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无缺大为不满,嚷道:“没人味的家伙们,什么二主母?真不会做人,主母就是主母,那来的二,主母二吗?”

    他的话音刚落下,那只兔子就弹跳起来,后腿一蹬,“咚”的一声把他蹬在了舱板上。“掌嘴!”

    花无缺摊开翅膀和两个爪子,在舱壁上留下一个带着形状的,透明的孔来。

    “为啥!”他叫道。

    绿无敌冲上前去,举起两个臂刀朝他的鸟脸上扇去,他飞开,挑起一只翅膀指着花无缺警告道:“你敢动我,动我试试!”

    兔子扑楞了一下耳朵,“花无缺,很狂啊!怎么,你现在不能动?”

    花无缺好笑起来,“我又没有说错话,凭什么?就凭你是半步金丹,我现在不是?我告诉人白小雪,你哥可是成就金丹,他化成人形去了别的地方,你等我到了九层巅峰,也是半步金丹时,小心我报复你,那个时候,你们可没有二白合壁,与兽相斗了!你还动我吗?”

    兔子白小雪把耳朵支了起来,“你是说你要是和我一样,就来报复我!我没有听错吗?”

    花无缺得意起来,“那是,你怎么能听错呢?俺花无缺的话向来说了算,算了说。我的报复心可是很强的!”

    “好!”白小雪朝前一跳,唇上横着的胡须变长,结成了大网就朝飞在舱的花无缺罩去。花无缺急忙敌飞,白小雪紧跟着他,不肯放过。

    “主母救我!白小雪疯了!”

    雷蓝依儿笑吟吟的看着。没有出言阻止。她清楚这些星兽哪一个的实力都是她现在仰望的级别。他们尊重她,带着敬意叫她主母,那是因为她是雷森的女人。她很明智,明智的不去干涉星兽之间的摩擦,就是有摩擦,他们也会控制的很好,不会造成很坏的影响,否则雷森饶不过他们。

    “主母救我!”花无缺又叫道。慌乱起来。

    “晚了!”白小雪的罩网一下子把花无缺罩住,兜着他一股风的顺着廊道向舱门跑了出去。白小雪要在外面教训一下这个口无遮拦,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这要是在以前,在自由自在的夹层空间里,花无缺敢这样冒犯一个半步金丹,不死,也得被追杀到外围,只要那个半步金丹在,他就永远不能进入长着灵植的地方。白小雪揍花无缺一次,已经是给他很大的面子了。

    “好了!”雷蓝依儿看着站起来的地球人。笑道,“不要紧张吗?我是雷二夫人。你们是我夫君救的,我夫君很忙,我代表他来看看你们。”

    “你们有姓蓝的吗?”雷蓝依儿问道。

    “没有!”

    “那很遗憾呢,我还想看看有没有我们一姓的人呢。”雷蓝依儿叹了叹息,“你们在地球的遭遇我都听说了,我和我的夫君都很同情,但是我们能做的有限。我们在这边不是很有实力,可以这么说吧,是没有实力。所以,请你们理解一下我们的难处。”

    “我们理解!”

    “谢谢!让你们住在这里实在是迫不得已才做的。你们不能出现在我们这边的人类社会,因为这边的人没有做好与异族入侵者开战的准备,也可以这么说吧,他们很不愿意再回到地球去,你们的出现也许会引起一时的骚动,但很快会平息,他们会让你们消失,在他们没有做好准备之前,你们就像从来没有在这里出现过一样!”雷蓝依儿说了了让这些人绝望的话来。

    她叹息道:“回到地球去,是我们很多人的梦想,我们都想看看我们的祖星是什么样子的,资料上的,影像上的必竟很虚,而且还隔了几千年的时间。但是时间不对,什么时候是对的时间,我和我的夫君都是身份不高的人,不知道上面的事情。”

    雷蓝依儿说道:“好了,我告诉你们我们这边的事情了,现在我们好好聊聊吧,就当你们是我们夫妇二人远方来的,多年未见的亲戚。聊一聊你们的生活,你们的朋友,还有你们的家人!”

    机器人给雷蓝依儿搬了把椅子过来,雷蓝依儿坐下,绿无敌站在她的旁边,竖起了身子,用一双怪眼打量着眼前的人们。很快他就失去了兴趣,扭着头看着廊道。

    “我们给你们添麻烦了!”

    “没有!”雷蓝依儿摇了摇头,笑道,“你们都坐下吧,放松,我们随便聊。”

    那些人犹豫了一下,盘腿坐下。

    “我们想知道,这里的人多吗?”一个国字脸,眼神憔悴的年男人开口问道。

    “你是问我们夫妇二人生活的宇宙吗?多。几百个宜居星都住着我们从地球逃出来的人,几千年,科技也在发展,这里的物质更适合发展宇宙科技,我们已经熟悉这边,也适应这边的环境了。你们那边,我们的人是否分散到其他星球?”

    “没有!”

    “你们的神是什么神?为何我的夫君用尽一切办法也从俘虏口问不到有关这方面的信息?”雷蓝依儿问了一个她关心的问题。

    “不是我们的神!他是恶魔,真正的恶魔,从来也没有把我们当成人类看待过。我们这些人都明白,他们是把我们当成动物一样看待!”年男人激动起来,“一旦真的信了他,他就会在你的灵魂里不知不觉间下了迷药一样的东西,让你完全不能自由,觉得他的话就是圣旨,他的一切的要求都是合理的。信他的人不能对敌人谈他,谈他就是背叛他,就会立刻死亡。我能谈,是因为我一直不信,我们都不信,所以才能坐在这里没有事情。”

    “还有吗?这很重要!”

    “没有了,我们知道的也不多。”

    “那你们恨我的夫君杀那些信恶魔的人吗?”雷蓝依儿顺势问道,面纱后面那张绝色的脸挂上了寒霜。如果这些人神色有明晰的恨意。她会亲手杀掉他们。不给夫君留下后患。

    这些人脸色变得复杂起来,还是那个年人回答雷蓝依儿的话,“我们也知道他们没有救药了,可是他们当也有和我们一样的人,就是不敢冒险,藏在那些人。我们知道的就有很多,都一起死了!”

    年人抬眼看着雷蓝依儿,“死去的人不管信不信。他们有我们的亲人,有我们从小到大看着的熟人。要说恨,谈不上,要说感激,也感激不起来。请恕我直言,我们现在感觉很复杂!”

    雷蓝依儿松了一口气,年人没有骗他,这些人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是复杂和沉重的。她理解他们,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反抗了,结局却和他们想象的不一样。甚至来说是给了他们更大的绝望。他们听了雷蓝依儿刚才的话,都会觉得他们被遗弃了。他们的同胞活得很幸福。却不理会他们的死活,任由他们被人奴役。雷蓝依儿做了一个决定,向他们摊开来说。

    雷蓝依儿道:“你说的话我理解,换成是我,我也一样。但是那种情形,我的夫君只能那么做,若我的夫君不是修士,已经死在那些人的枪下了。向我夫君开枪的人不应该只有那些情愿被奴役的,也一定有你所说的和你们一样的人,他们没有你们的勇气,他们还抱着侥幸心理,想脚踏两条船,如果我的夫君败了死了,他们还和平常一样继续做奴隶,如果我的夫君胜了,我的夫君也不会杀了他们,因为他们还没有完全奴化,有资格和你们一样,受到我夫君的礼遇!”

    雷蓝依儿提高了声音,问道:“你们觉得这样的人有资格和你们一样坐在这里吗?”

    “他们没有!”雷蓝依儿声音再次提高。

    “他们想捡你们的便宜!”

    的人脸色痛苦起来,“我们知道,可是就是像他们那样的人,我们也应该让他们活着,他们知道他们不能被奴役下去,可他们就是不相信,没有勇气!”

    雷蓝依儿看着这些人,缓缓说道:“所以,你们才能让我的夫君心软下来,带你们来这里!本来我的夫君连你们都一起讨厌着,觉得你们没有血性了,不敢抗争了!我的夫君为了能回到地球,冒着死亡的巨大风险才得以成功,这边的政府,这边的人,除了我的夫君,没有人想着主动去找回地球的路,是我的夫君想着你们,想着他的同胞,才冒着失去生命的巨大风险去找你们。他满怀热血要拥抱他的同胞,要和他的同胞一起战斗,而你们却给他一个绝望的答案。”

    “还好,有你们在!如果不是有你们,我都要支持我的夫君净化地球了,把所有的人,所有的生灵都杀掉。异族也好,同胞也好,一个不留!不让我们的祖星球承载着你们这样下去!他们承载的不是欢愉,是满满的悲哀!”

    雷蓝依儿又扫了一下眼前的人,“难道,你们不觉得吗?”

    “我们!哈!”年人重重的叹了口气。

    这时,花无缺飞了进来,漂亮的羽翅支楞了起来,不复先前的光鲜。他在舱室里飞了一圈,在他撞出的孔洞摆好了肢体,把孔洞填满,叫道:“这个洞不能修,以后主母再来,这就是我的位置!”

    白小雪蹦了起来,朝花无缺扬了扬爪子,警告道:“不想再挨揍,就给我下来。”

    “又为什么?”花无缺不满的问道。

    “因为你比我高,我看着不爽!”

    “不下去!”花无缺把头伸出来,左右摇着,“你也弄一个这样的洞得了,这东西用得着眼红吗?”

    白小雪看向绿无敌,“你想不想揍他?”(。。)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