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喔!真难吃”雷广喉结动了一下,艰难的吞咽。“难吃死了。你的主人空间里一定灵气少得可怜,才能长出这么难吃的灵果!”

    雷广一说灵果难吃,是与雷森的空间有关,杜全不愿意了,他道:“前辈,怎么能乱说呢,我主人的空间那是灵气都变成灵雾了,视力差一点,伸直了手臂去,根本就看不到手指。那些兽仆说了,主人空间的灵雾可以和他们那是等地带的相等了,我说……我说前辈啊,咱不带套话的。”

    雷广哈哈大笑,“你终于说了点实话了!你年纪不在,鬼心眼却很多。行了,味道不错,比我的果园强多了去了。还有没有,还有给我一点。”

    “没了,没了!我的也不多,也不知道主人啥时候还能让我进去,我也得省着点吃!”杜全捂住了空间袋,向后退了几步。

    雷广感到好笑,笑骂了一句,“小气!”

    雷广去休息舱休息去了,杜全左想右思,还是决定把他嘴露的了事情如实向雷森坦白,听候雷森的处罚!

    杜全呼叫佘曼的通联,通了后,他哭丧着一张脸道:“佘曼,我犯错了,我刚才一不小心说露了嘴,向雷前辈透露了一些主人的秘密,麻烦你帮我叫一下主人,就说我向他请罪来了。”

    佘曼脸一板,“你说了什么?”

    坐在船长椅上的雷蓝依儿道:“把他的通联转接到飞船上,我来问他!”

    “是,主母!”

    杜全的脸出现在飞船的大屏幕上。雷蓝依儿从面纱后面看着大屏幕上杜全的脸。注意着他脸上的表情。“说吧,你都对雷前辈说了什么?”

    “雷前辈老问我主人空间的事情,我说瞎说了一通,他不信。我又拿出灵果给他,他做出一副难吃的表情,说主人的空间没有灵气,灵气少得可怜才有那么难吃了灵果。我不服气,我说对他说。主人的空间全是灵雾,伸出手臂去,视力差一点就看不到五指,还说了,兽仆们说,主人空间灵雾不比他们那里间地带差。我说说这么多!”杜全道。

    “就这些吗?”雷蓝依儿平静的问道。

    “就这些,其他的我什么都没有说。”

    “后来呢?”

    “后来,我明白过来,知道他是激我讲主人空间的事情,所以我就及时打住了。说他套我的话,他承认了。还向我要灵果,我没有给他。”杜全说道。

    “没有要补充的吗?”

    “没有了!”

    “好!我马上让飞车送一些灵果过去,你接到后,给雷前辈送去。就说之前是我疏忽了,我的夫君给他准备了一些灵果,放在我这里,让我忘记了。记住,一定要说。”雷蓝依儿道,“至于你泄密的事情,自有你的主人做主,我就不多言了。”

    雷蓝依儿马上让机器人拿了一个容器过来,从空间袋里倒出灵果,把容器倒满了,便命令船队全队减速,等船队的速度减到很慢了,她就让回收飞车载着灵果向杜全的飞船飞去。等杜全的飞船让回收飞车飞进去,雷蓝依儿马上命令船队恢得先前的速度,向目的星域航行。

    雷森把法袍修补好了,把穿空月也修复了,加入一些材料,去了一趟地球,见炼魂幡不但很好,还让他的魂师等级升了一级,便放下了心,回到飞船上。

    雷蓝依儿向他讲了雷广套杜全话的事情。雷森讨厌道:“这个人怎么还不走,一直赖着,好有意思吗?”

    雷蓝依儿不便插话,便转移话题,又讲了他已和佘曼说好,等这次回去,就让佘曼出任公司总裁,她也退到幕后去。

    “实在是太快了!”雷森感叹道。

    “我救你时我是筑基期层吧,如今你也是引气期一层了,我的修为还是四层也仅升了一层,等于这些日子的时间都如沙流走,而我的修为却没有什么成就!”雷森感叹了一声,“那就交给佘曼吧,如你说的,给她最大的权力,但愿她别累着了。”

    雷蓝依儿道:“我会和她说,让她注意工作和休息时间不能冲突,她还有孩子,更是不能大意。”

    “那就好!”

    雷森又对雷蓝依儿道:“我就不和杜全通联了,你告诉他,下不为例!”

    “好!”

    雷森又回到空间,到何想星把偷挖的石块收到空间。从何想星回来,他又马不停蹄的奔到将碎星,把大块的石头收到空间,空间里按雷蓝依儿的要求建一个造纸车间,生产出的纸张高价对外销售。矿业,只有有星币有背景谁都可能去做,而像王光选高评价的纸张却是只有雷森一家能做,这是独家生意,不做白不做,可以注册一个商贸公司,专营这种纸张,换来星币,也换来新的人脉关系。

    等做好这一切,空间储存的物质足够了,雷森去了西米的基地一趟,西米不在,他在西米的基地里与西米通联,讲了一会话后,嘱咐西米注意安全,就回到空间,拿出一直未用的灵液,取出一滴滴入口。

    他的修为实在是太低了,他要抓紧时间提高自己的修为。

    灵液一入体内,立刻化为澎湃的灵力,充斥着四肢百骸,五经八脉。

    雷森立即平心静神,全力炼化这股灵力。

    半个月过去后,他把灵力炼化完毕,算算时间,又服用了一滴,也不管浪不浪费了,全力炼化吸收。

    两滴灵液炼化完了,他去看了湖的仙莲,他可记的,杜子红说过,这仙莲结得仙莲子筑基期吃了一粒就能涨一层修为的,端是让人期待。

    仙莲长得不错,莲叶之上举出一两朵未开放的花骨朵。花骨朵里。泛着五色的光。仿佛在向雷森说明它的不凡。

    雷森又去看了仙桃,这株结出的仙桃对修士有什么好处,他倒是一无所知。这就和那株道茶树一样,除了仙莲,他对仙桃仙茶的功效一无所知,想必也不是凡品,对修士一定有着不知道的功效!

    道茶外的光罩上,绿无敌紧紧的趴在上面。似是睡着了一样。绿无敌着,这光罩对它有好处,好处在哪,他却是说不清楚。

    在空间里转了一遍,他回到飞船上,陪了雷蓝依儿一天时间,又进入空间。

    地球上,一个聚集点的一个十字路口,一个双角人耀武扬威的走着,旁边的地球人见了他纷纷躲避。低下头去,不敢和他目光对视。

    双角人走进一片屋檐下的阴凉处。跺了跺脚,颇显天气的燠热难奈。这时,从旁边房屋的圆顶下面的阴影里,忽然飞出一个苍蝇似的黑点,在双角人没有注意过来时,从他的鼻孔里钻了进去。

    “啊嘁!”双角人打了一个喷嚏,骂了一句,伸出小手指朝鼻孔里挖。忽然,他抱住头,痛呼一声,身子向下倒去。他的脚伸在阳光里,剧烈的伸了伸,便不再动了。

    “啊!老爷死了!快去报告,我们在这里都不能走!快去!”垂首的地球人看到双角人的双脚,奇怪的向上看去,看到双角人倒在阴影里的脑袋,孔流着黑血,不由得大叫了一声,喊了起来。

    在这一声喊里,有人拔脚就跑,去告诉那些老爷大人们。

    很快的,一群双角人跑了过来,围着倒毙的双角人尸体鼓捣了一番,得不得出结果不知道,他们有人看了看天,说了两句,走到太阳地里,便伸手去抬死去双角人的双角,阴影里有另一个双角人架起了死者的胳膊。

    一群黑点从他们头上纷纷飞了下来,“苍蝇!”有人叫道。

    这苍蝇也真是诡异,专捡人的鼻孔里钻,结果,围难的人看到,这些双角大老爷们,一个个倒在地上,很快的就有黑点从这些大老爷的鼻孔钻出,拖着带着的小虚影飞一屋檐的阴影里消失不见!

    “魔鬼啊!”人们尖叫起来,怕魔鬼吃了他们,四散奔逃。

    屋檐下的阴影里,一个小如指甲的黑影也在奔逃,逃到一个没有阳光的下水道口前,垂直拉掉了下去。

    大街上,凄厉的警笛响了起来,天空,飞起一架架武装飞车,转动着枪口炮口,排成排,连成线挨个街道,挨个屋顶搜了起来。

    在之后,有五个双角人踏着刀也飞到空,挨着屋檐,擦着屋顶仔细的搜寻每一处可疑的地方。

    地面上由人奸头领带领的地球人拿着武器,呼喝着,走进每一处街道。

    察了半天,他们一无所获。连魔鬼掉下的一根毛也没有搜到。

    来回搜了几遍,他们确信,魔鬼已经跑了,不在他们这了。

    人奸跑着向飞在空的双角人报告,报告他们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东西。

    凭空,双角人挨了一巴掌,捂着脸,原地转了几圈,晃悠着站直了等着双角人的命令!

    “继续搜!搜不到你先死!”

    “啊……是!”人奸吓得一个哆嗦,扭头就跑,跑过一个下水道井盖时,脚踢到了一样东西,一头倒在地上,痛呼一声,似乎摔得很重,在那里蹬了两下腿,就再也没有动静!

    “给我起来!猪猡!”双角人大怒!喊了两声,见人奸头对居然敢不听他的命令,恼羞成怒,跳了下去,飞起一脚把人奸头头踢飞,“想死吗!”他大喊。

    几个黑点从下水盖里弹出,先后弹进他的嘴。他瞪大了眼睛,张着嘴,晃着脑袋,“呀!呀!呀……”呀了几声,从他的嘴里飞出那些黑点,有些吃力的拖着一个长着双角的虚影儿掉入下水道。

    “咕咚!”双角人干脆利落的倒了下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