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厚扭头看修士的领头人,领头人朝雷森点点头,没有表态。

    雷厚转而看向雷森,“要是把事情整大发了,上面的人问下来,你要替我扛着。”

    雷森嗤笑一声,“你们的人,我认识谁。我给你扛,我扛得着吗?原来雷氏这么不用,下面的人受辱了,还要忍着。”

    那个修士的头开口了,“雷厚,雷氏的人不受任何人的侮辱。上面有人问下,我替你解释,别忘了我们在做什么,他这是威胁我们的目标,当场击毙应该还有功可立!”

    雷厚的脸哭丧着,“别应该啊,倒底有没有功?”

    “这个……”

    雷森好笑的看着他们,“你们把你们雷家说的那么强,我都以为天下第一了。到如今我才开了眼,原来,呵呵,不过如此!雷族长,你闪开,我自己来吧。”

    雷厚觉得丢了脸,一挺胸膛,“不用,我来。大不了不做这个星邦族长了。也就是个联络人,不做了,正好清闲。”

    雷厚抬脚朝两人脸上狠狠的踩了两脚,转脸对着那些变异人道:“帮个忙,去给我找黄屎来,敢说我像黄屎,我今天要让他们吃个够!”

    他脚边的两个求饶道:“我们不知道你们是雷家的人,是误会,误会啊!千万不要让我们吃屎!求你了!”

    “晚了!”雷厚捋起袖子,“白皮猪,你一句黄屎侮辱了我们所有黄皮肤的人。你刚才说什么,猪猡。放心。猪猡没有。我会找几个无害的野兽和你们关在一起。麻毕!”雷厚开始揪住一个,举拳朝其脸上狂揍。

    另一个向后退,手偷偷的朝腰间摸,雷森抬起脚尖朝他手肘上点了一下,“咯嚓”一声脆响,雷森这一脚竟然点断了对方的骨头,也许是用力过猛,骨头剌从衣服下冒了出来。雷森略带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我的力气比较大,一激动没有控制好,你可不要再动了,再动我再踢,下次说不好踢到哪里去了。”

    雷厚施暴,雷森笑眯眯的后退,冲变异人扬了扬下巴,“去,帮雷族长完成他的壮举,最好要新鲜的。越新鲜越好!”

    站在一边的安顿拉菲缩了缩脖子,刚才雷厚骂白皮猪。让他很不高兴,他却不敢抗议出声,必竟是沃尔夫家族出言侮辱对方在先,人家不过是合理反击。可是,雷森要配合雷厚给沃尔夫家族的人吃屎,他就有点不同意了。

    只是,他看了一眼在场的人,除了变异人,再减去女人和秦昭,好像他最弱的。秦昭在一边,一只手垂着,痛得他额头上都是汗水,身体也在微微发抖,左眼前还悬停着一只紫色的铃铛,似乎随时就能挤爆他的眼珠。

    那是个模范,他怕自己多说,下场和秦昭一样。

    他向后缩了缩,看着变异人散去,明智的紧紧的闭上了嘴巴。

    雷森又摸出一支香烟,放在嘴,刚抽了两口,就被雷蓝依儿上来拿掉了,怪他道:“有什么好抽的,一嘴的味儿。”

    雷森这才扭头看着秦昭,“秦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秦昭的目光在雷森和雷蓝依儿的身上扫着,“你,你惹祸了,你不是雷氏的人,沃尔夫家族不会放过你。”

    雷森不关心这个,他问道:“你和沃尔夫家族应该谈过我的地盘和我的资产,说说,你是怎么谈的,有没有说清楚?”

    一阵风吹过来,雷蓝依儿的面纱飘荡,显出洁白如羊脂玉的下巴,把秦昭眼睛看直了,竟然没有听清雷森的问话。

    雷森不悦的冷哼一声。

    “找死!”铃铛的主人操控着铃铛,铃铛向前一动,挤爆了秦昭左眼。

    秦昭捂眼大号。铃铛旋着发出雷声,表面上闪着雷光,飞起来,又猛然飞向秦昭的下体,雷森听到蛋蛋破碎的声音,咧了咧嘴。

    “该死!竟敢窥视郡王妃的姿容!”那个修士上前去,拽住秦昭的头发,把他拉到一边,在他身上点了两下,对雷森道:“这个人,我们要带走,他犯了大忌!”

    雷森和雷蓝依儿对视了一眼,他沉吟了一下,问道:“你刚才说郡王妃是说她吗?”雷森说的她是指雷蓝依儿。

    那名修士这才意识到说跑了嘴,愣了愣,一摆脑袋,“是啊。”

    雷森瞪起了眼睛,枚闪灭钉从他体内腾腾的冒出来,“我的夫人你敢说是别人的郡王妃,觉得我好欺负是吗?”

    “啊,不是!雷森,你听我说!”

    “我听你个锤子!”一枚闪灭钉一闪,把护在修士身前的雷铃击飞,直直的贯穿修士冒出雷光的法袍,在他肩上穿了一个洞。

    “雷森,住手!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修士的首领闪身拦在了受伤的修士面前。

    雷森暴怒,“别觉得你们雷家了不起,闪开,不然我连你一块收拾!”

    “雷森,你听我解释!没有人和你争你的夫人。我们说的郡王本就是指你啊。王室已经确定,你是王室的人,是二王子殿下的独子。二王子已经向雷王替你请封了。我们已经得到二王子的口谕,不日,他会亲自过来看你。”修士首领忙解释。

    雷森气咻咻的说道:“胡说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爹妈是谁,怎么能轻易认别人当爹,你再胡说,我打烂你的嘴!”

    那一边雷厚暂时放弃行凶,叫道:“雷森,刚才我就想和你说这件事。这件事是真的,不管你认不认你的身世,你确实是雷氏王室的人。你身上流淌着雷氏高贵的血液。你完全可以行使你一个郡王的权利,我们都会听你的。”

    雷森转头看着雷厚,“我要是知道你瞎说。我弄死你。别小看我的手段。我有的是办法让你们鸡犬不宁!蓝依儿。你去休息,一会我再接你出来。”

    纱巾下,雷蓝依儿瞪大了眼睛,通过雷厚等人的行色,她也对雷森的身世起过兴趣,推理过雷森与星际联盟最顶尖的势力雷霆王朝的关系,什么都想到了,就是成为雷霆王朝郡王的可能最低。没想到啊!

    雷蓝依儿没有答应,雷森就当她默许了,朝着雷厚等人哼哼两人,抱起雷蓝依儿,从原地消失。

    “空间!能藏活物的空间!他果然有一个能种植灵果的,充满灵气的空间。这一次所有的都可以解释得通了,他就是在空间里突破的,所以我们才在黑刚晶星没有查觉到灵气的扰动!王室直系就是王室直系,流落在外,机缘也非我们这些旁支所能比的!”修士首领叹道。

    雷厚回身把想要爬起的沃尔夫家族的两人踢倒。“尼嘛拉稀!好好的飞船倒飞,害得我没有把话说完。引起了这等误会。雷宽,你的伤没事吧!”

    受伤的修士苦笑一声,“没事,不是要害,吃粒疗伤丹就好了。郡王的脾气还真是火爆,我现在都怀疑那些无头的案与我们的雷森郡王有关了!”

    修士首领瞪了口无遮拦的修士一眼,“疗你的伤去,不想再让郡王给你一下,你就老实的闭上你那不带锁的嘴巴。”

    “我,我又说错话了吗?”修士朝自己嘴上扇了一巴掌,脚下却移了移。正在疼得哼哼的秦昭发出一声惨叫,仅剩的右眼一翻,幸福的昏了过去。

    “终于安静了一些!”修士说道,“我是被他们闹的,闹得心慌,才口不择言的。”

    其他修士道:“早晚让你害死!”

    修士吃了一枚丹药,把伤口处理了一下,对首领道:“又得麻烦你了。我的法袍破了,麻烦你给我修补一下。”

    修士首领嫌他嘴大,没好气道:“不管了!”

    修士的脸立即苦了起来。

    众人眼前忽然一花,哗哗啦啦出来一群活物。一出来就嚷道:“哪个,哪个让我们的主人上火了,出来,让我打死了你,一了百了!”

    众人定睛一看,齐齐吸了一口凉气,一群星兽,都是他们看不出修为的星兽。但是他们都清楚一点,能口吐人言的星兽,最起码也是筑基期以上。

    粗略的数一数,二十多只,有飞的,有跑的,有爬的,各形都有。

    “你吗?那个老头,你过来,让我先抽你一尾巴!”

    “不,让我先踢他一脚!”一头牛形星兽对长着长长尾巴的别一头贴地爬的星兽说道。

    雷厚向后退了一步。这时,几个星兽被打飞,雷森从堆着的星兽出来,没好气的骂道:“带你们出来,出来就给我让条路,刚才那几个,化形果,你们最后拿到。”

    “不要啊,主人!”那几个挨揍的星兽叫起冤来,“是他们在前面挡着,我们想闪也闪不开啊!”

    “雷森!”雷厚叫起来。

    “是我!”雷森从星兽走出来,“告诉你们,我不稀罕什么郡王,别拿我的身世说事。以前你们拿我需要保护来说事,现在你们看看我身边都是些什么,你觉得你们能打得过几个?”

    “嘁!就他们,主人,让我上,我一招把他们全收拾了。”一个猴子跳出来,看看这个,看看那个,顺手拔掉屁股上一根毛,毛发发出一串火花。

    个修士齐齐后退了一步。

    雷森淡然道:“不要怕,我不会让他们攻击你们,只是让你们看看,看看,我需不需要你们这样的实力来保护我。这些大半是半步金丹,随时可以成就金丹。有他们在,你们可以走了。顺便回去告诉那人二王子,别来,我可没有认爹的习惯!”

    那一边,看呆了安顿拉菲和一语不发的约瑟芬。

    安顿拉菲抬手抽了自个儿一个耳光。(。。)

    ps:  顺便说一下,明天是白露节气,争取四更一万二。码字去了。

    有票吗?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