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吗?雷森,明人不说暗话,你敢告诉我你不能进出夹层空间,我就不找你要了。+◆,”狂天冷笑一声,“我只要一枚,其他的我不要,你觉得你能进入夹层空间能瞒得过我。哼,说吧,有还是没有?”

    雷森眉头拧了一下,说道:“狂天前辈,这个还真没有。你逼着我要也没有,没有的东西我不可能给你变出来,就是变出来那也是假的。你说的夹层空间,你觉得我还能进得去,我是神吗?你的修为深不可测,你都进不去,我怎么可能进去,前辈,你这玩笑开的可真不好笑!”

    “玩笑!好,我问你,在夹层空间里拿离子炮轰杀修士和我们星兽的人是谁?在里面玩飞船的是谁?如果你告诉我,就当我跟你开玩笑好了。”

    雷森笑起来,笑完了,他道:“前辈,我说你啊,你把我丢在一堆半步金丹的人间,他们个个都要杀我,我好不容易躲了起来,外面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你问我那人是谁,你这不是问道于盲吗?你要是要黑心果,我现在在黑刚晶星站住脚了,可以给你提供一些,其他的你跟我要,我倒想有呢,问题是,我上哪里去给你找来你想要的化形果?”

    “你再说。”狂天语气变得不好起来。

    “你要是早说,进入夹层空间时,我还能留意一下。我连化形果的样子都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你来找我要,真是找错人了。”

    狂天深吸了一口气。“化形果我有用。”

    雷森拧了一下眉头。“我真没有。对我没有用的东西,我要它做什么?”

    “好!回头见!”

    面对着星际传链,雷森摇了摇头,“什么啊,那东西我能拿出来吗,拿出来,就等于不打自招了。我可不想被星兽盯上。”

    雷蓝依儿笑道:“给他一颗也好,狂天前辈不是多嘴之人。”

    雷森看了雷蓝依儿一眼。“你怎么就知道他不是试探我?试探我是不是真的在夹层空间里耍枪弄炮的玩过,进一步也想弄清楚我是不是现在还能进出夹层空间?以后只要是夹层空间的事情,我会一律闭嘴,跟谁也不提。”

    “嗯!我知道了,我也不会说出一字。”雷蓝依儿点头。

    飞船落在第一个目的星球上,星球上的石对比较碎,对雷森来说,目前不适合,一块块捡起来,太过麻烦了。而且这里靠近星际航道,若是动用大型的机械设备容易引人注意。他把星球上的一个空间坐标点设在传送柱上。碰到更合适的可以更改。

    十个星球走过后,已经过去了一个月,空间再一次升级了,雷森也选出了四个合适的星球,然后先把雷蓝依儿关入空间,再把飞船收到空间,离开这里。

    回到空间,雷森先去了何想星,把那里压缩成块的矿石收进空间。

    雷森的生活恢复到以前的状况,修炼一段时间,然后去几个星球朝空间里搬运石头。新出现的土地上种上了从夹层空间里移来的灵植,原本光秃秃的土地上变得绿油油一片。

    雷蓝依儿造了一艘飞船,飞船带液压腿,能依着地形调整平衡,要是一出意外,飞船就能飞到空,不会再出现上次那种让人担惊受怕的事情。

    飞船完全以居住为主,客厅,起居室,储物室,厨房,卫生间,阳台,泳池,卧室,书房,练功房,只要雷蓝依儿能想到的她都加了进去。

    飞船一共层,建好后,雷森进去看了一圈,说道:“这不是飞船,这完全是一座小楼。”

    雷蓝依儿有些得意,她这样设计并没有想着要飞出这一片空间,虽然飞船上各种功能她都设计进去了,什么离子炮,防护罩,探测仪,飞船上一样不少。要是有意外,飞起来的飞船完全可能对闯入空间的敌人造成危胁。当然,因为飞船外形的原因,飞船的速度不能与一般的飞船相比。

    雷蓝依儿正在装修她的飞船,用的是一些颜色亮丽的物质,这些物质以蓝灰色为主,偶尔有一抹火红的亮色。蓝色是雷蓝依儿喜欢的颜色,灰色是雷森空间属性代表色,火红那是火的颜色,是西米属性之色。

    杜全过来找她,让她和雷森说一下,杜全想回到黑刚晶星看看,他好久没有回去了,有些想他的婆娘。

    雷蓝依儿笑道:“上次我们回去,你在闭关。也好,等我夫君回来,我和他说一声,送你回黑刚晶星。”

    杜全扫了一眼飞船内的布置,有些羡慕道:“真好!”

    雷蓝依儿长了一颗玲珑心,从杜全的眼读了他的想法,笑道:“我正要和你说呢,我夫君,你的主人也想给你造一艘飞船,和这个差不多,功能相似,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杜全心喜欢,脸上却有些不好意思,“那怎么行,我问了主脑,现在的物质基本上用来搞基础建设,马上还要建厂房,物质紧缺,我怎么能在这个节骨眼上给主人添麻烦。”

    雷蓝依儿道:“用不多少物质。你那边建小一点,以后等你们添了孩子,再扩大。那时候一定会比现在设计的更好更成熟。”

    “那,那好吧。”

    杜全走了,带着欢喜。雷蓝依儿却笑了,摇了摇头,雷森把杜全带到空间后自顾自的忙活了,忽略了他。雷蓝依儿可是知道,杜全住的环境不怎么样,用的还是铁块简单垒起来的房子。

    雷森回来,雷蓝依儿把杜全的要求说了,并把自己做主要给杜全建一艘住的飞船的事情也说了。雷森点头同意,责怪自己忽略了杜全。

    雷森带着雷蓝依儿找到杜全,先向他道歉。对于自己忽视身边人这种错误他自己都觉得有些说不过去。杜全有些感动。记在心里面自是不用说。

    雷森带着杜全雷蓝依儿回到黑刚晶星。他上次回来忘了问佘曼他们的修炼如何了。

    面对雷森的询问,佘曼眼睛闪了一下,“我应该是引气期了。”

    雷森精神一振,“什么时候的事情?”

    佘曼低下头,“你上次回来。”

    雷森高兴起来,“那你怎么不说?”

    “我说了,就得离开。公司这边的事情暂时我还不放心交给其他人。”

    雷森笑起来,“佘曼。实话对你说吧,公司就是不经营对我来说也不算损失。你不用太过计较。能修炼,自然是要把大部分的精力放到修炼上面去。这些俗事还是交给其他人的好。你看是李振伟夫妇管理好还是韩氏兄弟管理比较放心?”

    佘曼眼眼眨了眨,“他们四个真要接管公司,我看一起接管的好。”

    雷森警觉起来,“噢,为什么是他们四个一起接管。”

    佘曼咬了一下嘴唇,“韩晨要离开,刚和我谈过。”

    雷森嘿笑一声,“李艺呢?”

    “我问了李艺。李艺要我找人替代她在尾淼星的工作。她要和韩晨一起离开。”

    雷森叹了一口气,“他们必竟是夫妻吗。我能理解。韩林不会也要离开吧。”

    “没有。韩林韩晨翻脸了,骂韩晨不忠不义,主人把我们救出水火,给了新的生活,我们就是这么回报主人的,猪狗不如。韩林和韩晨断绝兄弟关系了。”佘曼说完这些,情绪有些低落。

    雷森笑了,“李振伟他们两个不会也是这样吧?”

    “我听过他们吵架,好像是候晓茗动心了,李振伟不许。所以,要是把公司现在交给他们,可靠的只有韩林和李振伟。”

    “良禽择木而栖,我不怪他们。还有其他人吗?”

    佘曼见雷森没有说责怪的话,强振了一下精神,“那些外族人走差不多了,我们华族的也走了大半。剩下的也大都在犹豫当。我想,我现在不适合跟主人你走,我把这些麻烦替主人处理掉,再走才好。”

    一直没有说话的雷蓝依儿开口道:“那你就再管一阵子。等沃尔夫家族赔给我们的星球到手,你把公司迁过去,我们再带你安心修炼。你可以传话出去,如果现在他们不走,等搬到我们自己的私人星球上,会切断他们与外界的一切联系,再走就不可能了,死也老死在星球上。”

    佘曼会意,“我明白了。”

    雷蓝依儿在面纱后面笑了,这些人不思恩情,心即然活动了,留下来也落不到什么好处,索性逼他们一把,把他们逼走。

    雷森长长的叹了口气,看着佘曼,“那你就再辛苦一阵子。我会给你留下引气丹,灵晶。你不要怕耗废。你是有功的,用再多都应该。”

    佘曼笑了,笑得有些沉重有些苦。同是变异人,她清楚,到最后,绝大多数的变异人都会离开。这是一个阴谋,她清楚,雷森也清楚,偏偏的雷森袖起手任其自然,既不挽留也不想办法补救。更不去挖出背后的主谋。

    也许雷森的心凉了,不想再管这些人的死活了。可她却感到有一种负罪感,多一个人背叛,她的负罪感有加重一份。她不知道那些人是怎么想的,雷森是宽厚的,还有一颗负责任的心,放着这样的主人不跟,偏去信了外人的话,那些人还有脑子吗?

    她也想查清楚,设下阴谋的人给了这些变异人什么样的泼天富贵,让这些变异人坚定的离开。可是那些人一见她问就闭上了嘴巴,一个字也不肯说。她曾把困惑说给雷广,雷广笑着让她顺其自然,管好她该管的,其他的事情就不要多问。

    雷广告诉他,就时雷森现在不借助强大的外力,雷森想阻止,除非把背叛的变异人都杀了,否则他也阻止不了。

    言下之意呼之欲出,雷广知道是谁在做这件事,雷广不管。若是雷森要管,单凭自己的力量也管不了,除非依靠强大的雷氏。

    背后的错综复杂,佘曼看不清楚,她能做的也只能像雷广说的那样,管好眼下。

    雷森心里面又叹了一口气,这些人终究还是靠不住,在利益面前都要离他而去。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去就去吧。雷森把目光看向窗外,本来他还想把一些人叫到一起召开一项会议,布置一下接下来搬迁到私人星球上的任务,现在也没有了兴趣。

    他不知道是谁在背后做这些事情,他现在没有精力分出去应付这种无聊的事情。炼魂幡在另一个宇宙的星球上进展挺好,每面幡现在都强大了起来,九面幡合围一座大的城市,摆下炼魂幡,两天个小时就能把所有生灵屠戮殆尽。约翰森所在的炼魂幡已经能扛住离子枪的攻击,实力非常的强劲。

    而给他带来的好处是,他的魂师已经达到筑基期六层,与他主修的空间属性一样,他下次去魂师实力就要反超空间属性了。

    他有一种紧迫感,修炼再修炼,突破层,再突破八层,九层,一直到金丹期。

    西米没有跟他说她的肉身在什么地方,属于什么势力范围之内。只有雷蓝依儿推测,西米以前的出身肯定不简单,她既然是修士,以她的性格应该对此不回避,偏偏的她一谈到此处就含含混混的,似有难言之处。雷蓝依儿提醒雷森,要有准备,西米那方面,他可能要面对一个难局。

    难局啊!雷森揉了一下脑袋,他面对的处处都是难局,以至于他现在精力不济,都想放弃商业上的事业了,专心修炼,专心的去对付那些异族人,等他强大到可以与最强大的一批修士对话的时候,他就公开能进入地球的秘密,谈也好,逼迫也好,把那些平时修身养性的修士弄到地球上,弄到异族人的宇宙,让他们和异族人开战。

    凭什么他要一个人去扛所有人该扛的责任?

    他的肩膀还是小了,扛不下,强扛着会累断他的脊梁骨!

    窗外一个熟悉的身影急掠而来,雷森猛的站起来,是杜全。他看得清楚,杜全手里提着一颗血淋淋的脑袋,脑袋一路上还滴着血,是刚砍下来的。

    “杜全!”雷森推开窗户怒喊了一声。回头问佘曼,“杜全的女人是不是?”

    佘曼脸色发白,轻轻的点了点头。

    “伐克!”雷森一拳把一面墙轰倒!(。。)

    ps:  谢谢“芭苛莎”的月票;书友140918124106的打赏!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