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走一条长长的路,路上长满杂草和荆棘,走得艰难,又看不到路的尽头。

    他又叹息了一声,把茶具一一收起。茶叶是马英玖托人送来的,味道不错,马英玖只送来茶叶,没有留下话。

    雷森不想见他,他知道马英玖的意思,想与他和解。也许这是马家的意思,雷森却没有兴趣再理这样的家族,更不想见什么马英玖。

    安顿拉菲也送来的红酒,表示歉意,现在安顿的家族大概也在观望吧,看雷森的反馈。现在的雷森在他们眼已经从一个小树苗变成参天大树,他们再也不能俯视和无视他,想与他说上话,必须抬起头来,姿态恭谨!

    认识雷森的人,马其莫死了,死于他杀;秦家家主死了,死于他杀。

    这些人当初对雷森都不错,雷森却无法替他们报仇。

    他总觉得有大事要他去做,做别人不能做的事情,那就是收复地球,灭掉异族人,完成他的誓言。

    收拾好茶具,雷森负手立在舷窗外,看着舷窗外的黑刚晶星,叹息了一声!

    飞船返回黑刚晶星,比尔茨正在下面等他。

    比尔茨需要他的帮助,把物质售卖点继续开下去,并扩大。而且在他的任期内,盘龙九鼎矿业总部不要迁出黑刚晶星。

    雷森答应他前一个要求,第二个要求他没有答应,也许总部会在黑刚晶星,也许会迁出去,他不能给比尔茨一个肯定的答复。

    沃尔夫家族答应拿一个宜居星来换他在武弃星上的地块,宜居星一到手,他自然会把人迁过去。经营属于自己的星球,而不是在这里。

    雷森有一个野望,最好沃尔夫给他的星球上有灵气,能让居住在其上的人修炼。那就最好不过了。

    送走了比尔茨,雷森这才见了约瑟芬和佘曼。他对约瑟芬道:“公司同佘曼总负责,你把如古自行车公司做好就行了。”

    约瑟芬点头道:“我没问题。只是武弃星上的钢铁最多能用五到六年,这还是在不扩大产能的情况下,五到六年以后。我们面临无钢铁可用的局面,这是我不得不考虑的事情。”

    雷森道:“公司名称叫如古,如古但不是古。不一定要处处都和古物一样。钢铁自行车之后是碳素自行车,也是古物,古技术了,你可以朝这么面去发展。目前如古公司先在褐寂星建厂,就近取用武弃星的钢铁,一旦钢铁用尽,工厂还要搬迁。”

    约瑟芬道:“明白,会迁到属于你的私人星球。”

    雷森道:“星球只是计划的事情。没有到手还不好说,你可以先在矿区选择地方,先准备着,要是星球到手,你可以优先选一个地块建厂。”

    约瑟芬提醒道:“据我所知,私人宜居星差别很大,沃尔夫家族手里面有几个家族宜居星球,你应该可以从选择一个,而不是他们给什么你被动的接受什么。”

    “我知道了,”雷森道。“佘曼会和对方谈的。谈不妥我们不让出武弃星的地块就是了。那边有雷霆王朝的战列舰看着,不经过我们的允许,他们就只能看着开弃星,而不能开发。这个。主动权在我们手里。”

    佘曼道:“主人放心,我马上和沃尔夫家族谈,让他们把他们家族星球资料送来,主人再甄别选择。”

    约瑟芬又道:“最好是亲自到星球上去看看,资料可以做假,实物却会说真话。”

    “不方便!”雷森道。

    “那我去!”约瑟芬毛遂自荐。“我替你去他们的星球上转转,收集各星球的资料。”

    “这个?”雷森自无不可,他问佘曼,“你看呢?”

    佘曼点头,“约瑟芬去更好,注意不要看表面,树啊什么的我们自己可以种,重要的是各种资源。我的主人和主母都是修士,我希望我们到手的星球上有灵气,能够让主母感到舒服。只要这一点能达到,星球大小,倒也无所谓。我所谓的资源,灵气要排在第一。”

    约瑟芬摇头,“那个灵气太虚幻,太抽象,我又没有仪器可测量哪里灵气足,哪里灵气不足。这个让我去感觉有点太为难我了。”

    雷森道:“你去各个星球有不同的部位各钻取一些土石,回来我自己判断。”

    “OK!我什么时候动身?”

    佘曼起身,“我去联系!”

    约瑟芬也跟着站了起来,“我和你一起。”

    雷森坐在那里,等了片刻,两人回来,沃尔夫那边已经答应,约瑟芬可以动身去了。

    雷森回到空间,看到修炼结束的雷蓝依儿正围着那几尊他从各个聚集点收回来的神像。这几尊神像大小不一,小的两米多高,大的十多米高,是按聚集点大小,人口的多少来分配这些神像的,人口多的聚集区神像越大,人口少的神像就小。

    “你在看什么?”雷森问道。

    “这神像有古怪!”雷蓝依儿道。

    “什么古怪?”雷森吓了一跳,这里是他的空间,要是出了事情,他后悔就来不及了。

    “这每个神像里都有一个类似智脑的东西。或许这些神像整体就是一个智脑。我说不好,很古怪!”雷蓝依儿摇起了头。

    雷森认真起来,“你真的这么觉得?”

    雷蓝依儿点头,“我对智脑的感应不是一般的灵敏,这几尊神像就是不全是智脑,每个神像里面也装有一个小型智脑。要是不信,你可以打开了看。”

    “我信!”雷森说着,一手提了一个神像,快步把他们扔上了转盘,神像在转盘着随着转盘转动,接触的部份开始消失,一股白光从神像上冒出,在转盘上形成两个大小不一却模样一致的虚影。

    “是谁?敢亵渎我的分神!还不给我跪下!”两个神像同时开口出声。把雷森和雷蓝依儿吓得一愣。

    “还不跪下!”两个神像看着雷森和雷蓝依儿。

    “什么情况!”雷森一愣,一愣过后,他的心揪了起来,一把拽起雷蓝依儿。两个飘身后退,雷森身前飞出两片穿空月,一枚闪空钉。

    “你是谁?”雷森浑身紧绷,紧张的问道。

    “跪下!”两个虚影齐声喝道,震得雷森耳朵嗡嗡作响。

    “你是谁?”雷森再次问道。

    “跪下!见到吾你敢不跪。你好大的胆子,你想永坠黑暗之地吗?”两个虚影怒了起来。

    “哇嘎嘎!谁在吵,吵得本鸟无法睡觉,可恶!可恶!”花无缺拍着翅膀飞了过来。

    “咦唏唏唏!你是什么鸟?怎么跑到那里面去了!”花无缺看到两个虚影,笑了起来,“大的大,小的小,一大一小,你们两个长得又一样。让本鸟猜猜,是父子?不像。父子也没有这么像得啊!那就是兄弟!你们叫什么名字!告诉本鸟,以后在这里本鸟就照顾你们了。”

    “跪下!”两个虚影对着花无缺喊了起来。

    花无缺在空折了一个跟斗,大叫道:“你们说什么?叫我跪下!你们算是什么玩意,马上就没的人了,还敢对我吼叫,让我跪下!快快给本鸟报上名来,本鸟打你一个一魂出世,二魂升天!吱吱吱吱!叽叽叽叽!”花无缺气上脑门,脑袋上根箭翎刷的一下齐齐竖起,“说。本鸟手下不死无名之辈!”

    “畜牲!跪下!”虚影又齐声喝道。

    “哇呀呀!气死本鸟了!无名之辈,有胆给本鸟出来,本鸟给你个透明窟窿!”花无缺真的气着了,根箭翎乱晃。这就要冲进转盘上,和那两个虚影斗上一斗!

    “花无缺!回来!”雷蓝依儿及时喊住了花无缺。她看得真切,转盘正在把神像转化,白光形成的虚影更白,似乎接近了实质。给她一种空前的威险和威严感。

    “不要叫我!噢,主母啊!你叫我什么事?”花无缺转过身。晃着箭翎,看到雷森护着雷蓝依儿,讨好道:“主母莫怕,我来也!”

    花无缺飞到雷蓝依儿近前,刚想落在雷蓝依儿的肩上,刷刷两声,雷蓝依儿的肩膀上坐上了两个头顶一片绿叶的小人儿,小人儿示威似的冲着花无缺挥动小小的臂膀,不让它落下。

    “我去!”花无缺叫了起来。伸出爪子就要把一个小人儿扫下去。

    “咣叽!嘣嘁!”花无缺被大力踹了胸口,脑袋上又挨了一下重击。它一头捉在地上,脑袋发晕!

    “谁打我!”

    “跪下!”那两个虚影又叫了起来!

    花无缺晃着脑袋,用两个翅膀支起身子,它看到了绿无敌的头伸到他跟前,伸嘴就啄,“你个死虫,你去死!”

    “嘣叽!”他没有得手,花无缺的臂刀又在他头上来了一下。

    “叭叽!”花无缺摔在地上!

    “跪下!”虚影叫着。雷森不敢大意盯着两个虚影来看,他看到两个虚影齐齐翻转手掌,手掌上各有一只眼睛,睁开了,对着他看。

    那只眼睛里神光湛湛,看得雷神一阵恍惚,忽然从眼睛里射出一道白光,直冲雷森的脑门。雷森一惊,急忙一摆脑袋,白光擦着他的耳边飞去,撞开层层灵雾,撞在了一层看不到的屏障上,散开来,如同荧光,涂了那一层屏障上那一块都是,如同水银泄地,发出一片白光!

    雷森觉得耳边发痛,搂着了雷蓝依儿,就要离开。

    花无缺抬头,正看到那白光撞碎了,失声叫道:“好看!美观!”(。)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