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他娘的,这是真的,雷森居然弄了一群星兽!这是要闹翻天啊!

    安顿拉菲只是看呆了,修士们可是大脑急速转动,他们在算养这一群星兽要多少资源,大约算出了,再推算雷森的空间有多大,结果让他们再次吸了一口凉气,越发的不敢相信起来。

    雷森不管他们想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让别人怀疑夸大到什么程度,带着星兽给他们看看后,就把星兽一一收进空间,又带着他们从传送柱里回到夹层空间。

    当雷森再次出来,变异人已经找来了一桶黄色的便便,味道非常冲,让他想起一句广告语来,“xxxx,就是这个味!”

    雷厚捏着鼻子检查了一番,问道:“新鲜的?”

    一个变异人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平常的都冲到化冀池里去了,没处弄啊。只好,只好,现给你弄了。嗯,你放心,我们都筛选了,其他颜色的都挑走了,这里面全是黄色的。味道也鲜!”

    雷厚拿棍搅了搅,“太干了!去,你们再朝里面掺点稀的,也要新鲜的,要热活活的招待客人。”

    雷厚把桶盖合上,让变异人拎走,加完稀的后再给他送回来。

    场飘着一股臭味。雷森用手扇了扇,就走到上风口的舷梯处,坐下来,措出一根烟点上,抽了一口,和空的异味。

    他冲那个受伤的修士一招手,“你,把秦昭弄醒。问问他这两个人的来时坐的船在哪里。有几艘。要是趁咱们不妨。从外太空瞄准了打冷炮,我们谁都活不了。”

    “是我大意了!”修士承认他没有朝这方面想。

    两边都是哀嚎声,雷森抽了一支烟,变异人才抬着桶回来。

    “完事了?”

    “完事了!”

    雷厚打来桶盖检查,又拿起棍子在桶里使劲的搅动,“要稀的!”他说。

    雷厚说:“不能有稠结在一起的团团。要像粥一样,便于喝,便于下咽!”

    雷森闻着那臭味。神情淡然,他处在上风口,臭味扩散到他面前,被风一吹,味道就散去差不多了,他又抽着烟,周围是烟草燃烧的气味,又和了一部分。所以他才能做的住,最重要的是,空间升级。一年给他来小十来次,从他体内排出的东西。比这味道要难闻十倍,这点味道真的是毛毛雨了。

    他有兴趣在那里看着,看着雷厚兴致很高的搅着桶,桶里的水涌出来,泛到地上一滩黄汁。

    大约是搅好了,雷厚用棍子敲打着桶,对两个沃尔夫家族的人说道:“顺便给你们科普一上,这东西在我华族老祖宗那里,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金汁。金银的金,汁水的汁。金汁灌肠,你没有试过,你白见我一回,人生就多添一份遗憾。”

    沃尔夫家族派来的这两个人在其家族是有地位的人,他们摆摆清高,端着架子说话还行,真要当面锣对面鼓的来些硬头货,他们先怯了。

    “饶了我们吧,我们真不是有意冒犯你们……我们是沃尔夫家族……”两人闻着臭味,又连忙求饶起来。

    雷厚嫌他们叫的难听,向一个修士求援,修士过去,在两人的身上点了两下,两人的叫声戛然而止,只能瞪子的眼睛,瞪着眼珠子看着雷厚。修士手又动了动,两人的身体小身僵冷,旋即漫延到他们全身。

    他们惊恐起来,眼珠子几乎要掉出眼眶外。

    雷厚提着桶,把两人的身体踢正了,头脸朝上,再用铁棍撬开两人的嘴巴。

    变异人递上两只新造的漏斗,一只长把勺子,他们去搜集黄便便,很帖心的连这都给做出来了。

    两只漏斗放进两人的嘴,雷厚拿起勺子,搅起一勺子金汤汁水就朝漏头里倒,一勺倒下,他又来一勺,倒进另一只漏斗里。

    金汁从两人的嘴漫溢出来,场的臭味更加的浓厚。

    修士从雷森那里得到允许,或者叫命令更合适一玼,可以审讯秦昭后,怕秦昭配后的惨叫声就得雷森心烦,提着秦昭走向他们乘坐的飞船。剩下的六个修士见自己无事可做,也跟着去了。

    雷森抽了一根烟,走向来接他的飞车,对变异人和站在一旁一直都不作声的安顿拉菲还有约瑟芬说道:“我们走吧,约瑟芬,我的夫人要你准备好,她要听你报告。”

    “好的!雷先生!”约瑟芬走向她的玫瑰红飞车,“我在公司等她。”

    玫瑰红的飞车先走了,雷先生随即上了安顿拉菲的飞车,带着变异人先行离开。

    “约瑟芬没有原谅你?”

    “没有!”安顿拉菲有些沮丧,“我向她解释了,我告诉她,那个乱说话的人已经被处分了,可她不信。我没有办法了!”

    雷森感兴趣了,“是怎么处分的?”

    “罚薪啊!一个月!”安顿拉菲说道。

    雷森就呵呵了,真的很严重,他要是约瑟芬,他也不会原谅!

    拉菲家族这是在敷衍人,根本没当回事。

    “下次和你们拉菲家族打交道,我会让我的们多加小心,尽量的少和你人来往。”

    安顿拉菲急眼了,“为什么?”

    雷森笑笑,让安顿拉菲自己想,并告诉安顿拉菲,以后他会不常在黑刚晶星,不要有事没事就朝黑刚晶星跑,还有,除了约瑟芬,安顿拉菲不要和他下面任何一个人接触。

    “为什么?挖一?”

    “因为你姓拉菲,我非常不喜欢!行了吗?”雷森把脸挂下,“把我送到地方,你也可以离开武弃星了,否则。我不保证你的人身安全。”

    “为什么?挖一?你是嫌处理得太轻了吗?是嫌我们拉菲家族没有在意你们的想法吗?no。不是。是我们的家族的化,我们对任何人都宽容相待,就是犯了大错也给机会,不会一棒子打死!就一名话,说得难听了些……”

    安顿拉菲打着手势,对着雷森面红耳赤的解释道。他也急了,雷森这么做等于对他关上了合作的大门,他完成不了家族给他的任务了。

    “雷总。真的!我们拉菲家族是一个宽容的家族,罚一个月的薪水已经是重罚了。我们不像你们东方人,心狠手辣!噢,不,我说错了……是果决,果决!”

    雷森听着他辩解,眉头皱了起来,飞车到达目的地后,他下车,安顿拉菲跟着下车。还要跟他解释,他抬手给了安顿拉菲一个耳光。脸冷了下来,“那句话直接说的是我,而我还没有听到你们拉菲家族一句正式的解释!你们仁慈,你们是觉得外人好欺吗?”

    安顿拉菲顿时立在那里,他蒙了!“我们……”

    “走吧,再不走,雷厚会让你们拉菲家族破产!”雷森走向如古自行车公司的大门,忽又回头,“再没有得到约瑟芬原谅之前,如果你在出现在约瑟芬身边,一次一千支红酒为代价,雷厚会和你们拉菲家族好好谈谈。”

    “还能分我一半吗?”大门里,约瑟芬站在车边,笑着问道。

    “当然,你五百支,我五百支!老规矩,照旧!”

    约瑟芬道:“和你合作真的很愉快!”

    约瑟芬说着,抬步向安顿拉菲走去,走到近前,她说道:“我发现你们拉菲家族就是一群虚伪的骗子!越看透了越让人讨厌!”

    她回头,“好了,这是第一次,他出现在我的身边了,我并没有原谅他!”

    雷森愉快的笑了,“好,一千支了。你去黑刚晶星,随时找我的夫人取五百支。这一次不用先到帐。安顿拉菲,记得回去就给我把一千支红酒送去。一个月时间,一个月之后,翻个倍吧。”

    “我以后可以开个红酒店!安顿,我希望下一次你出现在我身边越快越好!”

    约瑟芬走回大门内,与雷森一前一后向公司内走去,“时间,地点,你没有个限制!这不合乎道理!”

    “要什么道理?你现在回头走过去,还算一次。”

    “真的?”

    “我和人合作不都是以诚为本吗?”

    约瑟芬立刻转身,向安顿拉菲快步走了过来。

    安顿拉菲明白过来,一千支,要是普通的红酒,他无所谓,可他知道那不是普通的,是限量出售的红酒。他不怀疑雷森的话,雷森一句话,雷厚雷族长会向拉菲家族不客气的伸手索要,一个瓶帖儿拉菲家族也不要想少!

    眼见着约瑟芬急着步子向他走来,安顿拉菲不敢再呆着,扭头坐进飞车里,快速的离去。

    车后,约瑟芬疯狂的笑起来,脱掉鞋扔向飞车,“哈哈,我的价值在你心目当不如一千支红酒!安顿拉菲,我约瑟芬记住你了!”

    约瑟芬笑了又哭,软倒在大门前,手扶着伸缩门,哭声震天。

    雷森找个地方把雷蓝依儿从空间里请了出来,雷蓝依儿没有立即去劝,而是让雷森把她带到公司办公的地方,她要在那里等约瑟芬。她说了,这个时候,就让约瑟芬哭,约瑟芬不需要别人在这时候劝她。

    女人是奇怪的动物!雷蓝依儿说道。

    雷蓝依儿说,女人要是心里被伤了,眼泪是最好的疗伤圣药。哭了就没有事情,不哭事情反而要糟!约瑟芬是一个精明的女人,她知道自己要什么,会自我调节,不会稀罕别人的怜悯。

    雷蓝依儿说的有道理,没过多久,约瑟芬就坐在了雷蓝依儿对面,一脸轻松的笑容向雷蓝依儿汇报如古公司的事情。

    公事完成,约瑟芬向雷森夫妇二人发出的邀请,她准备了茶叶,刚刚学了茶道,她邀请二人喝茶!

    武弃星,如古公司的办公楼,一间屋子里飘出茶香,约瑟芬的笑声随着茶香飘了出去。(。。)

    ps:  第一更到!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