睽睽小说_免费玄幻小说,免费全本小说-最新最好看经典小说完本排行榜 > 科幻小说 > 星际回收商 > 第二百二十九章 蓝依儿的法衣(第三更)
    ps:  第更完成了。你们下周的票能投两张吗,书的推荐票太难看了!

    拜托大家了!

    是了,雷蓝依儿的面纱不是千幻法器,能挡住别人神识的探看,就是那普通的衣服也挡不住别人的神识!

    雷森忽然感觉自己做了一件错事,拉起了雷蓝依儿,附在她耳边说了几句,在雷蓝依儿面红耳赤,手足发木的同时又感到不可思议的当,他用法袍把雷蓝依儿快速的裹起,找到一间客栈,进入房间开启了隔绝神识的法阵,这才把雷蓝依儿放下。

    雷蓝依儿感到很难过,她没想到,雷森也没有想到,想想如果是自己的身体被别人看光了,她就觉得整个人都堆了下来,看什么都没了神气儿。

    雷森不管那么多,嘱咐她在房里呆好了,自己去第一间店里,经过那个女招待的手,卖了一件水属性法衣,先将就着。

    雷蓝依儿眼含泪,看着雷森,“怎么办,身体要是被他们看到了怎么办?我没法活了!”

    雷森安慰她道:“别担心,修士一般是不会随意用神念或神识窥视他人的。你回忆一下,当时有没有感觉到身上不舒服,有很强烈的被人窥视的感觉?”

    雷蓝依儿点头,“有,只有一次,那是个女修!”

    “女修!”雷森松了一口气。把雷蓝依儿紧紧抱住,“那就没事了。这事怪我,只管带你来了,没想到这种事情。现在好了。你穿上水属性法衣。就能隔绝神识和神念的探查了。”

    “可是。我觉得不舒服。我在屋里不出去了!”雷蓝依儿回抱着雷森。

    ……

    雷森在小摊上和店铺里把需要的材料买齐,这一会他要感谢狂天把他送到夹层空间里,有了大量的灵晶供他使用,不像前两次那样穷兮兮的,窘迫得要命。

    雷厚他们与雷森联系不上,雷森拿出星际传链,就把腕脑的扔到了空间里。雷厚联系到了雷蓝依儿,知道雷森就在坊市。就找了过来。

    雷森买了想买的东西,雷蓝依儿觉得丢了脸,心里捌不过弯去,死活不愿意再出去,让他感觉在仙音星坊市再呆着也没有什么意思了了,正准备回去。

    雷厚只是看看,坊市的东西再好,他只是一普通人不能使用,雷森要离开,他也想要离开。另外个修士本来就有保护雷森的意识。这里的坊市太土,没有他们雷氏的修行星球上的坊市货物全。价格还要高上许多,早就生出了厌意,听到要走,自是同意。

    雷森带着郁郁不乐的雷蓝依儿结清了住店费用,汇合了雷厚他们,出了坊市,踏上飞梭,飞到各自的飞船上。

    “去给我炼制法袍!我不要再出丑了!”雷蓝依儿一进入飞船就催着雷森带她进入空间,她要修炼,也要雷森在空间里给他炼制冰属性法袍和冰属性的法器,雷森许她,要给她炼出枚冰针,阳光下透明,用到极致,可以杀人于随时当。说得她心里面一半郁闷,一半痒痒难耐。

    雷森给飞船下达了航定目标,他要去武弃星,再顺道去褐寂星看看。秦家家主死了,秦昭已经告诉他武弃星有可能更改商业用途,安顿接菲更告诉他,武弃星将有可能易主。前都还行,要是后者,他可是在武弃星拥有土地的人,面积还不小,无论对方是收从他手收购回去,还是允许他自由开发,都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武弃星的所有权不属于雷森,也就是对外的交涉,对内的管理权与雷森没有关系。就是对方任他经营,把持住星球进出,也够他难受的。事情还没有坏到那种地步,他要先去看看,最好能拿出对策来。

    真不行……

    雷森看着屏幕上紧跟在飞船之后的另外一艘飞船,伸手拉下舷窗的遮光帘,抱着雷蓝依儿去了空间,去给雷蓝依儿炼法衣去了。

    雷森有炼制炼魂幡的经验,他认为就是随便炼一件衣服而已,没想到,正当他炼去材料的杂质时,雷蓝依儿抱着腕脑过来,偎着她,手在腕脑上滑动,“真是很让人麻烦哎,你看看,法衣要炼制成什么样式的好。这些歀式,我都喜欢呢!”

    “我去!”雷森心神一个失忽,手掌上正在用真火炼去杂质的材料差一点掉下来。

    他咽了一口口水,艰难的看着雷蓝依儿,“这都是你弄的?”

    “是啊!要是买别人的法衣,啥样式就啥样式了,我不挑。这是夫君你自己炼制,对我来说这是心意,样式当然要讲究了,不然你真要反我打扮成村姑丑婆,我会哭的,眼泪成河,然后成冰!”

    “这,这也太多了吧!”雷森头大了。

    “不多,我已经挑去雷同的一百多件了,这还有十多件,我实在是觉得哪款都好,不能再去了。所以我想起夫君你,夫君,你帮我挑!用你的眼光挑,你是想我性感,还是贤淑,是林黛玉似的,还是凤姐那样的?”雷蓝依儿眨了眨眼睛。

    “什么都行!你再怎么变,不还是你!”雷森随意在屏幕上一戳,“就这个了!”

    恰好雷蓝依儿手指一滑,用力猛了,屏幕快速滚动,她用无辜的眼神看着雷森,“夫君,你的意思是都炼制吗?哇!夫君你太好了!”

    雷蓝依儿娇笑起来,抱紧了雷森在雷森脸上就是一顿狂吻。

    “我……我……”雷森气得气喘。

    “我知道,夫君你疼我,这么多衣服都炼制出来,也是浪费,你帮人家炼制一半就好了。等你空间属性修为再提升,给人家造一个衣柜,能大能小的。呶。夫君。你太辛苦了。我就不给你添乱了,我去挑一下,挑一半发给你,你从选一选,先给我炼出一件来将就着穿。”雷蓝依儿笑着,轻快的跑回小楼。

    “我,我,我去!”

    雷森把材料扔到一边。仰身就倒,朝着上空狼嚎似的叫了一声。

    “啊……”

    雷森情不得已,做起了矿工,何想星,夹层空间外围,都有他的采掘设备,各种矿石被他送到空间的传送通道,转化成材料,他再从里面挑出紧缺的材料,放到转盘上一次次提纯。

    这是他新想到的。用真火提纯太慢了,他本来怕不合炼制程序。试着把材料扔到上面转化了一次,再炼化除杂反而好炼一些。有空间转盘,不用实在是浪费。浪费也就是在犯罪吗!

    材料凑齐,雷森按比例取材配比,花了四天的时间把一件连衣裙炼制出来。这件连衣裙整体冰蓝色,别无杂色。再看这裙子,两臂是同色的丝纱,前面是一对同色护手,用时自动伸出,不用时缩进衣袖不妨碍正常活动。裙里的小衣,抹胸,底裤,裤袜,都一一炼了一套。

    雷森把一件件摆在雷蓝依儿面前,叹道:“这才一套,我都快成为女衣专家了。”

    “那是,我的夫君无所不通!我换上看看!”

    雷蓝依儿在雷森面前把一件件都换上,试了试,喜道:“好了,夫君,你的手艺不错。奖一下!”

    雷蓝依儿在雷森的脸上亲了一下,跳着跑出去,“我让那两个胆小的家伙看看,也让绿无敌看看,这是我的新法衣,让他们看看漂亮不漂亮。我感觉和那一件不同呢,我的灵无在法衣比那一件通畅多了……还有十几件,夫君,加油噢!”

    雷蓝依儿跑远了,雷森冲天哀嚎一声,然后就拿着全部材料跑到夹层空间里去了。

    他这一去就是好几天,雷蓝依儿显摆了一圈回来没有见到他,又等了两天还是没有看到,忽然觉得自己有点过份了,为了确定雷森更在乎她,她变了,变得喜欢提一些无理的要求起来,变得虚荣起来。

    雷蓝依儿开始反思自己!

    空间升了一次级,雷蓝依儿在小楼,感到小楼在摇动,她经历过,倒不在乎。绿无敌飞过来,看了一眼,见他无事,便又飞到湖上看那仙莲生长状况,仙莲已经长出四片正常的叶子,叶片碧绿,绿玉似的杆儿的撑着,撑起了一个个向上托举的希望。四片长大了的叶子旁边又长出了铜钱大的叶子数枚,眼见着仙莲的生长健康喜人,雷蓝依儿出于对水的天然亲近也送心它起来,每每看着它闪放着莹宝的宝光,似是罩子发光,又似一个孩子躲在大气球里面,好奇的看着气球另一面的情景。

    除了仙莲,仙桃长势也很喜人,长得比仙莲稍强一些,整株儿都闪着宝光,桃叶片片绽吐,数目近百。雷森一看就断定这树是公的,不开花,先长叶,长果子就没有了希望,若不是空间里也就道(仙)茶,仙莲,仙桃株有光罩,能发光,像个宝物似的灵植,他早就要把仙桃除掉,光长叶,光好看了,不结果子,要其有什么作用!

    道(仙)茶树长得不用说,它是雷森最关心的树了,长得株里面却是最差,瘦小的叶子,伸出树枝来,一片,两片,片……

    片片可数!

    因为它到现在也就长出五片茶树叶来,一目清了。

    其他的灵果树,早就产了灵果,绿无敌指挥那两个怕人又胆小的树精采一些灵果下来,按照星兽的酿酒法酿酒,雷森为此特意给绿无敌和树精造了一些特制的酒桶。绿无敌说,这些灵果种类合理,数量合配,捣碎在一起酿灵酒,能酿出比最好的补气丹都更能快速补气的灵酒。这种灵酒是夹层空间里除了灵液,化形果还有其他不多的几样星兽们看得上的灵物外,最让星兽们放不下的的东西了。一来灵酒能解馋,二来,喝它不知不觉和能增加修为,夯实并壮大自身的修为。

    夹层空间里只有半步金丹不喝灵洒,因为他们要压制修为,怕一不小心突破了,不情不愿的去另一处谁都不清楚那是什么样的空间里去。他们控制修为还来不及,更不用说这能增长修为的灵酒了。为了不被酒香诱惑,这些半步金丹的星兽用武力压制实力弱下的星兽们不能喝灵酒。免得他们禁不住诱惑。以至于星兽们只能藏起来偷偷的喝。

    绿无敌告诉过雷森,现在夹层空间里还藏有灵酒,要是他下令收缴,有主仆印制约着,空间里的星兽一定会老老实实的把灵酒交出。雷森没有那么做,他到空间连提这件事也没有提,灵酒谁酿的就是谁的,星兽们已经和他结成主仆关系了,他不能强取豪夺。

    现在他掌握了夹层空间最强横的一群星兽,也就等于实质性的掌控了夹层空间,逼得星兽们都怕他,半步金丹纷纷离去,空间最后只剩下他一个,再多的东西,也没有什么意思。

    说来也是雷森太过的较真了,到现在他也不知道灵酒是什么滋味的,绿无敌和两个树精酿的灵酒都藏了起来,他也不好意思去打听。

    好在,他不好酒,不然,可真就馋坏了。

    空间升级过去,这一过就是十多天的时间,雷蓝依儿的心开始揪了起来,她觉得自己变了,细细反思,变得有些陌生,有些让自己憎恶起来。

    她怎么会变成那种样子?

    是因为爱情!

    是因为雷森!

    她想像的爱情不是这样子的!

    雷蓝依儿,她应该是一个宽容大度的女子。她确定她爱雷森这个注定在她命要出现的男子。虽说初开始是意外,是在不情愿没有选择性的情况下选了雷森。可是后来雷森在没有得到任何允诺的情况了,帮助了她,帮了她让一个人类社会处处防着的超智脑,融合**成功。

    雷森与她相处自始至终都好像是被动的,被动的接受公司名称,那是因为她。后来西米通过大神和她联系上,西米表明了她的超智脑的身份,两个谈了些东西,慢慢熟络,西米就缴请她一起帮着雷森发展起来,西米说雷森是一个潜力很大的人。

    是的,雷森是一个潜力很大的人,西米有几次欲言又止的,她也不是八封的性子,就没有问下去,现在想起来,那是西米想告诉她,雷森是个修士,想给她更多的信心。

    她想想西米,忽然觉得惭愧起来,西米先和雷森在一起,也最选挑明了身份,用不光彩的手段逼着雷森接受了她这个名不副实的女人,她成了雷森的“女人”!接着,西米就向雷森推荐了自己。自己才有机会,在一和肉身融合后,就有了男人,成了女人。

    她竟然在吃西米的醋!

    雷蓝依儿流下泪来!各种感受掺杂在一起化作泪水流了下来。

    她应该像西米一样,宽容,会分享!(。。)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