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受伤了!我带你去疗伤!”雷森轻轻的抱起雷蓝依儿,背对着雷广,声间冰冷,带着一股森寒的杀意,“我想,你可以走了。这里不欢迎你!”

    “森儿,我……”雷广伸出手,眼前一花,雷森和雷蓝依儿双方没了影子。

    沙发前的茶几上还放着茶水,雷广叹了口气,端起来喃喃的说道:“雷蓝依儿,对不起了,原谅我,我不是故意的!”

    他喝了一口茶水,有点儿苦味,最重要的是,刚刚还温着的茶水,这一刻已经变凉了,滚下肚去,有些难受!

    雷森抱着雷蓝依儿进入空间,掀开雷蓝依儿的面纱,拿出疗伤灵丹喂到雷蓝依儿嘴里。

    雷蓝依儿等雷森替她擦去嘴边的血痕,柔柔的笑道:“我没事,你不要误会雷前辈,他不是故意的。是我说话没注意他的情绪,刺激了他,才导致我受伤的。你一定不要怪罪雷前辈,好吗?”

    雷森搂着雷蓝依儿,面色十份的难看,“一会,我会去和他谈谈,他该离开了。一个人呆在我这里,我这里又不是笑迎八方客的旅馆。”

    雷蓝依儿抓住雷森的手,劝道:“我知道你很要强,独立自主惯了,乍然间多出一个长辈难以适应。可是夫君,你知道你现在在坐什么事情吗?也许你不觉得,可是你知不知道,要是公布出去是多么惊天动地的一件事情,拯救地球人啊,那是我们的母星球。虽然政府明面上禁止人们谈论。甚至封锁那些曾经的历史。可是我在做星球主脑期间,我知道政府并不像人们猜的哪样,要完全抹杀掉那段历史,相反,那段历史包括之前的历史,一直有人在秘密的研究,资料很全。我当初给你的那几本关于地球的书籍就是从其挑出来的。”

    雷森不语,拿出一瓶水。倒出一点在手掌上,湿了湿,轻轻擦去雷蓝依儿脸上的血迹,他擦得很认真,如像是在擦一件名贵的瓷器。

    “地球美吗?”

    “美!”

    “你见到和我们一样的人了吗?”

    “嗯!”

    “他们怎么样?活得可好?那些可恶的外星人是怎么对他们的?”

    “他们就在外面的飞船上,你伤好了,自己去问他们。”

    雷森把雷蓝依儿脸上的血迹仔细擦净,又去擦她头发上的血,说道:“等你伤好了,咱们再洗头。”

    雷蓝依儿笑了。努力的抬起头,长长的亲着雷森。

    “我要憋死了!咯咯!”雷蓝依儿笑道。“别愁着脸,我真的没事。雷前辈他只是没有注意而已。一会你带我出去,你们两个好好的谈一谈,别像陌生人似的。再陌生,血脉也是亲的。”

    雷森定定的看着雷蓝依儿,闭嘴不语。

    “怎么了?地球那边不顺利?”雷蓝依儿轻声的问道。

    “我很累!我觉得我做的事情毫无意义,那些人绝大部分根本不需要我去救。我的冒险没有价值……我杀了不少人,我们的同胞,他们被奴化了!那些异族人用宗教奴化了他们,他们信异族人的神,他们要以神的名义杀死我!”

    “我很累!”雷森看着雷蓝依儿,“一度我想杀死所有的人,所有的人!再这样下去,我会疯的!蓝依儿,我觉得我来到这里就是个错误!我怎么会来到这里呢,又让我遇到那么多的事情,都是我处理不了的……”

    雷森低声说着,雷蓝依儿安静的伏在他的怀里,静静的听着。

    “我什么都不想做了。他们对我开枪,真的要杀了我。那一刻,我的心被一把大手狠狠的攥着,攥着,攥成一把碎泥,我觉得再那样下去我都活不了了。”

    “我有手段对付他们,可以无差别的屠杀,可是我看到他们和我们一样的皮肤,一样的眼睛,我整个人都不好了,手抬起来要下屠杀的命令却像是被千万个人托举着我的胳膊不让我挥下去……我下令了,那些人全都死了,是死在我的命令之下的。他们说我是个魔鬼,我觉得自己也是……”

    “……现在,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雷森说道。

    “嗯!那你准备怎么办呢?”

    “我不知道!”雷森摇头,一脸的落莫。

    “嗯!那就好好休息!我陪着你!”雷蓝依儿双臂反搂过去,紧紧的抱着雷森,“抱我去床上,我要睡了!”

    ……

    雷广面对着雷森,雷森一脸阴霾,他道:“你的好心好意我都领了。你这么下去真的没有意义。你伤了我的蓝依儿,你只说是误会,伤人也可以误会吗?”

    雷广摇了摇头,无话却辩解,把一个精致的白玉瓶放在雷森面前,“给雷蓝依儿的。”

    “我们不需要!雷前辈,我很忙,真没有心力来应付你。你明白吗?”雷森冲雷广挑起眉头,“你在我这呆着有什么意思?你替我们能做什么?你有功夫伤我的雷蓝依儿,还不如回去,回到你的雷霆王朝修炼,在我这里你纯粹是在浪费时间,不单是浪费你自己的时间,也在浪费别人的时间!你不觉得,你有点太过份了吗?”

    面对雷森的质疑,雷广闭上眼睛,过了一会,他睁开眼看着雷森,“你答应我一件事情,我就离开?”

    雷森直接拒绝,“不可能!我不可能答应你任何事情!你不用说,我也不想听!”

    “好吧!等我想好了,再说。”雷广起身,“你忙你的,我不会打扰你。”

    雷广向门外走去,雷森叫起来,“喂,你说,你什么时候离开,我好准备锣鼓,敲锣打鼓的把你送走!”

    “你是把我当瘟神还是当喜神?”

    “只要你走。你说啥神就啥神?啥神都行!”

    “等我想想!想好了告诉你!”

    “喂。喂。喂!你的脸皮怎么那么厚呢?”

    “修炼出来的。你将来也会和我一样,因为你是我儿子!”

    “我可没有承认!”

    “我承认就好。对我来说,你承不承认都一样。”

    “我的天啊!”雷森抱住了脑袋,“你怎么能这样!”

    空间里,雷蓝依儿在绿无敌,花无缺,还有两个树精的保护下进入飞船,花无缺是她特意要雷森从夹层空间带出来的。原来替换花无缺的两只鸟对她来说太过沉闷了。他让雷森给送回夹层空间。

    花无缺和绿无敌在前面飞着,花无缺喳喳叫道:“绿无敌,现在你打不过我,你要听我的,女主由我保护,跟你没关系……这空间以后就属于我管了,我叫你做啥你做啥,让我不高兴了,我就揍你!”

    绿无敌晃了晃两个臂刀,“在我死之前。我会砍掉你一身鸟毛,让你光着身子跑路!”

    花无缺下意识用双翅护着下身。叫道:“你敢!”

    “看看我敢不敢!”

    花无缺见绿无敌意志坚定,觉得以武力压服绿无敌太不划算,立刻改变了语气,挑起一只翅膀,“算了,我不和你一般见识,以后主人的空间咱们俩个一个人一半!”

    “仙是我的!”绿无敌道。

    “不行!绝对不行!在仙前睡觉都舒服,我不会都给你的。我二你一,等你打得过我了,你一我二!”花无缺叫道。

    “我二你一!”

    “那是你能打过我的时候!现在不是!”

    “好!我要道茶树,仙桃和仙莲属于你了!”绿无敌道。

    “好!”花无缺也爽快起来,“我要在主人的空间里成就金丹。我很聪明是不是?我觉得吧,要是在主人的空间成就金丹就不会去那个咱们谁也不知道的地方了。”

    “我只想看护好仙!”绿无敌闷声道。

    “你只有一仙了!”花无缺嘲笑起绿无敌,“等你打败了我,另外两仙也给你,我一个也不要。我等着你!”

    绿无敌挥动臂刀,虚空在花无缺的背后划了两刀,然后安静下来,不按花无缺的话。

    两个胆小的树精各坐在雷蓝依儿的左右肩膀上,他们是雷蓝依儿特许的,一开始还惹得花无缺大为不满,揪着两个小人儿就要打,被雷蓝依儿及时喝止,这才免去两个树精一顿皮肉之苦。

    那时的花无缺很委屈,觉得自己的位置被抢走了,老大的委屈,老大的不乐意。可是有雷蓝依儿护着,又揪着他给他上了一堂让他昏昏欲睡的思想课,他就再也不想抢那个位置了,因为他发现,雷蓝依儿说他的时候有着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儿恨铁不成钢的味儿,说着说着,连他自己都觉得,他自己除了胆大能咋呼之外,就没有什么可拿得出手的东西了。

    说他胆大,那是他自我感觉,雷蓝依儿可没有这么觉得。尤其是她得知绿无敌参加了地球上的战斗,还是第一个到达现场,身上受了两枪,若不是他飞得快,两个树精匿了影子援助的及时,他很可能不死也要重伤后。雷蓝依儿特意背着雷森把他从道茶树的护罩上用冰针骚扰下来,向他仔细问了地球上的情况。

    在绿无敌笨拙的讲完后,雷蓝依儿一边心疼夫君雷森,一边觉得和花无缺比起来,绿无敌才是胆子最大的,花无缺也就是长了一张会咋唬的嘴。

    “到了!到了!”花无缺大叫道,“来人哪,开门,迎接主母大驾!”

    储物舱的舱门洞开,从里面蹦出一只兔子,两条后腿站起来,两只短短的前腿并起,向雷蓝依儿致意,“见过主母!”

    “见过二主母!二主母好!”飞船上配置的机器人排成一排向雷蓝依儿行军礼。

    雷蓝依儿笑着点头,“你们好!你们辛苦了!谢谢你们!”(。。)

    ps:  对不起,我的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前几章章节顺序又让我搞错了!

    我有罪!用票惩罚我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