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人家是什么修为,跟在身边,随口指点他一两句,他就受用不尽了。

    何德何能啊!我杜全能有这样的造化!生死之间跟了一个主人得以活命,接着又能修炼,改变了人生!

    这真是我的机缘和造化!杜全在心里感叹道。

    所以他决定要照顾好这人主人的爹!杜全的脑子又转开了,主人的老婆叫主母,哪么主人的爹该怎么称呼?

    叫主爹?嗯啊,不对!

    称呼主父!好像也不对!

    哪该叫什么?杜全犯愁了。他决定去问问很有主见的佘曼,问问她该叫雷广什么好!

    雷森气闷的离开办公楼,回到小楼后就进入了空间。在空间里他呆了一会,决定去地球看看。

    到了地球,他感应了一下炼魂幡,炼魂幡就在附近,波动的非常激烈。这使他一惊,炼魂幡的波动传递给他的信息是它正受到围攻,需要帮助。

    雷森顾不得细想,踏上穿空月就从原地消失,他要去帮助炼魂幡,把炼魂幡解救出来。现在他扛不住离子炮,威力大一点的离子枪如果不是凭借空间对他身体的改造,以他的修为他也扛不住。他能来,敢来地球,向双角人悄悄开战,所凭依的也就是炼魂幡。

    炼魂幡不怕离子枪,打穿了,用几个鬼魂成魂元就能修补完整,仅仅是实力下降罢了,再捉进几个生魂进入炼魂幡,马上实力就恢得起来。这是他所不能拥有的能力。也是炼魂幡暂时不能有失的原因。

    这个炼魂幡可是由李家一万多人的性命堆积才达到如今的成就,失去了。再炼。想要达到如今这种地步。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

    雷森急急的赶到,远远的就看到十几个人围着炼魂幡在缠斗,这十几个人有双角人,有和雷森一样的人类。双角人在内围,腾飞在空,叫着嚷着,用法器攻打炼魂幡。外围的人则用离子枪瞄着炼魂幡打,几乎枪枪都能把炼魂幡打穿。炼魂幡每挨一枪或双角人法器的一次攻击,就会腾起一片灰气,散发到空。雷森看那炼魂幡,心疼得直咧嘴,只见那炼魂幡一个幡面已经千疮百孔,幡不成幡,成了破破烂烂的布块,杆不成杆,下半截飞经失去,已经失去变大变小的能力。眼看着就支撑不了多长时间了。

    这正是炼魂幡的危急时刻,如果他再晚来一些时候。炼魂幡就有可能要毁灭在这里。

    雷森急急靠近了,也不管自己在空会不会被人发现,那些人掉转头攻击上,脚下的穿空月和两枚闪灭钉齐齐飞出,趁炼魂幡外围的敌人不注意,发动了攻击。

    穿空月旋掉一人的脑袋,带着一片血雾切掉一个人的头顶盖;两枚闪灭钉比穿空月慢了一些,只杀掉两个人,就被敌人发现了。

    “有人来了!是个复仇者,给我干掉他!”雷森现在能听懂双角人的语言,他听得明白,便急招回穿空月和闪灭钉,及时的钻回到空间当。

    “人呢!给我找!”双角人的头领叫道,手下不停,继续围着炼魂幡攻击,指挥着外围的人寻找雷森。

    雷森再次出现,向前急速飘移,又一个折停,躲掉离子枪的攻击,穿空月从他手飞出,他管也不管,又回到了空间当。

    穿空月在外面杀了一个人后,由于失去了雷森的操控,掉在了地上。

    “法器,法器!那是复仇者的法器!给我捡起来!”双角人的头领叫道。

    就近的人赶紧过去,一只脚踏在了穿空月上面,喜欢的叫道:“我踩住了!”

    “小心!”双角人惊叫提醒那个弯腰去捡穿空月的人。可是一切都晚了,随着他的声音,穿空月从地上弹起,竖着把踩他人的脑袋切成两半。

    又是一阵血雨洒落在地。出现在空的雷森一个邪笑,看到有枪对准了他,一闪身又不见了,离子束把在他出现地方的空间蒸腾开来,出现一团雾气,又很快的散去。

    这一次,穿空月掉在地上,再也没有人敢去捡起。并且这些人尽量的离穿空月远一些,有些不知所措,他们是被奴化了的地球人,没有接到命令,不知是该等着雷森出现攻击雷森,还是该去帮着他人的主子攻击炼魂幡,把炼魂幡干掉。

    当雷森再次出现,穿空月又切掉一个人的半边脑袋后,他们才醒悟过来,有人对着穿空月开枪,有人把枪口对准了又消失的雷森。

    “鬼啊!”有人叫道。

    “愚蠢!他不是鬼,他是拥有特殊功法的复仇者!都给我攻击地上的法器,给我毁了它!快点!”双角人的头领怒了,怒这些地球人不争气,居然没有一个机灵的,会主动的判断,主动的攻击,还要他分神去指挥。

    他一分神,炼魂幡就飞出一个鬼魂,向他冲来,发出啾啾的鬼叫声,瞅上了他的鼻孔,就要钻进去。这个双角人用的是一把刀形法器,他急忙招回刀,一刀把鬼魂劈散,那鬼魂发出啾声惨鸣,就此消散。炼魂幡又浪费了一个鬼魂。

    这个时候雷森再次出来,穿空月挨了一枪,表面出现一个凹坑,从地面上飞起,歪斜了一下,一下子变小了,从一个人的眼睛里劈了进去,在里面又歪斜了几下,这才飞出,搅飞出一片白里带红的脑浆,散在空,竟然有一种凄楚之感。

    雷森召回穿空月,叹息了一声,这些死了的可都是他的同胞啊!地球人!你们怎么能帮你们的仇人与同胞生死厮杀?你们忘了祖宗,忘了敌我了吗?

    雷森来不及痛惜,从空间里再次出来,穿空月受损。他暂时把穿空月收起。把两枚闪灭钉变小如针。抬手向两个敌人打了过去。

    闪灭钉再次杀掉两人,剩下的外围人已经慌了,对着雷森乱射,已经都乱了方寸,没了准头。雷森身影在空飘动,吃力的躲闪,身上了两枪,把法袍击穿。在皮肤上打出两个白点,撞得生疼,让他很难再操控钻入地表下的闪灭钉击杀敌人。

    试了试才知道不敌,雷森就不强扛了,从空间里扛出离子炮,一出来就对着围攻炼魂幡的修士轰了一炮,一炮的威力不是这些围攻炼魂幡的人所能抵御的。这一炮就把一个修士轰得血肉点滴不剩,又捎上了旁边一人,打没了一条胳膊。

    雷森把炮口移向外围那些人,那些人吓得抱头就跑。雷森笑笑,用华语大喊。“我这空炮!空炮!知道吗?你们还向我开枪啊!看看,我长得和你们一样,黄皮肤,黑眼睛,黑头发!你们向我开枪啊!”雷森喊着,眼泪从眼角流下。

    一个他口和他一样的人,抬手给了他一枪,打在他前胸上,在法袍上打出一个洞,又在身上打出一个白点,让他的**和心里一起疼了一下!

    “死吧!”钻在地底下的两枚闪灭钉在他的怒吼声从地底飞,一左一右,把攻击雷森的地球人的两眼打穿!

    雷森狂叫道:“长眼无用,那就不要要了!”

    “死!”闪灭钉去追杀地球人。雷森对着围攻炼魂幡的双角人又轰了一炮。把一个双角人的下身齐刷刷的打没了!

    “走!”双角人的的首领惊恐了,知道再下去,他们都要死在这个诡异的复仇人手下。

    双角人撤了围攻炼魂幡的法器,架起那个失去下身的双角人就要离去。

    “给我留下!”雷森及时控制闪灭钉飞回,打穿一个双角人身上腾起的护罩似的东西,钉进了对方的后脑。闪灭钉从双角人的前额飞出,钻出的血洞向外飙出一汪血水。

    “死!”雷森指挥着闪灭钉,又把穿空月打出,一副要把双角人完全留下的样子。

    “不要救人了!赶紧走!我们不是对手!”雷森听到双角人的首领喊道。剩下的双角人丢下伤者,一溜烟的飞去。

    “跑?哪就看你们运气了!”雷森抬起炮口,随便对准了一个双角人的后背,嘴角露出一股狞笑,使劲的按下了按键!

    空蒸汽成束,被雷森瞄上了的双角人被从间打开,两条腿先掉了下来,接着一个肩膀扛着两条弯角的脑袋也砸到了地上。

    双角人都跑了,雷森失落在站在空,扛着离子炮向炼魂幡询问能否再战,他问的是炼魂幡的主魂,一个是修士,一个是约翰森,这两个都成了最凶厉的厉鬼,在雷森的脑哇哇乱叫,他们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一定要捞回来一些便宜方才能平息他们的怒火。

    雷森就命令他们去把那几个逃散的地球人杀掉。他不是菩萨,也没有心情和精力去感化和教化这些已经完全被奴化了的地球人。

    炼魂幡飞去,雷森把离子炮放回空间,揉了揉心口,怎么就疼起来了呢!

    他在问自己,一时之间,竟然泪流满面。这是地球,但不是他熟悉的那个人满为患,以明自立为主的地球。这里成了异族人的牧场,地球人就是异族人牧养的猪羊!

    疼心啊!真的很疼心!

    雷森忽然发起了狠,朝天叫道:“双角人,翅目人,还人刀臂族,万古族,神族!我雷森发誓,只要我雷森活一天,终我所能,一定要灭你们的族,屠尽你们的宇宙生灵!如我违誓,魂飞烟灭,再不为人!”

    地上被他的同类丢下,没了下半身的双角人怒瞪着雷森。

    雷森低下头,盯着他,冷笑起来,露出一嘴闪着冷光的白牙,如饥狼似暴虎,“你听懂了是吗?”(。。)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