定了。我的衣服你来做。可是我是女的唉!你怎么能做我的活!”雷蓝依儿完全小女人了,又陷入纠结。

    雷森嘿笑,“都什么年代了,什么女人的活男人的活,男人除了不生孩子,还有什么做不来的吗?”

    他摸了摸雷蓝依儿的脑袋,“就怕我炼丑了,你不喜欢!”

    “我一定会喜欢的!”雷蓝依儿说道。

    两人嘴上说道,心里面却是不死心,又逛了几家,几乎把坊市的店面逛了一遍,果如那个女招待所说,没有冰属性的法器。

    两人又把地摊看了一遍,希望发现冰属性法器的影子,令人实在贵憾的是,真的没有。

    两人只好去了材料店,打听了炼制法衣各种材料的价格,还有雷蓝依儿的法器,法针,雷森的闪灭钉升到失空扇所需的材料价格,两人的记忆都好,又不厌其烦的回到地摊上找到所要的材料,雷蓝依儿兴趣盎然的把摊主讲价,摊主也喜欢一个说话软甜入心的,一张面纱能遮住目光,却遮不住神识的大美女在摊前逗留。

    结果,雷蓝依儿以超乎想像的低价把想要的材料拿到手。

    只是雷森却感觉哪里出错了,想了半天,把目光盯在了雷蓝依儿的面纱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