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里,绿无敌感觉到威险,见主人已经跑了,完全顾不上他和花无缺,伸出两个臂刀把花无缺夹起,振起翅膀向山背后快速飞去。

    “跪下!”又一道白光从虚影的手掌射出,撞到屏障上,碎开,把一地碎银铺了上去,白灿灿的一片。

    “漂亮!”花无缺喊道。

    “闭上你的鸟嘴!没看到主人感到危险已经带着主母离开了吗?再喊,再喊我就不管你了!”绿无敌警告花无缺。

    花无缺没有受伤,不过他还是让绿无敌带着他跑,他转动着脑袋和眼睛,盯着转盘上的虚影,他看到转盘上现在就像升起了一条光柱,直冲天空。耀目的白光就是从被转盘慢慢转没了的神像当飞出。从神像当飞出的白光一个白点,一个白点。这些白点飞了起来,飞到上空才像被点燃了,融为一体!

    绿无敌带着花无缺飞过山峰,飞到山的那一边,松了一口气,把花无缺扔下,自忆跑到山峰上,探头探脑的朝下观看。

    “你们敢犯我神威,毁我分神!给我跪下,忏悔吧!”那虚影仍在喊道。

    花无缺飞到绿无敌旁边,不屑的说道:“好猖狂,他以为他是谁,敢让花爷我跪下!”

    绿无敌不理会他,专心的关注下面的情形。

    转盘把神像消化掉,那虚影慢慢的淡了,仍像是不甘的说道:“跪下!跪下!……”

    虚影淡了,那些白光却向上升了起来,在空间最高处凝聚成一个白点,放着刺目的光,先前被打在屏障上的光也聚了过去,加入到白点当。那白点在空一直悬着,经久不散。空间里多了几分的光线,能看到雾气翻滚的样子。

    “哇噻!生出了一个太阳!”花无缺叫道。

    他拍了一下翅膀,从山上飞下,飞到那几个神像前。飞了一圈,落下来,举起两个翅膀扛起一个神像就朝转盘上飞去,飞到转盘边上,他把神像扔到转盘上。转头就跑!

    “跪下!…”花无缺听到了威严的声音,与他刚才听到的一模一样。

    “你们敢冒犯我的神威!我们赐你们在黑暗之地,赎你们的罪过!”

    “跪下!”

    ……

    “好玩!这家伙一定是个撒毕!”花无缺兴奋的爆了粗口。

    “你真无聊!”绿无敌转动脑袋,“下次再扔,去远处的转盘,别伤了仙物!”

    “好!”花无缺从善如流,少有的没有和绿无敌对着干。

    绿无敌看着神像消去,白光上升加入头顶的的白点之,让白点又亮了一点点。松了一口气,只要无人在转盘近前。那虚影便不会攻击。这是好事。

    还有两尊,花无缺一只爪子抓住一只向边缘处的转盘跑去,他很爱听那个又痴又呆,撒毕一样的虚影喊,“跪下!”然后再看着虚影消失,变成白光聚到头顶的白点去,很是好玩!

    绿无敌听着那不会变化的“跪下!”“我要把你罚到黑暗之地去”的声音,打了个哈欠,跳到仙茶的护罩上,脑袋伏下去。开始睡觉。

    受到惊吓的雷森带着雷蓝依儿在小楼呆了一天,雷蓝依儿安慰了他后,见他心情平稳,便去找佘曼。听佘曼向她汇报盘龙九鼎公司的事情。

    雷森回到空间,看到头上那经久不散的白点,有些讶然,他听着花无缺向叽叽喳喳的说,把神像都化没了,再也不会危胁到他了。

    他在转盘下面找到神像转化出的几种物质。收集到一起,放到箱子里收了起来。

    怕多了一个白点的空间对人有影响,他让飞船慢慢接近白点,白点是虚的,一触就散,松开又会聚到一处。采下来一点,放在容器,他会从容器穿出,再回到空的白点去。让人对它没有办法。

    雷森在空间里小心的试着修炼一回,见灵气并无大碍,这才放心,把雷蓝依儿接回。

    杜全正值突破关头,一直在他住的小楼的地下室里闭关。等他突破了,出来向雷森报告,感觉不对,空间比以前亮堂了许多,以前空间虽说也不太暗,能让人行走,但是是一直没有光线的感觉。他抬起头,惊讶的看到,头上多了一个太阳,噢,是月亮似的白点。

    杜全没有先见到雷森,他见到了雷蓝依儿,雷蓝依儿先恭喜他突破有成。才把白点的来历说给他听,花无缺赶来,在一旁添枝加叶,把过程说得好像打了一场恶仗一般,一波折,惊险无比,而他花无缺就是战场上涌现出的那个力挽狂澜的英雄!

    雷森在地球上却遇到了大麻烦,他刚到地球,就看到天空出现一张大脸,张口说话,说话声能传到地球的每一个角落。

    “……你们要夺回我的分身……你们都有罪……子民们,我会在你们身边,一直在,信我者,永生!……”

    雷森一惊,不知这是什么法术或神术,能把一张脸印在地球的大气层上,说话有声,如同活人一样,这样的人一定是强大到无边的人。他急急躲起来,试着召回炼魂幡,却发现炼魂幡与他断绝了联系,他一点也得不到炼魂幡的回应。

    “坏了!”雷森的心咯噔了一下。他抬头看了看头上的大脸,那大脸自顾自的说着,没有注意到他。

    他再次用神识联系炼魂幡,炼魂幡还是如石觉大海一般,没有反应!

    他把身子缩回来,他没有感到危险,却也心惊,神像诡异,这张脸也显得诡异,他在地球原本轻松的心一下子变得沉了下来。

    “你们的神失去了分身,每一个分身都是我的一只眼睛,我在看着你们,看着你们赎罪,体会你们的欢乐。你们的悲伤,一切都是我的旨意,我的安排。我与你们同在……现在有恶魔,有不信我的魔鬼驱赶了你们。杀害了你们,那也是我对你们的考验。信我者得永生!”

    雷森听着这一场神在**,在神的嘴,他变成了魔鬼,站到了神的对立面。他感到可笑又可悲!

    天空的大脸说道:“信我的子民们。拿起你们的武器,替吾消灭这个魔鬼,杀死魔鬼者,将会成为吾的直系身!去吧,考验你们忠诚的时候到了,拿起武器,用你们的生命来捍卫我!这将会使你们的灵魂得到升华!去吧,吾的子民们,战斗去吧!你们会得到我的神力回持,直至杀死魔鬼!”

    大脸说完。那张脸在天空消失。从地球地面上的神殿里腾起几千道大小不一的光柱,直达天际。像在给大脸送行。

    雷森松了一口气,同时心里面又沉了许多,朝下的战斗也许没有之前那样顺利了。

    他试着再次联系炼魂幡,还是没有动静。

    他出了藏身之地,开始在岛上寻找炼魂幡。失去炼魂幡就如果斩掉了他一条手臂。这是他不愿意接受的事情。

    他登上人奸岛,贴着地面飞行,寻找失去踪影的炼魂幡,他担心炼魂幡已经没了,被那张大脸的主人毁灭掉了。

    岛上的聚集点里都是面孔乌黑的尸体。这里炼魂幡的杰作。

    他没有在聚集点里停留,一个聚集点一个聚集点找下去。尽管越来越感觉到希望不大了,他还是希望能感受到炼魂幡的存在。

    他抱着一丝希望找下去。

    又是一个聚集点,他用神识感应了一下。没有。转身要走,却看到神殿有白光冒出,这是他在前几个神殿所没有看到的。

    他忙靠过去,踩着尸体,他朝神殿内放出神识。

    这一下子,他的神识忽然接到了炼魂幡熟悉的回应。炼魂幡传递过来的是强大的恐惧。似乎是遇到了什么能压制它的东西,让它不得自由和解脱。

    雷森连忙一脚踹开半掩着的神殿大门,跨了进去。入目的一幕让他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看到炼魂幡处在神像伸出的手,神像手的那一只眼冒出白光把炼魂幡定住,炼魂幡不停的朝外冒出灰色的雾气,白光像活的一样,把灰色的雾气吃了下去。

    炼魂幡一直在挣扎,想要逃出去,怎么挣扎也挣扎不出白光的照射,只能这么空耗着。

    雷森进到殿,那神像活了一般,脖子扭动,看向了他。

    穿空月从雷森神前一闪而出,切进神像的手臂。

    “魔鬼!”神像开口了!

    “我是你爷爷!”

    “归依我!信我,你将得到永生!”神像说道。

    穿空月从神像手臂掉落,仿佛是切开了一层灰皮,从伤口处透出一大片的白光来。

    “你爷爷我只信我自己!”雷森又一枚穿空月飞过去,从白光穿过,嚯然有声。

    “我是神!唯一的真神!信我吧,我的话就是你的福音!”

    “你若是神,爷就是弑神者!看你还能撑多久,再吃我一记月亮的耳光!”

    雷森指挥着一片穿空月飞起,击在神像的脸上,“啪”的一声响,穿空月弹飞了出去,雷森大笑,“你是神,爷爷打的就是神!再打!”

    神像暴怒起来,“神奴何在,给我杀了这个不信神不归化的恶魔!”

    没有人应声,神殿内外都是死人,神的神奴们死在了神的脚下。

    “哈哈!”雷森大笑!“啪”的一声,穿空月放大了,又在神像脸上打了一记。

    “吾,赐你死!”神像双目忽然视出白光,雷森没有感受到什么威胁,他在空间里也研究过一下白光,并没有威胁!

    他站着没动,白光击他的心脏,把他整个人照得透明!他如同沐浴在温泉一般,浑身暖融融的。

    在白光,雷森放声大笑,“孙子唉!来吧,爷爷不但不信你,将来有一日,还要杀掉你,搬掉你的人头以祭吾之族人!来吧,来杀掉爷吧!”

    神像面露惊色,“这是吾的信仰之力,光明之力!你是不信吾的恶魔,你怎么能不被湮灭!这不可能!”

    神像大叫。雷森趁机操控两片放大了的穿空用,把神像伸出的手臂切掉。神像手臂掉下来,轰然作响,白光也偏离了炼魂幡,炼魂幡刷的一下飞出神殿去,显然,他被神殿的异像给吓住了。

    雷森叫道:“没有什么不可能!你灭不了爷爷,爷爷就先灭了你这个孙子!”

    雷森在白光,跳了起来,一脚踹在神像的头上,神像的头飞起,脖子断口像外冒着白光,他的两只眼睛白光也没有消失,道白光扫过神殿,扫出道深痕!

    “这不可能!”

    雷森吐了一口唾沫在神像头上,“去你娘的不可能!”

    他把兀自不敢相信,口叫着不可能的神像头收到空间里,回过头来,把剩下的神像躯体连同底座一同拔起送到空间。底座下面出现一个洞口,他跳下去,把里面存着的箱子收进空间。

    雷森出来,跳到空,拳脚乱用,把神殿摧毁,叫道:“回收了,老子代表地球宣布,这是违建,统统推倒,无价回收!”

    雷森把摧毁的神殿废墟收尽了。那炼魂幡才飞了回来,飞回到雷森的掌心。

    雷森细细查看幡主魂,才知道,这里面的主魂胆大到没边,完全没有把他上次的警告放在心上,居然次次闯进神殿暗杀,而且是习惯性的站在神像的头上。没想到这一次神像突然动了,把他困住,并且发出可怖的白光,要把他们消灭掉,若不是炼魂幡已经实力不弱,这一次,他真要交待在这里。

    雷森把幡的主魂拎出来痛斥一顿,尤其是做人时都不怎么听他话的约翰森,对他就是一顿臭骂,警告他如果再有下次,将破例对他用魂刑,削去他的修为,把他贬为下层鬼魂!

    好在,炼魂幡不像上次被围那样,消耗过大,这也只是一个小的聚集点,神像所发出的白光也没有那么强烈,刚好能压制炼魂幡,在炼魂幡全力反抗下,也未能占上太多的便宜!

    雷森带着炼魂幡,放出机械设备,把整个聚集点推倒,大块的收走,小块的碾碎。又把地下掉落的武器收到空间。

    雷森一路着急忙慌的光顾着寻找炼魂幡了,先前碰着的聚集点都没有清理,这便带毒害机械向回走去。

    空间里,花无缺被惊醒,它从仙莲的护罩上飞起,看到空收进来一块块建筑碎块还有神像被叠压在其。

    这些东西大块的被分割,随着小块分配到各个转盘上转化分解。(。)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