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好!主母好!”

    “你们好!谢谢你们信任我的夫君!”雷蓝依儿柔声说着,伸出白晳晳的手与这些变异人一一握过。

    “谢谢你!辛苦了!”雷蓝依儿每握一个人的手总会说上一句。便对方更加激动起来。

    变异人面对雷蓝依儿,个个变得语无伦次起来,“主,主母!我们的命是主人救的。我们能替主人去死。替主人做事是应该的。主母,我们辛苦!”

    面纱挡着,人们看不清雷蓝依儿的面容,但能听到她在开心的笑,“谢谢,我还要谢谢你们。我的夫君从来没有把你们当成奴仆看待。你们的工资都是当月到你们的帐户的吧?”

    “是的,主母!”

    “从今天起,在武弃星工作的人,每人每月加一百星币的辛苦费。”雷蓝依儿说道。

    “谢谢主母!”

    雷森介绍完,站在一边看着雷蓝依儿与变异人们亲热的沟通着,看着变异人看向雷蓝依儿的目光变得狂热,他叹了口气,不愧是都要成了精的超智脑,对人的心理把握到了极点。

    他回想起刚下飞船到现在,对机器人雷蓝依儿保持了适度的距离,那是智脑,是雷森制造的智脑,雷蓝依儿知道忠诚度绝对没有问题,变异人说可以替雷森去死,真到近前了,雷蓝依儿和雷森都相信,第一个快速挡在雷森前面的一定是这些雷森亲手制造出来的智脑。那些变异人们就是忠诚也会多想一些,动作慢上一些。

    雷蓝依儿见了约瑟芬,话语里有软有硬。掌握了主动权。这一会见了变异人却是一连声的感谢。没有一点清高在上的意思。让处在深度自卑的变异人们对她好感度在短时间内飙升到最高,差一点就爆表了。

    “你们再坚持坚持。黑刚晶星上有你们的家,我回去后,会派人接替你们,你们回黑刚晶星好好的度个假,乘坐你们的飞车,去大城市享受一下,买你们想买的东西。”

    雷蓝依儿看到一个高个的女变异人。女变异人已经年了,她问道:“你还有家人吗?”

    “报告主母,我的男人在我投奔主人之前,掩护我,被人类猎杀了!”

    “你的孩子呢?”

    “死了一个,还有一个男孩,在这里,随他父姓,叫谭九乐,他的父亲希望孩子一直快乐。没有怨恨,没有忧愁。他在家。我没有带过来。”女人笑起来,泛出一股天然的母性的美。

    雷蓝依儿立即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姚大美!”

    “黑刚晶星有你的家吗?”

    姚大美摇头,“我不知道,我没有去过黑刚晶星。”

    雷蓝依儿伸出手替姚大美擦掉挂在脸上的泪,轻声道:“好了,一切都会好的。我保证,一切都会好的。你的孩子不会再像你一样,更不会像他的父亲那样,他会活得很好。一定会,你要相信。相信啊,我向你保证,只要我和我的夫君还活着一天,就没有人敢随意欺负你们。”

    “谢谢主母!谢谢主母!”姚大美忍不住啜泣起来。

    悲伤的情绪是癌,是传染速度极快的癌!姚大美一哭,站立一排的变异人脸上都挂上了泪水,泪水从他们灰色的脸上流下,流到挺直的胸前,打湿他们黑色的制服,黑色的制服上有盘龙九鼎公司的标,那是他们身体和精神的归依。

    雷蓝依儿叹了口气,搂住姚大美的头,喃喃的道:“哭吧,把所有的苦难,所有的痛都化成泪水苦出来!我会理解你们的!我会!”

    呜咽的声音响起。雷森向后退了一步,他是个男人,不可能像雷蓝依儿这样去细腻的安慰他人。

    他拿出烟盒,弹出一支,正准备点上,安顿拉菲凑上来,“雷总,给我一支。”

    雷森把烟给了他,又弹出一支。雷厚走过来,“我也来一根吧。”

    个修士也各要了一根,十个男人站在一边抽起烟来。

    “在黑刚晶星还没有觉得。一到这里,看到这里的情景,虽然已经改善了许多,但也能想得到他们当初的是怎么生活下去的。原始人!那是我说错了,他们还不如原始人,原始人的敌人是大自然,他们的敌人最大的,却是他们先祖的同类,也就是我们这些自诩明的人类。我去看了你给那些没有通过忠诚药剂的变异人建造的坟墓,感触很大,针对变异人,我们做过了。我们是罪人!”雷厚深沉的说道,如有负罪。

    “雷总做的不错,收留了这些变异人。否则,你不但看不到这么多活着的变异人,更看不到那方高大的灰白色纯铁墓碑。”安顿拉菲说道。

    “我知道!我要替所有人类谢谢雷森!雷森谢谢你。我会向王朝汇报,推动对变异人平等的政策,如果不行,我会建议王朝,在雷霆王朝给这些变异人公民身份,把他们迁到雷霆王朝去,让他们和王朝所有子民一样,自由的行走,自由的呼吸属于人类共同的空气。”

    雷厚吐出一口烟气,变得悲天悯人起来。

    雷森哼了一声,“不用,我的人,我还能保护得起!”

    “我是在说他们的未来!没有你,黑刚晶星他们能不能呆得下去还两说。政客的嘴,表子的腿,合上就不认帐!”雷厚笑起来,“没打你的主意,我是认真的。”

    个修士替雷厚背书,“是,我们可以证实,我们都有这种想法。听说你的手下有一个已经是修士了,这些人给他们好的条件,说不准比正常人更容易修炼有成。这对他们是一个机会。”

    “我缺修炼资源吗?”雷森翻了一下白眼,却没有再反对下去。

    雷厚瞅了瞅雷森的表情,心大定。“这事情交给我办。办好了。我负责把他们迁移过去。”

    雷森吐了一口烟,嗯了一声。

    “头上。秦昭的飞船,他没有回去奔丧!”安顿拉菲抬头,提醒雷森。

    雷森透过烟气,抬起头,看到一艘飞船从头上低空飞过,他哼了一声,“不稀奇。秦氏那么大的商业集团,出了事不可能每个人都要回去,正事还做不做。”

    雷厚冷笑一声,“该,听说你在这里受了他不少的气。那个家主不错,可惜被人弄死了,死得还挺惨,胸前一个大洞,心脏都没了。火燎的伤口,是一个火系魔法师做的。我们的情报已经拿到他死亡的影像。啧。是挺惨!”

    雷厚摇着头,看了一眼飞船。便没了兴趣,把目光转向还在流泪的变异人。雷蓝依儿正挨个安慰他们。

    雷厚又一笑,“雷二夫人不错。雷森,你有个贤内助!什么时候让我们见见雷一夫人。能让她甘心居于第二,雷一夫人应该更了不得吧!”

    雷森横了雷厚一眼,“该见的时候自然会见,她有她的事情要做!”

    雷厚咧咧嘴。他身边的修士提醒他道:“雷夫人也是修士了,引气期一层!”

    雷厚赞道:“果然了得!”

    雷森问道:“你怎么不修炼,雷家的资源不会缺少你一个?”

    雷厚有些遗憾的摇摇头,“努力过,没有天份,到如今连引气期都突破不了。只好替雷氏出我能出的力气。还好,在普通人的位置上我做的不错。我有一个儿子……”

    雷厚看着雷森,“金属性,现在也筑基了,筑基期二层,天份尚可。他比你大,四十有,他日你见了,要照顾一下,算是我拜托你了。”

    雷森喷了一口气,“他有雷家,怎么用得上我。”

    雷厚听了雷森的话,一脸的古怪,张口,“我告诉你吧……”

    “看,秦昭的飞船回来了,压低了,要降落。难道是发现雷森回来了,想过来说几句好听的话?”安顿拉菲无聊,一直盯着那飞船,见飞船折回,便叫了起来。

    雷厚想要对雷森说什么,对他来说是很重要的事情,却被打断了,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闷头抽烟,低沉的咬着字儿说了一句,“伐——克!”

    个修士知道雷厚想要说什么,不约而同的瞪了安顿拉菲一眼,把不善的目光盯向缓缓下降的飞船。

    雷森看着飞船在地上停稳,秦昭臂缠黑纱陪着两个高鼻深目的人从船上下来。

    雷森他们站在那里没有动,雷森看到那两个西方人的脸,吐出一句,“这么快!”

    是啊,这么快,秦氏的家主刚刚被杀,估计尸骨还没有下葬,秦家的其他人就这么快与人接触了。雷森不相信秦昭是陪着友人来这里度假看风景,他陪着的一定是对武弃星有想法的人,而且极有可能是杀害秦家主的凶手!

    看着秦昭陪着两个西方人过来,雷森嘬了嘬嘴的烟,让烟嘴在嘴滚动起来,下巴随着动作微微扬了起来。

    “雷森,这两位是沃尔夫家族掌管商业的人。他们要接管武弃星了。你的事情我具体向他们谈了,他们要和你当面谈谈!”秦昭说话的时候面色淡然,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和有任何的暗示来。

    “谈什么?”雷森打量了一下两人,“沃尔夫家族?”

    “是!我们是沃尔夫家族,你的地块当初是秦家送给你的,你没有花一个星币,现在我们代表沃尔夫家族通知你,你拥有的地块很快就不属于你了,我们会收回。”一个肩上重着卷发的年龄稍长的开口道。

    “然后呢?”

    “什么然后?”对方脸上露出一股狞笑,“没有然后,在我们正式接手后,你在这里所有的东西都不用搬走了,包括人。那些变异人我们会像杀猪猡一样的杀掉!”

    雷森张嘴,香烟从嘴上跌落,一副怕怕的表情,“你在吓我?”

    “哈哈!”两个沃尔夫家族的人大笑起来,“知道了就好。赶紧滚,看你这些变异人,就像看到一群臭虫一样让人讨厌!”

    雷厚脸色阴沉似水,指着自己的脸,“认识我吗?”

    “你是哪个?我为什么要认识你?他是谁?”说话的人回头问秦昭,一脸的轻蔑。

    秦昭从一开始就打量雷森身边的人,他先注意到了雷蓝依儿,虽然看不到她的面孔,他还是被雷蓝依儿身上散发出来的仙仙的气息所吸引,喉咙头动了几动。听到问话,他才打量雷厚,简单的看了一眼,摇摇头,“不认识,他们以前从没有出现过!”

    “无名之辈!”说话的人轻蔑的竖起小手指,厌恶的说道,“赶紧滚,你让我闻到了黄屎的味道!”

    雷厚怒极反笑,“好,好,好……”他一连吐出好几个好字。然后,他看着雷森,“你准备怎么办?”

    “怎么办?”雷森抖了一个肩膀,“就这么办!”

    雷森动了,一闪身,“啪!啪!”两个耳光响起。雷森揪住两个沃尔夫家族成员的长发,抡起来,掼在了地上。

    “打得好!”雷厚在一旁叫好。

    “你们?”秦昭大惊,伸手就要拔枪。

    “不要动!”一声轻雷响起,一个似紫铜做的铃铛飞来,打断秦昭的手。铃铛打断秦昭的手后,向上拔起,对准了秦昭的眼睛,“下一个就是你的眼睛!”

    “我的手!”秦昭叫起来,却是不敢在动。

    雷森踩住两个人,两手齐抡,“想要我死!想要我的东西!沃尔夫家族!哈,好横啊!”

    “放开我们!放开!雷森,我警告你,你祸事来了,不管你有什么背景,沃尔夫家族一定会全联盟追杀你,没有人能保护得了你!”被雷森踩住的两人挣扎着,坟肿的脸仰起来,显得越发的狰狞。

    雷氏个修士齐齐笑了起来,领头的那位说道:“没想到,在这里还被威胁了!我们雷氏还真不怕什么沃尔夫家族。不就是啸月狼人吗,从古至今杀的又不是少的了。”

    “认识这个吗?”修士的领头人扔出一块暗紫色的长矛形的金属牌,“睁大了你们的狗眼,好好看看,看看这是什么?”

    “雷霆王朝!”两个沃尔夫家族的人显然对这样的标识太认识了,看了一眼,就叫了出来。

    “认识啊!”领头伸手把金属片收起,拉长了声音,“我们雷家有很多人好久没动了,正好让他们去你们沃尔夫家族走走。”

    “这是个误会!”

    雷森有些无趣,拽住两个人的头发拖行到雷厚面前,“他刚才骂你了。你想怎么做,我帮你?”

    “我!”雷厚看着雷森。他的身份可不适宜替雷家接这种事情。

    雷森耸了一下肩,“别看我,你要是没胆,就当刚才骂你的话我没有听到。”(。。)

    ps:  谢谢大家,推荐票快赶上上一个星期多了。谢谢!稍后第更奉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