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大人!……”

    “老爷啊,老爷……”

    飞在天空的双角人从空急速扑下,那些在地面上负责搜索的地球人却适时止步了,他们虽说是神的信徒,愿意去为神而死,可是下意识里他们还是怕双角人会把愤怒发泄到他们身上,他们的命在这些双角人的眼,并不值钱。▲∴,

    倒地的双角人被他的同类扶了起来,正面看到他面目的人惊恐得“啊”的叫了一声。翻转过来,他用一张乌黑的脸,孔流血的表情看着他的同类。

    他的同类也发出了惊呼声,发现他已经死了!

    “魔鬼!”人们惊恐起来。

    双角人们扶着死去的双角人静默了一会,一个双角人一刀劈开遮掩下水道的盖子,用他们的语言狂叫道:“魔鬼!出来!我要杀了你!”

    盖子碎了,掉到下面去,发出咕咚的响声,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发现。

    双角人把尸体架到一面,一个接一下跳了下去,他们发誓,他们一个要揪出这个阴险狡诈的魔鬼,把它碎尸万段,方解心头之恨。

    “啊!”一声惨叫从下水道传出。吓得上面的人脸色一变,“这是老爷的声音!”一个人说道。

    “在这里!在这里啊!我发现了!滚!可恶的小虫子不要扑我!我的鼻子,我的嘴巴!你们怎么朝人体内钻啊!魔鬼!啊——”又是一声惨叫,上面的人脸色又变了一变,向后又退了一退。

    “退!退!”有人喊道。

    地面被轰开一道道口子。一个个双角人从地下急急的跳了出来。飞在空。手拿着刀,脸色很臭很臭的盯着下面的下水道。

    “出来!”一个双角人喊道,“出来,我们光明正大的打上一场!”

    “出来啊!”

    下水道静悄悄的,没有什么从下水道飞出或爬出。

    “该死!”喊话的人转身朝地球人人群劈了一刀,这一刀劈死地球人上百,均成肉泥碎块,涂撒一地。“你是救地球人吗?我把他们杀了,你出来!”

    “你出来!”双角人又朝人群连劈数刀。下水道依然没有回应。

    这是炼魂幡,当然不会傻傻的冲出来,就是雷森在这里,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向外冲。以命救这些完全被奴化,随时会化身为双角人的帮凶的地球人,雷森不会做。

    “算了!”旁边的人阻止了还要发飙的双角人,“你杀光了他们,我们的任务就无法完成了。算了。”

    “神殿!”一个人惊呼,“下水道通往神殿!”

    “快。回护神殿,不能让魔鬼亵渎我们的神!”

    双角人急急飞走了。向聚集点正的高耸入云的神殿飞去。

    神殿的一角,一个黑影从下水道盖板的孔飞出,接着黑影从窗户的孔洞飞了进去。神殿里,几个双角人正跪在一个高大的神像前低声祷告,“神啊,愿神光照耀万界!神啊,愿神恩播撒四方!神啊!”

    在祷告声里,忽然从神像上飞出密密麻麻的黑点,五成队扑向祷告的双角人。

    “啊!这是什么?”

    几声惨叫后,几个双角人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他们倒毙在他们供奉的神像前,神在他们死亡的那一刻也没有救他们,只高高在上,睁开双目冷冷的看着这一切!也许吧,也许神在这一刻休息了,没有看到。

    地面上留下几具尸体,黑点散布开来,在高大的神殿里一层层搜去,不时有惨叫声传来,在外面的双角人回护到神殿时,已经有十几声的惨叫了。

    双角人们看到地上躺着的尸体,他们知道他们回来的晚了。

    “搜!不能分开,我们一起,一个楼层接一个楼层的搜!”下令的人止住了欲分散而去的其他双角人,“为了神恩,我们不能让魔鬼盘据在神的殿堂里。”

    “是!我们拼死也要捍卫神之圣洁!我们走吧,扫除魔鬼!”

    “扫除魔鬼!”一个双角人叫了起来。他们出去的时候,十好几人,回来时却不到十人。神殿这么大,魔鬼是不会让他们得手的。况且魔鬼又那么狡猾,不会和他们正面接触。

    “走!”

    双角人先把一层仔细看了,没有发现,就去了二层。神像头上出现一个黑影,巴掌大小,正是炼魂幡。炼魂幡从神像头顶翻下,变小了身子,又从窗户的孔穿出,掉进下水道,快速的离去。

    接下来的数日间,这个聚集点的双角人家庭,一个接一个全家死亡。让整个双角人人群都变得慌恐不安起来。

    过了几日,不安的气氛进一步扩大,那些人奸的家庭也开始陆续灭亡了。

    慌恐的人们开始愤怒了,这是渎神!

    于是,下水道被掘开填上,人们堵上了房屋的每一个孔洞,原来几近荒废的监控也都一一修复开启。人们要拿着这个胆大妄为的魔鬼。

    可是接下来数日,人们奇怪的发现,魔鬼没有出现,而他们的日子却变了质,污水开始在街道上横流,排泄物没有及时的清运,散发出剌鼻的味道。

    又过了些日子,双角人发现魔鬼没有出现,便下令修复下水道,人们恢复往常的生活。

    这样的事情在附近的每个聚集点都发生了,人们逮不住那个魔鬼,只好这样防着,在修复好的下水道加装监控,监控一切异常,于是,人们又忙了起来,经常半夜为了污水一块不明物体折腾半天。

    这几个聚集点的人们发现好日子没了,出去劳作,带队监视的双角人和人奸十次有八次会被杀死!在聚集点呆着,经常性的有双角人和人奸暴毙。脸色发黑。神情恐怖!这个魔鬼明显的是在折腾他们!

    飞船到了黄鱼牺牲的星空。飞船的隔板打开,雷森和雷蓝依儿陪着怀里抱着黄化龙的佘曼站在舷窗前看着这片黄鱼战斗,牺牲的星空。

    “化龙!给你爹磕头!你爹死了,就死在这里!你记住了,长大了一定要忠诚于主人,因为你爹和你娘都是忠诚于主人,永远不会背叛的人!”佘曼手掌放在黄化龙的小腿上把他的腿向后弯曲,另一只手摁着黄化龙的头朝舷窗外点了点。

    “黄鱼啊!我和我们的儿子化龙来看你来了。你看看吧。看看这就是你的儿子。主人已经赐名了,叫黄化龙,还把化龙号赐给了化龙。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杀你的家族被主人杀掉了两万多人。你瞑目吧,下一世别再投胎做变异人了,生在一个正常的人家,快快乐乐的过日子……”

    佘曼说着说着,泪水就滴了下去,小家伙蹬着腿儿也大哭起来。

    雷森叹息一声,“黄鱼。安息吧!佘曼他们母子会得到最好的照顾!安息吧!”

    “安息吧!”雷蓝依儿看着舷窗外面轻声说道,“你们没有白死。也不会白死!”

    火风号带头,十一艘飞船向星空同时射击,各射了九次,向牺牲的变异人们致敬。

    这是一次简单的祭奠,是为了了却佘曼的心愿。祭奠完毕,飞船在干净的星域里寻找到几块飞船碎片,小心的装箱带回去,留作纪念。

    杜全对雷广道:“他是我们的英雄!也是我杜全的榜样!我准备好了,只要有需要,我随时替主人去死!”

    雷广轻笑,“那你也要和黄鱼学着,留下种再走!”

    “对!我得给自己留个哭的人!”

    另一处星空却在发生一场惨烈的战斗,近百艘飞船绞在一起,互相射击拼杀。

    “维米!维米!回答我!”西米叫了起来。

    过了一会,常丽的声音响起,“报告西米,维米已经散了,他牺牲了!”

    “确定吗?”

    “是的,我确定!”

    西米声音低沉,“常丽,我们撤!”

    “是!”

    绞杀在一起的飞船忽然有几十艘向外飞去,对方的飞船也没有追击。

    “我们又计了,敌人这是有意的打我们的埋伏!”西米狠声道。

    “要是主人在身边就好了!”常丽说道。

    “他现在很忙。回基地,修整待命!”

    “是!”

    “是!”

    ……

    西米返航,这边火凤号在十艘飞船的护卫下也在返航。

    体息舱里,雷蓝依儿躺在雷森的怀里,“夫君,你觉得这一趟我们会平安吗?”

    “会,现在没有人会随便再招惹我们了。”雷森说完说沉默了。

    “你真不喜欢你的雷霆王朝的身份吗?”

    雷森点头,“我只要做一个安静的人,没想过什么高贵的身份。”

    “其实雷前辈他人挺好的!你们应该好好谈谈!”

    “谈过了,我让他离开,他不离开!你把公司交给佘曼后,你进入我的空间里修炼,咱们不理他了。”

    “嗯!我听夫君的!”雷蓝依儿把头埋了下去。

    姚大美这些日子有些烦,她被任命为和沃尔夫家族全权谈判代表,沃尔夫家族的人一个劲的向她示好,希望她下口不要那么狠!

    她还记得武弃星上时,沃尔夫家族两个代表是何种嘴脸,现在想起来好好说话了,晚了!

    姚大美觉得他要价并不过份,用一个星球来换主人在武弃星上的地块算狠吗?

    要是不愿意,那就不谈得了!姚大美面对着沃尔夫家族的人,拍了拍桌子,“你们没有诚意,我觉得你们这是有意在浪费我的时间。我决定了,在原来的基础上,再加一亿星币!愿意就签合约,不愿意拉倒,反正我们觉得武弃星位置挺重要,是我们公司远景布局的要点,有重大的战略价值!”

    姚大美说完起身就朝外走,“你们可以在别的地方为所欲为,在我们的地方,你们都老实点。大不了,你们怎么从秦氏把武弃星弄到手,我们再照样弄过来就是了!”(。。)

    ps:  感谢“爱玩双色球”的月票支持!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