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冲到双角人面前,一把提起双角人,怒声吼道:“告诉我,你听懂了!”

    双角人猛的伸出双手,掐住雷森的脖子,发疯似的叫道:“我要掐死你!你要掐死你,你是个恶魔!神会让你灵魂永堕黑暗之!”

    雷森任由双角人掐着自己的脖子,双角人使出全部力气在他身上也只像个小孩子一样,毫无威害。

    “你听懂了吗?”他继续问道。

    “你听懂了吗?”

    “你听懂了吗?我要灭你们的族,一个不留,我发誓,只要我在,就没有人能挡得住我的复仇之矛!我要把你们全部变成鬼魂,填到我的炼魂幡!你们激怒了我,激好了我啊!”雷森抓住双角人的一条臂膀,生生撕掉!

    双角人鬼叫,另一只手还在死命的掐着雷森,眼却恐惧起来。

    雷森舞着双角人的臂膀大笑,狂笑,血水溅在他的脸上,身上……

    他用力的把双角人的臂膀在其头上敲击起来,“我要杀了你们,我要杀了你们,杀光!一个不留!你们激怒了我!哈哈!激怒了我,我决定,修炼魂师,修炼炼魂幡!我要杀!杀!杀!杀进你们的宇宙,杀光你们,杀光你们的妻小,杀光你们的生灵,无论是人是鬼,一个不留……”

    “一个不留!”

    “啊!”

    雷森朝天怒吼着!

    双角人的头已经被他击碎,他抓着双角人的半截尸体,眼睛血红。浑身冒出冲天的杀气。像一个魔神!

    炼魂幡一副破破烂烂的样子返回来。雷森冲着炼魂幡怒吼道:“给我找!找到他们的魂魄,全部给我变成鬼魂!一个不剩!”

    炼魂幡抖了一下,立刻又动了起来,冲上高空,破烂的幡体一舒一卷,便卷住一个双角人的虚影来,那双角人虚影似乎还有实力,在幡和幡激烈的对抗起来。雷森运起魂师的魂力,凝聚成针,打进幡,魂针钉进双角人的虚影之,虚影人痛苦的张嘴嚎叫起来,炼魂幡趁机猛的放出一股灰雾,把双角人的虚影掩住。灰雾消失,炼魂幡展开破烂的幡面,双角人的虚影已经不见,被抓进了炼魂幡。

    这里死的不只一个双角人。炼魂幡又动了起来,在石缝找到一个吱吱求饶的虚影儿。这一次雷森先动了,打进虚影里一根魂针,虚影叫出声,如同受刑的老鼠。雷森哈哈大笑,看着虚影痛苦的样子,他心里面舒畅起来。

    炼魂幡又找到两个双角人的魂形,雷森每打进去一根魂针就狂笑一次,如同入魔一般。

    雷森把炼魂幡带到空间,等到炼魂幡恢复了形状,便带着它出了空间,再一次来到战斗的地方。他从空间取出五艘飞船,登上船,命令飞船跟着炼魂幡前进。

    他要把让炼魂幡失手的聚集点的摧毁,把那些生魂,魂魄拿进炼魂幡补偿炼魂幡的损失。他不管那里的人是双角人还是地球人,只有反抗的一律杀掉。

    他完全入魔了,脑子全是失望灰败的情绪,他觉得地球没指望了,那些生在地球上的人类后代忘记了祖宗,没有了血性,全是行尸走肉。他们活着是浪费,是耻辱,他代表真正的地球人消灭他们,免得他们玷污了地球人这个称号!

    他这时忘记了地球人还有一批反抗的人,他们是复仇者,也许这些复仇者就藏身在这些如同牛羊的地球人之。

    现在的雷森只想杀人,现实的种种负面的情绪积聚在一起,在这一刻一起爆发出来,使他变了性情,只想杀人,只想报复。

    杀人有快感!杀人有瘾!杀人者易入魔!杀人者万劫不复!这些此刻都不在雷森的脑子里,他的脑子里只有杀杀杀!

    他们没必要活着,全杀了,留一个干净,清冷的地球,死寂的地球,也比让这些猪,牛,狗,羊一样的人天天,日日,年年,岁岁糟蹋着强!

    炼魂幡在前面飞着,雷森在屏幕上看到了一处到处都是圆形屋顶的聚集点,聚集点的心处建了一座白色的,圆形的,高百米之多的巨大的圆形建筑!这个聚集点有一个型城市那么大的面积。面积大了好!雷森嘴角露出狞笑,他的手指在屏幕上重重一戳,把屏幕戳穿,狞笑着命令飞船,“给我把这玩意轰没了!”

    飞船的离子炮动了,一束束离子炮打了过去,圆形的建筑上被轰出一个个对穿透明的孔洞,没有用多久,圆形建筑轰然倒塌,泛起巨大的灰尘。

    炼魂幡一头扎在灰尖当,雷森不去管它,在屏幕上寻找下一个轰击目标。他选目标,是那种显眼的,明显是标志性的建筑,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也许就是因为它们显眼罢了。

    “这一个,轰!”

    “这一个,轰!”

    雷森的手指在屏幕上点着,他点到哪里,哪里的建筑都会轰然倒塌,变成一片碎石瓦砾。

    有人从建筑跑出,在建筑外仓惶的跑着,看上去他们也知道害怕,也知道死亡不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雷森哈哈大笑起来,有些癫,有些狂,手指重重点下,“轰!轰!轰!”

    飞船开始挨个轰击目标,从大到下一一点名。

    这一日,对于这个聚集点来说,是一场大灾大难的日子。

    五艘飞船突然出现在天空,没有预兆的发起了攻击。刚开始人们惊呆了,后来明白过来,开始跑出建筑,跑到空地上去,跑到建筑砸不到的地方去。

    他们有低贱的,被奴化了的地球人,也有管理奴化了的地球人的人奸,更有那些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双角人老爷太太们。他们挤在了一起。唯恐被轰响着倒塌的建筑所波及。

    忽然。他们有人尖叫起来。接着一声声尖叫此起彼伏,像高度传染病一样扩散开去。地上,不停的有人倒下,脸面乌黑,死相极其的恐怖!

    又忽然,有人喊道:“别忙,死的是双角人,不是我们的人!同志们。有人来救我们来了。那飞船是我们的!是我们的!不要慌,不要慌!”

    人们继续乱着,人奸们疯狂的尖叫,“都老实着,不要挤着老爷们!要死吗?给我开枪!开枪!”

    人群更加的混乱,喊话的人奸突然大喊了一声,“啊!”声音高而尖锐,震住了他周围的人,人们看去,看到一个让人灵魂战栗的景象。一个小人儿有眉有眼,像是西方人的面孔。正咬着拖着一个手脚无望挣扎着的虚影儿向空一面灰黑色带着丝丝白纹的奇形怪状的物体飞去。同时向上飞去的小人儿有百十个,每个嘴都咬着一个虚影儿。

    小人儿面目狰狞,带着一股狞笑,虚影儿恐惧的挣扎,无助的挥舞着四肢!这情景让人灵魂发抖,心里绝望!

    这是什么?

    “这是我们的人!”还有人在喊着,“你看他们只咬双角人,只咬人奸!是我们的人来了,大家别慌!千万别慌!”

    有人喊道:“拿出旗帜来,快点,是我们的人就应该能看懂!”

    人群,很快出现两面旗帜,一条皱巴的横幅。

    “那是什么?这些人吓傻了吗?打什么旗帜?敢死队?哈哈,笑死我了!”雷森在飞船上大笑。

    他看着旗帜,脸上的笑容忽然凝固下来,急声道:“把影像给我拉近点,对着旗帜,我要看清楚!”

    影像近了,他看清楚上,一面黄色的龙旗,一面是绣着五颗金星的大红旗。

    他看清楚了,条幅上写得是他熟悉无比,己经刻在骨子里,流淌在血液的方块字!

    “我们在这里!这里是家,是你们回家来吗?”

    他忽然流下眼泪,看着屏幕上的画面失声痛哭!

    屏幕上,一个旗帜倒下去,立刻有人扶起,直冲天空竖起来!但是旗帜很快接着倒下去,又很快的树了起来!

    “怎么了?”雷森紧张起来。

    “报告主人,只要打旗的人都被人射杀了!”主脑冷静的回应道。

    雷森一拳把船长椅打碎,暴躁的命令道:“开舱门,我出去。”

    主脑依然冷静的建议道:“主人,我建议主人把兽仆放出来,敌人分散严重,离子炮不能使用。要是敌人乱杀与主人一样的人,凭主人一人,根本防不住,只会越来越乱!”

    “好!我记住你了,你给你记功!”

    雷森立刻进入空间当,先揪着爬在道茶树气罩上的绿无敌把他扔了出去,告诉绿无敌要做什么,又进入空间,把那两个善于匿形的树精扔了出来,同样告诉他们要做什么。接着他进入夹层空间,见一个兽仆一句话也不说,上前揪住,就回到空间,简短的告诉星兽要做什么,见他明白了,就扔了出去。

    一个个兽仆被他扔了出来,这些兽仆一到操控舱,就得到了主脑的及时指点,从打开的舱门飞出去,打量下面的情景,他们大都还未明白主人要他们做什么,只到他们看见绿无敌在人群上蹿来蹿去,用两个大片刀砍死一个又一个双角人和叫嚣不止的地球人,他们忽然就明白了,那双角人是主人的仇人,主人在夹层空间给他们的任务就是建这些从旋涡石出出来的双角人。到于和主人长得差不多的地球人,他们先不去管,光杀手持武器的双角人就是了!

    兽仆们一个个扑下,边杀死目标,边和绿无敌沟通,这才明白具体的任务,放开手脚砍杀起来。

    “我们的人好强大!我们的人真的回来了!”

    “别说了,杀!杀光双角人,杀光人奸!”

    地面上的地球人又乱了起来,数十人或数百个地球人围住一个狂殴!直至打成碎泥这才寻找下一个目标。

    双角人用离子枪保护自己,有的飞到空,被突然蹿起的星兽人一爪抓成肉泥,或者被咬成两段,或者是被抽碎了身子头颅!

    雷森不知扔了多少只兽仆,最后他忙得头昏,出现在操控舱,从屏幕上看到一百多只星兽在人群蹿来蹿去,不停的击杀双角人和地球人。

    “这么多!”雷森惊讶了!

    “是!主人,一共一百十头星兽!战斗要结束了,未死的在主动向一旁移动集结。我建议主人出去把他们和其他人隔开保护,他们好像很激动,我感觉他们是在感激主人救了他们!”主脑又建议道。

    “你很聪明!”雷森这一会冷静了下来,“你的建议很好,我这就出去。对了,先你制造出来的有两个智脑有了名字,他们叫大神和狂神,我现在赐予你名字,从现在起,你就叫策神了!你以后要朝智谋方面发展,你很有潜力!”

    “谢谢主人!”飞船主脑激动起来,“我有名字了!我叫策神!”

    “我还会奖励给一颗智流晶,蓝色的。”

    “谢谢主人!我不会让主人失望的!”主脑叫了起来。

    雷森到了飞船外面,飞到那一群主动和大的群体分开的人上空,警惕的看着他们,“你们还会说母语吗?我是说华语!”

    “我,我,我会!”一个年轻人举起手!

    “很好!我说,你翻译给他们听,让他们按照我说的做。马上,让不是人奸的人给我过来,若是有人奸混入,指出来,我的人会杀了他。”

    年轻人把雷森的话翻译过去,这一小群人开始行动了,向着大的人群喊话,让那些不是人奸,但已经奴化了的人朝这边过来。

    可是,过来的人很少,那些人怯怯的看着这边,有很大一部分的人眼还闪过仇恨的目光。

    他们在怪什么?在怪雷森不该出现,不该救他们?

    还是在怪雷森来晚了,让他们祖祖辈辈受了几千年的苦,过着暗无天日畜牲一样的日子?

    亦或是,他们恨雷森打破了他们平静的生活,雷森不来,他们还能继续这样活着,直到有一天被奴役至死。就是那样他们死也安然,因为他们的祖辈就是这样过来的!

    还是,他们已经不认为自己是人了,没有人的尊严,也不需要别人再让他们拥有人的尊严?

    雷森的目光复杂了,这一刻,他心里面除了愤懑无名,无名愤懑!还有丝丝悲凉,丝丝的失望!

    对于这些人来说,雷森是个不该出现的人!

    对于这此人来说,雷森是个杀人凶手!

    对于这些人来说,雷森是个魔鬼!

    对于这些人来说,雷森带给他们的将是地狱,不是天堂!

    对于这些人来说,雷森带给他们的是绝望,不是希望!

    他们愿意这个如牛如狗,似猪似羊一样活着,主人的鞭子抽在他们的身上,他们还会回头向主人媚笑!(。。)

    ps:  珍爱地球吧!这里是家!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