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材料!”众人都是精神一振。

    “是,魔法材料!”雷蓝依儿强调了一遍,“所以佘曼向我提议了姚大美,我也就同意了。一来锻炼一下我们的人,二来,用她的陌生来彰显我们对这件事情的‘不重视’。,趁机观察一下对方,适时的提高我们的要价。”

    “我从来都不认为哪个人不行,就是我的位置,换个人来坐,有我夫君在背后,一样能做好。诸位的位置也是。”雷蓝依儿笑道。

    “我们明白了!”杜全适时表态,“可我们怎么监视?”

    “你们只要分析情报就好,监视的事情自有人来做。夫君,你可有话要说。”雷蓝依儿透过面纱看向雷森。

    雷森点点头,开口道:“公司的事情我是不准备过问,我今天列席这个会议是蓝依儿拉着我来的。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一切以蓝依儿的话为准。”

    “是!主人!”

    佘曼突然又开口道:“最近,我听人议论,说什么主人手里有能解除忠诚药剂影响的药剂,还说第一支就在我手里。这话,我不希望有人第二次传到我耳,不管你是什么用意。我,佘曼表一个态,不管有没有忠诚药剂,我和我的儿子以及自我儿子以下的黄姓子孙,都会世世代代忠诚于主人!”

    雷森眼睛一眯,“有这事!蓝依儿,我怎么没有听你说。”

    雷蓝依儿笑笑,“这是小事,我就没有多嘴!”

    雷森从空间戒指里摸出那瓶佘曼交给他的药剂。说道:“这就是那个药剂了。是设计院的约翰森做的。他做的东西一向有准。如果你们要。我可以免费给你们。佘曼。杜全,交给你们一个任务,统计一下要服用忠诚药剂的人数,我会给他们这种药剂!你们两个听好了,我只有一个要求,必须是自愿的,而不是受到强迫的。我要是听到谁在背后鼓动,无论什么理由。杀无赦!”

    雷森冷冷的说道。

    “是!”众人一凛!

    “杜全!”

    “在!主人!”杜全站了起来。

    “这件事情,由佘曼配合,你来实际负责。直接向我报告。还有,我要你做的事情,暂时停止!什么时候开始,听我命令!”

    雷森用了命令两个字,大家心里又是一凛,不知道杜全执行的是什么任务。这个杜全,出去了一段时间,回来后嘴巴严了。见人也不会像以前一样言笑了,整天用眼睛勾着看人。让人身上发碜!

    “是!”

    “佘曼。这件事你不要为难,与你无关。”雷森笑起来,“药剂制造出来,就是给人用的。佘曼,你记下我的话,当初我不强迫你们,反而是我被强迫着给你们忠诚药剂。因为我不出来,就没有人愿意救你们。你们那些没有通过忠诚药剂的人,我也想救,我现在还记得,那天下雨,我喝醉了,一醒来就看到窗外的人头。那种情景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可是我那时没有那个实力救所有人。现在,愿意服用解除忠诚药剂的人,也是自愿!自愿!”

    雷森强调了一下。

    “我这里,从来就没有把你们当做什么私人物品看,一切都是自愿为原则。佘曼,记得我和你说的话,黄鱼当初是我委任的你们的首领,现在他不在了,黄化龙又小,不能担负进相应的职责,就由你行使首领的职责!统计出愿意解除药剂的人。”

    “是!”佘曼也站了起来。

    “当然,杜全这类的人不属于你管了。他的能力超出了你能管的范围!”雷森笑起来,“杜全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我宣布,从现在起,杜全独立于你们之外,别成立一个部门。”

    雷森停顿了一下,“这个部门由我直接领导,我不在时,由雷蓝依儿负责,这个部门,除我之外,暂时也就蓝依儿和杜全两人。具体的职责,保密!”

    “对了,杜全,我还没有问你,你想不想解除忠诚药剂!”

    “我杜全在这里发誓,这一辈子,下一辈子,只要我还是个生命,我都会跟随主人。我的女人,我的孩子都会祖祖辈辈忠诚于主人!我如违誓,天诛地灭!我的子孙如违誓,魂飞烟灭!”杜全再次站起来,对着雷森发下重誓。

    “这不是我想要的!”雷森有些不悦。

    “我知道!可是这个誓我杜全不发,我就不能为人了!”杜全道。

    “还有其他事情吗?”

    “没了!夫君!”雷蓝依儿拂了一下面纱。

    “你呢,佘曼?”

    “我这里还有些琐事,都报告给主母了!”佘曼聪明心,明白一旦有人跳出来要解除忠诚药剂,会是什么下场。不过,她也明白,她聪明,不代表所有人都聪明!

    “既然都没事了,也就是说,我可以离开了。”雷森起身,走到门口,那一支药剂就放在桌子上,“药剂做为样品,由佘曼保管!”

    雷森离开后。雷蓝依儿扫了众人一眼,“诸位,还有什么事情我们没有提到?”

    杜全也扫了一下众人,见众人好似都神游天外,冷笑一声,“我杜全在这里警告你们,你们在主人的允许下可以做任何事情。什么事情都要给我摊开了做,别私藏什么心思,那是背叛。要是有,就是主人放得过你们,我杜全一样不会放过!别以为你们了不起了,替主人做了多少多少事情。别忘了你们的皮,你们的命!你们人皮是灰色的,你们的命是主人赐予的!我今天多说几句,扔在这里,谁敢背叛,我杜全上天入地也要把他诛杀!”

    “杜全,你杀谁啊?大家都一样!”韩晨对杜全的话表示严重不满。他一直很努力的工作,该他负责的那一块。一点差错也没有出过。而杜全比他晚进入公司管理层。但偏偏的比他们都受重要。以前有一个黄鱼在。黄鱼死了,眼见着杜全比黄鱼还受主人的器重,这让他的心里很难受。

    雷蓝依儿笑起来,见杜全要瞪眼,说道:“我来说一下,杜全和你们不一样!就包括我也和你们不一样。杜全是修士了!”

    韩晨嘀咕了一句,“修士,又能如何?”

    “修士啊!也不怎么样。就是可以在人类社会里受到平等对待,还高人一等!”雷蓝依儿依然笑着说道:“也就是说,杜全要是解除了忠诚药剂,他在人类社会里会有一席之地,人类就是歧视他的肤色,也不敢表现出来。我说的可明白!”

    众人除了神色淡然的佘曼外,脸上都有些不自在起来。

    “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吧。杜全,佘曼,你们两个到我办公室来!”

    “是!”

    众人退出会议室,雷蓝依儿带着杜全和佘曼来到办公室。办公室里坐着雷广,雷广坐在靠窗的沙发上悠闲的喝着茶。

    “开完会了!”

    “开完了。前辈!麻烦前辈了!”

    “小事情罢了!”

    雷广拿出一个婴儿脑袋大的透明圆球,对佘曼道:“把你的手掌伸出来,用力握着它。”

    “这是什么?”佘曼疑惑的看着雷蓝依儿。

    “测试属性用的法器,雷森以前发给你们的册子,除了杜全和他的夫人有感应,杜全有成外,其他们都没有成功。要么是没有修炼的天赋,要么就是属性不对。后者的可能最大,我夫君本来有测试属性的法器,就在我这里,可我不托底,就让雷前辈亲自为你们测试一下。全属性的功法我们都准备好了,只要你测试出相应的属性,就可以修炼了。”雷蓝依儿对佘曼细声解释道。

    佘曼眼睛一亮,“真的吗,那我试试!”

    佘曼伸出双手紧紧捧着,用力挤压圆球,圆球冒出一片白光。

    “金属性!”雷广说道。

    佘曼惊喜道:“我有属性了?我是不是可以修炼了?”

    “是!你还是攻击力排在前面的金属性!这是改变你人生轨迹的事情,恭喜你,好好把握!”雷广说道。

    “噢!这是真的?”佘曼还是不敢相信。

    一阵婴儿的哭声传来,佘曼不等有人回答,连忙转身跑出去,“我去看看化龙!”

    雷广收起法器,对雷蓝依儿道:“森儿的手下都不错,昨天那个姚大美测出了火属性。杜全的内人蔺玉也测出了木土两属性,木属性大于土属性,所以她修炼一直不成,调整一下功法就好了。”

    “谢谢前辈!”

    “呵呵!雷森准备什么时候给他们功法,若是相信我,我可以调来更好的功法,指导他们修炼!”

    “不用了,前辈!雷森暂时是不会同意别人插手他的事情的。他把这件事情看得很重。”雷蓝依儿道。

    雷广微微叹息一声。

    “对不起了,前辈!我会劝劝他!”雷蓝依儿安慰道。

    “没事!你爱喝茶吗?这茶叶有些不好,我命人送来一些,新采新制,明日就送到,我拿一些给你。”

    “好啊,谢谢前辈了!”雷蓝依儿没有拒绝。

    雷广又道:“修士是不许外族人做的。那些外族人是不是要做魔法师,如果森儿是这样安排的,他又没有好的魔法师,我可以安排些魔法师过来。”

    雷蓝依儿在雷广面前坐下,“这件事我慢慢和雷森谈。前辈的操心,他都知道。”

    “森儿怎么想?还在怪我吧?”雷广脸上闪过一丝的落寞。

    “他什么也没有说。杜全,既然暂时止了那个计划,你就替我陪好前辈,做做向导,莫要怠慢了。”雷蓝依儿对杜全道。

    “是!主母!”杜全知道雷广的身份,清楚他是主人的父亲,只是主人不认他。打心底他可不敢怠慢,再说如果没有雷森,以人家二王子的身份,他根本没有机会接近。(。。)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