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很漂亮!”雷蓝依儿坐大楼顶,吃着灵果,笑着说道。

    “又增添了一些亮光。主人的空间更像个正常的居住空间了。可惜这白光不会绕着空间转,看不到日出日落的场景!”杜全倚着门框,吐出一口烟,惬意的说道。

    雷森把炼魂幡灭掉的几个聚集点清理掉,在地球上已经过了十多天。这样的活又累又占时间,他决定,下次把聚集点摧毁,只取神像和智脑还有武器及神殿下面放着的星币一样的东西。

    雷森放走了炼魂幡,他相信经过这一次神像的教训,炼魂幡再也不会随意进入神殿了。

    雷森离开时,天空开始有飞船的影子,飞船在空巡逻,地球上的双角人和奴化的地球人开始反击了。

    雷森冷笑,只要不是修为超过他的人过来,他有的是信心和对方耗着。随着时间的推移,炼魂幡也会越来越强大,他的修为也会越来越高,时间的天平暂时在他这一边,他没有必要害怕。

    “来吧!下次我来,将会多带些离子炮,咱们除了炼魂幡就用科技来较量一番。

    神!你奶,我是你爷爷!雷森朝天上的飞船狠狠的比了一下指。一闪身进入空间。

    花无缺一见到雷森就要雷森下次再出去带上他,雷森敲了一下他的脑袋,带上他添乱的不要。他要带也会带上绿无敌那样的兽仆,不会是花无缺这样,花又多,做事又不沉稳的东西。

    雷森从化形果果对上摘下五枚成熟的果子,带着雷蓝依儿一起去了夹层空间。

    他把化形果分给了五个半步金丹的星兽。一个当场就成就了金丹,吃了化形果,化出一个娇好的女人形状,朝雷森和雷蓝依儿福了一福。温言道谢,就被吸到空间的心处,进入空间,传送走了。

    雷蓝依儿见那女人只遮了处紧要的地方。其他地方一览无遗,剜了雷森一眼,建议雷森把这些无所事事的星兽集起来,炼制法袍法衣,各各星兽一件。一旦化成人形,立刻就会有法袍法衣可穿。

    星兽们立刻响应,雷森只好搬出他存的材料,按照各兽的属性让他们炼去材料的杂质,然后指导他们按照比例炼制成法袍或法衣。

    星兽们也想要武器。雷森一瞪眼,“你们的防御和攻击的根本不是法器,是你们的天赋,你们的皮毛鳞甲比法器有用,你们的爪牙尾羽比武器好使。你们要紧的是练习上天赐给你们的这些东西,而不是舍本求末!”

    “法衣法袍是给你们在不会幻化出衣服的时候拿来给你们遮羞用的。你们还真以为用得着!”雷森狠狠的瞪了这些不知满足的星兽一眼。

    星兽白小雪炼制一件雪白法袍。他吃了一口元参,“主人,我不要化形果了,也不想被吸到空间心处,被传到另一个地方。你我去你那里,我绝对比花无缺那个烂鸟好,我能保护好主母!”

    雷森心动,却摇起了头,“不用了,我不耽搁你们的前途。该成就金丹成就金丹。该化形化形。目前我还不需要你们保护。”

    白小雪道:“我是认真的!我觉得就是去到那边,也是无趣,还不是被困在空间里,哪都不能去。哪如现在自在。只要主人你愿意,还能带着我们打打架,开开眼界啥的,去到别处,又要闷在那里,活兔子也都快被闷成死兔子了!”

    “我怕耽搁了你们。将来你们怪我!我……”雷森要说什么,身体感到又痛又麻。忙改了口,“我要洗澡,你们好好炼你们的法器!”

    雷森飞去。白小雪就缠上了雷蓝依儿,“主母,你看我这形象,你带我出去绝对比带着花无缺那个破鸟强。有实力保护你,长相还能给你撑场面。主母,只要你同意,我进入主人的空间就成就金丹,从那以后,你可就实打实的有一个金丹期的保镖了!拉风,还酷!”

    雷蓝依儿笑了,“我听我夫君的安排!我夫君是担心误了你们。若不是我夫君空间灵气在上升,不比这里一般的地方差,他边花无缺和绿无敌都不愿意放在那边呢!”

    白小雪道:“我无所谓,只要能让我跟着过去,主人空间的灵气多少都无所谓。主人不是能自由来往这里吗,让他多采些灵药炼制丹药就是了。一样修炼!”

    “是啊,是啊!要是能去,我们也过去!”一些兽仆喊了起来。

    白小雪一瞪眼,“都凑什么热闹,我是认真的,你们要是去了过后千万别后悔!其实主人不让人你们过去,给你们化形果,是对你们负责。我闲着没事,仔细分析了一下。主人是觉得前途不明确,他面对的敌人据说都是神级的,把他们人类的半仙级的打得都乱跑。我们过去,十有**要死的。所以主人宁愿一个人面对,了不把危险转嫁给我们。你们要是不是真心的,去凑热闹,将来身死道消,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那你为什么就不怕?”一个大蚂蚁不服,出声问道。

    “我也怕,可是我不想一辈子就闷在空间里。那倒不如随主人四处看看,能打就打,那多好玩!再说了,就是死了,灵魂有主人护着,将来转世再生,也能投胎做人,做一个自由自在的人,比生在这空间里做兽要强些吧!”

    白小雪把元参塞在嘴里大嚼,抛起一块材料,用真心去炼杂质。

    “我也是这么想的!”蚂蚁立刻点头,对雷蓝依儿道:“主母,如果你能说服主人,就把我也带上,我绝对不比白小雪差。当年,我守着地盘,没有人敢犯我边境!”

    “你会用毒!”吃过蚂蚁亏的兽仆们起起哄来。

    “哪个星兽没有自己的传承绝招。用毒,好像咱们星兽大都喜欢用毒,不是我一个人使吧!”蚂蚁有些不乐了!

    雷蓝依儿打断他们的争吵,说道:“这样的事情都是你们的主人做主。他一旦决定的事情我也改变不了。等他回来,你们可以和我的夫君,你们的主人好好谈谈。说出你们的想法和理由,更要说出你们的决心。打动他,给他保证,保证出去后,不反复,不后悔,我想我的夫君应该能答应你们。”

    “谢主母提点!“白小雪朝雷蓝依儿一拱前爪,算是行礼,“等主人回来,我就和他谈。”

    蚂蚁接口道:“我也是!我也要去!”

    “我也去!我觉得白小雪说到我心里去了。与其我们闷死在其他的空间里,不如随主人拼一拼。主人的敌人不是强横吗,哪我们就随主人一路杀下去,死了算解脱,不死就边杀边提升修为,看我们最后能修成什么?”一个黄色的虫子说道。

    “要是主人主动提,我会以为主人是真想利用我们。虽然我不能反抗,但心里一定不舒服。我一直在等,等主人开口。到现在我确认主人真是没有把我们当兽仆看待,有些事,他们可以用我们上。但他没有,所以他是个好主人。为了这样的好主人,冲杀在前,死了光荣,不死一定能看到主人走到最高位置。人类有个词叫从龙之功,讲的就是在主人未成功还是落魄的时候追随主人冲杀,等主人成功了,我们都会得到相应的回报。主人不错,有大胸怀,又有天大的志向,这样的主人,我觉得,我遇上了,就是我最大的机缘。所以,我也留下。去主人的空间,当一名主人真正的兽仆。”

    说话的是一只绿黑色的大蜘蛛,刚才说话的蚂蚁论用毒,一万个摞在一块,也得喊他老祖。

    “等主人回来和他一起谈!”白小雪兴奋的嚼着元参,“要是主人的空间有这里的空间大就好了!绿无敌说了,主人的空间会扩大。这事得让主母证实一下,是不是真的?”

    众兽看着雷蓝依儿,雷蓝依儿感觉到压力山大,强笑道:“是真的。我夫君和我说过,刚开始也不要是现在的四分之一大。用不了多久,他的空间还会扩大,每一次扩大无论是空间还是面积,都是现在的两倍大!还有,我夫君在山峰上有一个传送柱,可能把人传送到不同的宇宙。所以我夫君才能在上一次带着你们出现在地球上打了那么一仗!”

    白小雪更加兴奋,“那就好!我已经收好了元参种子,等主人的空间扩大了,我要种一大块元参,一半交给主人,一半我自己吃。”

    “靠,白小雪,你偷偷摸摸的做了这等事。不行,我也去收些种子去,替主人种一片最好火丹果果林!”一只长嘴红身的鸟从树上飞起,向远处飞。

    “我也得弄些种子!”又一只星兽跑走了。

    围着雷蓝依儿的星兽快速的散开。

    白小雪吐了一口元参沫,鄙视道:“都是一帮无脑的货,不经我点化什么也不想。唉呀,不小心又做了一回好人!”

    雷蓝依儿好笑,“跟着我夫君出去,可是要面对生死的,你们可要想好了,也许刚跟着出去,就了一炮,尸骨全无,再也没有机会成就金丹,元婴化神了。”

    白小雪努力的炼去手上材料的杂质,说道:“那有什么,呆在空间里,就是去了另一个空间,还不是和这一样,终日无所事事,向上升修为不敢,向下降又降不了。每十年还来一次外面的星兽和人类修士破门而入,把我们打一通,劫掠一通。不让个兽活啊!所以啊,跟随主人就是死,也比在这里快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