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艘飞船叫卡加号,要返回双角人所在的宇宙,正是瞌睡有人送枕头,雷森的计划也正是要想办法去到双角人的宇宙里去,要不然,他也不会反复出现在地下空间。他走身,趁着监控没有打开,在一排排货物寻找能长时间躲藏的稳秘空间,他打开一个大箱子,里面放着一些杂物,他把杂物收起一部分,腾出能容身的空间里,便挤了进去,合上箱子。

    他在箱,只到感到船体震动,在向一个方向缓慢移动,便松了一口气,算算时间,这艘飞船要启离,飞到星空了。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出现在另一个宇宙当,传送柱还有一面,他只要选一个空间坐标点输入到传送柱上,就能从空间随时去到双角人的宇宙去。

    他放出神识,舱内的监控已经打开,他不能在舱随意行走。

    他超出常人的听力这时候听到飞船主脑发出语音通告,“卡加号十分钟后启离,各舱进入自检,向船长报告现在情况!”

    ……

    “我是卡加,我确认飞船各舱室设备正常,具备启航条件!”说话的是一个双角人男声,原来这艘船是以船长命名的。

    雷森脑子急转,一些双角人的资料出现在脑子当,像这样以私人名字命令的飞船都是私人飞船。若是在编在列的飞船不是这种命名方式。

    “我是船长卡加。我命令各舱室机器人固位。不得随意行走。”双角人的声音再响。

    随后。飞船主脑的声音响了起来,“卡加号,五分钟准备!”

    “卡加号分钟准备!”

    “卡加号一分钟准备!”

    “卡加号十秒倒计时!十,九,八……,二,一!启离!”

    飞船轻微抖了一下,把箱内的杂物抖离了原来的位置。埋住了雷森,雷森轻手轻脚把杂物拔开,透了一口气。黑暗,他眼睛发亮,却也心思发沉。

    他感到心累,他只是个小小的人,连个人物也算不上,老天让他死后灵魂在几千年后的一个同姓的少年身上苏醒,若说是天降大任,却没有人提醒他他要做什么。若说是错了。他却在阴差阳错之下,进入了夹层空间。看到了那个旋涡石,从而进入地球。

    目前他是唯一,唯一一个能随意进入地球的人。他有时累极了,疲极了,也不想去担这些责任,救地球人于水火当,可是地球人却是现在这副模样,让人失望至极!

    黑暗里他幽幽的叹了口气,从空间戒指里拿了一枚灵果咬了一口。

    先这样吧,他心里想道。能做到什么程度做到什么程度。他现在在星际联盟是修士了,不能管理俗务,可是一未入修行门派,二未回到雷霆王朝,若他不找些事情来做,真不知道自己除了修炼,还能做什么。

    飞船里极静,雷森把灵果吃了,懒懒的躺在杂物上面,他现在能回空间了,再出来依然会出现在这里,可他现在哪都不想回去,只想就这样躺着,躲在黑间里,自得一份宁静闲适。

    他睁着的眼睛慢慢垂下,有意识的放松自己,让自己难得的自然入睡一次。

    当他再次醒来,身上酥麻痛痒,酸臭味大作,他活动了一下四肢,抬手摸了一下脸颊,摸了一手粘黏,空间在他睡着的时候,升了一级。

    他摊开手掌,转动一下身体,忍受着身体的不适和难闻的气味,暂时哪也去不了,只能呆在这里,想清洁身体,也只有等着空间升级结束回到空间里才行。

    雷森歪斜着躺在箱子里,用旁边的杂物擦净手指,从空间戒指里取了一瓶酒,就着瓶口喝了一口,他要打发走苦闷的心情,他想起那句话,“何以解忧,唯有杜康!”老祖宗啊,他叹了一口气,他们可知道他们的后代子孙如今在地球生活的样子?

    雷森喝的不是白酒,与杜康无关,可他还是伤感起来,华族的一位伟人曾说过,落后就要挨打!这哪里是挨打,这是奴役,把地球人当猪作狗一般的奴役!

    落后是真落后了,结果却不一样,外星异族人可不管什么人权,也可不管什么种族问题,直接的就是奴役,让你无话可说。

    地球也不是全无希望,最起码还有寥寥数人充当复仇者,他们像几粒火星一样在一大堆湿冷的灰烬里闪着一点的光,很快就会被大团的潮气捂灭!

    雷森想起被雷蓝依儿关在飞船停泊台上某飞船上的个地球人,他没有提出过要去看他们,雷蓝依儿也没有和他提过。这一次回去,他决定去看看这人,也许他们还都有希望,地球将来就是在他手从外星异族人手里解放出来,也需要有人带领那些地球人,重新恢复地球的明。

    一瓶酒喝完,雷森又取了一瓶,顺手把空酒瓶扔进了空间戒指里。

    酒是安顿拉菲送的,是好酒。入在喉咙里却有些苦涩。味道究竟不是白酒,没有刺喉时的快感!

    雷森又把手指有旁边的杂物上蹭了一蹭,这种忍着痛苦的等待最是让人心焦。时间应该快过了一快,他的身体外表如同裹了一层油漆,使得他十分难受。

    还要等下去!

    地球上,炼魂幡进入一个聚集点,雷森给它下的是屠杀令,聚集点内除了双角异族人就是人奸,没有存在的价值,他们死了,魂魄进入炼魂幡。变成了厉鬼。还有能利用的价值。

    幡里。约翰森脸上黑气缭绕,鬼气森然。他正坐在一间全由黑色的雾气幻化而成的房子里,房子里摆设很简单,几把椅子围着一个圆桌排列,约翰森就坐在正对着门的位置上,他打着在坐的几个人,鬼眼一翻,冷声道:“说说。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我听首领的!”坐在他旁边的是马家那个修士,一样的鬼气森然,一开口同样露出一口如锯齿般的鬼牙,黑得发亮,他及时的表了态。

    这面幡内,约翰森生前背叛过雷森,雷森杀了他,给了他的灵魂别外一种生活,他反而有些感激起雷森来,他的灵魂被雷森打入奴仆印决。随着炼魂幡的提升,他的实力也在提升。印决已经深入他的灵魂深处,决定他他在这里不可能像外面一样,对雷森阳奉阴违。

    约翰森在这面幡内修为最高,这得益于他生前做过亡灵法师,以灵魂状态进入到幡内,很快适应,而且他原来修炼的亡灵魔法没有被雷森从他的灵魂清除,在炼魂幡里,聪明的约翰森把魔法改变了一下,竟然变成了类似于修似的功法,让他的修为很快的超过了那个修士。

    “听我的?”约翰森张开嘴,口向外喷着黑雾,一嘴比修士更黑更亮的鬼森森的尖牙露出唇外,他扫了一眼在坐的几个鬼魂,有些得意。

    “是,我们听首领的!”另外几个鬼魂也表态了!

    约翰森桀桀怪笑,房子里黑雾扰动,等他笑毕了,伸出一双鸟爪似的鬼手在空一抓,抓来一团黑雾,在手里团了团扔到嘴里嚼咬,“听我的,好!主人把指挥面炼魂幡的任务交给我,我的责任就很重大,不过,我很喜欢这种生活!很好!”

    约翰森伸出一根手指,如同一根削尖了的竹筷,直指上方,“我的神智比你们恢复得好,打仗不光是一个体力活,他还是一件光荣的脑力活。我觉得,主人让我来领导你们,决定仗的打法是英明的,我们不能用蛮力。上几次吃了亏,主人已经非常的不满,我差一点就受到了刑罚。我今天叫你们过来,就是要统一政令,以后,我的命令必须毫不犹豫的执行,哪怕他是错的!”

    约翰森说完,又是一阵鬼笑,“我想去主人在外面统御变异人的事情,几近军事管理。我决定了,从现在起我们几面幡内全部实行军事化管理,你们将有人被派到其他炼魂幡内做主魂,这是我的决定,下次见到主人,我会向主人说明。别嫌别的幡落后,主人有意炼制九面幡,以后每面幡内都会有主魂主持,我是觉得你们还不错,提前让你们适应一下,积累一下经验,等主人确立其他幡的主魂时,现在去其他幡内暂代主魂的将来都有机会转正。你们谁原意去?”

    约翰森鬼目转动,看着众人。

    坐在他旁边的修士见无人说话,起身道:“我去主持一面幡。首领的话很有道理,这几次带着那两面幡行动,由于幡内的鬼魂僵硬不活,多有有命不从的现象,我过去,主持一面,也能和首领相互呼应,两面幡保另一面幡比一带二要好很多。”

    约翰森鬼叫道:“好!你去!我准许你把幡内的强横的鬼魂吃掉,你把暂时属于你的幡好好整顿一次。你是最早进入炼魂幡内的鬼魂,主人一直让你成长,表明主人很看重你,在主人下次来之前,我们再打几次好仗,主人定然会把你扶正!还有一面幡,可还有人愿意过去?”

    “我去!”这是一个蜈蚣鬼魂,死前是星兽,雷森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它收到了炼魂幡的,等发现它时,它已经壮大了自己的实力,雷森便把他留下来,做炼魂幡内的等鬼魂,能带几千鬼魂出动,在幡内鬼魂地位已经很高了。

    “好!你们马上出去,掌控炼魂幡,完全掌控后,你们两个再来我这里,咱们个商议下一步的行动!”约翰森露出鬼牙,一身的杀气,“以后的行动,就由我们个决定,其他人就不用参加讨论了!你们去吧,我在这里等你们!”

    “是,首领!”

    修士鬼魂和蜈蚣鬼魂一起出去,约翰森看着他们离开,这才不怀好意的打量屋内剩下的鬼魂,“你们刚才在扫我的面子,口喊我首领,心下里一定不满,是不是?”

    “我们不敢!”几个鬼魂惶恐起来,“我们只是觉得功劳浅,不足以去做一旗之主魂,如有让首领不满的地方,我们请罪!”

    “请罪?说得好!你们就是有罪!”约翰森手一招,抓住一个东方面孔的鬼魂,张开大嘴,一口咬掉这个鬼魂的头颅,两口嚼碎子,吃下肚去,他仰着头,撕咬鬼魂的身子,鬼笑起来,“你们敢不听我的命令,就是有罪,不想现在就死的,给我跪下!”

    “首领饶命!我们对主人一直忠心!请首领明查!”几个鬼魂跪下来,连忙说道。

    “忠心!炼魂幡内就是不缺少对主人忠心的人!可就是缺少能把主人交待的事办圆满的人!给主人什么事也办不好,你东他西,主人要你们的忠心何用!”约翰森伸手从鬼魂的胸腔内掏出一颗心脏,抛到嘴,“好吃!”

    “首领饶命!我们以后一定严格遵守首领的命令!更好的完成主人交付的任务!”

    约翰森不满的哼了一声,“不是遵守我的命令,老子是人的时候背叛过主人,如今做了鬼,不可能再背叛主人了,你们遵守我的命令有何用,是要我再一次背叛吗?我告诉你们,我的第一个命令就是不能背叛主人,发现者格杀勿论!”

    “是,是遵守主人的命令!”

    约翰森这才缓了一下口气,“都滚吧,整饬好你们的手下,等我命令,随时扑出去,给我杀!杀!杀!”

    “是!杀!杀!杀!”

    约翰森满意了,“滚吧!”

    杀了一个,有两个去做其他幡内的主魂去了,约翰森当前要做的是临时再任命个能带队厮杀的能将,雷森在这面幡内任命了两个主魂,一个是约翰森,一个是马家的修士,其他的还有六个队长,那是以实力来论的。原来战斗时,大家生前都没有大团队作战的习惯,只凭一股凶厉,犯了不少的错误,让雷森训斥过几次。现在约翰森决定改变这种局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