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霆王朝就是这么霸道,先把事做了,你们问就给一个轻飘飘的答复,你们不问,那就这样。

    大美星邦高层再询问,才得到确切的答复,高王后去盘龙星看孙子。家事!雷霆王朝不耐烦了,回应时加了一句,“要是战争,就两座战争堡垒,你当是过家家玩呢!睁开眼睛看仔细了,战争保垒上可是有王后徽章的,看清楚了再问。多大点事!最重要的是,我们的王后到了大美星邦,大美星邦要负责我们王后的安全,出了任何不愉快,雷霆王朝不听解释!”

    大美高层气极,跳脚骂人,“是谁这么多事,上报什么?好了吧,这回我们要当保镖了。出了事情,雷霆的那帮混蛋,肯定以此为借口发动战争。赶紧的,下命令,清空到盘龙星的空域,军事管制,任何飞船都不允许飞入,全他娘的绕道!对了,盘龙星,哪来的盘龙星,把他的资料给我送过来,马上!”

    “咣!”一只拳头砸在桌子上,“该死的沃尔夫家族,买卖星球为什么不向我们提供买主的详细资料。这个雷森占据盘龙星,明显就是一根刺!雷霆王朝要什么,要咱们的星域,这不是开玩笑。高王后这一次来是划地盘来了!”

    “该死的……”

    大美星邦高层不知该骂谁,沃尔夫卖出一个家族的私有星球,他们以为是小事。买家只是英西星邦的一个没有背景的小子。他们当初认为这是小事一桩。是正常的交易,谁曾想到沃尔夫家族在这里给星邦埋了一个雷!

    “雷霆王朝要谈盘龙星以北星域的事情……”

    “谈,谈什么谈!不谈!”

    两座战争堡垒在一晨来艘武装舰的护卫下,在星空缓慢移动。远远的有几百艘大美星邦的星际舰队在跟着护卫。这些舰队是接到命令后紧急集合到这里来的,大部分是通过星际跃迁而来,他们接的是紧急军务,护卫雷霆王朝的贵宾!

    “他们为什么这么慢?”

    一艘船舰的指挥室里,一个上尉参谋皱起了眉头。    舰长站在舷窗前看着舷窗外漂浮前进的两座战争堡垒,“这不是我们操心的。两座堡垒一座上面的的徽章是雷霆王朝王后的固定徽章,金色的凤王,还有一个徽章是陌生徽章,情资里面没有。把徽章图案发出去,向上面确认其主人是谁。”

    “是!”

    舰长自语道:“但愿这帮疯子不是来给我们找麻烦的,我宁愿去和那些不开化的土著战争,也不愿意去得罪这帮疯子!”

    指挥室里,一帮参谋立刻低下了头。

    让舰长感到陌生的徽章是一只穿行于雷云之间的大白鹤。大美星邦高层看到图样后,也不知这是属于雷霆王朝哪位要人的。又急忙向雷霆王朝确认,又惹来对方不满。“逍遥王雷广的徽章你们也不认识。我们还是友邻吗?这是严重的蔑视我雷霆王朝的威严,逍遥王,位同亲王,世袭罔替!我王朝这么重要的王爷你们居然不知道。你们大美星邦这是什么态度?侮辱我们王朝王室,这是要挑起战争吗?”

    大美星邦的联络人一嘴的苦水,说他们不关注雷霆王朝的异动,这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大美星邦虽说强大,但和雷霆王朝比起来还不是一个级别,雷霆王朝易储那么大的事情他们能不关注,他们也知道原来的二王子变身成了逍遥王。情资系统连连分析,分析这意味着什么,雷广几乎一切都出现在大美星邦的情资系统里,但是大美的情资系统把注意力都用在了新太子身上,这个人将来不出意外要负责雷霆王朝的俗务,才是他们要关注的对像,他们研究……可是谁曾想这个逍遥王刚封出来,就来到了大美星邦!

    不是不想知道,而是做不到啊!大美星邦的联络人叹息了一声!还好,他知道,要是这边一言道出徽章的来历,雷霆王朝会表现的更加愤怒,好啊,我们一个新王爷出现,什么都是保秘的,你们就全知道了,你们这是存心刺探,心存不轨啊!

    那样的话后果会更严重,说不定雷霆王朝立马变脸,马上就有舰队过来先干上一场!

    联络人把答案上报,大美星邦的高层更是忙乱!

    雷广并没有在自己的战争堡垒里,而是一直陪在母后高王后的身边,高王后身边还有一个长相和他相差无几的人,一身高贵的气质,对他神态恭敬,如果大美星邦的人看到这位,肯定会出一身冷汗,他们一定能一眼认出,这位就是新的太子,雷霆王朝的王子雷宽!

    从不讲理的家族一下子出来个重要人物,难道雷霆王朝不担心被别有所图的人把人抹掉吗?再厉害的人,就是半仙,也经不住上千门离子炮集轰击,这个人物胆子也太大了吧?

    雷宽笑道:“我那侄子不肯回归王室,估计是对往事难以接受。Ad2;二哥,他日,我一定会集精力调查出事情的真相,让二嫂闭目。说来,这事二哥还要多谢谢母后,是她逼着家那些老古旧们答应封你逍遥王的,如果没有母后一力做主,二哥你可真就成了白身分支。”

    美艳的高王后瞅着雷广,哼了一声,“你二哥那心我能不知道,还不是想避嫌,要不然这个太子位轮不到你。他倒落个贤名,不想掺和你们兄弟争储当,我这个当娘的偏就不如他意,不然,你那死爹背事不知藏着多少个儿子。有的是想争太子亲王位的。我要是不给你拉住你二哥,放他离开。他将来可就没有名义帮你了。一个白衣分支。宗室里可不在乎你说些什么!雷家那些老古旧只管延寿修炼,他们可不意废嫡后接位的是是不是嫡出,只要是雷氏的血脉就好。”

    高王后冷笑道:“废大王子我不心疼,但是我是王后,这太子只要我在一天,只有我生出的儿子有资格坐。宽儿,你莫要以为你二哥做了逍遥王,没有完全离开王室对你是一个掣肘。我告诉你,打仗亲兄弟,你要是有这想法,我第一个饶不了你。Ad;还有,你背后的谋士不错,提议得很及时,封你二哥为逍遥王,这想法也是绝了。你在内,他日位登大宝,你二哥在外。如果能在你登上大宝之时,成为半仙。在那些老古旧里就有话语权了,对你行事大有禆益。”

    高王后缓了口气又道:“他日,你真登得上大宝,我只是王太后,按规矩不能过多干涉王政,那就意味着高家不能再明目张胆的支持你。而你的王妃,身家太弱,支撑不起你的王位。可是你也不要担心,你二哥没有争位之心,你二哥那个儿子更没有,帮着那个小子一点,将来你不会吃亏。那小子的资料我也反复看了,将来比你们两个货色都强!”

    雷广一直在听,听到高王后贬低他们兄弟两个,抬高自己那个不听话的儿子,不由得出声道:“母后,弟比我们父子强,宅心仁厚,他是最合适的王位继承者。”

    高王后不买帐,“我眼不瞎,什么宅心仁厚,等他坐了王位,心就变了。当初你们的死爹未得王位之前,比宽儿还要好,登了王位,谁敢在我面前说他宅心仁厚,我挖掉他的眼睛!”

    雷广只好不再说话。

    雷宽对于母后的评价不以为忤,相反的,他起了更大的兴致,开口道:“若真如母后所说,他日我登大宝后,如果我的嫡长子不贤,其他各子均不如森儿的话,我愿立森儿为太子!”

    雷广瞪起眼睛,道:“不可!”

    雷宽温厚的笑笑,“二哥,雷霆王朝之所以强大,是我们雷氏一辈辈历经图治下的结果。虽然那些老古旧始终是我们王室牵绊,但他们也是我们王室的压舱石。我相信,如果森儿贤明,有为王的能耐,那些老古旧会很高兴让森儿来治理雷霆王朝的。那样在他们看来,更有看头,更有趣味。”

    高王后眼睛一亮,“这倒是个主意!宽儿你说这话我就放心了,记住,王位是末,修为是本,不要像你王父那样,做了王,修炼搁下了,当初压我一阶,现在,我反超他许多。若是打不过我,怕我掀了他的王宫,这一次易储没有那么容易。我可是知道有许多势力在暗地里活动呢!”

    雷广忙道:“可是森儿没有那个意思。若不是有蓝依儿在旁边劝他,到现在他也不会允许在宗谱上写下他的名字。我当初和他谈,他的条件就是我不以宗室来压他,他不想受到宗室的束缚。所以我才上疏请求自贬为白衣分支。唉,你们给我请封逍遥王,我还不知该如何像森儿解释呢,当时我可是说了,只要他手书,自愿在宗谱上写下他的名字,我就做一白衣,远离宗室……”

    高王后挑了一下眉头,“由不了他。名字入了宗谱,不是谁说能扣下来就能扣下来的,入了宗谱,他要是个人才,那些老古旧有的是理由折腾他!哎呀,忘了他还有个空间,能一躲好久不出来。呵呵,可以想见那些老古旧若是对他有兴趣,被他躲了,飞起发须是何等有趣!”

    高王后说完,开心的笑起来。

    雷宽等高王后的笑声过后,说道:“所以,这一次我执意来亲见我那侄儿,由我来向他解释。”

    雷宽想了想,“我倒有个想法。不如以森儿的名义把这一片星域拿下来,送给他管理,名义上属于大美星邦也可,可以高度自治吗?”

    高王后道:“这倒是个好主意!我去跟你们那个死老爹谈。广儿没了领地,正好能有个落脚的地方。千卫,太寒酸了!”

    高王后转身走了。雷广指了指雷宽,张了张口,想说些什么,最终化作了一声叹息。

    雷宽嘿笑,低声道:“二哥你是知道我的,我可不想做什么太子。没办法,王后就生咱们个,大哥被废,你让贤,我是被咱娘硬逼着出头的。我可是替你扛下太子位的,你和大哥都是我亲哥,大哥是指不上了,我只能指望你了。要是你一操手走了,我这个太子还没登大宝,可就真的称孤道寡了。”

    雷广摇了摇头……

    “我是说真的,我那几个儿子像我,倒有一两个争气的,可惜他们和我一样,本就没有想过王宫的事情,性情散漫,不堪大任。若是我这样的人做一任还行,王朝接连两个王都没有霸气,血性,雷霆王朝就要毁在我的手了。二哥,我说的可是实话,你得帮我!”

    雷广闻言,起身,“你不是跟来了吗,你去和森儿谈。别的不说,知道我为什么辞王,要做白衣分支吗?因为,就是没有雷霆王朝做依靠,森儿也有本事做出一番惊人的事业。而且,他言谈当对什么雷霆王朝根本就没有当回事。你和他谈,也不要操之过急,有些话留着,观看他一番再说吧!”

    雷宽眉开眼笑,“二哥同意就好!我自有主张!”

    雷广转身走了,“好好做太子,莫要像大哥那样,对自己人下手。大哥是过去了,我不说什么,你可别学他,让我失望。”

    “二哥慢走!”雷宽看着雷广走远,松了一口气,伸了个懒腰,“真累啊,可算谈好了。雷森,你爹把担子甩给我,你得给拣回去!哼哼!”

    高王后的声音响起,“宽儿,你二哥呢?”

    “娘,二哥他回去休息了!娘,二哥也难啊,看样子他是真不愿意接受逍遥王的封号,对我那侄子看得甚重!他刚才说,我那侄子……”

    “哼,是我亲孙子!”高王后生气的挑眉瞪了雷宽一眼。

    雷宽忙笑道:“是,是,是娘你的亲孙子。我二哥说他就是不依靠我们王室,也能做出一番惊人的事业来。莫非二哥还有些关于你亲孙子的事没有说透?”(。。)

    PrintChapterError;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