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想起很多不好的事情来,他心态复杂,很想接受手下的建议狠狠得教训一下盘龙星的星主,一个小小的星主,敢和大美星邦叫板,太狂妄了而理智却告诉他,如果他这次任务真是替从雷霆王朝来的贵宾扫清航路上了障碍,就是现在不打,他以后的麻烦也会有。至于麻烦的大小,要看盘龙星星主在雷霆王朝的份量。

    他吁了一口气,扫了建议打的几个手下一眼,对那个大校道:“你负责联系上峰,确认我们这一次的具体任务。”

    将说完,面容一整,下令道:“传我命令,所有围着盘龙星的舰只后退,退出对方射程之外。再没有我的命令之前,任何舰艇不得反击,否则军法从事”

    “是”几个建议打的校官脸色都黯了下去。他们也知道,大美星邦只要是遇到和雷霆王朝有关的事情,总会退避再退避,丧人志气

    而此时下面又汇报道:“报告将军,我方又有两艘军舰被击毁”

    将瞪起眼睛,“打开防护罩,立即撤我的命令还需要重复吗”

    “是将军”汇报军情的校官低下了头。

    盘龙星出现奇怪的局面,为数不多的小型军艇和民用船只,凶猛的追打数百艘军舰。而那些军舰一个个撑开了护罩,被打得护罩乱晃,却不敢还手,只是加速再加速,想摆脱攻击,逃到外面去。

    盘龙星上,雷森命令道:“所有系统听令,集攻击一艘,给我再留下对方几艘来”

    “龙武明白”

    “盘空明白”

    “龙游大神明白”

    “龙游狂神明白”

    ……

    屏幕上,被攻击的对像及时调整,所有的离子炮都集起来,攻击一艘跑在最后的军舰,军舰的护罩剧烈的晃了晃,终是敌不住。破碎开来,舰体在空解体,发出一团凄楚的光

    一连打下四艘军舰,大美星邦的其他军舰才撤出盘空的攻击范围之外。这时只有轨道炮和龙游系统的两组艇船还能攻击对方。很快。连轨道炮也失去了作用。

    “龙游狂神请令,我愿率我属下船只去接外面的船回来。请主人准许”

    雷森犹豫了下,准许了狂神的请求,“狂神,一路过去。不要恋战,速去速回,把船上的各类智脑取回就可以了。这一次只是反击。明白吗?”

    “狂神明白主人放心吗,狂神知道轻重”狂神率着艇船逼向对方,边飞边打,直直的撞开了一道口子,飞了出去。

    大美星邦星际舰队的指挥舱里,将眼神发飘,看着面前一块块屏幕。狂神率队冲开他的舰艇封锁,是他下令让开的。这个时候。他觉得在情势未明之前是不能再和对方接触的。对方打就打吧,谁让他的舰队无礼在前,击毁了人家的回收船队。

    “报告将军。”大校抬起了头,脸色难看,冲着将敬了一个军礼。

    “讲”

    大校抿了一下嘴巴,说道:“经向上峰核实,我们的贵宾确实是来自己雷霆王朝,对方是雷霆王朝的高王后。事先没有照会,我方发现以后,向雷霆王朝核实。才得高王后,逍遥王一齐过来,来盘龙星探亲。据上峰掌握的消息,盘龙星星主极有可能是雷霆王朝王室流落在外的人。”

    将的脸刷的一下白了。他知道他惹上祸了。

    “将军”大校叫道。

    “还有什么事?”将的眼神游离起来。舱校官大都抬头看了他一眼,同情的居多。这些校官知道,要是大校说的是真的,将的麻烦大了。极有可能去职。而他们这些校官也有一些要离开军队。

    大校身子一挺,“报告将军,上峰还不知道我们这边擅自击毁盘龙星回收船的事。只是叮嘱我们要小心处理。不要惹盘龙星。我建议将军马上和盘龙星星主联系,说明这只是一个误会。我们是来保护他的,希望他能理解”

    将精神一振,“他能理解吗?”

    大校道:“报告将军,盘龙星星主的资料上峰也发来一份,他是个商人,请将军以晓以情,动以利。相信他能明白将军的苦心,接受将军的慷慨”

    “给我通联盘龙星星主”将马上从善如流,接受了大校的建议。

    “是将军”

    ……

    “报告将军,盘龙星信号已经屏蔽,无法传递信号”

    “这,这可怎么办?”将发急。

    又是那个大校及时建议,“请将军联系盘龙星外的飞船,让它们代转。”

    “好好”

    狂神正在航行,它的屏幕上已经出现回收船瘫散在太空的图像。它怒了,把一腔的愤怒都撒在附近的敌船了,一溜炮打过去,打得对方的船护罩直晃。

    一个信号传到它的船上。信号是友好的,请求与它通联。

    狂神声音冷惹寒冰,“你好,我是盘龙星游龙狂神,你是哪位?”

    “你好。狂神,我是大美星邦的菲尔茨将。刚才那只是一个误会,请你代转我去盘龙星星主的歉意。是我方的错,我方会找出原因,给盘龙星星主一个满意的解释”狂神的屏幕上出现一个将的身影,正是那个舰队指挥。

    狂神狂怒,“你的歉意一钱不值我的主人不会接受我告诉你,不管你是谁,你完了敢对我们盘龙的船下手,无论是谁也保护不了你你等着”

    将脸一沉,“你是谁?”

    狂神大笑,“狗屁的将军。你好健忘,我再说一遍,本智脑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狂神就是我,我就是狂神你要不服,冲爷爷来”

    “啊,你是智脑?”将惊愕了

    将眼前的屏幕画面突然转变,一个空空的操控舱出现在屏幕上,画面急剧变大。一个粉堆玉雕哈似的小娃娃出现在对方的屏幕上,眉眼带着一股无比的凶厉,“我是智脑,记住。我是狂神。我也记住你了。就是这一次你能躲过去,早晚有一天我狂神不死,穷天究地也要追杀于你”

    屏幕突然一闪,画面消失,一股稍显稚嫩的冷笑在舱回响。

    将感到浑身有些冷。屏幕上画面恢复。后方传来报告。“报告,敌方飞船飞到我区,对我方实行攻击,是否反击?”

    “反击?你要反击?”将恼了起来。

    “要反击,穿上你的机甲,给我滚出舰艇去,单枪匹马的去反击。想死,不要再连累上我”将吼了起来。

    舱沉默。那几个曾建议教训盘龙星的校官,头低了又低,不敢抬头看将。怕触了霉头。不管将有能无能,也不管他有没有担当,现在没有人去指责他。大美星邦的星际兵对其他以地球西方族群为主体的星邦可以不憷,甚至还很强横,可是只要对上以地球东方华夏族群建立的邦制或王朝,他们都没有底气。论个人武力,华夏星邦的平均武力值是他们的数倍,论装备,人家也不弱,甚至还更强。论士气。好像他们也不行,他们怕死,神秘的东方华夏族只要有组织在,他们就有一股不怕死的劲在。让人胆寒,心生毛

    “怎么办?”将怒问道。

    没有人回答他。舱里的人没办法回答他。建议打,消灭掉盘龙星这股新近崛起的孤单的势力,他们肯定会死得很难看。如果盘龙星星主真是雷霆王朝的人,那么雷霆王朝就有借口发动对大美星邦的战争,他们这些人。不但不为雷霆王朝所容,还会被邦内的民众视为无事生非的祸害。

    如果不打,事情僵在这里,将来或许还有转机。

    “怎么办?”将又厉声问了一遍。

    大校幽幽的接口道:“将军,如果真通联不上,就上报吧。让上峰来拿主意。”

    将身体哆嗦了一下,这事要是要上面做实了,他不但要被解职,还要面临军法惩处。上峰虽说没有把命令下明确,可是上峰更没有让他去骚扰盘龙星,与盘龙星为敌。而且,他还有可能牵连到家人,被雷霆王朝所追死

    他不想死,他知道雷霆王朝的民众对所谓的王室很尊重,王室就是他们的精神归依,若是知道大美星邦竟然对王室成员出了手,不用鼓动,那些民众就会强烈要求王朝出动星际兵报复,对大美星邦发动一场屠杀

    “真没有办法了吗?”

    没有人回答将的话。这一回连多话的大校也沉默了。

    将忽然狂暴了,“立刻,马上,给我通关盘龙星其他的飞船。不行,就给我破解它的加密通道,我要尽快的通联上盘龙星星主。若是你们拖拉,我被去职之前,先处理了你们。是你们,是你们建议我给盘龙星颜色看看的。你们一个也跑不掉”

    将嘶吼着,校官们把头埋得更低按照将的吩咐,急急忙忙去试着通联盘龙星其他飞在星球外的飞船了。

    “报告将军,通了。”一个职衔最低的少校抬头向将报告,语气有些兴奋。

    “给我”将一步跨了过去。

    这次和将通话的是大神,大神听了将的请求,语气淡然,“我们伟大的主人说了,智脑也是生命,你们击毁我们的船队,就是屠杀。我方已经过去抢救现场。统计战损。死伤出来后,我方会向大美星邦要个解释。报歉,我们的主人正在盛怒,拒绝和所有人通话。”

    将急了,“大神啊,大神你好,请你务必帮我向你们的主人传达我方的歉意,是我方了解不明,误击了贵方的船队,我方承认。我方承认是我方不了解实情,误揣上意,给对方造成了损失。这一点,我们可以协商,该赔的我方可以赔偿,请你务必向你的主人转达我们的意见。”

    大神淡淡的道:“报歉,我没有那个兴趣。”

    “喂喂哈啰嘿喂啊”将叫着,大神已经关闭了与他的通联。

    “谢特阿依伐克友”将猛拍桌子,随手把一把椅子从地板上掰下砸向舱壁愤怒的朝舱室顶棚伸出指,仰起脸,脸面狰狞,“伐克友”如果他能够得着顶棚的话,顶棚这一会一定会被他伐克出数个孔洞。

    大校起身,把椅子扶起来,站在那里默默的看着将。

    将气喘如牛,冲大校吼道:“你说,你说。这能怪我们。我们接得是什么军令。包围盘龙星,禁止一切飞船从盘龙星星域飞过是禁止一切飞船一切不是有选择的总部那帮杂表养的,知道我们的任务意味着什么,还不明示这是陷害这是陷害你懂吗你懂吗”

    大校不语。

    将吼道:“你哑巴了吗?你给我说话说话啊”

    大校张开嘴,对将说道:“将军,事已至此。我还能说什么诚如将军所说,是上峰的军令不明。可是将军,上峰只让警戒,并没有让我军攻击往来船只。而且我们的整个决策过程已经实时传送到总部主脑,只要上峰调查,我们根本没有辩解的余地。上峰为了大局,只会处罚我们,而不是把责任推到盘龙星上。当时,盘龙星请我军表明来意,我军就应该表明。可是我的建议被无视了”

    将惨笑,摆了摆手,“这个时候你说那个有什么用?显得你比我想得周全吗?烟,给我拿烟”

    大校摸出一盒烟,给将点上,将把烟气喷到大校脸上,转过身,他也冷静了下来。声音有些疲倦,他说道:“我命令,把这里发生的一切事情立刻上报向上峰请示下一步行动命令”

    “是将军”大校敬了个军礼。

    大美星邦高层正在紧张着,突然接到前方紧急汇报,几个高层看得仔细,忽然间都跳了起来,“这个混蛋谢特”

    “马上通知军方,前线就地解除他的军职,交由军事法庭审判。前线军队立刻撤回,不给高王后的护送舰队动手的理由”

    “马上,和雷霆王朝通联,通报这一次意外事情。一定要强调,这只是一次意外真的是一次意外让雷霆王朝务必相信”。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