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转身离去,丢下了一句话,“那好,我等着。”

    雷王一个人坐了一回,传召雷广见驾。雷广匆匆过来,雷王对雷广道:“你儿子那边你要加紧了,你娘都急了,她想这个孙子啊,越出色越想。我会派人警告沃尔夫家族,把他们秘藏的一颗含有灵气的星球赔给那小子。”

    雷广心欢喜,忙道:“谢谢父王。”

    “你我是父子,感谢的话就不要说了。”雷王一摆手,“坐吧!”

    “是,父王!”雷广规规矩矩的坐下。

    雷王又开口道:“你有没有和雷森细谈过,要他以雷修为主?我们王室的血脉每个人都是主修雷属性,例然的都剔除出王室了,他要是一直这么下去,我只能收回他郡王的一切荣耀,把他赶出王室了。”

    雷广应道:“回父王,我和他谈过,他不在意。我看他现在修炼空间属性,其威力并不在我们雷属性之下。他拥有空间属性,是他的造化,以哪个为主是他个人的选择,依我之见,倒不用逼他过紧。森儿不像别的孩子,对王室的荣耀感受不深。对我来说,他是我失而复得的孩子,修炼什么都无所谓,只要他活得快乐。”

    “你倒是想得开。回头你和他再谈谈,能主修雷属性功法就改回来。他的心性得到我们的帮助,将来是王室的柱梁,我很看好他。”

    雷广又替雷森谢恩。

    两人沉默了一下,雷王又问,“知不知晓他除了雷属性和空间属性,还有没有其他的属性?”

    雷广摇头,“这点孩儿不知。”

    雷王掀了一下眉头,“那,他这段时间未在黑刚晶星出现。他真的光在空间和秘境呆着了吗?你看看,离黑刚晶星不远,一个名叫将碎星的星球爆炸了,毁了大美星邦一个家族的优秀继承人。你去查查。我不希望雷森也有什么意外。”

    雷广接过奏章,奏章上说,将碎星爆炸了,已经不复存在。他的手在奏章上一按,一串影像出在的奏章上。是将碎星碎裂后的影像。

    雷广道:“父王放心,森儿有自己的空间能逃命,出了这种情况,他绝对会第一时间躲藏进来,不用父王操心。”

    雷王笑道:“那就好,我只是有点担心。这叫关心则乱。你退下怠,赶回黑刚晶星,等你的儿子安全回来,你和他好好谈谈,把我的意思说明给他。他愿意回来自然好,不愿意回来,王室也会给他支持。”

    雷广退去。雷王笑了一声,“有意思!”

    雷广从雷王宫殿离开,匆匆赶到黑刚晶星,他心满是无奈,雷森不认他这个爹,更不认什么雷氏。雷森的空间怎么样不清楚,但是雷森如今把控着秘境,比起他这个雷霆王的王子来还有富有。雷氏能帮他什么?

    能帮的也只有是在势力上压别人一头,减除一些祸灾。

    雷广赶到盘龙矿区,见到了佘曼,佘曼手拿着约瑟芬搜集回的沃尔夫家族指定的四个星球的资料。对雷广说道:“雷前非,你刚才说沃尔夫家族有其他的星球,其一颗有大量了灵气,适合修士在上面生存,可是真的?”

    雷广点头,“当然是真的。”

    佘曼坐下。“我们还是被沃尔夫家族耍了。”

    雷广安慰道:“没关系,我们雷霆王朝会出面过问这件事情,你们等着接收就是。”

    “武弃星?”

    “武弃星那边什么时候星球交割完成,什么时候再谈武弃星。”

    “好吧,前辈。”

    雷广问道:“雷森可曾回来?”

    佘曼摇头,“没有,这段时间,连我们的主母也没有回来。”

    雷广松了口气,“倒是让你受累了。”

    佘曼一笑,“为主人分忧解难,这是我应该做的。”

    说话的功夫,佘曼的腕脑响起,她看了一眼,对雷广道:“是我主人。”

    “接吧。”雷广背手而立。

    “主人,是我,我是佘曼!”佘曼对着腕脑说道。

    过了一会,佘曼抬头,“主人和主母一起回来了。我要过去向他们汇报最近的公司情况。前辈你说的星球我会向主人重点报告。”

    “嗯。你告诉他,就说我要见他。”

    “是!前辈!”

    佘曼告别了雷广,坐上飞车向小楼奔去。

    小楼里,雷森皱起眉头,刚才在通联的时候,佘曼已经告诉他雷广在,这个牛皮糖想要做什么?

    佘曼进了楼,把公司最近的事情向雷森和雷蓝依儿仔细报告。

    雷森拿着一份名单,问佘曼,“这些人都决定了吗?”

    “决定了。头一批出去的人,传回话来,他们的待遇比在我们这里要好,人人有房,人人有飞车,工作也轻松,很多人想去。我这边也是压了再压,才压到这么多。五百多人,人数确实多了点。”

    雷森面无表情的听着佘曼解释,佘曼说完,他说道:“那就让他们离开,明天,我把足份的药剂给你。那些人也不要压,更不要劝解……”

    雷森站起来,“天下没有不散的筳席,他们走就走吧。有好前程他们就去奔,我不会做恶人拦着他们。断人前程如杀人父母啊!”

    雷蓝依儿道:“那就多做些药剂一起给佘曼,有人想走,就给药剂,当场服下后,让他们立即离开。”

    雷森点头,“也好!我就多生产一些。”

    佘曼这才把雷广要见雷森的事情向雷森说了,雷森点头,“他们帮了我们大忙,这个面得见。佘曼,有什么遗漏没有?”

    雷森担心狂天老祖来找他,他躲在地球上收不到狂天的星际传讯,误了狂天的事情,狂天会发飚。

    “有,将碎星碎裂了。能量冲击到我们黑刚晶星,导致前些天飞船都不能正常起降。对外通联也受到影响,不过,现在一切都正常了。”

    雷森一愣。“什么,将碎星碎了?”

    “是啊,现在有好多科研机构派船到那片空域搞研究。听说爆炸时还死了人,毁掉艘飞船。死的人好像身份不简单,但具体的资料我们没有。”佘曼道。

    艘飞船?雷森想起当初在将碎星上和对方战斗的情景来。飞船数刚好艘,难道是那个时候,在他离开后,将碎星就爆炸了。他离开时将碎星内部能量激荡,像个积攒了一肚子怒气的人,一下子爆子,十分吓人。

    如果是那艘,对雷森来说,船上的人死也不算亏,将碎星将碎星。将在碎裂的星球,艘飞船的人不会不知道星球为什么叫将碎星,知道了还朝将碎星内部**,结果星球爆炸了,他们也留在了那里。

    雷森摆摆手,“没有就算了,我也没有兴趣去看。安排一下,晚上我去宴宾楼拜见雷前辈。”

    “是,主人!”

    雷森打发走佘曼,见雷蓝依儿欢快的收拾屋子。他就进了空间,安排主脑生产一千支药剂,自己通过传送柱出现在一块碎裂的星球上。

    将碎星果然是碎了,碎成无数块。在星空形成一片乱石带。远远近近有数量不菲的飞船起起落落,把一块块碎石样品收到飞船之。

    这些飞船的主人怀疑将碎星爆炸炸出有价值的物质,打着搞研究的幌子过来,如果有发现,他们就会就地划上地盘,向星邦象征性的缴纳一些星币。把某一片敌石带占为己有。

    雷森想的是,他要再寻一处和将碎星差不多的星球,空间扩大了两倍,建设需要的物质更多,而他还要为在双角人宇宙的下一步战斗作准备,需要储备起大量的物质。

    他穿着防护服看了一会,为了不让别人发现他,他又返回空间,把防护服脱在空间,只身回到黑刚晶星的小楼。

    在小楼上,雷森和雷蓝依儿研究了一番星图,寻找合适的星球,这一次,一个宇宙可以设定八个空间坐标,也就意味着除了在黑刚晶星必设一个空间坐标往来外,再给将来的私人星球留一个,褐寂星一个,何想星一个,雷森还可以在茫茫的星空再找四个星球。

    这一次空间升级,传送柱变成了八面,每一面代表了一个宇宙,雷森现在用了四面,还有四面等待他发现新的宇宙后使用。

    雷蓝依儿做了几百年的星球主脑,对星图玩的极其熟练,提出了合适的星球和雷森讨论,两人讨论了好久,确定了十个候选星球,等雷森过去一一考察了才确定选那四个星球。

    天黑下来,雷蓝依儿给雷森洗了头发,这一段时间,雷森没有剪发,头发胡须都留长了。洗过的头发松散的披在雷森的肩上,让雷森平添了几份的沉稳。

    都说岁月如刀,刀刀催人老,经过几年的光景,雷森已经沉稳了不少。

    佘曼过来接雷森和雷蓝依儿,雷广已经在宴宾楼等候了。

    宴宾楼里摆下一一桌席宴,赴宴的只有雷广和雷森及雷蓝依儿人。佘曼把雷森和雷蓝依儿接到这里,就退开了,这更像是一桌家宴。

    “你爷爷让我问你,能不能改以雷修为主,空修为辅。如果能,你可以列入王室,如果不能,大家再商讨。”雷广一上来就开门见山。

    雷森道:“我纠正你一下,雷前辈,我没有爷爷。吃饭吧。”

    雷广笑了一下,“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前提不存在,内容不回答也罢。”雷森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喝了一口,“我现在很忙,对闲杂事情没有兴趣,不要再说了。”

    雷广叹息了一声,“你难道不能正视你的出身吗?不用否认,你就是我儿子,现任的雷王是你亲爷爷。我们都在关心你。”

    雷森举了举酒杯,“换个话题吧。我明天就要离开这里,真没有时间。”

    雷广摇了摇头,“你真不准备回归雷霆王朝了?”

    “我说过,我只是个孤儿,无母无父,更不可能有家族。以后这样的话题就不要再提了,我听一次二次能笑笑,次四次就扎心了。”

    雷广立即打住,“我不说了,吃饭。”

    一场宴会在双方客气散场。第二天,雷森交给佘曼一千支药剂后,就乘上一艘飞船离开了黑刚晶星。

    他们特意到将碎星星域绕了一圈,然后飞走。将碎星成了昨日黄花,这里以后将是星图标注的一块要重点注意的航行区域。碎石会对过往的飞船造成威胁和困扰。

    雷蓝依儿偎在雷森的怀里,他们都在休息舱躺着,斜上方悬着几方屏幕,屏幕上闪动着各种信号。雷蓝依儿是智脑,飞船输入了目的地,一直在自主飞行,如果需要,雷蓝依儿会立马接管整艘飞船。

    他们要去的是昨天圈定的十颗和将碎星差不多的星球,一个个考察,如果合适,就从挑出四个作为空间普通物质的供应星球。

    飞船在星际飞行,雷森一只手搂着雷蓝依儿,他半闭着眼睛,不知在想些什么。

    雷森的星际传链飞了出来,雷森猛的一睁眼,他知道是狂天老祖找他。

    果然,狂天老祖的声音从星际传链传了出来,“小子,现在怎么样?”

    雷森道:“有劳前辈挂记,我非常好。”

    “小子,这一段时间为什么联系不上你?你去哪了?”

    雷森皱了一下眉头,“前辈,我去哪好像不用向你打报告吧。当然,要是前辈需要,我可以每天向前辈报告我的行踪。”

    “哼!我没有心情和你开玩笑。我找你有事,我需要化形果,你那里有没有?”

    雷森心里一突,果然天底下没有傻人傻兽,狂天老祖估计是早就怀疑到他了,只不过出于某种原因没有揭发他而已。他把手从雷蓝依儿身上拿开,语气茫然,“前辈,化形果是什么,对我有用吗?”

    “废话,化形果只能星兽有用,可以揭过化形劫的果实。你有吧,有就给我。”狂天道。

    雷森噢了一声,“前辈,我没有。我怎么会有那种东西?今天要是你不说,我还不知道天底下有这种东西。化形果,你是说他能帮星兽化成人形吗?噢,那真是太神奇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