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林把打开的药剂递到李振伟的眼下,没有作声。△¢,韩林的心情也很复杂,昔日的好友,同事,现在分成了两个阵营。他已经死了一个弟弟,他不希望李振伟再出意外。现在的雷蓝依儿绝对不会吝惜多杀几个人,尤其是昔日得到过她信任的公司高层。

    李振伟抬起头,看着韩林,说道:“麻烦你转告一下主母和主人,我李振伟心是忠诚的,没有想过要背叛主人。”

    韩林点头,“我会的,喝吧,喝了你就可以离开。如果有可能,多照顾一下我的弟媳李艺。”

    李振伟惨笑一声,拿起药剂喝了下去。抬腿向外围走去,他前面有机器人向他示意,会带他走进飞车,看属于他的清单。

    原本站在李振伟身后的候晓茗身体哆嗦了一下,失声叫道:“老公,等等我!”她怕了,她知道自己做过什么,现在她失去了主人,主母和佘曼的信任,她不想再失去老公对她的爱。可是,她看到李振伟头也不回的随机器人上了飞车。

    韩林看着候晓茗,目光有些可怜,这是一个聪明的女人,但是把聪明用狭了,不但害了她自己,也害了她的男人。韩林很想说,没有主人他们现在只是一堆枯骨臭肉,人要讲良心,要想想自己现在的命是怎么来的,不能忘了本。可是这些人都没有良心,血是黑的,心也跟着变黑了。

    韩林抬手从托盘上取下一支药剂,启开管塞,拿给候晓茗。“喝下它!”

    “韩林。我!”

    “不要叫我的名字。喝下它!”韩林的声音冰冷。候晓茗浑身一哆嗦,身体肥胖的她感到头晕,“我喝,我喝!”

    看着候晓茗喝下,韩林说了一声,“带她走!”

    两个机器人上来把候晓茗架走。

    雷蓝依儿一直看着所有人喝了药剂,这时已经有飞车飞驰而去,把看过清单。签名按指押的变异人拉出矿区。她起身,对佘曼说,“你也休息吧,事情了结,清净了。”

    佘曼苦笑一下,“可我的心感到空落落的,上次是黄鱼死亡,这又是一次。”

    雷蓝依儿拍了拍佘曼的肩膀,“慢慢会好的。”

    佘曼点头,“会好的。”

    雷蓝依儿坐上他蓝色的飞车。鼻子里就冷哼一声,对腕脑道:“给我通联雷广。”

    “是。主人!”

    “雷前辈,我需要你给我一个解释。”雷蓝依儿的声音冰冷,无半分热度。

    “怎么了?”雷广在那边一愣。

    “雷郡王,挖我们墙脚的雷郡王?雷前辈,我敬重你是前辈,才好你好好说话,我认为,你做为一个事实上的父亲,你在这件事情上完全不够格。我代雷森通知你一声,以后不要再来了,我们不欢迎你这样的人。另外,请你告诉那个雷郡王,他今天欺负我们,这件事情,我们记下了,我们的雷和他的雷不一样。我希望你们现在不出面,到时候也不要出面,免得大家都过不去。再见!”

    通联掐断,另一边,雷广苦笑一下,“还是发现了。内斗啊,哪里都有,怎么能怪我。这些变异人,没有几个有用啊,被人撬了就撬了,甩掉麻烦,轻装上路还不好吗?”

    雷广随即与雷王联系,“父王,森儿那边有变,我要见你。”

    “你来吧,正好你母后也在,正在为你家森儿的事情和我吵。你来了好好的和她说。”

    “是,父王!”

    雷霆王朝王宫,雷广坐在下方,讲述他所知道的雷太子的大儿子向雷森出手的事情。

    雷王听了,不在意的拍了一下椅子扶手,“这是小事,如果这种事情雷森都应付不了,他也没有什么大出息。”

    “森儿的女人让我不要再找森儿了,森儿会为这件事情对我们雷霆王朝敬而远之。我想他下一步也许会处理掉备盘龙九鼎公司,少沾俗务了。如果他离开黑刚晶星,我更没有机会见到森儿。”雷广冷静的说道。

    “这样啊!”雷王沉吟子一下,“王后,你怎么看。”

    “让雷焰那小子把人给森儿送过去。这种事别说是森儿,要是我,我也不能接受。你当王高高在上,你以为每个人都得依你的意志行事,你简直是在做梦。我马上去找雷焰那小子,不听话,我废了他!”

    雷王吓了一跳,“王后,可不能乱来,按照制度,我之后是太子,太子及位,雷焰做为长子是要接太子位的。你可不能乱来,让长辈们知道了,事情可就难收拾了。”

    那个美艳的女人不在意的笑道:“那又如何,大不了改储呗,我看广儿就挺好,接你的位置我更喜欢。”

    雷广吓了一跳,忙道:“母后,孩儿我可没有争位的心思。我只安心做我的王爷就好了,没有其他的想法。”

    女人笑道:“我只是说说,广儿你也不要这样诚惶诚恐。这件事我做主了。来人啊,给我宣太子和焰郡王进见。”

    殿外有人应道:“奉王后谕旨,宣太子和焰郡王进见!”

    另一边,雷森听了雷蓝依儿的汇报,没有说什么。

    雷蓝依儿已经把所有扣下的腕脑上的星币都转到了盘龙九鼎公司的帐户上,雷森说那些星币无所谓了,修行上,他几乎用不着星币了。雷蓝依儿却是不肯便宜给了别人,腕脑帐户上一个子儿也不剩。

    雷蓝依儿的腕脑响了,她接通,只听了一会便掐断了通联,另一边雷森已经朝门外走去,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李振伟死了,在被押出矿区后,撞死在矿区界桩上。

    两人赶到现场,界桩下。李振伟躺着。一动不动。旁边坐着一个胖女人,呼天号地。

    雷森坐在飞车上,没有下去,他对雷蓝依儿道:“帮助火化了,骨灰让他们带走。既然做了,就做完满吧。”

    “他们不走,始终是一个不安定的因素。现在痛总比日后心里面百倍得痛要好。”

    “回去吧!这些我还知道。”雷森赶到现场却没有露面,这是一出悲剧。李振伟以他的决绝壮烈证明了他的忠诚,可为时以晚。

    雷霆王朝王宫,王后一巴掌打在一个和雷王长相极其相似的男人脸上,抽出一个红印。男人没有动,跪在那里,嘴只是喊着母后。男人旁边还跪着一个身体略显肥胖的男人,岁数十左右,王后也抽他他一巴掌。

    两巴掌抽得屋里的人都感到脸颊生疼,“自己说,最近做什么事情了?”

    太子一头磕在地上。“孩儿不知,请母后明示。”

    这个时候还装天真。雷王有些看不下去了,心说老子这样的老狐狸遇到你母亲也都乖觉,你还在这里装无辜,简直是不知所谓。

    “啪,啪!”两声巴掌响。

    “那我就提醒你,听说你最近活动的要紧,放出风声来要推翻你父王的王位。我问问你,是真是假?”

    太子额头流汗,咣咣的磕起响头,“母后,绝对没有的事情。母后,孩儿冤枉啊!”

    王后气急,一掌拍碎雷王的半个玉案,“我怎么生你一个这样的无能儿子。有就有,没有就没有,动不动就喊冤,你的骨头呢?”

    雷王咳嗽一声,“王后啊,说正事吧。”他扶了一下将下倒倾玉案,屈膝顶住,扬眉提醒太子道:“你二弟家的孩子找到了,你可知道。”

    太子忙道:“知道,知道。我还说等我那侄子归来,我还要上门道贺呢。”

    雷王道:“难得你有这一份心啊。雷焰,我来问你,你对那个雷森做过什么事情没有?”

    “王爷爷,我,我什么也没有做过啊!”雷焰装傻充楞一把好手。

    “看看,看看,你的儿子孙子都和你一人德性,张嘴闭嘴的没有一句实话,都是做出事情来没有胆子承认的货色。”王后嘲讽道。

    “轰!喀嚓!”王后的话戳了雷王的死穴,他偷偷摸摸做了某件事情,证据落在王后的手,此时被拿来再次说事,上升到了家族品格,他不能再装聋作哑了,一巴掌把剩下的半个玉案拍碎,腿一抖,抖掉碎玉片,站了起来,怒声道:“说实话!”

    “我,我真没有,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啊,王爷爷!”雷焰梗起脖子嚷了起来。

    “你领地上的变异人从何而来?”雷王有些讨厌这个嫡长孙来,睁着眼说瞎话也要看说话的对象,屋里坐的都是明白人,由得你说瞎话吧。说得越多,越像个小丑。

    “我不知道啊,大概是我的手替我招募的一些人手吧。王爷爷要是有什么不妥,我把他们赶走就是了。”雷焰眼睛转了转,说道。

    王后笑了一声,“果然是雷家的种,一个德性。夺人家所爱不遗余力,夺到手就想扔掉。这是雷霆王室的传承吧。”

    王后的讥讽虽说接近事情,但是好说不好听啊,雷王的脸色更加的难看。

    他阴着一张脸,“要我拿出证据吗?雷焰?我要拿出证据,你就无法再保有郡王地位,你的父亲,雷霆王朝现在的太子位,也经不住有心人的推两推。雷焰,你可要想好了。”

    “我真不知道。”雷焰一口咬定了,就是不知情。

    “来人哪。”雷王一声暴喝,“上证据!”

    雷王手拿着一个薄薄的芯片,看着雷太子和雷焰,“最后问你们一次,你们到底是怎么想的?”

    雷太子一脑袋磕下去,“父王,这件事情我不知情。”

    “很好!”

    雷王手一扬,手的芯片飞进墙上一个开口,一面墙壁降下,显示出一排显示屏来,“你们自己看吧。”

    屏幕上出现的图像,让雷太子和雷焰父子二人刷的一下冒出冷汗来,这正是父子二人密议慢慢除去雷森的画面,虽说雷霆王朝有规定,嫡长子无大罪,王位一般有嫡长子接替,可是凡事都有意外,雷霆王朝建朝以来,不是嫡长子坐上雷王位置的不是一个两个。雷太子防的就是有什么不安定的因素冒出来,危及他的太子位。他的儿子野心比他大,扫除下一辈的对手时比他还要积极。

    雷太子没想到这是在密室的密谋也被雷王给做成了证据,心深感恐惧,王朝对王室和子民的控制让人不寒而栗。

    “父王,母后,儿有罪!”

    “来人啊,把太子殿下雷焰郡王请到偏殿休息。”雷王掀起了眉头。

    “父王,母后,儿知罪了。”雷太子叫了起来,他怕了,雷王对他的惩罚,比想象的来的凶猛严厉,请到偏殿休息,说得好听,其实就是软禁,在雷王没有正式想好对雷太子的惩罚时,软禁是最轻的处罚。接下来,雷王或许就要找大臣商议易储的大事了,他雷太子很快连个普通的王子身分也没有了。

    雷焰抖了一身上的肥肉,傻傻的看着雷王,“爷爷,这事是我父嘱咐我做的,我不得不做,请爷爷明查。”

    “一起带下去。”雷王更加的厌恶了。

    雷焰的腕脑响起,他跳起来,“爷爷,我还有事要做。你让我接一下腕脑。”

    王后娇笑,“这等雷氏孙子,将来也能继承大宝!”

    雷王眼睛漫起杀机,“你接!”

    “雷郡王,雷森把所有变异人都赶出来了,雷森给变异人都服用了药剂,也收走了他们的腕脑。嗯,现在雷森身边只留个变异人,其他的据说召回后也会发下药剂,赶出来。郡王,我们怎么办,是不是按原计划行事。”

    “这个……”

    雷王手一召,把雷焰的腕脑夺去,对着腕脑道:“我是雷王,我不管你是谁,给我把事情做好了,把人统统都接到雷焰的领地上去。听候发落。”

    对面的人扑通一下跪了下来,他绝对没有想到,他会和雷王直接讲话。结巴道:“雷王,我,我一定,把,把事情办办圆满!”

    雷王冷哼一声,把腕脑捏碎,“雷焰,还说你不知情?”

    “爷爷,我知道,我有罪,但是都是我父亲的主意,真的啊,刚才的资料上都说了,是他指使我做的。他是我爹,他让我做什么,我不做说不过去啊。”

    雷王心极怒,一挥手,“给我拉下去,等候处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