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森的两片穿空月一头的尖角各对着术灿的左右眼,而雷森的左手也同时掐住了术灿的脖子,把他的魔法咒语掐断在喉咙里。

    雷森竖起右手食指,晃了晃,脸上带着笑,“术灿,你不行的。”

    术灿脸色发白,他努力的握紧了法杖,“我,我不服!”

    “那没有用!”雷森叹息了一声,“要是在真正的战场上,你已经死了。术灿,我们到此结束。”

    雷森松开手,召回两片穿空月,这两片穿空月离术灿的眼睛始终半寸,他对穿空月的操控已经达到了空前熟练的程度。

    雷森转身,身后又响起术灿念动魔法咒语的声音,这个术灿虽然二十多岁,还像个孩子,对输赢带着很深的执念,心胸不甚磊落。

    雷森没有理术灿,他不让术灿攻击到他,术灿根本就没有那个本事把他怎么样。雷森一个空间闪进从城下出现在城头上,这个时候,术灿的魔法恰好完成,一片空间刃突然出现在雷森消失的地方,穿过空气,根本由不得术灿的控制,向外飞去,切在城墙上,在城墙上切了一道深痕。

    雷森神识察觉,心里面对术灿这种败了还要强行打下去的行为颇为恼火,而且术灿这一次是全力攻击,如果他躲不开,这一下子空间刃就会把他从腰间切成两段。他的心腾的一下升起一股浓浓的杀意。

    城墙上的空气为之一窒,保尔大惊,他是有见识的人。雷森身上的杀意让城头上的温度都下降了好几度。惊得他身上的汗毛根根竖起。

    他心里一哆嗦。杀意影响到了他,他不知道雷森这是经历过多少场厮杀才养成如此多的杀气。这是杀气,不是什么威权气场,这种杀气浓得压抑,似乎整个空气一霎那间都弥漫腾起一股剌鼻的血腥味。

    保尔忙让自己保持清醒,有些后悔放纵自己的儿子挑衅雷森了,他怕雷森怒极杀了他的儿子术灿,忙叫道:“雷总。不要动手,我代我的儿子向你陪礼道歉了。”说着就对着雷森弯腰一礼。

    雷森直看着城下的术灿,庞大的杀意牢牢的锁住术灿,片穿空月转动变得缓了起来,他这一刻清晰的感觉到他和片穿空月的联系又突破了一层,片穿空月随时都能按照他的心意飞出去攻击敌人。

    这是一个意外的收获,静静的观察不同的敌人,意外的让他的心境安静下来,用冷静的心态看着不同的敌人,使他和法器的联系进一步紧密。

    术灿在城下。被杀意锁住,感觉好像面临一头他用尽全力也无法摆脱的杀人巨兽。自己随时都有可能死在巨兽的口。恐惧!巨大无比的恐惧!面对死亡时不可抑制的恐惧在他的心里疯狂的生长!他没有想到雷森会让他这么害怕,这不是灵元威压,这是一种杀气,一种杀了很多很多人积聚在身上的杀气,在这种杀气面前,他,术灿的心神与他的身体一样,一起颤抖了。

    术灿怕了!

    保尔也看得出自己的儿子是怕了,怕了雷森!他也怕,他见雷森不理他,脸上的表情变得冷冰一片,只盯着术灿——他的儿子。

    此时的雷森像一个择机而动的凶兽,在保尔在术灿的眼里都是!他们两个感觉到雷森分明就是一个凶兽,弓背控身,随时跃起就能给术灿以致命的攻击。

    凶气四溢啊!保尔稍稍冷静一些,瞥眼看到儿子术灿紧张的样子,术灿这时不自觉和后退了几步,左手的魔法杖歪举着,右手缩在胸前做出下意识的自我保护动作。

    “天才是天才,和人家一比,还是太嫩了些!”家族有人不服华族雷氏的强横,认为有月狼血统的沃尔夫家族不比雷氏差,现在看看,一个以前从没有在沃尔夫家族情报系统出现的年轻人就这么厉害,一身的杀气就能摧得自家的天才胆寒,那些有名的闭关提升修为的雷氏天才可想而知会有多么的厉害!

    保尔感叹,他现在不担心雷森会失去理智重伤或击毙术灿,所谓知子莫若父,术灿的性格保尔十分了解,天才的光环上他的眼睛长到了头顶,一向看人都觉得不如他,有时候他这个当爹的也会不受尊重,被术灿用不听不咽的话说上几句。也因为术灿是族公认的天才,保尔想教育他偏偏受到族的那些老人的重重阻力,在那些老人的眼,天才就应该有天才的性格,若是没有挑战一切的勇气,看小宇宙的勇气,将来能有什么成就。

    对于那些老人来说,天才的挫折是天才自己遇到的,不是当长辈的人为设置,那样的教育会毁了天才。天才的成长经历不正是天份过人,实力过人,然后遇到打击,要么消沉,要么痛定思痛,变得沉稳起来,更加的凶残起来的吗?

    保尔见儿子摆出一副受惊吓的动作,知道雷森的出现已经让儿子术灿受到了挫折,如果儿子接下来能吸取教训,知道自己小看了天下人,从而更加的奋发,那么这一次的战斗对术灿来说,价值就太大了。

    保尔认为,每个有底蕴的家族都不缺少天才,缺少的是心志坚毅,能做流砥柱的人物!人物一定是天才,天才却不一定是人物!

    保尔心绪纷乱,正滋味杂陈,他听到雷森开口了。

    雷森开口,冷冰一片,“术灿,你认输吗?”

    城下的术灿又退了一步,定睛看着雷森,眼神包含许多复杂的情绪,他咬了咬牙,面色一会红一会白,一摇脑袋,“不,我没输,你也没赢,你没有打败我!”

    雷森冷笑一声,“怎么才算打败你?”

    “把我打趴下!你没有把我打趴下,就不算你赢,我也不算输!”术灿找到了理由,大声嚷了起来,“下来,我们再战!”

    雷森冷哼了一声,道:“被我打趴下的基本上都是死人才趴下。至于你,那就算了,我想你马上就会认输!”

    “下来!我们再战!”

    “不用了!就让我的法器陪你玩玩!穿空月,去吧!”雷森说完,很是潇洒的一指术灿,片穿空月应声从他身边消失。

    术灿知道了雷森是空间属性的修士,空间攻击力比他要强,他的空间刃需要空间属性的魔法元素排列组成,不但废时耗力,在他现阶段而言,更是一次性攻击,攻击出去就散了,再用就需要重新念咒聚集天地间本就不多的空间魔法元素。不要忘了,这里可是灵气比较多的星球,适合修士修炼,空间里多是灵气,想比较而言,魔法元素不但稀少了许多,活性也不足,让他事倍功半。

    所以,术灿提前就朝旁边一闪,叫道:“来得好,我也要念咒语了。”

    术灿想念,可惜他不能瞬发魔法,需要把一段咒语念完,而雷森纯粹是要给他一个教训,不会再像刚才那样给他念完魔法咒语的机会。

    片穿空月一闪现扑了个空,又即时的消失在空间里,若不是观者都不是普通人,穿空月的闪现所有人都会以为是眼花了。

    在场的人都不是普通人,他们瞪大了眼睛,这对他们来说是一场难得的观战机会。在场的人除了雷森,雷蓝依儿,佘曼人,其他的都是魔法师,现在虽然是地球人在这片宇宙形成的联盟,面对有共同的敌人,星空土著人和星兽,可是修士和魔法师必竟是两个不同的体系,是个人,活在其,就不免对双方都有比较,认为自己比对方强!

    让魔法师们无法接受的是,星兽得星空土著们并不把他们当会事,只有修士才会被当成强劲的对手。过分的是,星兽还把自身的天赋能力和修士对标,直接移植了修士的实力体系,什么凝气期,筑基期,金丹期,完全照搬。那些星空土著人还算有些自尊,没有像没脸没皮的星兽那样丢掉自尊,把自身的实力分成力卒境,力将境,力王境,力兽境,力地境,力天境,力荒境,力宇境,横空境,神启境。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这是对着修士引气至飞升,一境不差。人家也没有把魔法师当回事。

    都是修炼,都是超出普通人的存在,魔法师对自己的传承可是骄傲得不要不要的,偏偏的就这么被人给歧视了,真是婶可忍叔不可忍!每个一魔法师都有一个梦想,那就是自己的魔法变得越厉害越好,最好是一个禁咒下去,杀光了那些不识趣的星兽和那些个一身土味的星空土著人们,然后,再让修士雌伏!

    这里又不得不说,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几千年过去了,魔法师们悲哀的发现,除了那些被他们称为法神的魔法师还可与半仙级的修士们相抗外,法神以下,同级别的修士大都能压着他们一头,就是最没有攻击力的木属性修士也能把他们火系魔法师战上一战,打不过,也难打败!真是情何以堪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