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无敌很实在的回答道:“想,我最看不惯就是他得瑟!”

    “上去揍他!他要是敢还手,我也留在这里,不回去了,见他一次揍他一次!”

    “好!”绿无敌晃了晃臂刀,“我想反他的毛全拔了!”

    “好凉!我说拔光了好凉!哎哟,我头晕!我怎么会恐高了呢!”花无缺直挺挺的从上面摔下来,“我下来了!”

    绿无敌收了臂刀,歪着脑袋看着花无缺。

    舱里的谈话气氛一下是被打破,雷蓝依儿站起身,“你们好好想想,想想我刚才说的话。我明天再来。”

    “我们走吧!”雷蓝依儿向舱外走去,“等等我,主母!我给你带路,这里我熟!”花无缺从地上飞起来,扑拉扑拉两下翅膀越过雷蓝依儿向舱门飞去。

    绿无敌怔怔的看着白小雪,“你也要留下?”

    “我准备留下,只是有这想法,还没有完全决定。”

    “主人不喜欢自作主张的兽仆。你刚才打断了主母和他们的谈话,主母想说的话没有说完,你留下,主人也会把你送走。上次送走花无缺,就是因为他的嘴巴管不住。你要是大脑管不住,主人更不可能留你。”

    白小雪道:“没什么,主母不就是想拉住这些人吗?我觉得没有必要。你看看他们一个二个都像什么,主人救了他们他们还心存怨怼,不知感恩!再看看,他们一个个的。那么弱。我们星弱刚睁开眼的小崽子都能打倒他们十来个。一点用处也没有吗?我要是主人。绝对不会留下他们。主母他自作主张了。”

    绿无敌转动一下脑袋,“你是不了解主人,主人最重感情,只要你不让他烦,不做违背他意志的事情,他根本不会理你,你爱做什么做什么,比在我们那里还要自由。所以。主人不会杀他们。你才是处作主张!”

    白小雪跳到一块厚毯子上,舒服的趴下,“那我就不管了,主母她爱怎么做怎么做。我是替主人着想,主人他再怪我,我只好回到夹层空间里去,等到化形果,就成就金丹,去那个地方人,做一个自由自在的星兽。”

    绿无敌转过身向廊道走去。

    “那个鸟。你下次再打就打他的翅膀窝!”白小雪说道。

    “谢谢!其实我希望你留下,主人这里真的是仙物。我已经得到好处了。你要是留下,可以从花无缺手里拿过一个仙物来看守。我先声明,道茶是我的,不管是谁,都不能打我的主意。”绿无敌扬了扬臂刀,“我是不会善罢干休的!”

    “放心,我对茶叶不感兴趣。这里种的有没有元参,大量的元参,我吃那个。在我家,我种了一大块地的无参,要是这里也有,我就真的不走了。”

    “有,大块地的没有,主人的空间目前并不大。”

    “什么目前?这空间还会自我长大吗?”白小雪敏锐的抬起了头。

    “我也不知道,我没有赶上。听主人和主母聊过,空间会扩大,目前的空间已经扩大过!”绿无敌停下脚步,转回来,“反正这空间有神奇的地方。你刚来,有些东西你不清楚,我告诉你吧,要是出去溜跶,不要靠近湖边的主山峰。虽说主人没有特意说过,他我总觉得那里有最大的秘密。”绿无敌提醒白小雪。

    两只星兽你一言我一语全落在众人的耳,众人先是愤怒,然后是无力,最后是不解。

    他们愤怒的是,这些野兽也敢看不起他们这些人类!他们沦落到这种地步了吗,道义何在?

    让他们无力的是,这两个兽他们可都是新眼看着杀人不眨眼的,他们的愤怒对这个个野兽来说根本就无足轻重。是啊,大象何曾在意过一群蚂蚁的愤怒!

    他们不解的是,为什么雷森有那么多强大的“兽”在帮他!而那个让人恐惧的怪物灰黑色的东西始终没有出现。按理说,雷森在他们眼已经很强大了,可刚才那个戴着面纱的女人却说他们的地位很低。

    很低吗?如果低,说明像雷森这些逃离了地球的人类发展的很好?这就变得很诡异了,发展最好的人类不管地球死活,而没有多高地位的雷森却拼死要到地球上!

    他们——也许,是应该好好想想。

    这些人都不笨,听了那只兔子的话后,他们明白带着面纱的女人在给他们机会,如果可以,也许他们不用被送回地球,听候命运的审判。

    “你们!”白小雪在绿无敌走后,身后的舱门关上时,他冲众人开口了,“你们这些人,如果主人当时松松口你们就都没命了,连魂也没有了!你们庆幸吧,遇到的是我的主人!不然,你们没有机会来到这里。”

    国字脸年人起来活动活动身体,讨好的对白小雪笑道:“兽大人,你能跟我们说说,飞船是在地球上还是在你的主人生活的宇宙?”

    “没见识!哪都不是?你们鼻子瞎了吗,没闻到从外面传递进来的空气都不一般吗?告诉你们,这是哪都不是,是我主人的私人空间,这里的空气你们若是经常呼吸就能健体延寿。这里一般人不能逗留的,你看到没有,整个空间除了我主人夫妇二人,就只有我主母肩上的两个树精,还有那只绿色的虫子,那只饶舌的烂鸟。他们就是这里的长住的,你们都见了。而我是主人临时指派的,等主人给你们找到地方,把你们扔出去,我就该回到我原来住的空间了。”

    白小雪摸出一根人参状的东西,两只前爪捧着啃了起来。

    “你们那里我去过,没有什么灵气,真不知道我的主人为什么要那么看重那个破星球。主人有空间。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那样的星球也不会换的空间!唉,跟你们说,你们也不懂!”

    人参状的东西散发出一股清香,让所有人的精神都一振,这些人已经适应这样的事情,这些日子,这种当面进食的事情,兔子做了不只多少次。没见他身上有布袋什么的。那人参状的东西一摸就是一根,好像永远都不会吃完一样。

    年人眼闪过希冀,连珠炮的问道:“私人空间,私人空间有多少?人人都有吗?能种粮食吗?”

    “粮食!你们吃的?”兔子好笑起来,“这里怎么会给你们去种粮食?你们真是一群白痴!一群白痴!”

    年人现在连愤怒的资格都没有,讨好道:“兔大人,我们真的很好奇,给讲解讲解呗!”

    “听说过修士吧?没有?我去!就像我的主人那样就是修士,能在空无翅而飞行的人就是修士!我的主人只是刚修炼,实力不高。若是修到我们那里最高水平,不用飞船就能横渡星空。不惧离子炮。另外,别叫我兽大人,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名称,叫星兽。顾名思义,就是能生活的星空的兽!”

    年人顺势问了一句,“你的主人能修炼,我们也应该能吧?”

    兔子一个个看着他们的脸,“你们在做梦吗?你们想修炼,可你们知不知道一个修士没有人带领有多难,他要先有属性,这决定你是不是能成为修士的最基础的条件。有了属性,还要有功法,灵丹,天材地宝,法器,灵晶!要在有灵气的星球或空间修行。你们住的那个星球,连点灵气都薄弱的要兽的亲命,你们哪里会可能能修炼!”

    “我很无语!”兔子说,“你们到现在还没明白吗?你们对我家主人什么用也没有。和我比,你们连我一根毛的用处大都没有!”兔子说着,拔下一根毛举起来,“看到没有,你们连它都不如!”说完吹了一口气,把兔毛吹掉!

    众人更无语,见过侮辱人的,没见过一只兔子这样侮辱人!

    年人抓住一点灵机,追问道:“兔大人,你刚才说,我们现在呼吸的空气都有灵气,是不是在这里能修炼?”

    “是啊,你还算不笨。这里是我主人的空间,灵气浓郁到快接近我住的地方等地带了。再告诉你们吧,这里被我的主人种上了大量的灵果树,灵草灵花。都是修士所必须的,主人也经常在这里修炼。你们想在这里修炼,就不要想了,你和我的主人,是什么关系,就凭你们和我的主人长相差不多就想着在这里修炼?”白小雪怪笑两声,咧开嘴,露出嘲讽的笑容。

    “得寸进尺!主人怎么救了你们这么一帮子货色!睡觉了!”白小雪下巴趴在“人参”上,闭上了双目,耳朵却时不是的动一下。

    年男人拉着几个人到一边小声商议,白小雪眼睛未睁,懒洋洋的说道:“别像做贼似的,你们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能听见!”

    年人人索性回到人群当,大声的问道:“现在,我想问大家,接下来准备怎么办?”

    “不知道!”这是大多数人给年人的回答。

    “要吗回地球,人家凭啥这么收留我们,我们是人家的亲戚?还是我们对人家有恩,现在要人家报恩来了?我们都不是!我们要有自知之明,我们要实力没实力,要武器没开器,我们没有飞船,回去后,飞船上的东西都是智脑操控的,那些双角人对我们封锁得很严,根本就不允许我们接触智脑,我们就是俘获了一两艘飞船,谁个能开?”

    年人扫了众人一眼,“我不能,你们能吗?”

    “不能!”

    “我不知道你们心里面是怎么想的?我们当初的计划是什么,你们也清楚,杀掉一些双角人,逃到深山里去,潜伏起来。我们的祖辈们都那么做了,我们也可以继续做,藏起来,然后被双角人带着人玩猫捉老鼠的游戏,给那些人奸们活活用刑用死!这就是我们的计划。”

    “现在呢,我们被人救了,接触到我们以前从没有接触到的东西。说实在的,我震惊了,我觉得,我们的命运在遇到救我们的恩人时,已经改变,我们要顺应这种改变。”(。。)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