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光选有些失望,试探着问道:“我可以多拿几个星球的代销权吗?”

    “可以,但是价格?”

    “两千星币一吨,我每个月可以吞下一千吨!”王光选立即道。

    “希望能成功!”雷蓝依儿举了举酒杯。

    “一定能成功!”王光选道。

    王光选回到就餐区,心情轻松起来,旁边有人问他,他只是笑笑。他这次来一个协议也没有签,因为他知道,他只要抓住纸张这一项就可以了,其他的他真没有看到眼。

    餐会结束,雷蓝依儿回到小楼,她先和西米聊了一会私密的话,然后通知人准备飞船,一等雷森回来,她们就要陪同佘曼去黄鱼最后战斗的星空去扫祭。这是雷森答应的事情。

    雷森最近忙,把这事挂了起来,佘曼准备提醒雷森一下,要是雷森真去不了,由她去陪着佘曼。这一趟必须去。因为她用不多久,修士的身份就会被人戳穿,得找人站在人前顶替她。在她看来,佘曼最合适不过。

    其实要是约瑟芬也服用了忠诚药剂,约瑟芬最合适,和约瑟芬比起来,佘曼虽然勤奋,但明显的太军事化了,这大概与她以前当船长有关。而约瑟芬,她的肤色会让她在商业活动如鱼得水。只是,约瑟芬不是,只能选佘曼了。

    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雷蓝依儿不能自专,佘曼给了他一份一百十四人的名单,这些名单上的人都是要解除忠诚药剂的。佘曼对她解释。佘曼曾一一劝解过这些人。可这些人意志坚决。一定要解除忠诚药剂,他们说,自由对他们来说,比什么都重要!

    自由很重要!雷蓝依儿不否认,可她的嘴角却撩起一抹嘲讽,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雷森什么时候限制过他们的自由了?从雷森这里“自由”了,别处谁会给他们自由!这件事情已经严重的惹怒了雷森。也许雷森不在意这些变异人的来去,可是这些变异人在雷森一直对他们很好,千方百计提高他们的身份,给他们争取地位的情况下,做出这种选择,是在践踏雷森的一片心血。

    雷森会怎么做?雷蓝依儿拿起那份一百十四人的名单,又放了下来。

    雷森回来了,带着一身的腥臭味,空间升级把他震了出来。

    雷森光着身子躺在浴缸里,雷蓝依儿在浴室里撒了不少的香水。坐在旁边向他汇报这几日的情况。

    当雷森听到有一百十四人的名单,睁开了闭着的眼睛。问了雷蓝依儿一句,“真有这么多人?”

    “佘曼确认了,这些人都是。”

    “唉!”雷森叹了一口气,沉入水,把头上的污秽洗去,重又躺好,“告诉佘曼,等祭了黄鱼回来,就给他们药剂。”

    雷蓝依儿有些吃惊,“你就这么轻描淡写的处理了?”

    雷森闭上眼睛,笑得有点苦,“还能怎么样,杀了他们?他们不值!算了,让他们走吧。你再告诉佘曼,准备好,等我发下药剂就把这些人赶出矿区,他们以后生死都与我们矿区无关了。”

    雷蓝依儿有些惋惜道:“好吧,但愿别人别拿这事做章!”

    雷森不在乎道:“随便!指使他的人也查,查到了后,不管是谁,杀!”

    浴室里弥漫出一股浓烈的杀气!

    火凤号,身后跟随着十艘武装飞船。佘曼抱着黄化龙坐到了火凤号上。他们要去祭奠死去的黄鱼。

    雷森在船上见了佘曼一面,逗了一会会啊啊叫的黄化龙。

    十艘护卫飞船由杜全指挥,此时的他正垂手站着,船长椅上坐着雷广。

    “这船太简陋了!你的主人对他的性命也太不当回事了。这样的出行要调护卫舰跟随才好!唉,算了!说了也是无用!”雷广说道。

    杜全道:“这已经很好了,船一直在改进,比原来的强上不少了。”

    雷广靠在船长椅上,“给我讲讲黄鱼,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黄部长他……”

    杜全滔滔不绝的讲着,提起黄鱼他有一肚子的话要说,便把黄鱼如何碰到雷森,雷森如何救下了黄鱼等人,又在武弃星上收了其他的变异人的事情仔细的讲给雷广听。

    雷广点头,开口赞道:“黄鱼是个忠仆,当得起主人一祭!”

    “那是!我们都是主人的忠实仆人!”

    雷广微微一笑,“那最近要闹着解除忠诚药剂的人是什么?”

    “这个!”杜全骄傲的胸脯瘪了下去,“前辈,这件事情我也不知道,主人会处理好,我就不多说了。”

    “以你之见,他们应该怎么处理?”雷广淡淡的问道。

    “杀!没说的,背叛主人就只能死,没有第二选择!”杜全一身的杀气。

    “要是你的主人放走他们呢,不舍得杀了他们,你会怎么想?”雷广又问。

    “这个……主人很可能这么做。主人这么做肯定有主人的道理,我不能违背主人的命令。要是他日这些人犯在了我的手里,哼哼!”杜全摊开手掌,狠狠的一搦,“我一个一个把他们掐巴掐巴,全掐死!这样的人不配活在世上。”

    “好,这个给你!我休息前再给你扩展一下经脉!”雷广扔给了杜全一个玉瓶。

    “这,前辈,只是几句话的事情,你就给我一瓶引气丹,我实在是受之有愧!”杜全有些不好意思。

    雷广笑笑,“那有什么,我不缺少这些东西。这些本来是给你的主人准备的,他不稀罕,你要做他的忠仆,我看好你,自然就给你了。收好了!”

    “唉!”杜全把玉瓶收一空间袋里。

    “给我再讲讲你主人的空间是什么样的。”

    杜全一脸的笑容。“唉呀。前辈啊。我都讲了一百遍了,你还听啊?”

    “听!”

    “多没意思啊!”

    “我觉得有意思就行。讲!”

    “唉!好嘞!我主人的空间啊,那叫一个大啊,大还不说,那叫一个美啊,什么灵果灵树,灵药灵草,飞禽走兽。那可是遍地都是……”

    船队在星空疾速前进。雷森进入空间忙他的去了,这边全由雷蓝依儿主持。

    “我是雷蓝依儿,我命令,各船报告方位。是否发现异常?”

    “报告主母,一号船报告,没有发现异常,一切正常!”一号船的杜全报告道。对着摄像头打了一个隐秘的手势,告诉雷蓝依儿,雷广在旁边。

    “主母好!二号船报告,一切正常!”

    ……各船依次汇报。雷蓝依儿坐在船长椅上,听取汇报。要不是顾忌雷广在船上。她直接就能控制备船主脑,根本不用这么麻烦。

    “我是雷蓝依儿,我命令各船给离子炮充能,进入一级战备状态!”

    “一号明白!进入一级战备!”

    “二号明白!进入一级战备!”

    “号明白!进入一级战备!”

    ……

    佘曼抱着觉睡的黄化龙,有些担心的问道:“是不是主人对主母说了什么,主母要各船都进入一级战备状态。”

    雷蓝依儿揉了一下脑袋,“我的夫君啊,就是个甩手掌柜,什么都没有说。”

    “主人有别人没有的危机预感,他在时要是说准备一定有战斗将要发生,你这么下命令,我还以为真有战斗了呢!”佘曼松了一口气。

    雷蓝依儿笑了笑,“小心无大错!以后我们公司壮大了,养肥了自己,自然会有众多的势力盯上我们。就是明知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我们也要准备,意外避免不了,但是我们可以在意外发生的时候,立即应对。”

    “是,主母说的是!”

    “佘曼,回头整理出一个船只出航的飞行纪要来,我刚才说的加进去,我们不怕消耗能量块,我和比尔茨的政府已经谈妥了,马上可以批准我们在太空布设十架能量块生产设备。我们自己的星球褐寂星那边也要增加新的设备,全面扩大和储备能量块。我们的船我们的人,不能因为节省能量而死在意外之。”雷蓝依儿说道。

    “是!我马上整理!”

    雷蓝依儿见佘曼要转身离开,说道:“不着急!佘曼,咱们好好谈谈。我要是把公司全交给你,你能应付得了吗?”

    佘曼吃惊,“主母,你?”

    “我是修士了。按照约定俗成的规定,我和我的夫君一样,是不能涉足于普通人的商业之。我想我有修为一定瞒不过有心人的眼睛,只不过他们顾忌雷广雷前辈在咱们这里,不好借机发作罢了。我们却要未雨绸缪。我和我的夫君商议了,由你出面,全面主持盘龙九鼎公司的工作,我们都隐入幕后,支持着你。”

    佘曼以前在雷蓝依儿没有出现之前,实质上负责的就是盘龙九鼎公司的全面业务,这一块对她来说不是难事,可是她有些难以接受的是,主人和主母双方退到幕后,以后她与主人和主母的距离会越拉越远。

    她心里有些惆怅,喃喃的说道:“我也想做修士!想长久的跟随主人身边,这也是黄鱼的梦想!”

    雷蓝依儿安慰她道:“雷前辈不是给你测出属性了吗?功法也会你了,你可以修炼啊。等你修炼有成,我们再把公司交给可靠的人,一直这样下去,不能让我夫君和你们一起奋斗起来的心血白费。佘曼,你不用担心我们会抛弃你,只要你成了修士,我会把你带在身边,我的身边一直缺少一个女伴儿。”

    “谢谢,谢谢主母!我定会管理好公司,也一定会好好修炼,早日追随主母身边!”佘曼这才放心,欢喜的说道。

    雷蓝依儿笑了,“那就这样说好了,这次祭奠了你的夫君,回到黑刚晶星,你就正式上任,我和我的夫君会赐给你最大的权力,对外有一言而决之权,对内有先斩后奏之权。还有,你这次回去盯着些,我们都怀疑,那些人嚷着要解除忠诚药剂是有人挑拨,只是挑拨的人隐藏得很深,我们都没有发现罢了。”

    与此同时,雷广对杜全道:“回头你提配你的主人一下,别整天瞎忙,自家的篱笆破了个洞还不知道。”

    杜全小心问道:“前辈,这是什么意思,你讲明白了,我也好对我的主人说明白些。你也知道我的主人很忙,他可不愿意打哑谜,要是不理会,可就白瞎你这一片心血了!”

    “你就对他说,最近的事情有人挑拨。如果他想知道是谁,可以来问我。如果他知道了,不方便出手,我可以帮他。你继续给我讲你主人的空间吧。”

    “还讲!”杜全脑袋大了,讲雷森的空间讲得他舌头都弯了,弯成了瓢,怕是再讲下去,他的舌头得好久捋不直了。

    “讲,讲到你入什么时候愿意讲真话为止!”雷广看了看屏幕,闭了上眼睛。

    “前辈!你可真冤枉了我了!我讲得可都是真的。不信,你看,这是我从主人空间里摘下来的灵果,吃一口能补体内的灵气,据那几个星兽说,常吃就是不修炼也能增长修为。真的,要不你尝尝,味道一绝啊,前辈!”

    杜全从空间袋里掏出几个灵果,“你尝尝,真的!”

    雷广扫了一眼那几个灵果,他心里面有些伤感,他在雷森这里呆了这么久,雷森明知道他是修士,对俗人的吃食不喜,却没有给他改善过生活。据杜全讲,雷森的空间里的灵果多的都被星兽摘去酿灵酒了,那么多,拿出一两颗孝敬他这个名副其实的老爹都不肯!

    雷森是真的恨他!

    “前辈!前辈!”杜全见雷广两眼发直,忙叫了起来。

    “呃,我没事。好,我就尝尝你主人的灵果!饱饱口福啊!”雷广从杜全手拿起一个带壳的灵果,剥却的灵果皮,把白嫩的果肉纳入嘴,仔细嚼着,对杜全道:“真好!味道真好!”

    杜全听他的声音有些怪,想不出哪里出了问题,便挠了挠脑袋,也随手剥了一个灵果,塞出嘴,随便咬了咬咽进肚子里。

    “前辈,你说你有一个有灵气的星球,你那里也一定有灵果园吧!大不大,相同的灵果,味道是不是比我的主人还好?一定比我家主的好,你看你表情,我就猜得到,你的更好,有机会,我到你的果园里,你一定要让我尝尝!”

    杜全看着雷广皱起了眉头,一直不展,似乎灵果的味道不对他的口味,忙又道:“前辈,前辈,是不是果子味道不对,难道我放的时间长了,这果子坏了。不会啊,灵果一般是不会坏的。前辈,你,你,你说话,你可别吓我,我胆小!前辈……”(。。)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