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森放松下来,“所以,我有一个计划,先杀到双角人的宇宙,在那里就轮到我不在乎他们的星球如何了,我正可以一个星球,一个星球的杀过去,把双角人全部杀掉。”

    “好吧!”雷蓝依儿微微叹了口气。

    雷森很快又出现在地球上,地球的地下空间里,那些机器人还没散去,雷森一出现,便发现了雷森,雷森不再与他们近身缠斗,除了用神识控制两片穿空月和一枚闪空钉外,他手还多了一柄离子枪。

    穿空月护住了雷森的头部,雷森手的离子枪一枪打穿一个个机器人智脑盒,他刚才切碎机器人已经注意到他们把智脑放在了什么位置,离子枪每一枪都打了一个智脑。

    这个时候,他的头脑空前的冷静,完全把自己当成了一个猎人,面前蜂涌而至和机器人就是一群狼,他要把狼群消灭在这里。

    雷森的身体不停的闪动,躲开对方的围堵,他机器人的数目渐渐变少,他面对的情势也有所转化,他消灭掉最后一个向他射击的机器人,跳正准备离开,正在维修的飞船突然动了,一个个离子枪支出来,对准了雷森,“魔鬼,举起手来,你没处跑了,外面已经被飞船包围了,你跑不掉的。”

    “投降或者死!”

    雷森站在一具机器人的躯体上,大笑起来,“让我投降,不可能。让我死,那就看你们的本事!来吧,爷在这里。爷会送你们下地狱!”

    离子枪一起射过来,雷森忽然背后竖起一寒毛,直觉告诉他,危险正在向他靠近。他把离子枪向后扔去,手一召,拿回穿空月和闪灭钉,急忙跑回了空间。

    也是在那一眨眼的时间,一束离子炮向他轰来。轰到他原来停立的地方,粗大的离子束向前飞去,打穿地下空间的墙壁,斜向着地面,开出了一个口子。

    地面上一间大房子里,几个双角人狂叫起来,他们清楚,这一回雷森一定又跑了。这个魔鬼,总是有神鬼莫测的手段,在关键的时候躲避开!

    一定要代表神惩罚他。这一次雷森能躲来,下一次却就未必了。

    几个双角人狂叫一通,眼睛通红,又开始坐在屏幕前发出一道道指令。

    雷森受到惊吓,呆在空间里好好的把法衣炼制出来,他刚才穿着普通的衣服出去,犹若纸衣。法袍无论如何,在他受到强力攻击的时候,能帮他抵减一些伤害。

    他在空间里一呆就是好久,现在他能随时进入地球地下空间。也不急了,多做一些准备,现在他对穿空月操控已经越好的熟练,索性找齐了材料。把仅剩下的一根闪灭钉炼制成了穿空月,炼顺了手,又替杜全炼制了一件法器。

    他在空间安静了,地球上那些鼓足了劲准备捕杀他的双角人却捉了狂,他们盯着屏幕安排好杀局,全面监视地下空间。却失去了雷森的影子。

    “这是要急死人!”一个双角人高声大喊,“我渴了,给我送杯饮料来。”

    机器人端上饮料,其他双角人也放松了,纷纷骂道:“该死的魔鬼!”

    双角人骂着,一边喝着饮料,一边盯着屏幕,“神会处死他的!”

    他们盯了一天,没看到雷森的影子,又盯了一天,雷森还没有出现。这个时候,却有让他们感到头疼和恐惧的消息传来,又一个聚集点的人死光了。

    “魔鬼!魔鬼!”双角人叫起来。

    调出从那个聚集点传出的画面,他们看到密密麻麻的小黑点扑向人群,片刻之后人群就成片的倒下去,小黑点变大飞行速度变得慢了些飞回一处。

    把画面拉近,可以看到小黑点的真实面目,都是一些黑色的人形,狰狞非常,他们口咬着一个个灰色的小人儿,这情形看着让人头皮发麻。

    “魔鬼!”他们实在想不出有什么词比这一个词还能更贴切的表达出他们心那隐藏着的恐惧。只有魔鬼才会使用这让人心底发寒的手段,如此大面积不分种族的大屠杀!

    在这些双角人想来,那个出现在地下空间的人明显是地球人的样貌,这些灰色的小人儿虽说没有直接证据证明与那个人有关,但是两者之间肯定有联系,因为他们几乎是同时出现在地球上,而且本事又都是那么的诡异,让双角人一时拿他们没有办法。

    “派飞船去!把神像请回来,把那里轰平,我就不信无缝隙轰炸,这些魔鬼还能不死!”一个双角人激动了,在场的双角人表示理解,但是没有人相信现在派出飞船到了地方还能找得到这些黑色的魔鬼!魔鬼都是狡猾的!

    双角人心底已经发寒。

    “分析一下这个魔鬼屠杀的路径,从神仆岛南端开始,一直杀到现在,南端如今已经是空白一片,那里的聚集点已经被摧毁,想短时间恢得不可能了,我们的神像要上面运来才能有,而且,还要从大的聚集点分出人口去经营小的聚集点,这是个麻烦事。”一个双角人冷静的分析道。

    “我们该怎么办?”有双角人皱起了眉头。

    “派!派飞船过去!”一个双角人在屏幕上一点,点在了刚刚被炼魂幡清洗过的聚集点上,“每个地方派五艘飞船过去,守着,只要这群魔鬼过去,就轰击!为了神的意志,就让那些人陪着魔鬼一起死亡吧!我们再向神报告,让神给这些人下一世待遇好一些!”

    “这些里面还有我们的人,不完全是双目地球人!”有人不满了。

    “为了神的意志!”主张派飞船的人耸了耸肩膀。

    “不行!”又有人反对!

    众人沉默,厅内的空气紧张起来。

    “通知我们的族人,抓紧撤离,悄悄的,我们的族人在这里太少了,再死下去,不用魔鬼再消灭我们,那些蠢蠢而动的反叛者就会暗杀掉我们。我们消耗不起。神的意志我们要坚决维护,但前提是这里还有我们的族人在!”一个坐在角落的双角人建议道。

    “好!我赞同!”

    “我也赞同!”

    厅内的双角人大多数都同意角落双角人的建议。

    “那就下令吧!”

    “可是,我们这样一来,停在地下库房里的飞船就差不多都要出动了。要是那个魔鬼再出现。我们怎么办?”有冷静的双角人提出了异议!

    众人又是沉默!

    过了一会,原来提议派飞船的双角人捏紧了拳头,“那我就去会会他。我这个神仆期的去会会这个魔鬼,看他有什么过人之处,安得如些猖狂!”

    “那就这样!”众人再也无异议。

    雷森把杜全的法器给了杜全。自己在雷蓝依儿略有些担忧的目光出了空间。

    杜全捧着雷森给他炼制的法器土锥,站在雷蓝依儿的远处,听到雷蓝依儿微微叹息的声音,明白雷蓝依儿这是在担心雷森。心里面有些不是滋味。

    杜全说道:“主母,我会尽快提升自己的修为,争取早日能帮上主人。”

    雷蓝依儿轻摇了一下头,“我担心的不是这个,他要是需要人帮助,空间里有的是修为比他高的兽仆,他都没有用。我是。我是……嗯,我回去修炼了!”

    雷蓝依儿转身回到小楼。杜全站在那里,旁边就是一株结着金黄色灵果的树木,他不明白雷蓝依儿为什么不把话对他说透。主人出去冒死战斗,主母在空间里忧心,而他却只能做个旁观者,无用无能的感受让他心里面很难受。

    两个树精从树上跳下去,一人手里拿出一枚元生果,杜全是空间里最憋屈的人类,无论是绿无敌还是花无缺都对他不怎么友好。甚至欺负他,他的修为连树精的对手也不是。难得的是,这两个树精天性善良,没有欺负过他。还对他表达出了同情,一来二去的,他和两个树精建立了私人情谊,两个树精便给了他不少的好少。

    树精似乎感受到杜全情绪不对,各把元生果伸出来,都没有说话。他们原本说话就很少。

    杜全把元生果接到手里,放出空间袋,扛着两个树精向自己的住处走去,他问两个树精,“我是不是很无能?”

    两个树精摇头。

    “可我帮不上主人!”杜全有些沮丧,“主人是万载难逢的好人,可我帮不上他,我就是无能!”

    两个树精急急的摇起头来,一个树精开口道:“我们也帮不上。我们只帮了他几回,就在他的空间里住了下来。”

    “是啊!你说无能,你才引气期五层,花无缺绿无敌的修为都能打你几千个,他们也没有你这样的想法。要说无能,除了主人,主母,我们在这里的每一个都无能!”另一个树精两只小手按在杜全的肩膀上,挪了一下身体,让自己坐的更舒服。

    “谁说我?”花无缺从路旁的树飞出,看到杜全和他肩膀上的两个树精,立刻叫了起来,“好啊,你们聚在一起说我的坏话?快说,快说,都说我什么了?”

    两个树精瞅了花无缺一眼,闭上了嘴巴。

    杜全碰到花无缺也有些头疼,只好把自己的感受和想法对花无缺说了。

    花无缺听了后,大叫道:“那是主人保护我们,怕伤了我们,他才一个人独自去面对的。主人用得上我们,一定会让我们出去的。”

    杜全道:“可是,不是我们这些仆从该去保护主人吗?怎么能让主人掉过头来保护我们?这角色不对吧?”

    花无缺立即道:“你说的有理。可是……喔哈哈,你才引气期层,你想笑死个鸟吗?就你怎么去保护主人和主母?要保护也得靠我们这些兽仆才是!”

    花无缺说完,又笑起来。

    树精这时说道:“杜全修为不高,我们两个不善于战斗。空间里除了我们个,还有个兽仆,每一个都比主人的修为高,怎么不见你们主动要和主人一起一战斗,保护主人。反而是你们个到处自在,一个乱飞乱啄,啄坏了这里的灵果,谁吃了那些灵果都是吃某货的口水;一个躲起来不动,说要提高修为。还有一个天天种田,光顾着自己的口腹。我们就没有见到你们有一个主动向主人请求陪主人出去参加战斗!嘲笑别人是一张好嘴,实际的行动却没有!”

    花无缺笑不起来了,气得忽上忽上的敌飞,“气死个鸟了!气死个鸟了!你怎么能这样看我!我花无缺是贪生怕死的鸟吗?要说怕死,也是绿无敌和白小雪,那是两个腹黑的家伙,指望不上。你们别拉着我,我现在就去找主母,请战!”

    “没有人拉你!你去吧!”树精嘲笑道。

    花无缺怪叫一声,“去就去!”

    白小雪的身影从远处倏忽间飞近,“干什么去?”

    花无缺哇哇大叫,把树精刚才的话说了一通,言语颇多添油加醋的地方。

    白小雪一个蹬腿把花无缺像抛球似的抛到半空,悬浮在杜全面前,语气对两个树精颇有讨好的意味,“谢谢你们给我送来两枚元生果。你们刚才说的话说到我心里面去了。我的元参种已经种好了。我以后不用天天种田了,我正要找主人,要主人带我出去参战,杀戮才不负我白小雪一身的修为!这只破鸟,全身上下只有一张嘴好,其他的什么也不是,你们就把他当成空气就是了。要是他敢对你们过分,尽管告诉我,我拔光他的鸟毛!”

    “带上我一个!”绿无敌从树上露出头,“那是只烂鸟!和它生气,不值!”

    绿无敌又道:“你们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我也要去找主人,和他一起并肩战斗,尽一尽我这个兽仆的责任!”

    “我们一起去找主母!”白小雪道。

    “还有我!我也去!”白小雪从天上飞下来。

    “哐叽!咣!”绿无敌刮掉花无缺一根鸟毛,白小雪又趁上一脚把他踢回到天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