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森瞪了这些人一眼,想了想,实在是不能把这些人随便扔到一个地方,然后任其自生自灭,那样他心里就会留下一道阴影。

    他叹了口气,放弃了原来的想法,说道:“我可以带你们走!但是你们只能呆在飞船里,哪都不能去。我会给你们供应吃喝,到这边条件成熟再送你们回来。要是答应,我就带你们走,要是感觉受到囚禁了,就不用说了。”

    “我们去!”这些人立即欢天喜地起来,他们松了一口气,终于可以逃出生天了。至于说只能呆在飞船里,那也是自由了不是?

    雷森把飞船收到空间,放到停泊台上,把食品和饮料发给他们,并告诉他们,飞船里有监控,要严格按照机器人的要求做事起居,不然他会送他们回去。

    “喝茶!前辈。”雷蓝依儿把一杯茶送到雷广面前,“你在担心我的夫君吗,你不用担心他,他做事有分寸。”

    “我是想,我为什么在他身上感受到一股血腥杀气,他好像是从战场回来,刚经过一场狂暴的厮杀,而不是在他的空间平心静气的修炼。”雷广又朝雷蓝依儿致谢,“谢谢,这茶经你手一泡,味道比我泡的好极了。”

    “谢谢前辈夸奖!”雷蓝依儿在雷广的面前坐下来。这几日,雷广几乎天天坐在雷蓝依儿的办公室里,雷蓝依儿忙,他便坐在那里像个背景,雷蓝依儿不忙时,他就和雷蓝依儿聊天。话题不离雷森。

    “前辈。我的夫君经过的战斗不是一次两次。几乎都是险求胜。夫君他身上有一股冒险的精神,似乎做事考虑不周,但事后发现他做的每一件事情,几乎都处理的非常圆满。我知道的就好几次,所以前辈就不用操我夫君这方面的心了。”

    雷广笑笑,“我不担心。他能有今天的成就,已经证明了他的能力,我这个不被认可的父亲对他没有指手划脚的权力。再说。我这些年除了修炼还是修炼,和外面几乎隔绝了,有些事能想到不一定能做到。有些人情能考虑清楚,却不一定能处理好。这一点是我的缺点,而雷森在这方面比我要强。”

    “前辈已经做的很好了。云淡风轻的,即不恃身份强迫人,也不仗修为威压人。和前辈在一起,总能让人肃然起敬!”

    “肃然起敬吗?”雷广想了想,“这是个好词!”

    “当然,前辈要是多了解一些我的夫君。你就会发现我夫君是一个很好接触的人,愿意扶助弱下。对我们人类防备甚严的智脑也一视同仁。不但是人,就是智脑一旦在他手底下做过事情,也都会死心塌地的跟着他。绝少起异心。”雷蓝依儿替雷森说起了话,脸丝毫不红的夸起自己的夫君,“在我眼里,他是一个完美的男人,天生就是做大事情的人,天生就有着领袖的气质。前辈你认为呢!”

    雷广平静的道:“因为他身上流淌的是雷氏血脉,雷氏的子弟天生都是攻击性十足的人。他若不是,我都不用做在这里了。他若没有天生的攻击性和冒险的精神,他就是我的儿子,我认他,王室也不认他。雷王也不会同意他回归王室。王室的事很复杂,你应该懂。”

    雷蓝依儿轻轻一笑,“前辈说的是,可是有些事,我真不懂,需要前辈及时的提点。”

    雷广突然问了一个问题,“雷蓝依儿,你真的是黑刚晶星的人吗?没关系,你不方便回答,可以不回答,我理解!”

    “我?”雷蓝依儿停顿了一下,由于有面纱遮着脸庞,看不清她的表情,她放在桌子上的手却微微的抖了一下。

    “前辈明察秋毫,我不是黑刚晶星的人,至于我的身世,不方便说给前辈听。”雷蓝依儿平静道。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我只是想知道,雷森了不了解你这个秘密?”雷广的眼神变得锐利起来,透过面纱直视着雷蓝依儿的眼睛,像似看到了雷蓝依儿的心底,她接下来的回答说没说谎,雷广一眼就能看个清楚明白。

    “前些日子发生的事情,是我和我夫君一起经历的,也是那时起,我才成了我夫君真正的女人。”雷蓝依儿正色回答道,“我爱他,一开始还有些不明白,成了他的女人后,我就明白了,他是我男人,我只有这一个男人!”

    雷广收回目光,看着茶水红汤,“你对外说你是雷二夫人。雷森是我儿子,虽然他不认我,但我们两个谁也否认不了天然的事实。我想知道,雷一夫人是什么人?有没有和四?”

    “这个……”雷蓝依儿笑起来,“前辈,这个问题如果将来雷一夫人回来,她会亲自回答你,我就不给前辈明确的答案了,我可以提示前辈一下,她比我强,完全配得上雷一夫人的身份。我们说好了,将来,她主外,我主内,帮着我们的夫君打一下片家业来。至于四吗,目前还没有。前些日子马家的女修倒是主动要和我夫君好,我夫君拒绝了。要是我夫君不拒绝她,她就是雷夫人,她长得也很漂亮,由此我夫君不是一个滥情的人!”

    “滥情的人!”雷广脸上闪过一丝痛苦,雷蓝依儿没有察觉。

    “是啊,我夫君不是!”雷蓝依儿笑了,笑出一屋的幸福的味道。

    “不是就好!雷蓝依儿,以后就是有人窥穿了你的来历,你也可以直接承认,我雷广的儿媳妇,就是个妖怪,只我我儿子喜欢,我雷广就接受,别人谁也管不了!”雷广霸气道,“谁敢为难你,你就问他准备好棺木没有,没有,我上门时给他带一个上好的过去!”

    雷蓝依儿却道:“前辈,你真的不介意吗?”

    “我介意什么?”雷广笑了,“介意你比我儿子大?介意你实际年龄都比我大出十几岁去吗?”

    “我为什么要介意?”雷广反问道。

    “既然前辈都看透了,我也明说了,我介意我比我的夫君大,因为我保护不了他,他每一次出去,我只能揪心的等,等他回来,他回来我才心安!他一时不回,我一时想着,他一刻不回我一刻念着。我想啊,我要是一开始就修炼,拥有前辈这样的修为该多好,那样他做的事我都可以替他做了,也就用不上这样子过日子了。”

    “世事没有两全齐美的事情。你有那份经历是你的机缘和福份。如果真如你所说,你就不会碰到我的森儿了。就像我一样,在我的森儿活着的消息传到我耳之前,我一直都是在修炼,修士重要的是什么?如果没有儿女,没有伴侣,父母又比你强,能给你强大到陌生的保护,自然而然的就没了亲情,一心只去做那无聊的修炼。真没有意思!”

    雷广振了一下衣袖,笑起来,“现在好了,我的森儿还活着,活得比我精彩。我看着他,听他的事情就觉得浑身发暖,比突破更让我享受。这比修炼对我来说重要的多了。我卡在半步渡劫六年多了,一直没能再朝前进一步,我先前不知道原因在哪,现在知道了,那就是心境,心境到了,我自然而然就能跨过那一步。我的心境就在我的儿子身上,他是我的儿子,还是我的机缘!”

    现在的雷蓝依儿知道修为和心境是怎么样的一种关系,她由衷的恭喜道:“恭喜前辈了!”

    雷广这才开心的笑起来,“你是我儿媳妇,能听到你的恭喜,真是让我开怀!雷蓝依儿,你独自一个有几百年了,心境上没得说,你不会遇到我这种事情,按照我说的去修炼,说不定你的修炼进度比我儿子还要快!”

    “比我夫君吗?”

    “是!他虽然是个天才,可是他用偏了地方,就是他拥有雷属性和空间属性,空间属性比雷属性更稀有,他也应该主修雷属性,我们雷家的血脉天生就适合雷属性功法,修炼起来事倍功半!偏偏的他被人误了,主修了空间属性功法。他背后的师父是谁,我不清楚,日后森儿的地位日隆,引起我们雷家不出世的老前辈们的注意,他的师父会被我家的那些老前辈们活活用雷砸死。他误了我雷家一个天才!”雷广一脸的怒气。

    他说道:“就是那个人是半仙也逃不掉!敢误了我的森儿。既然有那地位,还给了我的林儿雷属性功法,指点他凝聚了雷种,结合森儿的姓,他就应该知道森儿是我雷家的人,还敢如此,是完全没有把我雷家放在眼里。该死!”

    说到这里,雷广不淡定起来,“我不想强迫我的森儿修炼雷属性功法,我去了电蛇谷,知道他当初就是在那里凝聚成的雷种。如果我想强迫他,把他扔进电蛇谷,有我护着,我来指点他,他的雷属性修为十年不要,就会超过现在的空间属性修为!”

    雷蓝依儿听到这里,忽然说道:“前辈,你真不知道雷森的师傅是谁?”

    “是谁?你知道?”雷广猛然扭头盯着雷蓝依儿,眼闪出紫黑色的雷光,以他的身体为心,周围像是猛然陷入一片雷云之,倾刻间就变得电闪雷鸣起来,震得雷蓝依儿心口一热,一口腥血喷在了面纱之上。

    “蓝依儿!”恰好赶回的雷森看到这一幕,一个闪身把软倒在地的雷蓝依儿搂在怀,“蓝依儿!蓝依儿!”他急切的叫着!

    雷蓝依儿握住雷森的手,“夫君,你回来了,我去给你端茶!”说着又喷出一口腥血,喷在面纱之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