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这样,平时他们都很少去惹修士,怕打不过丢人。∽↗,也因为这样,一旦有魔法师和修士对战,他们都万分的重视,别人战,他们观战,也可以积累出一部份经验,下次轮到他们,他们也有心理准备,就是打不过,也不要输得那么狼狈!

    所以,雷森站在城头一挥手,他们的目光都看向了城下,看着术灿,看着雷森是怎么远距离把术灿打趴下的。

    雷森在他们的眼已经很厉害了,他们看得清楚,术灿一直在攻,雷森一直没有把术灿当回事,只是最后一攻给术灿一点警告罢了,偏偏的术灿还不知趣,竟然在败了之后还下狠手。这是败人品啊!

    片穿空月再次闪现,这次术灿没有躲开,锋利无比的穿空月划破了术灿的衣服,接着穿空月像只蝴蝶,上下翻飞,把术灿的衣服一片一片的划破,碎碎片片,丝丝缕缕,掉落了一地。

    术灿很快成了光身猪,除了遮羞的胯下布之外,他身上再无寸缕。当大家,见雷森给术灿留下遮羞布就会停手时,片穿空月飞上术灿的头顶,贴着术灿的脑袋瓜儿,左右,右左的刮着,一时间,术灿的头发纷纷掉落。

    大家目瞪口呆起来,雷森这是不杀术灿,可这一手把雷森的羞得十分厉害,术灿再怎么高傲,自此以后,再也高傲不起来了。

    术灿这一刻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这个雷森太卑鄙了,站在城头上完全超出了他的魔法攻击的范围。术灿现在根本就拿雷森没有办法。术灿挥动手的棒棒。噢。是法杖,法杖是木头做的,法杖动,穿空月便飞来一片,来来回回,来来回回削薯片似的把法杖从顶端一片一片的削短了下去。这法杖可是珍稀的树木制成的,是家族一位老人在他十八岁时生日时送给他的礼物!

    术灿气得要吐血!可恶!可恨!

    这架没法打了!尽管气得要发癫了,心里也明白。自己别说打败雷森,这要是生死战,雷森一个照面就能切断自己的喉咙,他缓慢的魔法攻击对雷森根本没有出手的机会。

    更进一步的说,别说是他一个,就是再多几个他这样的人,一起围攻雷森,雷森也能把他们轻松的秒杀了!雷森能站在城头上轻松的操控片灵巧的法器对他尽情的羞辱,那种操控十分的精深,片法器一直飞着。各做各的事情,即相互配合。又不相互干涉,要是杀人,同时间,片法器能取人的性命,除了实力能压制住雷森,否则人数再多,也不过最终是多几具尸体而已!

    城头上,雷森操控着片穿空月尽情的羞辱术灿,他要让术灿亲口认输,而且以后见了他要躲着走。他要让沃尔夫家族的人知道,他雷森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谁也不要想着踩着他的身体达到什么不可靠人的目的。

    术灿一直没有认输!雷森把术灿的头发肖了个八八,站在城头眉头一挑,一片穿空月在空猛的一顿,又一个加速旋转开去,刷的一下消失了。

    术灿一张嘴,还没有叫出来,又一片穿空月做出了相同的动作,在他眼前消失了。

    片穿空月眨眼睛先后消失,术灿后背多了条横着的血线,雷森操控着穿空月开始对术灿的肉身进行伤害了。既然术灿不认输,他就有一直攻击下去的理由,谁也说不出什么!

    “啊!”术灿再也忍不住了,尖叫起来。

    “刷!刷!刷!”随着轻微的声响,穿空月在术灿前胸划了道平行的竖血线。这一次保尔也明白了雷森要做什么了,雷森这是开始下狠手了!

    保尔的心疼得直抽抽,术灿是他儿子,也是他最大的骄傲!任性的术灿不认输,雷森就有理由不停手。

    当然雷森不会下死手,但是这种被剺开一道道血口,等于是最残忍的刑罚了!

    “雷先生!住手吧!术灿已经输了!”保尔看着血从术灿的前胸流下,忙对雷森叫道。

    雷森冷然答道:“我没有听到他认输!你代表不了他!”

    “呃,我……”保尔语塞,人家雷森上次已经给了他面子,仅是象征性的给术灿一个警告,就退到城头上来了。是术灿不识趣,继续挑衅,这才惹恼了雷森,雷森这次出手看样子是一定要分出个眉目高下来了。

    “术灿!”保尔叫道,“认输吧!”

    “啊!啊!啊!”在保尔的叫声里,片穿空月又在术灿的前胸划了道横着的血纹。术灿惨叫,挣开了伤口,那伤口张开,血水顺着被切割整齐的刀口向下流着。

    术灿没有应声,痛,疼,让他脑袋混乱了。从来没有人这个样子对待他。在家族里谁敢这样?他是家族的希望,是家族未来的顶梁之柱,家族成员对他尊敬还来不及,轻声细语的对他,他也想过这样的情景,不过那是他想像着用空间刃切开别人的身体,听着别的的号叫与求饶!

    讽剌的是,他还没有来得及试验他的想像,雷森就让他的想像上演了,被伤害的人是他,发出难听的,没有尊严的尖叫声的人也是他!

    这与他的想像完全不同。残酷如霜的雷森把他心的一切想像都冻得零八落。雷森用他的法器告诉术灿,什么叫痛!而且这种痛让人恐惧,来不及想太多的东西,比如去想着认输!

    术灿是个菜鸟,保尔可不是,保尔见雷森的攻击是一波接一波,说话的功夫,已经在术灿的身上划了五六波,在术灿在身上划出一个个方形的块子,术灿一动,那些方块肉就互相拉扯挤动,张开如口,闭合无声!在这样密集的攻击下,除非有大毅力者,才能完整的说出一句话来!而术灿明显不是!最起码现在不是!

    “雷先生,请你住手,给他认输的时间!”保尔对雷森请求道。他很想攻击雷森把术灿解救出来,可是他知道,在场的人无论是他还是旁人,只要一出手,这场较量就变了性质,那些个蛮横不讲理的雷氏诸人就有借口猎杀他们沃尔夫家族的各个实力层的人员,给他沃尔夫家族以重创。

    所以,他们只能看着,看不下去只能开口求雷森,没有人敢出手替术灿解围。如果能,就不会有今天这个签署星球转让的协议了,武弃星外,也不会有雷氏的飞艇在飞行,让沃尔夫家族只能看着武弃星流口水,而不敢下口。

    说到底,还是实力不如人,只能忍了!

    雷森扫了保尔一眼,点点头,“既然保尔先生如此说,我给你面子!”

    片穿空月一顿,悬在术灿上空,顺着牙尖滴下滴血,滴在术灿的脸上。

    “认输!赶快认输!”保尔忙对术灿叫道。

    “我,我认输!”术灿冲着城头叫道。喊完了,就身子一软倒了下去。这家伙好像晕血,还是延迟性的!

    “赶快救人!”保尔从城头上跳了下去。

    雷森把片穿空月收到手,一片真火腾起烧尽穿空月表面的血污。

    他把穿空月收起,走到雷蓝依儿旁边,“没事了!”

    雷蓝依儿和佘曼都是有经历的人,这种场面虽然残酷了些,画面的冲击感强烈了那么一点,对她们二人来说,还不至于太过失态。

    “教训得好!”雷蓝依儿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嗯,他们太失礼了,这种事情,他们必须给一个解释!”佘曼说道,她觉得这种事情不可能是偶发的,一定是沃尔夫家族精心安排的东西,不过,碰到了雷森,雷森直接破了他们的安排,让事情朝相反的方向发展了。

    “不用理他们。把协议签了,他们就该离开了。”雷森转回身看着城下一堆人围着倒地的术灿,正有白色的光亮起,打在术灿的身体上,术灿身体上的伤口正以可见的速度愈合,这魔法也不是没有可取之处。

    雷森对二女开了一个玩笑道:“我还以为这个魔法天才是真得很厉害呢,吓得我都不敢接受他的挑战了。没想到,真的放对了,他却是一个花样子的贷色,看不用!”

    雷蓝依儿笑了一声,“我的夫君最厉害了!怎么是他这样的天才可比的!在我眼里,他很蠢,还没有风度襟怀,连我夫君的一根发丝都不如呢!”

    佘曼点头附合,“是了,主人就是厉害!什么人也和主人比不上!”

    雷森很开心,哈哈大笑起来。

    城下,术灿身上的血止住,很快就有人把术灿架了下去。

    保尔再次出现在雷森面前,为刚才的事情向雷森道谢。雷森无所谓的哼了一声,“不用了,只是较量一下而已,我有分寸!”

    保尔看着雷森平静的表情,心里一抽,都快把人的皮肉割成鱼鳞了,还有分寸,那要是没有分寸又该如何?

    保尔笑道:“雷先生,那好,其他的不说,我们办正事。对,办正事,我们来把协议签了,这脚下的星球就属于你了,你在武器星上拥有的土地就归我们家族所有了。请!”

    两方的人再次在桌子边上坐下,雷森重审了一下协议,见协议没有被人趁机会动什么手脚,这才在保尔的催促下签了字。(。。)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