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王子朝老宫官深施一礼,道了声谢,迈步走进院门当。

    一进入院门,明显的感觉这里与外面大不一样了,天换了,变得灰蒙却不压抑,脚步抬起落下间,都有轻雾涌起,如果雷森来到这里,一定能一眼看得出,院门外是一个世界,院门内却是另一个世界。

    没错,这里是一处破碎的空间,灵气浓郁,被大能力者炼化,放在这里,与雷霆王朝的宫室相连,平时给王室的人做修炼用。

    说这里是秘境也可以,说他是破碎的空间也行,空间的神奇之处总让人无法相信,幻化出一个个奇秘的地方来。

    这里鸟语花香,小桥流水,老树漱树!桥头桥尾种的都是上了年头的灵植,有灵药有灵果,星兽的星禽养了几只,或红或黄,或白或粉,从这边飞到那边,又从那边飞起落入远处的殿宇群。他们为静谧神奇的空间增添了几份灵动。

    老树伸出虬结的树根,伸入溪水,溪水被挡,荡了起来,淙淙作声。

    二王子走过小桥,踩碎了一地的雾气,向前走去。

    二王子走过几片灵药田,几处立着殿庑似建筑的灵植园,便来到了一处湖边。湖边没有舟楫。二王子走到湖边,没有停下,脚步直接迈在水面上,一步一步踏着水浪向湖孤立的阁楼走去。

    他小时候常在这里玩,大了被送出宫去,这里除了应召,他几乎就没有怎么来过。这一次被召来。父王究竟会和他说什么。他心里一点谱也没有。只是他知道一点。如此私宴,便是抛开群臣身份,父王要和他单论父子情份,他不必端着讲话,到时候可以随意一点。

    阁楼近了,他飞身腾空,一步迈入二层的楼栏杆之。

    “儿,雷广。见过父王,母后!”二王子从门外进入门内,撩袍跪在红毡之上。

    “起来吧!”上面座位上,黑袍老人把一本书从眼前移开,他面前坐着一位女子,看上去多说也不二十一二岁,梳着一个堕凤髻,插着一支黄金飞凤钗,凤口衔着几串细小的绿玉珠子,她一动。便在凤口下滴溜溜转去起来。

    这女子两腮红润,两目似黑星涂油一般。闪着光亮儿,她正看着二王子,她也正是二王子口的母后——雷霆王朝的王后!

    “谢父王!”

    “广儿!坐娘这边来!”二十来岁的女子开口叫一个看上去比她要老的男人叫儿子,这画面很有违和感。

    “是,母后!”二王子走过去,非常自然。

    二王子在女子身边做下,那女子拉住他的手,上下看看,叹了口气,“这几十年倒真是苦了你了。还好,我那命比你还苦的孙子终于能回来了。母后我刚看了我那孙子的资料,我在想,这一处宇宙里哪有那么好的空间属性的半仙级的老怪物,去好心的教导他,一定是我们孙子编出来唬人的。没有家的孩子就是让人心酸!”

    女子擦了擦眼角,“广儿啊,你那里可有我这里没有的资料,最好是我影像的资料,我要看看他,我那苦命的孙子。”

    二王子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一个比腕脑稍大一些的智脑,“回母后的话,我刚收到跟在森儿身边的人的传送过来的一段影像,没来得及看,正好和母后一起看。”

    女子喜道:“赶快的放出来我看看。”

    老人也把目光转了过来,“接屏幕!”他的语气带着一股威严。

    “是!”

    一个大屏幕出现在阁楼,不偏不倚的正对着人。一个宫官从二王子手接过智脑,点了两点,屏幕上出现了雷森叨着烟卷在吐烟的形象。

    那形象有一点不羁,他抬头朝镜头扫了一眼,眼神凌厉,像一只发现了猎物的小豹子。但随即又缓和了下来,一股浓浓的忧郁味道代替了凌厉,像是历经了千百年的沧桑一般!

    他整个人微长的头发松散,随着他的动作在他的额前时聚时分。青灰色的烟气从头发穿过,他的头发一时间如闷了火一般,冒出缕缕的烟气。

    女子双手捧心,“哇,好帅啊!这是我孙子吗?这是我孙子吗?雷王,快看,你年轻的时候可没有我孙子帅!”女子有些骄傲。

    “那也是我孙子!”雷王提醒女子道。

    屏幕上,雷森正坐在舷梯旁,镜头偶尔向上晃了一下,可以看到飞船紧闭的舱门。

    “那是他的回收船吗?”女子嚷道。

    “不是。母后,森儿现在己经有了自己的矿业公司,他名下还有一个叫如古的公司,专站生产复古自行车。我们这里也有得卖。这是一艘普通的飞船,我问过专业的人士,这是和艘普通的运输船,为了坐人,改造了。森儿他不缺星币,现在正雇了一个律师团,集合了整个英西星邦最优透的律师,把一个叫安康星的宜居星告上了法庭,他在那上面投了五十亿的星币。”二王子解释道。

    “那他为什么不为自己造一艘好一点的飞船?”

    “母后,我也再想这个问题,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可能,他节省惯了,不习惯奢侈的行为,所以本着能省就省的原则,就没有特意造一艘专用的飞船来。”

    “那个女子是谁,气质好仙噢!”女子惊叫起来。

    画面却是一闪而过。二王子急忙让人一帧帧向后翻,找到了一个蓝装,脸上挂着蓝色面纱的女子影像。

    “这个,这个是森儿的伴侣,现在也是修士了,不过修为低了点,刚刚引气期一层。现在是森儿一直在保护着她。”二王子解释道。

    “好仙噢!这是我孙媳妇吗?哇噢,太好了!广儿,等我那孙子和孙媳回来,你一定提前告诉我,我要去看看我孙媳妇!太入我眼缘了。”女子乐起来,呵呵直笑。

    老人适时的插话,“那你孙子呢?你光看孙媳妇,孙子还要不要?”

    “要啊!你怎么老是掰我牙缝!你要怎么滴!我孙子我要,没有我孙子,这个女子不知是哪个孙子的媳妇呢。这个道理我还用你说!你别把公务腔拿来对我,我不受你那一套。”女子叉起腰,一步跳到老人面前,劈手夺过老人手的书,“好好的看着,你孙子比你这个爷爷有出息!”

    老人瞪了女子一眼,老实的把目光专注到屏幕上。

    一段影像放完,女子说道:“去把他接回来吧,这么好,又帅气,又长进,又会给我朝家找仙仙的孙媳妇的孙子上哪找去。立刻,马上,去把他给我接回来!”

    “回母后,森儿对身世很抗拒,一点也不有愿意接受他身世的愿望。而且他还不缺少修炼资源。我欠他良多,更不愿意在他不同意的情况下强迫他回来。还有,他的身份,宗人府也不认可!”二王子从宫官手里接过智脑,纳入空间戒指。

    “那就是一帮王八蛋!”女子脱口而出。

    老人脸一沉,“你说什么?”

    女子掩了掩口,“口误!广儿啊,回头母后我去宗人府求求,不行,我给那帮人跪下!”

    “胡闹!”老人敲了一下桌子,“我已经下旨训过了宗人府,他们很快就会解决雷森的身份。只是这封地却是有待商榷!他有一帮变异人做属下,实在是不好安置的太仓促。我们所有的星球,有灵气能修炼的也不过就那些个,该占的都占了……”

    二王子起身,“父王,不用为难,把封给我的星球封给森儿就是,我父子二人共管一座星球,不用额外恩赐,免得外人说父王不公。”

    老人笑笑,“此法甚好,就这么办,另外,你那见颗星球旁边就有一处乱石带,森儿愿意做事,就把那乱石带赐给他吧,由他专营,所得的一切材料归他个人支配,王室不动他一厘,也不会收他的税。”

    二王子翻身跪倒,“谢父王恩赐!”

    二王子为什么要跪,都是修士了,跪来跪去的也不嫌烦。实在是他知道那处乱石带的宝贵之处,乱石带里到处都是修士炼器的材料,一直被王室列为禁地,除了王室缺少某些材料,才去乱石带寻找,一寻一个着。拥有乱石带比拥有一颗像他名下的星球一样有价值。

    “起来吧!何宫,传膳吧!”

    “王上有旨,传膳!”被雷王称为何宫的宫官直起腰来,张口开声,就是一声喊。

    “王上有旨,传膳!”这喊声一声声喊下去,顺着湖面越喊越远,足有十八声之多。

    过了一会,一个身影从湖面上升上来,来人一身白色厨师装,在门口跪下,把手里的银托盘高举过头,喊道:“王上,王后,第一道御膳,‘仙禽八唱’奉上!”

    立刻有宫官上前,把银托盘拿下,取下了托盘里的盘仙禽八唱分别放到雷王,王后和二王子的面前。

    又一个身影踏波而来,“王上,王后大安!第二道膳,‘金龙升空’奉上!”

    宫官又上前去,接下银托盘……

    雷森回到了黑刚晶星,小屁孩黄化龙已经过了满月,躺在婴儿车里瞪大眼睛看着他头上一张男人的脸。(。。)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