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林大喜,”谢主母!“

    雷蓝依儿道:“不用谢我,是你应该得的。@,你的主人,我的夫君,他不会亏待任何一个忠心对他的人。”

    韩林道:“是!主人仁厚!”

    雷蓝依儿又道:“你去帮杜全做事,不要出了什么差错。还有,今天我和你说的话暂时不要和任何人说。明白吗?”

    韩林应了声明白,进入院子。

    雷蓝依儿对佘曼道:“你也不用在这呆着了,这里用不着我们,我们一起离开。”

    雷蓝依儿和佘曼一起起身离开,佘曼记挂着他的儿子黄化龙,把雷蓝依儿送了一段路就回去了。

    雷蓝依儿拿着佘曼给他的名单,他在上面点了点,只留下佘曼,杜全,韩林的名字,其他人的全部删除。既然都动摇了,像是人体上的肿瘤,留久了良性转恶性,填鸭式蓝依儿绝对不会手软,删除名字的人明天开始都要这开矿区,死活再与矿区,与雷森无关。

    空间里在加工药剂,雷森跑了几个星球,各取了些石头扔到空间。

    第二天天一亮,雷森就带着药剂出现在雷蓝依儿的身边。雷蓝依儿建议他不要出席这今天的会议了,一切事情交给自己去处理好了。

    雷森打心底也不想见那些人,就同意了,他把药剂交给了雷蓝依儿,自己回到空间,继续向空间里搬运石头。

    矿区里,所有变异人聚集到一起,雷蓝依儿坐在讲台上。透到面纱看着下面。

    会誃由佘曼主持。佘曼对着话筒说道:“好位。下面我来说明一下,这一次我们的主人成全你们,每人一支药剂,散聚无常,我们的主人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你们也不要放在心上。奔好前程我们谁也不会拦着你们,现在你们可以和你们背后的人联系了,服用了药剂后。你们就可以跟着他们走了。下面请主母讲话。”

    雷蓝依儿按下桌子上的讲话键,用清冷的声音说道:“昨天发生了一个悲剧,大家都知道,所以我也就不长篇大论。我要说的是,刚才佘曼说的很好,她说了我想说的话,今天是大家在一起最后日子,你们的主人让我带句话给你人,前路珍重!”

    雷蓝依儿轻笑一声,“我也说。前路珍重!杜全,韩上。上来发药剂。”

    雷蓝依儿的话音落下,几十辆悬浮飞车飞了过来,停在人群周围。杜全和韩林各换了一身黑衣,戴着白手套,面容整肃的走下来。他们身后,又下来四个手捧托盘的机器人,托盘上垫着黑色的绒布,绒布上面堆方着长管药剂。机器人下来后两两分组,跟在杜全和过去韩林身后。他们走向人群,其他飞车上下来一群武装机器人,下来后没有走动,面对着诸人,背对着飞车,使场面紧张起来。

    “杜全!”有人仗着胆子和杜全打招呼。

    杜全抬了一下眼皮,声音冷漠,“我不认识你。”

    那人落了个无趣,自动闭嘴。其他人昨天都没有去帮杜全,也没有和杜全的女人见最后的一面,心不托底,相和杜全拉一下关系,这个时候见杜全冰冷,看人的眼睛发黑,一副准备随时动手的样子,也都知趣的没有吱声。

    杜全从托盘上拿下一支药剂,伸手把管塞掰掉,抬手给第一个人,用命令的口吻说道:“喝!”

    “我……”第一个人反而犹豫起来。

    “喝!”杜全瞪起眼睛,身上散发出一股凶气,如同要择人而噬的野兽。

    “我喝!”那人不敢再犹豫,取过药剂抬头喝下。

    杜全见他喝下,夺过空管,一脚把人踹倒,“滚!”

    “你……”杜全不再理他,已经上来两个武装机器人把他拉上一辆打开车门的飞车,“我还要收拾我的东西,你们放我下去。”

    雷蓝依儿话音适时响起,“忘了告诉你们,喝了药剂以后,你们不能再回去了,必须在我们的监管下离开这里,你们也是明白人,因为你们不再是我们的人了。就这样吧,杜全,你少了一道手续。”

    杜全马上抬起腕脑,对着腕脑道:“田学林家,丙字四杠九号,拆除吧。”

    杜全报的是田学林的家院门牌号,雷蓝依儿已经在那边派了破拆机械,这边喝一个,那边就会拆掉一幢房子。

    “屏幕,接通现场信号!”

    雷蓝依儿身后的数块大屏幕刷得全亮了,屏幕上一台台机械排成笔真的队伍,气派非凡。

    佘曼眼睛扫过下面诸人惊愕的面容,声音也冷了起来,“各村唱名。”

    “报告佘副总指挥,甲村五十台机械就位!报告人,智护一一九!报告完毕!”

    “很好!”佘曼道!

    “报告佘副总指挥,乙村五十台机械就位!报告人,智护一二零!报告完毕!”

    “很好!”

    ……

    一共九支队伍,报告时画面切换,是下面变异人熟悉的村庄。

    报告完毕后,画面切到丙村一幢楼房前,负责现场指挥的机器人面对镜头敬了一礼,“智护九九九请求开始拆除丙字四杠九号院!”

    佘曼起身还了一礼,声音坚定有力,“我命令,拆除开始!”

    “是!”

    画面上一台机器直对着封闭的大门撞去,轰的一声,大门倒塌,机器碾压着大门驶进院子,围在院子其他台机械也开始动了,喷水的喷水,清理的清理……

    田学林在飞车内痛呼了一声,把手伸到窗外,“我的家啊!”但他很快被机器人拉住,机器人把他的腕脑解除,一份解除主仆关系的合同本放到田学林面前。

    看护田学林的机器人声音更冰冷。“签字。按押。你就自由了。”

    “我的腕脑!”

    “对不起,腕脑是主人为你们向黑刚晶星申领的,主人要收回上缴。”

    “不,我帐户里面的星币,你要还给我!”

    “对不起,星币是主人给你的,经过考核,你们的工作不该得到这些星币。田学林。这是你的工作记录,你自己看一下,这是外面的正常人类的薪资标准,你也看一下。对照一下,看看有没有假。如果没有假,从武弃星开始,主人花在你身上的星币在这份记录里,你再看一下,按照外面的标准,两相减。田学林,你倒欠主人一万四千星币。主人仁慈。一万四千星币算是给你送行了。”机器人在飞车智脑上调出一张张清单,并排排放在智脑屏幕上。

    “我,我不走了!”田学林脸色发黑,冲着窗外喊道:“主母,你和主人说一下,求他开开恩,我田学林不走了。我不走了还不行吗?”

    雷蓝依儿冷笑一声,看着下面的骚乱的场面,声音在扩音器里响起,“在场的,除了佘曼,杜全,韩林,每一个人都必须走。照田学林的办。我不知道你们间谁负责和外面联系,告诉你们的新主子,已经去的变异人,我会让你们带过去清单,所欠的星币一个月内一分不少必须打到盘龙九鼎公司的帐户上。少一个子儿,你们现在的主人会和他没完。”

    “所有智护听令,如有骚乱,就地击毙!”雷蓝依儿见下面场面要乱,下了命令。

    “是!”武装机器人齐齐动作,抬起离子枪对准了场的变异人。

    场立刻安静下来。雷蓝依儿道:“继续!”

    屏幕上,田学林的小楼已经被推到,所有家什全砸在里面。

    人群,韩晨举起手来,“我有话说!”

    雷蓝依儿透过面纱注视着他,没有说话。

    “是个人都有追求是吧?我们也是人!我们很感谢雷森主人为我们所做的一切,可我们不是他家养的猫,也不是他家养的狗,有更好的前程时,我们有选择的权力。所以,你们不能这么对待我们,我们虽说要离开,但是我们对这里也有感情,你们不能就这样粗暴的对待我们,他日,我们要是想回来,我们还可以回来看看。我说一句大实话吧,多位朋友多条路,多个仇人多堵墙,你们要是这么做,我们就是离开了,也会心怀恨意,把主人先前对我们的恩情一笔勾销,不复存在。这又何必呢!”

    “佘曼,你和他说。”

    佘曼暗暗叹息一声,“我也没有话说了。来啊,把他的腕脑先给我下了,韩林,你让他第一个喝,送到车里,智护会告诉他他欠主人多少。”

    “是!”韩林带着机器人向韩晨走去,韩晨跳着脚道:“佘曼,你一个女人,认不清大局,你要考虑清楚了,莫要让我和你不死不休。”

    雷蓝依儿脸一寒,出声道:“把他拉出去毙了!以儆效尤!”

    从外围快速的蹿入两个机器人,一左一右架起韩晨的胳膊,韩晨吓和一声惨叫,“别杀我,我不说了。二哥,救我!二哥,你说话啊,我是你亲弟弟啊!”

    韩林站在场,身体微抖,脸仰上天空,一行泪水流了下来。

    雷蓝依儿举了举手,机器人把韩晨压跪在地上,手臂上的离子枪顶着他的后脑,眼睛转动,却没有开枪。

    雷蓝依儿问道:“韩林,你怎么看,你要是觉得他可以留,我给你这份面子。”

    韩林咬了咬牙,一摇头,大声说道:“不了,像他这样不仁不义,不忠不孝之辈,杀了干净。我没有脸面为他求情。”

    “二哥!”韩晨凄厉的叫了起来,“二哥,你救救我,我是你亲弟弟,我也不想啊,可是雷郡王给我们的条件太好了,比在这里强百倍啊。我也不想背叛啊。二哥,你救救我,我以后都听你的!二哥!”

    雷蓝依儿嘴角扬了起来,“雷郡王,又一个雷郡王,好玩。”

    “是,是雷郡王。先前走的人都去了雷郡王的私人领地,他们和正常人一样,有自己的身份腕脑,那里没有歧视,我们会分到大片的土地,我们还有私人的房子和私人的飞车。主母,你和主人说说,我不背叛了,我不背叛了,我对主人有大用,我会替主人管理好公司,我会尽职尽责,我会呕心深厚沥血,我会死而后已……”

    韩林擦了一把眼泪,“主母,是他负责和雷郡王联系。我只知道这些,请主母决断。”

    雷蓝依儿终于笑了,“那就留他不得。杀!”

    离子束在韩晨的脑袋上钻了一个洞,前后透亮,韩晨身子一歪,倒了下去。

    雷蓝依儿道:“韩林,处理完这边的事情后,你和杜全一起去尾淼星,你先在那里接替她的工作,等一切安排好以后,你再回来,与杜全一样,跟随在你们的主人身边。”

    “谢主母!“

    “你们,谁也不要有幻想,老老实实的喝了药剂,老老实实的离开。去奔你们的新生活,从这里离开,你们就解放了。继续!”雷蓝依儿说完,就把身子靠在了椅子上,不再说话。她就是要把事情做透了,让所有变异人知道,雷森是厚道的,但是雷森的女人却是睚眦必报的主,欺负雷森,雷森的女人就会伸出手挠他一下,在他的脸上留下几道去不掉的血痕。

    再也没有人多说话了,人群,李振伟暗自叹息,他不想离开,最起码他没有决定要离开,可是他的女人却被韩晨和韩晨的女人说动了。候晓茗和李艺两人的关系极好,私下里经常联系,李艺要走,候晓茗觉得既然大家都要走,那边一定是极好的,也就要跟着走。李振伟不同意,但候晓茗会哭会闹,李振伟一时也没有办法。

    李振伟看了一眼台上的雷蓝依儿和佘曼,如果不是失去信任,现在上面的位置应该也有他的,可惜啊!

    他回头狠狠的瞪了一眼自己的女人,没有说话,事已至此,雷蓝依儿铁了心要把一切不安定的人都赶走,他再说什么,也是多余的,除非他和杜全一样杀妻投状,可是他做不到。这也是让他痛苦的地方,他觉得雷森当主人当得很好,可是他的忠诚却打了折,没有像杜全和韩林一样。

    他痛苦的低下头。(。。)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