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蓝依儿掐了雷森一下,“别说不吉利的话!我开始了,别打扰我!”

    “好!”雷森把离子炮扛在肩上,站在雷蓝依儿的旁边。

    雷蓝依儿闭上眼,她在一点点攻入离她最近的飞船的智脑系统。她以前的感觉没有错,异族人的智脑对她来说,大部分是陌生的,好在与地球人制造的脑脑差不离的是,基础架构大同小异,这给了她机会。

    雷蓝依儿试图控制的飞船忽然异常的抖动起来,雷蓝依儿的呼吸也随着急促了,过了一会,飞船陡的升高,向高空飞去,直破大气层,没有影踪。

    雷蓝依儿吁了一口气,“夫君,不行!他们对我来说,有些陌生,我需要一点一点的攻陷,飞船主脑有我暂时不能理解的程序,对入侵者有反入侵的能力。好在我瓦解了它的反探查,飞船上的操控者倒也明智,接到飞船主脑报告后命令飞船飞离这里,飞出了我操控的范围!”

    “没关系!”雷森手一翻,拿出一个小型的摄像设备,笑道,“还好,我提前有准备,把它们的外形都拍下来,回去仿造。我不能只在这一个星球上,我要找到并进入其他的星球,能让我在上面自由进出。狡兔窟吗,要是双角人封锁了这个星球,到时候我出不去,最大的战果也不过是把这个星球变成死地,只能困在这里。”

    雷蓝依儿道:“我会再想想办法!”

    雷森搂住她的腰,“不着急,拍了外形也一样!”

    雷森对着天空仔仔细细拍了天空的飞船外形,他正在拍着,忽然看到飞船动了。几艘飞船一起向他这边扑来,耳尖的他也听到楼外有不小的动静,他急声道:“我们走!”带着雷蓝依儿就进入了空间。

    原来,那些飞船不但在空排查。还派下了机器人,在地面上搜索一切可疑的对象,雷森所有的厂区就在搜索的范围之内,雷森把注意力都集到天空,忽略了地面敌人有可能的搜索手段。结果被一个机器人发现了,报告给飞船,飞船就朝他们藏身的地方飞来,想要把他们拿下。

    雷森搂着雷蓝依儿进入空间,说了一句“扫兴!”便把雷蓝依儿送进小楼,他急匆匆的把摄像设备的影像交给空间主脑,要它把上面的飞船复制打样,制造出一个样品来。

    雷森为此,特意的又去了将碎星,朝空间里收将碎星上的碎石。转化成制造飞船的物质,当用则用,不当用则储存起来,用作备用。

    雷森正在将碎星上忙碌,将碎星外有艘飞船呈品字形飞过来,他们是经过将碎星的,其一艘飞船用探测仪扫描了一下将碎星,操控舱的人咦了一声,他发现,将碎星上与他们原来储存的图像不一致了。

    对比了一下。操控舱的人起了兴趣,和其它两艘飞船通联道:“将碎星和原来不一样了,有大片的平地,我们去看看。上面有什么,会不会有人在上面搞东搞西!”

    “是!”

    艘飞船绕了一个圈子向将碎星靠近,靠近了,星球表面上的平坦之地在艘飞船的屏幕上越来越显眼,如同凶狠无比的星兽张开大嘴断了一颗利齿那么显眼。

    “报告,我判断这是人为的!”

    “我也这么判断。我们靠近一下,看看是什么势力所做,花费这么大的气力从这里偷偷运走大石块,一定是有惊人的发现!”

    “是!”

    艘飞船向着将碎星快速靠近,一艘飞船的屏幕上出现一个人类的影像,让飞船操控舱的人类惊讶的是,这个人类虽然穿着防护服,可是凡是他碰到的石块都诡异的消失不见了,只留下一个个痕迹在星球上。

    “报告,我发现了人类,方位……”

    另外两艘飞船的屏幕上同时出来了那个诡异的人类影像。

    艘飞船内的人瞪大了眼睛,“这是人是鬼?哪些巨大的石块被他弄哪里去了?”

    “我们靠近看看!”

    “会不会有危险?”

    “那就攻击!”

    “打一炮,不要伤了对方,就打在他附近,看他有什么反应!”

    “是!”

    雷森正在将碎星上忙活,地面突然震动了一下,他转脸看过去,看到不远的地方出现一个深洞,他一惊警觉的抬头,看到头上有个黑点,那是艘飞船。

    “他抬头看了。是人类的脸!靠近!”

    “他太危险了!”

    “我说了,靠近!”

    “公子,那我们再射几炮,警告他不要敌来!在离子炮下,除了那些有大能耐的修士,没有人敢扛。”

    “好!小心不要伤着对方!还好这是被遗忘的无用废星,打没有也没有人找麻烦。”

    于是,雷森周围被离子炮打出一个又一个深洞,巨大的能星在将碎星内部激荡,将碎星上出现巨大的裂纹,雷森几次被能量抛离地面。

    雷森骂了一句,他没有感觉到危险,却感到窝火,这是做什么,给老子下马威!

    雷森再一次被地面巨大的震动抛起,索性直接回到了空间。

    回到空间,他越想越生气,玛碧的,老子好好的在将碎星上当矿工,没招谁也没惹谁,凭什么一上来就对着老子开炮,戏耍老子!

    很好玩吗?防护服里,雷森的眉毛竖起来,好玩,那老子就陪你玩玩!

    雷森从空间戒指里取出一对离子炮,这是没有经过缩短射程的离子炮,和飞船上的一样,现在雷森的力气大了,对骨胳和肌肉的控制力也更加精确,扛起这两个家伙并去操控他们对他来说不成问题。

    雷森出现在将碎星上,没有出现被攻击的那一片地方,他出现的地方偏后。刚好看到艘飞船在他眼越来越大,要向将碎星降落!

    尼玛!雷森抬起两架离子炮,对着当头的飞船就是两炮,打完了。一个空点闪进,闪到旁边的一片乱石当,没有立足,又回到了空间当。

    在空间里,他等着离子炮充能完毕。又闪身出去,藏身在一块大石下,抬头向天空打量,艘飞船更近了,各在船体外撑起了护罩,他刚才把的两炮估计是打在了对方的护罩上,艘飞船没有一个受损。

    雷森牙疼了,有护罩,这还打个屁啊!

    眼见着艘飞船就要降落在他前面的空地上,雷森一摇脑袋。“算了,对方刚才也没有杀意,只是警告。老子大度,不和你们一般见识!”

    “就是不和你们一船见识,老子也要把警告还给你们,告诉你们老子不是好惹的!”雷森抬起离子炮,对着飞船轰出两炮,便回到了空间。

    他回到空间,想了想,还是夹层空间安静。除了星兽,没有什么外人打扰,暂时还是要当一阵子矿工,把物质储备好。

    为了迎接空间马上要到来的大晋级——扩大空间。他要储备一些用于基建的物质。什么铺路,灵田里用的分界标志,还有建一些仓库,这都要大量的物质来应对。自觉按排好了在双角人星球上的事情,雷森把精力转向了空间接下来的建设,他算算时间。没有几天了。到时候,他要吗呆在夹层空间里,要吗就去黑刚晶星忍受过去空间晋升的那一天。

    却说,将碎星上,艘飞船对着雷森发动攻击的位置各射了一炮,射出条平平通道,在雷森藏身地点的上空交叉而过,在将碎星表面形成一个明显的线相交的标志。

    艘飞船在剧烈震动的将碎星上停下,派出飞车飞向雷森曾经的藏身之地,发现那里没有,又派出更多的飞车在星球表面上搜寻,结果让他们很失望,在他在将碎星上没有发现活人的影子。

    “我们结下来要做什么?”

    “大面积采集样品,回去分析,如果有稀有的物质,不能被他一个人独吞了!”

    “明白!”

    ……

    “样品已采回,将碎星震动的烈度和广度正在增加!将碎星不安全!我们要撤离了!”

    “再找找那个人,他没有飞船,要是将碎星裂了,他也就危险了。抓紧时间找,找到后带回,我们带他走!”

    “没必要吧,我们和他不熟!何况他刚才还攻击了我们!”

    “这是命令!执行!”

    “是!”

    ……

    “公子,请你的飞船先离开,我的飞船留在这里,找到人后,我负责把他带走。”

    “我和你们一起!”

    “不,公子,你听我说,只有一个人,不管他是什么人,在这里,你都是最重要的,不能让你身处险地。不然我们回去无法交差。这里只留下我一艘飞船,你们两艘一起飞离这里,飞到安全地带等我!要是有危险,我也会离开。走吧,公子!”

    另外一艘飞船里的人也说道:“公子,这里不安全,我也认为公子应该先离开这里,到安全的地带。我留下,你们先走。”

    “开玩笑呢!怎么可能……啊!”

    将碎星星球内部像是引爆了大能量的炸药,在星球表面拱出一道道惊人的碎纹!

    远看这些是碎纹,近处看,那是一道道宽达数十米的看不到底的深沟。一股股巨大的热量从深沟溢出。艘飞船再也不争执了,立即飞起,摆成角阵形向外快速的飞去。

    将碎星抖动加剧,抖碎了星球表面林立的碎石,远远看去,整个星球像慢慢吹起的气球,一点点胀了起来。

    将碎星外,艘飞船飘浮着。

    “真惊险!这是要爆炸吗?”

    “公子,可能吧,看这样子,将碎星就是不爆炸,寿命也没有多久了,少则几十或几百年,多则最多不过一千年。星图上将不再有将碎星这个星球名字,这时将会多出一个陨石带,给航行带来很大的麻烦!”

    一声叹息,“这怪我们,是我们的船向这颗本就不稳定的星球射击。要不然,它不会这样!”

    “和我们的飞车联系,如果它们还能飞出来,让它们抓紧时间飞出,任务撤消。来不及了,就是那个奇怪的人一直在星球上,我们也来不及找到他了。”

    “是!”

    艘飞船等了半天,才有两艘飞车飞回,其他的都留在了将碎星上。

    “拍下整个过程,我们回去向人请教。把前面那个怪异的人加进去。”

    “明白!公子!”

    将碎星膨胀到一定的程度,一道道如同红蟒一个的红纹从地下拱出,整个将碎星像是被一片红网网住,变得面目全非。

    “他能爆炸吗?”问话不确定起来。

    “不知道,公子!”

    “嗯,我们看着!”

    ……

    最终,将碎星向里缩了一下,在视界里,将碎星的体积忽然间急剧缩小,在艘飞船里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将碎星轰然迸裂,炸出大小无数的碎块在星空四处飞射!

    “退!退!退!”

    艘飞船的位置离将碎星还是太近了,数百块巨大的石块向他们铺天盖地扑了过来,把他们吞了进去。

    石块推动摩擦砸击着艘飞船,艘飞船的护罩在狂风暴雨般的碎石打击下很块破掉,破掉护罩后的飞船很快被撕成碎片,被碎石裹挟着向前飞去。

    这一切雷森还不知道,他在夹层空间的外围,把堆积在裸露的地表上的矿石收进空间。这些都是被打成包的矿石,雷森只要轻松的伸出手去,一个个矿石包快速的消失。

    地面上,空,分布着他的兽仆,这里是夹层空间的外围,也是失败的星兽藏身的地方,雷森防着突然从地下钻出一个星兽对他发动攻击,就把这些兽仆都调了过来,地面,空,全方位守护。

    这些天,他放在这里的设备给他挖了不少的矿石。他不像在何想星上还要在星球隐秘的部位打出深深的矿洞才敢开工,在这里他就是主人,这里给他的感觉就是自家的后院,除了有几个不听话,不听招呼的星兽外,差不多他能在这里做他想做的一切,还不用担心有外人突然出现打扰他。(。)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