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是红茶的做法,有一股烟薰火燎的香味,雷森陪着喝了几口,听两个女人说的都不是正经的话,聊穿,聊用的,不朝正事上说,就找了个借口,走了出来。

    正好,雷厚带着修士过来,向他报告,沃尔夫家族派出五艘船,被灌肠的两人一人一艘,各有两个护卫船。船队现在就在武弃星的上空漂浮着。

    雷森走进屋,问在这里的飞船还有多少艘,约瑟芬回答他,大约有五六艘。

    那就够了。雷森立刻下令,自己的船,雷厚他们的船,这两艘是带着防护罩的,可以在万一发生战斗时,冲在最前面。其他的船跟在后面壮壮声威,如果再会打冷枪最好不过了。

    “让他们下令,所有的飞船飞下来,向我们投降。”雷森对雷厚道。

    “好!我这就去。他们肚子装不下第二桶金汁!”雷厚说完就走了。

    不知雷厚怎么劝说沃尔夫家族那两个人,很快雷厚跟雷森通联,他们愿意命令飞船向雷氏投降,不会做什么花活。

    向雷氏投降!

    雷森玩味的笑笑,就让雷厚自己做主了。

    同时告诉雷厚这里的事情跟自己无关了,他会全面委托智脑接管这里的一切,他原先布置在这里的人手会全部撤走。至于这里发生的事情,雷厚怎么处理是雷厚自己的事了。

    撤,全部撤,只留下设备,全权交给智脑管理。这是雷蓝依儿和约瑟芬商谈的结果。两人都认为这样最好。一来是不出事最好。设备每天会自动生产组装起自行车,装箱,入库,出库,签单。再由飞船转运到经销商那里。

    这是一个智脑的时代,其时所有的事情人类不必参与,智脑能做的更好。

    为了减少不必要的伤亡,变异人全部撤走。约瑟芬也跟着到黑刚晶星,暂时住在那里,由雷森保护起来。

    这边的权限最高的还在雷森手,雷森立即下令,所有的变异人撤出厂区,只带着换洗的衣服就可以,其他的不用带了。他们要去黑刚晶星了。

    其有许多人,只听别人谈过黑刚晶星,并没有去过。这一次他们不但去,而且还会和以前的人一样。得到房屋住宅,有他们一个正式的家。

    变异人坐了两艘运输船。这边智脑接到命令后,又都经过雷蓝依儿桥正,一切都会顺利,雷森便和雷蓝依儿坐上了飞船。

    雷森这叫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地面上,雷厚仰脸看着天空,无奈的摇摇头。雷森是二殿下唯一的男丁,二殿下十分重视,停止了修炼,出关专门处理这件事情。他们有一部分的汇报是直接送到二殿下手,由二殿下直接下命令,就像这一次,二殿下直接命令他们,以雷氏的名义的接下与沃尔夫家族的仇怨,留在武弃星。

    二殿下会以雷氏王室的名义警告沃欠夫家族,他们做事做出边了,惹着了雷氏。

    同时,二殿下也把这件事情随同雷森有一大群兽仆的事情上报给雷王,由雷王做出判断,此时雷森的郡王头衔卡在了王室宗人府,宗人府认可基因报告,却要雷森亲自回到雷霆王朝,履行做为一个王室郡王的义务,方可授予其郡王头衔和封地。二殿下也希望雷森的表现能激起雷王的兴趣,在雷森地位的问题上给予宗人府以压力。

    雷王宫,一袭黑袍的老人坐在凉亭里,旁边的熏炉里时出袅袅熏烟,一股静谧的香味弥漫在凉亭里。

    老人面前一位同样穿着袍服的人,弯腰捧了一个纸张一样的屏幕,“我王,这是今天你要处理的事情,我王要先看哪一类的?告诉奴才,奴才给你找出来。”

    “我自己看吧。”老人的手在屏幕上晃了一下,看着今日条疏目录,“咦,二王子居然又长疏了。你知道他有什么事情吗?”

    “回我王的话,奴才不知。奴才不负责二王子的事情。”

    “我只是问问,他是我儿子当资质偏下,却是最用功,修炼上最扎实的一位。他二十多年前,私娶了一个道侣,生下一个孩子。后来他闭关了,要冲击金丹,有一日,那个道侣突然横死在他的王府,那个孩子还有几个宫女都消失不见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呢……”

    老人叹了口气,没有立即按出二王子的条疏内容,而是随意点开了一个,“这些日子,有确凿的证据表明,我又多了一个孙子。二王子身后有血脉得以延续。二十多年了,快十年了吧,当年那个消失的孩子出现了,而且还是一个不简单的孩子!居然能打拼出一份事业来,狼性十足!好啊!好!”

    老人连声赞叹,“这才是我雷家真正的血脉,坚,猾,狠,绝!我雷家的祖训在他身上都有体现。他会是我的好孙子。”

    捧屏幕的人小声道:“宗人府那边好像不太愿意小郡王顺利获得封号。”

    老人眉头一挑,眼有雷光闪动,“他们,闲得极了罢了!理他们作甚?”

    “我来看看,这个二殿下都写了些什么?一晃过去了小十年,他总共来见我不过两次面,大部分时间都说他在修炼。那个道侣死后,他就没有再结道侣,一心修炼。我差不多都想不起来他的脸了。呵呵,他的孩子出现了,东西递到我手,是我让人把东西悄悄的送给他的,这才把他惊动,要不然,他还不出来。呵呵!”老人得意的笑。

    “有人见过二殿下了,据说二殿下现在身上灵元波动得厉害,好像随时会突破。他的修为快接近分神期了,在众王子当,也是前列了。”捧屏幕的人补充道。

    老人点开屏幕上标有雷广名字的条疏。看了几行。眉毛挑了起来。“你说什么?你说二殿下快接近分神期了,我告诉你吧,他已经是半步分神了,身上灵元波动是他故意弄的,不想太过出色而已。他资质不出色,毅力却是最出色的,这一点他的儿子像他。”

    “是,我王明鉴千里!”

    老人把雷广的条疏看完。自语道:“这个雷森不简单呢?嗯,几十头兽仆,超一半是半步金丹的兽仆。而且这些个兽仆还能随时可以成就金丹,只等他发化形果,有意思……他有一个空间,要么就是有一个空间,他能自由进出……”

    “来人!”

    “见过我王!”

    老人在亭坐下,一个劲装男人出现在亭,“听吾王吩咐!”

    “嗯!你前一段时间是不是跟我说,有一个共有的秘境出了事情。有人带着科技武器在里面横行霸道,我们修士死了不少人。星兽那边也死伤惨重。你派出修炼的族人外出调查这件事情了,是吗?”

    “回吾王的话,是!”

    “说说那秘境,里面的星兽都是什么修为?”

    “回吾王的话,里面的星兽,都是筑基期以下,他们一旦成就金丹就会突破那里的秘境禁限,通过秘境心进入其他的秘境。我们已经证实,元婴期才能进出的秘境,有一处的星兽自述出身似乎与那一处秘境相吻合。只是无法实地证实,秘境对超出禁限的人拒绝入内。”

    “那要是达到半步金丹,星兽们会怎么做?我是说你说的那处秘境,出了事情的那一处,它们最高的修为真的只有半步金丹吗?”老人问了两个问题。

    “回吾王,那秘境当年我也进过,在里面尔虞我诈的,除了我们雷氏子弟有铁律,相互守护,其他的,无论人兽,在里面俱是生死一决,出手绝不留情。所在一开始我们和星兽派的只是优秀后进,不论修为,到后来,越来越高,只至到现在选派的大都是半步金丹。里面的星兽达到半步金丹后,出于对未知的恐惧,他们会压制住修为,拖延成就金丹的时间。秘境里,有株化形果树,对我们无用,我们就没有强取,星兽那边,想强移来着,又不会照顾,又担心激怒了里面的星兽与他们拼死,也没有敢于动手。我们是没动,强移的后果我们也不清楚,这只是我们合理揣测。”

    “也就是说,他们达到半步金丹后,一直压制着修为。只要他们想,随时可以成就金丹,是不是?”老人眼睛闪了一下,做了一个与雷森相似的眯眼动作。

    “是!逼急了,他们会成就金丹,给我们致命一击,曾经有人逼急了,围杀两头星兽,一头星兽抵死掩护另一头,另一头当即成就金丹,给予围杀者重击,围杀者只有一个人生还。”

    “这么说,它们最高的修为也就半步金丹,而且数量还颇为可观,是不是?”

    “是!吾王圣明!”

    “退下吧!”

    “吾王万岁!”

    老人坐了一会,起身,对在亭外候着的几人道:“拟旨。宗人府,乃护我族血脉,收之拢之,奖之,惩之之所在!有子弟归来,当迎当贺。宗人府警之,当反思!”

    “用印,当旨发吧!”老人淡淡的说道,脸上露出笑容。

    “遵王谕!”

    “嗯,让二殿下来见,你们去传我口谕,就说我,还有他的母后,想他了,让他来宫问安!”老人又道。

    “你也上来!”老人对捧着屏幕的人招了招手,等他近前,把二殿下的奏疏删掉,“去,让雷之羽翼出动,把知晓此事的人全部接回来,五十年之内不准在雷霆王朝之外随意走动。禁谈此事,你可知晓!”

    “奴才明白!”

    “去吧!”老人挥了一下手。

    有人上来接过屏幕,躬身下去,“我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