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森一掌把杜全扇飞,气得不知说什么好。

    “主人!我没有错。我杜全有心有肺,主人对我们怎么样,掏心掏肺的,我杜全全看在眼里了。别人怎么背叛主人都行,就是我和我的女人不能背叛,背叛者唯有一死!”杜全把女人的脑袋扔掉,眼泪也随之掉了下来,翻身又冲雷森跪了下来,染血的双手在地上印了两个刺目的血手印。

    雷森过去把女人的脑袋捡起来,看女人脸上的表情一副惊愕的样子,显然不相信她的男人会对她下杀手。

    雷森的心一阵刺痛,仰头闭眼半天,方才对杜全说道:“去把她的尸体找来,与头颅合在一起,风光大葬。”

    “不!她背叛主人,还煽动我一起背叛,我不同意,她就危胁我要和别的男人在一起,要给我戴绿帽子。主人,她罪有应该,死了也该挫骨扬灰,碎尸万段!”

    雷森不想听杜全的解释,一字一顿的说道:“去把她的尸体找来,风光大葬!”

    “我不去!”

    杜全话刚落下,雷森一个闪身就出现在他的近前,抬起巴掌朝杜全脸上狂扇。

    杜全倔强的叫道:“打死我,我也不去!她该死!”

    雷蓝依儿和佘曼下楼,雷蓝依儿难掩心的惊疼,她是女人,和杜全的女人公私两方面都接触过,在她的印象里,杜全的女人是一个细心,平时少言少语的人,看上去没有自己什么主见。按理说,她的男人一直跟在雷森身边。她应该心也向着雷森这边,尊重她男人的选择。让雷蓝依儿想不到的是,这样一个女人也要离开雷森,不但离开。还威胁自己的男人也一起离开,若男人不从,就要给男人戴上绿帽子。这样的女人也真是蠢得可恨且可怜!

    佘曼脸色更加的难看,尤其是看到雷森手提着女人的脑袋,女人的脑袋随着雷森打击杜全晃来晃去。在地上甩出一片血迹。

    女人的头刚刚被砍下,面目鲜活。佘曼弯腰吐了,这个女人可是在黄鱼死后,伴随着她度过最困难的一段时光。她心里对这个女人满是好感与感激,女人背叛主人,她也曾细细的劝过,只是不知女人得到了什么好处,了邪似的不听他的劝告。她本想杜全回来,那女人看在夫妻感情的份上,能回心转意。谁知到头来却是一场悲剧。

    雷蓝依儿见雷森暴怒,杜全被打的口鼻飞血,怕真伤了杜全,也寒了杜全的心,忙走过去,叫了声,“夫君,住手!”

    雷森虽然愤怒,头脑却还清醒,听到雷蓝依儿的叫声。咬咬牙,冲杜全道:“好!好!杜全,学了一身的本事,未杀一个敌人。先对自己的女人下手,算我雷森眼瞎了,没看清你!”

    “主人!”杜全一个头槌在地下,痛哭起来,“别人我管不着,我绝不允许我身边的人背叛主人!”

    雷森气极。抬脚踹在杜全的肩上,把杜全踹翻,“我用不着你这样效忠!”说完还要打。雷蓝依儿提衣上来,一把拉住了他,“夫君,息怒!”

    雷森长呼了一口气,大叫道:“我这怒火息不了了!”

    雷蓝依儿忙道:“这也不全是杜全的错,夫君不能光惩罚他一个人。”

    雷森瞪了雷蓝依儿一眼,想想也觉得有理,咬牙忍了忍怒气,弯腰把女人的脑袋放在杜全面前,尽量用平静的语气道:“杜全,还想跟着我,就去把好的尸首合一,在矿区选一个上风上水的地方把她葬了。如果你不从咱们主仆之间的缘份也到此终结了。怎么选择,你自己看着办吧。”

    雷森说完,拉起雷蓝依儿的手转身向楼里走去,雷蓝依儿明显的感觉到雷森的手微微发抖,杜全杀妻这件事真的刺激了他。

    走到佘曼身边,佘曼还在吐,雷森对佘曼道:“明天早上,把他们都叫到一起,包括你,一手一瓶药剂,该走的都走吧,都走了干净,我不想再留人了。”

    佘曼有气无力的应道:“是,主人,我马上安排!”

    雷森带着雷蓝依儿回到小楼,留下雷蓝依儿在小楼全权处理矿区所有事情,他来到空间,让主脑加班生产药剂,明天,他会人手发下一支,就些谴散这些变异人,有人接收,就让那些人全部接收过去吧,他雷森不想再看到悲剧发生。

    雷蓝依儿在雷森离开小楼后了离开了,她去帮着杜全料理那个女人的后事。杜全虽然心有恨,还是听了雷林的话,乖乖的回去把尸体和脑袋合到一处,忙着去打了一口棺材,准备把女人下葬。

    雷蓝依儿带着两个武装机器人一路走去,见了数个变异人,眼神对她都有些躲闪,她虽然笑着招呼回应,心里面却生出了厌倦,为雷森的付出感到不值。

    雷蓝依儿找到杜全的家,佘曼正面目呆板的坐在杜全的家门口,抬眼见到一身蓝衣飘飘然走过来的雷蓝依儿,忙起身相迎,口叫道:“主母!”

    雷蓝依儿拉住佘曼的手,“你还是要多忙一阵。”

    佘曼点头,“我明白。只是,这件事闹得太不好了。”

    雷蓝依儿拉着佘曼走进杜全的院子,见院子里空空荡荡,竟然没有一个人影,心下惊然,问道:“没有人来帮忙吗?”

    佘曼道:“李振伟刚来了,想帮忙被候晓茗叫走了。韩林帮杜全去伐木做棺材去了。韩晨只露了个头,说两句风凉话就走了。其他人没有来。”佘曼强笑道,笑得有些凄凉。

    面纱里,雷蓝依儿拧了拧眉头,轻声道:“不来好,不来好!这下我也没有什么理由劝我夫君了。人心散了啊,那就各奔前程,各拣高枝吧。过了明天,这些人与我们再也没有关系,他们的死活我们也不会过问了。”

    佘曼叹了口气。她的心也凉了,对那些人的表现十分失望。

    佘曼转身,对随行的一个武装机器人道:“传我命令吧,让外围的机器人内缩一圈。抽出一队人来,把他们都保护起来,一直到明天结束。”

    “是,主母!”机器人得令,转身就走。

    雷蓝依儿心有所感。对佘曼道:“这段时间,我和我的夫君都没有过多关注这边的事情,也难为你了,难为你苦苦支撑。过了明天就好了,他们都走了,你也不用纠结了,我会建议我的夫君,多抽调一些高级别的智脑来辅助你。那些智脑倒没有他们这样有那么多不该有的想法。”

    佘曼失望,雷蓝依儿也失望了。如果她不来这里,看不到空荡荡的院子。她心对杜全还会存有意见。她年到空荡荡的院子后,心里也跟着空了,颇是难受,为夫君这些年为变异人的付出感到不值,心底也庆幸变异人还有佘曼,杜全这样的人,有他们在,夫君的心不会一寒到底,万年不得解化。

    雷蓝依儿闻着空气浓烈的血腥味,朝屋里看了一眼。正对门移过一张床,床上躺着一具裹着血衣的尸体,脑袋胡乱的摆放着,显出杜全心里面对她的恨意未减。只是碍于雷森的命令才这样对她。

    雷蓝依儿对床上的尸体忽然厌恶起来,这样的女人死不足惜。她闻着空气的血腥味,皱了皱眉头,拉着佘曼的手转身回到大门口,“我们还是坐在这里等杜全韩林回来吧。这个韩林平时看着低眉耷眼的,没想到关键的时候倒也靠得住。那些在外面执行任务的也通知回来。我想他们一定和这些人一样,愿意离开吧!”

    雷蓝依儿和佘曼在门口坐下,风儿吹来,掀动他的面纱,露出一截白玉似的下巴,风过面纱松下,又把她的下巴遮上。

    半晌,佘曼才轻声道:“主母判断的对,他们大都要离开,我这边都接到他们的申请了。我会安排通知他们尽早回来。”

    雷蓝依儿虽然知道她刚才的猜测是对的,但是通过佘曼的嘴证实了,她的心还是一紧,好半天没有缓上来。

    “这事不要和我夫君说了。把名单给我,这一次,我来选留下的人,他们既然想走,开弓没有回头箭,我不会再给他们机会。信任一旦产生裂缝,就再不可能愈合如初。让他们都走。”

    佘曼马上道“主母,我这有名单,一直在腕脑上备了一份。他们大部分我都谈过,这些名单**不离十。”

    雷蓝依儿点头,“那就好!”

    两人坐着,等到杜全扛着一口白茬棺木回来,韩林跟在杜全后面。

    杜全见雷蓝依儿坐在门前,忙把棺木扔下,在雷蓝依儿面前跪下,“主母,我有罪,我惹主人发怒了。”

    佘曼见杜全跪下,连忙起来,闪到一边。雷蓝依儿坐在那里没有动,她是主母,平时还罢了,她不会随意接受跪拜,这个时候,她必须接受杜全这一跪,代表她的夫君,也代表她自己。

    她摇了摇头,微叹息一声,“杜全啊,我们相处的时间不短了,在空间里你可没有像这样冲动过,你请战,我夫君,你的主人没有答应,你也颇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实力不济,马上就闭关修炼了。你现在倒好,一回到黑刚晶星就迷失了本性,对自己的女人也下了杀手,这种事情,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雷蓝依儿又叹息了一声。

    杜全低头,“请主母责罚。”

    雷蓝依儿点点头,“依我说呢,你没有错!你的主人愿意放她离开不假,可是她和他们完全没有把你主人当初救他们的恩情放在心上,这与畜牲没有两样。我以前从没有对这件事情说过什么,今天我要说,这种事情太伤人了,视恩人如仇寇,这种事情,只要长了一颗人心,都不会这样心安理得的做得出来。不管你杜全心里怎么想的,以后会不会后悔,我今天就说了,这个女人该杀,杀得好,杀得大快人心!”

    杜全大哭起来。

    雷蓝依儿坐着未动,“杜全啊,起来吧,把屋里的东西装进棺木吧,随你心意处置吧,上风上水也好,拿去剁碎了喂鱼也罢,全凭你的心意。你觉得还有夫妻情份在,就对她好一些,若是没有,那就罢了。你的主人那边自有我去说。你不用担心,处理好这件事情,你回空间准备接收你的专属飞船吧。”

    “谢谢主母!”杜全给雷蓝依儿磕了个响头,这才起身,扛着棺木进了院子。

    韩林过来,身子微躬,双手垂立,“韩林见过主母!”

    雷蓝依儿透过面纱仔细打量了下面前的韩林,身体偏瘦,脸上也没有什么肉,以前这种模样雷蓝依儿看着会不喜,今天看了,怎么看韩林的左半边脸上写着忠诚,右半边脸上写着正直,怎么看怎么喜欢。

    雷蓝依儿开口了,“韩林,咱们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你说实话,你是愿意走,还是想留下来?愿意走,我们不留你,你的表现很好,最起码没有像他们那样冷漠无情,你走,我会让我夫君给你一笔钱,足够你在外面安家娶妻生子。你要是不愿意走,愿意留下,以后可就没有反悔的时候了,他日再想着反悔,就是你的主人宽容原谅你,我也会出手杀了你。别想着我说大话,我现在可是修士,虽说没有杀过人,我想你们这样的百十个人我杀掉还费不了多大的力气。你可要想好了!”

    韩林听了,腿一软,“主母,我愿意留下,死也死在主人前面。”

    “好!”雷蓝依儿拍掌站起,“我相信你,疾风知劲草,板荡识忠臣!留下的都是忠臣!你以后会为你的选择感到荣幸和自豪!”

    “谢主母!”韩林忙道。

    雷蓝依儿问道:“你可曾修炼出感觉来?”

    韩林惭愧,“回主母的话,我还没有。也许我没有天赋吧。让主母失望了。”

    雷蓝依儿笑道:“没关系,也许是功法不对,下次雷前辈来,让他给你测一下属性,选择好的功法,你要好好修炼。就是不能修炼,韩林,我保你,只要我们不出意外,你比他们会多活一倍时间。”(。)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