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尔陪着个走上简单修葺过的城楼,城楼放着桌椅,桌子上摆着简单的两个件夹,件夹里便是星球转让的本合同了。※%,

    保尔对雷森道:“雷先生,一会签完字,武弃星那边雷霆王朝就可以放开管制了吧?”

    雷森看了一眼雷蓝依儿,雷蓝依儿笑道:“那个不属于我们管,我们只是拿武弃星上的领地和你换这一个星球。武弃星上有什么,不用我说,其实你们是赚了。等我们之间把手续完成,雷霆王朝也没有理由占着不放。他们的武装艇舰转一天,要浪费一天的能量块不是吗?等签完了合同,你们和雷霆王朝联络,我们只负责和你们签订领地换星球的协议,其他的不在我们的职权范围。”

    保尔呵呵一笑,“那是,那是。我们这一次是解决双方领土换星球的事情,这是根本,我们只要一签字认可,其他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呵呵,请,雷先生,雷夫人。”

    雷森在桌边坐下。沃尔夫家族摆放的是一张长条桌,雷森他们就位,活尔夫家族也派出了个人,坐在桌子的另一边。

    “呵呵,闲言少叙,我们签字吧。”保尔翻开面前的本,拿起了笔。

    雷森也打开件夹,快速的扫了一下件,件提前传给过佘曼样本,这一份件是佘曼确认的那一份,从条款到措辞,都没有问题。

    雷森拔掉笔帽,准备在件上签字。一个二十岁刚出头的男人冲了进来,一进来就叫道:“慢着。不准签。想签得打败我。”

    雷森把笔放下。静静的看着保尔。想听他的解释。

    “胡闹!滚下去!”保尔脸色很难看,对男子喝道。

    男子头一昂,“不,要想签约,雷家的人必须打败我才行。”

    保尔忙对雷森解释道:“这是我儿子术灿沃尔夫,雷先生多多包涵。”

    雷森挑了一下眉头,“不用和我说什么。如果不方便,我可以回避。”

    “就是你了。你来和我打,打败了我,我就什么也不说了。打不败告,回去告诉你们家族,我们沃尔夫家族不是好惹的。”术灿沃尔夫把矛头指向了雷森。

    雷森站起来,拍了拍面前有桌子,“你的意思,你在挑战我?”

    “是!你,敢不敢应战吧?”术灿很没的礼貌的用手指点着雷森说话。

    “修士对魔法师,有意思!”雷森说着。眼睛瞄了瞄身边的保尔。猜不透这是不是沃尔夫家族制定的圈套让他钻。

    “术灿,不得胡闹。马上给我下去,听到没有?”保尔敲着桌子站了起来,气得混身哆嗦。看样子,不像是在演戏。

    术灿一摇脑袋,“不下去,想在这里和和气气的签定协议,除非你们打死我,否則想都别想。”

    雷森笑笑,开口问道:“你一定要挑战我吗?”

    “当然,你们当就你一个男人,我不挑战你我去挑战谁?”术灿傲然道。

    这是一个很讲究规矩的人。这一点讲究让雷森对他产生不少好感。敏锐的他在对方身上没有发现什么威胁。于是便笑道:“好,让我来战一战魔法师,体验一下魔法的威力。”

    “那好,人在城外等你!”

    “慢着!”雷蓝依儿出声了,“说清楚了,是个人能力的比斗还是什么都可以使?如果什么都可以使,我夫君需要准备一下。”

    术灿已经飞下城头,大声说道:“当然是个人之间比斗。”

    雷森走到城头下,看到术灿如流星坠地,先前的速度极快,离地还的一米多高的时候,术灿的身影蒸腾虚幻,像是放一段长镜头的影片,间突然掐去一段,观者还不清楚怎么回事时,镜头已经转换。

    雷森眼睛冒出一片奇色,没有急着下去,而是转过头来问保尔,“保尔先生,贵公子练得是什么魔法?”

    保尔颇是骄傲的说道:“我儿子修炼的是少见的空间魔法,现在是级魔法学徒,实力相当于你们修士的筑基期四到六层的样子,而且术灿他就要突破到高级魔法师了。所以我不建议雷先生下去。我保证这只是一个意外,早知道如此,我就不带这小子来了。”

    “噢,那可真是巧了。”雷森脚下悬空,慢慢的,他的脚面越过墙垛,他一个跨步跨到墙外,向下探出脚去,每踩下一步,他就向下降低半尺,而且他是斜线下去。雷森这一手对他来说没的什么出奇的地方,不过是对空间的一点小感悟而已,平时他没的时间炫耀,这一次算是对方给了他一次验证的机会。

    保尔不是没有见识之辈,一见雷森如下楼梯一样一步一步,神情淡然的下去,他就不淡定了,“这,这……雷夫人,雷先生这……”

    雷蓝依儿笑道:“保尔先生,正如我夫君所说,巧了,我夫君是空间修士。两个空间,一个是修士,一个是魔法师,我也是第一次看到。一定会很精彩,是不是保尔先生?”

    保尔脸上原有的骄傲神情固化在他的脸上,“是,是。他是筑基期几层,不会恰好是六层吧?”

    “是啊!保尔先生真是一猜一个准。”

    “呵呵,我儿子二十了。”

    雷蓝依儿用稍显诧异的声音说道:“是吗?他看上去真的很年轻,我还以为他和我夫君岁数一样大,都是二十岁呢。保尔先生,你公子保养的真好。”

    面纱内,雷蓝依儿一脸轻松,她清楚,有些意外并不是真的意外,很多人物都是死在意外当,一个意外不行,会有一连串的意外接连发生。她绝不想看到意外发生在自己的男人身上,她希望自己的男人成为别人成长路上的意个。

    当术灿上来挑战时。她的确很恼。这样的场合是不该出现这种事情的。如果是“意外”,雷森除非立即带着她和佘曼进入空间,如果真是意外,那么是一件非常让有生气的事情。现在好了,得知术灿是空间系的魔法师时,雷蓝依儿松了一口气,这一次不管如何,雷森成了别人的意外。

    保尔干笑几声。雷森确实让他意外了,太巧了,雷森居然是空间属性的修士,年纪又这么轻。一时之间,保尔想到了许多。对雷森他有些感慨,他手也有雷森的资料,他很佩服这个出身地孤儿院的年轻人,靠着自己打拼下偌大的一份家业。还颇有胆子,拒绝返回雷霆王朝,享受荣华富贵。这还都不出奇。出奇的是,雷森居然还是一个修士。在孤儿院的十二年雷森不可能修炼,也就是说,雷森不像术灿那样从一开始就被刻意培养,雷森拥有现在的修为最多只用了十一年的时间。十一年啊,用了二十几年才是级魔法学徒的术灿相比之下是那样的不起眼。

    雷森不管别人有什么想法,一步步走到途,枚穿空月从他体内飞出,像只蝴蝶飞舞在他身体的周围。

    术灿没有听到雷蓝依儿的说话,但他从雷森的表现上已经猜个差不多,忽然间见了片穿空月,做为一个合格的空间系魔法师,术灿确定,雷森是一个修炼空间功法的修士。

    术灿不由的有些紧张起来,都是研究空间的人,一眼就能看穿对方的底细,一些对付别人有效的手段就不再有用了。

    术灿抬起手臂,缓缓的竖起,说道:“没想到能碰到空间修士,今天倒要见识一下。”

    雷森指了指术灿背后的施法杖,好意的提醒道:“你该用施法杖。放心,我会等你念完咒语再动。”

    说完,他又补充了一句,“我有耐心!”

    术灿脸却一红,魔法与修士不能比就在这一点,魔法师需要吟唱,需要与魔法元素沟通才能发起攻击,而修士却不需要,只要灵元不枯,直接就能攻击。

    “伟大的天地元素精灵啊……”术灿拿着施法杖,开始吟唱起来。

    随着术灿的吟唱,雷森感觉到空气的东西动了起来,组成玄奥的图形,然后突然变得有形有质起来,形成一片薄薄的透明的利刃,利刃在空间闪了一闪,雷森常用穿空月攻敌,知道下一刻利刃就会切向敌人的要害。

    雷森一个空间闪进,轻松躲闪开去,他闪开了,那一片透明的薄刃才出现在他刚才站立的地方,果不其然,薄刃是对着他的喉咙去的,如果不是提前躲开就是身上的法袍能隔开这一下,也会显得狼狈,失去脸面。

    术灿意外的惊叫一声,雷森能提前预知,提前闪开,同是空间,虽然一个是修士,一个是魔法师,但是术灿却不能做到,就是他的师傅,神出鬼没的大魔法师才摸到一点边。他师傅说,那是一种体察,不管是什么系的魔法元素,运动时都会在空间留下痕迹,细细体察,就能体察得到元素变化,做到提前闪躲与进攻。

    术灿又攻击了几次,每次雷森都能提前躲开,他又不能让雷森站着不动任由他打,如果一直这么攻击下去,次次落空,他的主动挑衅就成了一个笑话。

    可是,如果他停止了,又能说什么?说自己输了,可雷森一直在躲,根本就没的动手打过服一次。术灿也知道,要是雷森攻击他,围在雷森身体周围的片穿空月能要了他的命,他可没有雷森那种闪躲的本事。空间闪进在空间系魔法师那里叫空间挪移,那是要级魔法师才能去学的技能,他还差着两个大的级别。

    术灿的攻击慢了下来,城头上保尔看出了不对,自己的儿子自己了解,这家伙只有在想退路和欺骗对方时才有这种表现。从一开始,术灿对雷森就陷入了被动,雷森像鬼一样一会出现在术灿的前面,一会出现在术灿有后面,不一会又出现在术灿的右面。没有过程,就是突然出现。这种手段,术灿的师傅也表演过,说是拥的这种手段的有,只在不是倒霉撞在对方的兵器上,同阶当就是不是无敌,也能逃得了命去。说白了,这不但能用于攻击,还是最好的逃命术和保命术。

    保尔不相信儿子在设什么局要坑雷森。雷森一直表现的不惊不急,风轻云淡,始终是冷静的,一点也无要出手的迹像,挖坑对方不跳,恐怕最终要把自己闪在里面。雷森要是想攻击,战斗就会随时结束,这是保尔居高临下观看后的感受。

    居高临下看去,雷森潇洒自然,术灿却要找着雷森攻击,这情景就像一个耍猴人在戏耍猴子,一个冷静把控着节奏,一个随着节奏在走。

    保尔看不下去了,这样下去,儿子受到的打击会更大,儿子是个心高气傲的主,一直以为自己在同龄人是最优秀的,现在让雷森活生生的给教训了一顿,心的失落估计会很大吧。

    不能再这样下去。保尔决定出面和一下稀泥,他对着下面大声喊道:“雷先生,停手吧,我看你蹦着累得慌。算是打成平手好了。你上来,上来我们签协议,把正事先完成才好。”

    一旁的雷蓝依儿忍不住笑出声来,脸皮还是老人的厚。她忽然又想到自己的岁数,比保尔的还要大上许多,她的脸皮一定也不薄。她想到雷森才二十岁,她的脸就红了起来,似乎在某些方面,她占了便宜!想到这,她轻轻啐了一口,心里面却十分的甜蜜。

    保尔见雷森没停,他有儿子也没的停,便又喊道:“雷先生,上来吧,正事要紧啊。我们签完字,还要谈谈武弃星垃圾处理的问题,时间不多啊!”

    时间不多!雷森抬头冲术灿一笑,“你爹说了,时间不多了,我看我们也可以结束了。你的攻击手段好像不多,而且对我还没有用。”

    “再战!”术灿自是不肯认败,一摆施法杖,又念起咒语来。

    雷森眉头一跳,身影一闪,在原地消失。随之,术灿的念咒声也消失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