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广一凛,忙打起精神,“是!”

    雷齐忙道:“高丫头,如你所愿,我把你要的人带来了!”

    高王后淡淡的扫了一眼,见前雷王被一个老人提着,从战争堡垒上下来,说道:“我这里正好缺仆人,让他给各位端茶倒水吧!”

    ……

    客厅里,几十位老祖宗大眼瞪小眼,雷齐忍不住横了雷广一眼,“雷广,道茶呢?可有?”

    雷广脸一苦,“回老祖宗的话,道茶都在我母后手,我分毫没得见!若是各位老祖宗想喝,我去问问我母后!”

    雷齐一摆手,“快去,快去!有元生果也上些来!要快!”

    “是!”

    元生果,雷齐修炼的星球上也有,只是那一棵成了精的元生果树不肯轻易给人,除非用强才勉强给上几个。雷齐也曾想过要给元生果树精下禁制,收为禁脔,奈何那元生果树宁愿死也不愿意做他的仆从。只有一棵啊,死了就没了。他狠得牙直痒却是不敢!

    内厅里,高王后拉着一位看上去和她年岁相若,相貌颇近的女人坐在一起,嘻嘻哈哈的说着话。那女人倒是宠她,由她胡说。雷蓝依儿坐在一边,看着她们,眼睛眨动,不知再想些什么。

    雷广进来,一进门就跪下,冲着和高王后坐在一起的女人磕头,“雷广见过太祖奶。”

    高王后不乐了,“让你陪着老祖宗们。你来做什么?”

    雷广叹了一口气,“母后,老祖宗们要喝道茶,还有元生果!”

    高王后一瞪眼。“他们来得不巧,我乖孙子不在,我上哪给他们变出道茶和元生果来!去去,别站在这里烦我!”

    那女人用手指点了一下高王后的脑门,“就你无法无天!雷广。过来,把这一盘元生果端出去,我吃了两个,味道尚可。四凤啊,你要是还有道茶,拿出来些,让他们尝尝,他们跟着我们,与天机星很少来往,想喝道茶。很不易!”

    高王后朝腰间一捂,摇着脑袋道:“没了,真没了!太祖姑婆,你喝的是最后一点了,我那孙子不出来,我剩下的日子还不知道要喝什么呢!”

    雷蓝依儿适时站起,对雷广道:“爸,我这里还有些元生果,道茶也存了几片。我这就给你拿!”

    高王后不满,“蓝依儿?”

    雷蓝依儿冲高王后笑道:“都是前辈。我夫君不在,我不能失了礼仪!”

    女人点头,“好!识大体!比四凤强!”

    高王后撇了撇嘴,“败家!”

    雷蓝依儿从储物袋拿出百枚元生果。又取了几片道茶茶叶,这些是雷森给她的,道茶长出叶片不易,一片茶叶能泡好久,人喝茶,体会的就是那个味!具体是什么味道。雷蓝依儿也说不好,每喝一口都有天地清明之感,也许那就是道吧!

    她喝得很省,不像高王后每天不当回事,像个财主,泡几次就把茶叶扔掉。说起来,她之所以能省下这几片茶叶,就是把高王后扔掉的茶叶捡回,不让雷森看见,偷偷的喝了,才省下这为数不多的几片茶叶。

    雷广接过元生果和道茶茶叶,又听雷蓝依儿道:“爸,你向前辈们解释,这元生果是有数的,是元生果树树精送给我夫君的,因为我夫君从不强迫元生果树精,所以我夫君也不多。这东西珍贵,他都不舍得吃,省下来都用来招待客人了。道茶也是,他很少喝。道茶树还很幼小,产得茶叶不多,每天也就那么四片。寒酸了些,请各位前辈见谅!”

    雷广忙道:“我会解释的!”

    女人有深意的看了雷蓝依儿一眼,又扫了高王后一眼,无奈的道:“你啊!”

    高王后讪然,“我又不知道!我以为……算了,我以后少喝点就是了!”

    雷蓝依儿笑道:“我可没有说我奶奶的意思,她是我和夫君的亲人,我和夫君一直都敬着她还来不及,从没有不敬之心。这些东西,要是我奶奶一个人用,怎么也够了,人一多,就有些短用了。还请前辈们多多见谅!”

    女人笑了,拍了拍旁边的座位,“来这坐吧。我看你很好,想得周到,做得也好。我很少出来,对雷家最近几百年发生的事情不甚了解。没想到我的后代会出现雷森这个一个人儿。很好!很不错!”

    雷蓝依儿大方的坐过去,甜甜的笑道:“谢谢前辈!”

    “不要叫我前辈,你也叫我太祖奶吧,都是一家人!”

    “是,太祖奶!”

    女人笑起来,“辈份太高了,我们这些老不死的让你们没法叫了!算啦,听着就头疼,你们算是我的二十八代。想一想,几千年过去了!时间过得真快啊!”

    雷蓝依儿笑道:“太祖奶很年轻!”

    女人点头,“不过是些延寿仙丹的功效,仙丹总有用完时,等到那时,天机不现,无法进入仙域,我们这些老家伙还是要死的!”

    女人说得淡然,眼神却闪出一刹那的不甘。

    雷蓝依儿不语。

    高王后有些后悔,嗔怪雷蓝依儿道:“蓝依儿,东西少,你也不和我说。这一下送出去这么多,心疼死我了!不行,我得告诉他们,只此一次,下次无论谁来,都不能提元生果和道茶,想要,得拿东西来换!”

    女人拍了一下高王后,“那可都是你前辈!”

    高王后嘟嘴,“前辈怎么了?前辈就好意思腆着脸向小的要吃要喝!老不修吗?”

    女人开心的笑了,“也就你敢说!”

    高王后辩解道:“我说的在理吗?谁要有理让他来和我说!我看哪个前辈倚老卖老,脸皮更厚!”

    雷蓝依儿低头微笑,高王后的声音提了又提,这时候前面的人一定都听到了。

    确实,高王后的声音外面的数十位半仙级的人物都听到了。但是一个个云淡风清的,好似没有听到一样。

    雷广心哀叹一声,这个母亲真是谁也管不了了!

    内厅,女人低声道:“道茶对我们来说。有延寿功效,但不如仙桃。要是仙桃能结出来,蓝依儿,你去和那小猴子说,不用多。外面这些人一人留一个吧。他天机仙翁就是凭仙物笼络人心的。我说了,我们都有仙丹,但是必竟有限,现在对我们来说,修为升无可升,只能卡在半仙上,我们最看重的是寿元。寿元没了,什么都没了!”

    雷蓝依儿第一次听到这种隐情,忙道:“太祖奶放心,我一定会如实告知我夫君!”

    女人盯着雷蓝依儿的眼睛。“你能确认那是仙桃吗?”

    雷蓝依儿点头,“我都确认,那树会讲话的。外面有一层实物一样的气罩。仙莲和道茶也是。他们亲口说的,他们就是太祖奶所说的仙莲仙桃和道茶。”

    女人松了一口气,“那就没错了。以后我们就不用受天机星的牵制了!”

    女人的真名叫高素素,当年她和弟弟被选从仙域被送到下界时,也只是一个上仙,是最低层的仙人。回想起以前的战斗,那时她的修为被降到渡劫初期,实力最弱。是雷齐救了她数次,后来一想不今死明活,既然雷齐对她不错,就与雷齐结成了双修道侣。又后来。他们来到这边,地球人一开始团结成团,打下了一片地盘,就开始划界而治,雷齐是一个有野心的人,她就帮着雷齐打争来了现在雷霆王朝。经过几千年了发展,有些事情她已经淡忘了!唯有亲情让她感到开心!

    所以她打心底的宠这个她弟弟的后人,弟弟在与星兽的一次战斗不幸重伤,修为大跌,虽然想尽的办法,还是伤了根本,在两千年前死去。弟弟的死让她很伤心,也让她觉得有愧,所以她对弟弟的后人比对自己的后人还要亲近几分。

    高素素有一把伞,就是雷齐口的仙器。

    高素素知道,那哪里是仙器噢。她在仙域,一直都是挣扎的底层的修士,没有资格用好的仙器,自筹了一部分材料,倾尽身家才托炼器师炼成了一把伞。由于材料少,没有凑足,连最低级的仙器也不是。

    谁曾想,来到下界后,大家的修为都降了个等级,带来的仙器都不能使,只有她的伞因为不属于仙器级别,在她修为修到半仙后,反而能使用,能压制所有的法器!

    其实,他们这些当初从仙域来的人,能活到现在的,只有个人算是最厉害的,天机仙翁算一个,不但能算天机,一手法阵布置出神出化,让人防不胜防。其次就是她高素素,再狂的人,只要让她近身,都会败在她的伞下。第就是雷齐了,靠着雷法打得别人都很服气。就是天机仙翁,若不用法阵,也只要逃的份!

    高素素端起面前的茶杯,叹道:“好久没有喝到道茶了!这些人除了后来升上来的,其他的对地球人都是有功的。仙物也是当初从仙域带下来的,委托给天机仙翁种植,防的就是万一长时间回不到仙域,可以用来延长寿命。我们这些人不比跟随天极仙翁的人轻松,他们有仙桃可以替下延寿仙丹,我们没有。我这样说,你们俩个也就知道仙桃的珍贵之处了。雷森的仙物也是天机仙翁有意给他的,一切都是天机仙翁提前算到的。”

    高素素喝了茶水,把杯子连同里面的茶叶一起收到空间戒指里,看着高四凤道:“你先和雷森接触,他信任你,供你道茶,元生果,你也要珍惜。道茶在仙域也不是一般的仙人能随意喝到的。这道茶经过仙域圣仙以上的大能改造过,效果已经打了很大的折扣,能适应灵元。若是仙域里的道茶,喝一口都会得到莫大的好处。可惜,我没有喝过。”

    高四凤不好意思的讪笑,“我这不是不知道吗?知道了就不会!”

    高素素又道:“道茶你现在用处不太大,以后省点,匀给他们那些人吧。”

    高四凤一挑眉,“凭什么?又不是我的,我孙子孝敬我的,是他一片孝心。凭什么要我把我孙子的孝心让给别人?”

    “他们用得上。”

    高四凤道:“我也用得上!我现在大乘期,过了大乘,我也是半仙!你们还有仙丹,我可什么都没有。我决定了,我孙子送给我的道茶存起来,等我到了半仙续寿元用,谁也不给。”

    “你啊,就是这么任性!回头见了雷森,我和他谈。不会白要他的,我们可以从他手里换。”高素素道。

    “切,那么好的东西,你们拿什么换。老祖宗和你用那没有二话,我高家的老祖用,我能匀点,其他人凭什么?我可是记得,我这些年没少被那些人训斥,说我不像个女人!怎么长怎么短的,尤其是姓雷的那些个。我今天把话撂在这,姓雷的一根道茶毛也别想从我和我孙子这里拿走。更别说仙桃了!谁说也不好使!”高四凤声音比先前更高。

    “我儿媳妇当年嫁给广儿,这些老家伙跳出来横挑鼻子竖挑眼,人被杀在王府,我就不相信查不出来。嘿嘿,偏偏的就查不出来。其要是没有这些老家伙作梗,打死他们我都不相信!我这孙儿在外面孤儿院长大,受了多少苦,好不容易有点家业,都腆着脸来了,还是个人吗?”

    高素素起身,瞪了高四凤一眼,“少说两句,我都知道了。我出去看看。”

    高素素一走,高四凤吐了吐舌头,忙布下一个隔音法阵,悄悄的问雷蓝依儿,“你说,奶奶刚才表现如何?”

    雷蓝依儿眼睛笑弯了,也低声道:“奶奶,你太厉害了!外面可都是半仙,你什么话都敢说。我可没你那胆子呢!”

    高四凤咯咯一笑,“我这不是问心有愧吗!这些日子糟踏了不少好东西。你也不提醒奶奶一声,早提醒我也省点不是!”

    雷蓝依儿点头,“是我考虑不周。我也没想到仙物会引来这么多人。奶奶,这样一来,我夫君的压力可就大了,仙物都才一株,刚长成,特别是仙桃,被这么多人盯着,麻烦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