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蓝依儿交待他能拖就拖,不要把谈判谈得那么顺利。领地置换星球,这是底线,不能松,其他的能加就加上。不成也没有关系。

    有这样的主动权,姚大美当然有底气了,丢下沃尔夫家族众人,拂袖而去。

    沃尔夫家族的人坐在屋内都半晌没有说话,这是他们接到手最艰难的一次谈判,他们的任务是,武弃星沃尔夫家族必须拿下,而且要把损失把握到最少。平时,他们和别人谈判,多是语气不耐,各种威胁一一用上,家族也会在盘外配合他们搞死个人,弄个意外,让对方很快的屈服。

    只是他们这一次,家族不敢用盘外招了,不但不敢用,还生怕他们招惹了对方,不但走时千叮咛万嘱咐要好好谈,姿态要低,要发挥出商场谈判的最大手段来,用语言技巧感化,打动对方,让对方让步。

    到了这里,他们面对的是一个嘛嘛不懂的变异人女子,这里的主人一个都没有出现,完全是对这场谈判不重视。家族里一再催促,要尽快,要尽快!

    “走吧!人都走了,我们还在这里坐着干什么?”沃尔夫家族这次谈判的负责人名叫,雷。沃尔夫,雷,这个名字和这里主人的姓是一个意思,可见从一开始,沃尔夫家族就用上了心思,万分重视这一场谈判。

    雷很憋屈,他本来以为不见正主,对方也应该派一个懂行的坐下来好好的谈,他们沃尔夫家族是大家族,到哪里都是要被礼让分的。这个雷森只是雷氏一个流浪在外的年轻人,按理说应该没有经验,雷氏刚要让他回去。他在这个节骨眼上不应该小心谨慎着,让雷氏看清楚他的谦让,看清楚他是个很好说话的人,回到雷氏不会给别人造成威胁。能很好的溶入现在的雷氏体系当的。可是这个年轻人就是个愣头青,软硬不接,摆明了是不想谈!

    雷率先走出了门,他身后陆陆续续跟着其他的沃尔夫家族的人。

    “怎么办?”雷的助手上来问道。

    “饿了!”雷答非所问。

    雷抖了抖肩膀,“向家族汇报。把这里的情况如实的汇报上去。这些天他们不但没有丝毫让步,反而是今天添一些条件,明天又加一点要价。这样的谈判,我还从来没有经历过。问问家族我们是这样和他们耗下去,还是继续谈?”

    “是!我马上汇报!”助手匆匆离去,向家族汇报去了。

    “我们也开个小会,商议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做。就是对方不谈,在家族没有下命令之前,我们也要和对方保持接触。”

    雷带着人走了,直接去了餐厅。包了个包房,躲在里面好久。

    他们没有住到雷森的矿区,这是应有之义,在雷森的矿区,他们难保不会被监听,处处受到限制。

    西米把刚刚战败一事告诉了雷蓝依儿,雷蓝依儿劝她回到黑刚晶星,她不肯,她说:“我在黑刚晶星天天看着你们亲亲我我的,那会让我发狂的。等咱老公给我寻回来肉身再说。在那之前。我是不会回去的。”

    雷蓝依儿道:“这个没有必要吧?”

    “有,很有必要!你主内,我主外,就应该是现在这个样子吗?好了。别管我了。你也是修士了,抓紧时间把修为提上来,别拖了咱老公的后腿。”

    “嗯,我知道。我这次回去就随着夫君走,专心修炼。”

    “那就这样!”西米利索的消失。

    雷蓝依儿发了一会呆,便去找佘曼逗黄化龙去了。

    雷蓝依儿把西米的话告诉了雷森。雷森道:“她先前不是说我达到筑基期就告诉他她的肉身在哪里吗?我已经是筑基期了,她怎么不说?”

    雷蓝依儿道:“大约,她还是嫌你的修为低了,达不到她的要求。”

    雷森皱了皱眉头,道:“那好,我会尽快提升修为。”

    雷森这次认真了,在飞船返回黑刚晶星的近十天,一直呆在空间,服用灵液。这灵液他服用了几乎要浪费大半了去,他的修为让他不足以能在短时间内完全炼化掉灵液,化为自己所用。

    灵液,筑基期以下的人几乎很少用,在境界不限的前提下,有快速稳固增长修为之效,大都是金丹期以上的修士寻来做保命之用的,十分宝贵。

    雷森可不在乎灵液宝不宝贵,炼化了滴,加上之前服用的,在飞船抵达黑刚晶星后时,他终于突破了——筑基期五层!

    他周围的灵雾向他汇聚,成一个旋涡在他头顶,快速的把灵雾向他体内输去……

    修行,逢阳数必是关口,这五层确实卡住了雷森。这也怪他,他私心杂念太多,若是能像雷广那样,一闭关就是二十多年,神思澄明,他也早就突破了,他的修行天份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可惜的是,他杂念真的过多,就这样能突破也是他的机缘好。若是换了其他人,像他这种状态,这筑基期五层也许越卡越死,越封越厚,最后到死也就筑基期四层,无法再突破。

    这也是为什么修士一般不沾俗务的原因,不沾俗务也有杂念,沾俗务整个人哪能得到安宁?

    这一点,雷森不知道,也没有人指点他,告诉他。

    西米知道,西米却忽略了这一点。

    灵气入体,化成灵元,配合体内灵液余力,很快就把筑基期五层稳固了下来。

    雷森长松了一口气,他不知道自己这一层是多么的幸运,幸好有灵液,也幸好,有西米的剌激,他不能被自己的女人看不起!

    长身而起,雷森去地球看了看,炼魂幡还在玩猫和老鼠的游戏,几个原本是互相守望的聚集点现在都陷入愰愰不安之。他们面对死亡也怕了起来,他们去求神。那魔鬼却在神殿内杀了几个有头有脸的人,在这里,神也无法。

    也许可以用枪炮对付,可是根本找不到魔鬼在哪里。枪炮无用!

    对于这些人来说,这是一个真的魔鬼,善于隐藏,又心恨手辣!

    可是有心的地球人却发现,这个魔鬼对一般的地球人并无兴趣。只是斩杀双角人和人奸,只要地球人别挡住他的去路,别去帮着双角人和人奸对付他,他和地球人相安无事。

    这是复仇者吗?

    只有复仇都才会这么对待地球人!其他的要杀也是先剪除人数众多,实力又无用的地球人,杀鸡儆猴,效果会更好。

    这样,雷森就放心了,炼魂幡的鬼魂吃了上一次的亏,雷森把魂调整了一下。以约翰森为首,整个幡以打游击,暗杀为主,不求数量,只求给对方造成空前的心理压力,让对方崩溃,主动撤出聚集点。

    幡的鬼魂都处于混噩状态,只有两个主魂还好,不那么凶厉。

    雷森把炼魂幡招回,幡约翰森正撕咬着一个双角人的鬼魂。这些双角人修炼的是神术,据说也能飞天遁地,修炼到极致不但能横渡星空,还能成神。追随在他们的主人身边。

    约翰森吃掉别人的鬼魂,就能状大自己。不但是他,整个幡内都是这样。只是在雷森的约束下,原来一直都有序,很少有新的鬼魂被吃掉,他们的弱下者在幡升级时会自动转化为魂力壮大炼魂幡。

    以前是这样。可是这样的后果就是幡强大了,里面的鬼魂却很弱小,战斗力上不去,遇到灵魂稍强大的对手就会吃力,有的还会莫名的被对方扑杀。因为这样,雷森才命令幡内鬼魂在现有的鬼魂数的基础上,增加的鬼魂一半留着变成魂力升级炼魂幡,一半他们可以吃掉,强化自己。

    所以,雷森对约翰森吃鬼魂一点也不意外,在炼魂幡,这个约翰森一开始可是最弱的,也许是因为他是亡灵法师的缘故,他反而比别的鬼魂在炼魂幡里更加的适应,很快,他的实力就升了上来,和那个修士齐平,成为幡顶尖的力量。

    雷森从约翰森的魂找到了一些药剂的炼制方法,他才发现,这个约翰森也许他杀对了,脑总是藏着一些古怪的东西,都是阴暗无比的想法和实验。

    得到了想要的,雷森让炼魂幡返回,返回前他又嘱咐了两个主魂几句,他不知道神殿里都有什么,但想必不会简单了,命令他们以后不能胆大包了天,去人家跪奉的神灵头上跳舞,要是人家神灵有感应,一个小手段就能让炼魂幡消失。

    现在只能靠炼魂幡慢慢的骚扰对方,宣告有人敢于反抗,并且还能反抗成功,那些双角人并不高贵,死了也是直挺着,不是站立着受人跪拜!

    回到空间,雷森让主脑做了一系列的设备,并建了一间秘室,他在其生产了一百多支药剂,面色平静的回到地球上。

    佘曼接到通知,要所有的变异人都聚起来开会,雷森回来了。

    变异人人聚在一起,雷森坐在高台上,手拿着名单,声音平稳且不带一丝的感情念着名单上的名字。

    这些人都一一站出,另外站了一队。

    “你们是要解除忠诚药剂的人,我什么也不说,祝你们好运!”雷森一拜手,机器人抬上一只箱子,打开箱盖,把药剂发到这些人手。

    雷森看着这些人服下药剂,感受到他与这些人的隐约之的一种联系已经没了,就摆了一下手,一队飞车停了过来,“这是送给你们的,车上有你们的细软行李。佘曼跟我说你们的工资已经结清,从此,你们和我雷森再没有任何关系。开着你们的飞车,拉着你们的行李,走吧。祝你们好运!”

    这一百多人这时才有点感到惭愧,他们也没有说什么,默默的上了飞车,飞车一溜烟的驶走。

    雷森看着剩下的变异人,淡淡的说道:“如果有人找你们,愿意给你们比我这里更好的生活,你们只要愿意。不用顾虑,你们可以向佘曼报名,我雷森不会刁难你们,会把药剂给你们,我们从此再无关系。我愿意不再对你们负任何责任,你们不用想着对不起我。”

    佘曼知道雷森是什么意思,雷森这是想撒手不管了。她在心底叹了一口气,这些离去的人伤了雷森。真不知道是什么人给了这些人什么条件,这些人竟然真的走了。

    雷蓝依儿见雷森的话说完,便接过接下来的时间,说道:“现在,我要宣布一项重要的事情,也是一项重要的任命。”

    “经由我向公司创始人,所有人雷森推荐,雷森决定正式任命佘曼女士为盘龙九鼎公司的总经理,即时起用我的办公室办公,总管公司所有事务。公司人事调整由她自己决定,在公司能稳定发展的前提下,佘曼拥有我原来所有的治理公司的权限!”雷蓝依儿宣布道。

    佘曼起身,向大家点头致意。

    “现在的时间交给佘曼,我和我的夫君就正式退出!佘曼以后直接负责你们,你们也直接向佘曼负责。刚才的事情你们不用担心,只要你们愿意,我保证,天内你们就会合到药剂,平安离开矿区!我们这是一个自由的矿区,来去自由,我夫妇二人不会对你们做强人所难的事情!”雷蓝依说完,挽起雷森的臂膀,离开了会场。

    “欢送主人和主母!”佘曼起身,带头鼓掌。

    “哗,哗,哗!”会场内响起热烈的掌声,雷蓝依儿和雷森向前走着,都没有回头。

    佘曼流下了眼泪,她哭了,她希望这两人能回头,只要回头就证明他们这些变异人还有无可替代的价值,只是,他们没有回头,显然,经过药剂一事,他们已经失望,想放弃他们了。

    通道力,杜全静静的站在雷蓝依儿那辆蓝色的悬浮飞车旁边,等雷森的雷蓝依儿走近,恭敬的闪到一边,看着雷森和雷蓝依儿坐进去。

    蓝色的飞车走了,杜全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会场,坐上了另一辆飞车,紧跟着蓝色的飞车消失在路尽头的捌弯处。

    杜全要和雷森进入空间,他的女人留在这里,等突破了再接走,今天,他没有让自己的女人去参加这样的会议,他相信,那些背叛了主人的人,绝不会有好下场。

    飞车回到雷森和雷蓝依儿住的小楼,直接进了车库,杜全的飞车也跟了进去。

    佘曼草草的开完会,来到小楼,小楼寂然无声,人已经离去,车库里空空荡荡,没有任何飞车停在其。(。)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