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素素急忙把伞擎起,罩在头上,心却是大骂天机,“老娘没有惹你,为什么处处都冲老娘来。樂小說|女人好欺负是吗?”

    仙雷轰响,一雷击下,直直的击高素素擎起的伞,只听喀喇一声,高素素手的伞便被打成两截。她的伞本是半法不仙的东西,究竟是差了一些,仙雷一击便把伞击毁。

    众半仙听到一声惊恐的尖叫,一个小小的有人的面目的小人儿从残伞飞出,转身欲逃,被飞溅的雷光卷住,又是一声尖叫,便化于无形。

    仙雷收去,天上的仙劫云也快速的散去。

    这仙雷来的艰难,去得去是眨眼间就没了。

    高素素一手焦黑,失魂落魄的看着被打成两截的伞。

    众半仙面面相觑,这仙雷也是邪了门,不针对人,而是针对高素素手那把半法半仙的伞!

    没有了伞,高素素便失去了凭依,再也无法恃强行事。

    天机仙翁被仙雷惊出一身的冷汗,虽说他早知道天机大概不会针对他,但天机难测,不到看到结果,他也不知到底会不会受到牵连。

    天机仙翁擦了擦汗水,恢复从容的样子,呵呵笑了几声,“诸位道友。仙劫已去,好了,好了!”

    “好你娘!”高素素狂暴了,“我的伞!”

    天机仙翁又笑了几声,“高道友,莫要生气,等仙域通道打开,高道友去到仙域,再托人打造一柄就是!”

    高素素一指天机仙翁,怒道:“天机老儿。是不是你搞的鬼?一定是了!我高素素要你给我的伞陪葬!”

    说罢高素素挥着伞柄就向天机仙翁攻来。

    天机仙翁脸一沉,拐杖一架,架住了高素素手的伞柄,说道:“高道友。你的伞是犯了天机,与我无涉,还请高道友不要随便迁怒于我!”

    “废话!看打!”

    天机仙翁又躲闪了数招,高素素的紧逼和无理终是激怒了他,他叫道:“高道友。再不住手,本仙翁就要还击了!”

    “老娘弄死你个老儿!”高素素狂怒,伞废了,让她心疼。

    天机仙翁冷笑几声,看准了她手的伞柄,一拐击下,把伞柄击飞。又一拐击去,击高素素的后背,把高素素从空打下。

    高氏的四个半仙马上扑上来,“天机老儿。看打!”

    天机仙翁一掀眉头,“好一个高氏!好!好!我今天就会会你们!”

    天机仙翁拍出一把法符,随手一洒,“去吧!”

    法符应声变成刀枪根剑,分别扑向高氏的四个半仙。

    天机仙翁在修为回复到半仙以后,就把精力用在了研究法阵法符上。无论是法阵还是法符,都有其道。是最耗精力的修行。

    天机的法符应声而变,挡住了高氏半仙的攻击。

    天机仙翁趁机叫道:“诸位道友该悟了吧。天劫接一连二,证明当初仙域时所说的待天机至而动不是假的。难道各位道友还不信吗?”

    除了高氏的半仙,其他半仙都没有动。天机仙翁又叫道:“现在。我和雷齐不会追究各位以往做过什么。只要各位愿意和我们携起手来,不管是回归雷霆王朝还是我天机星,仙物供应都会和天机星诸道友一样。各位道友!”

    天机仙翁说到这,才有半仙动了。用法器把四位高氏半仙隔开,劝道:“莫要动火,大家好好说话。”

    高氏半仙哪里肯依,用法器指着劝架的半仙,喝道:“滚开!不滚我们就连你们一起收拾了!”

    这话有些刺耳,让袖手的半仙瞪起了眼睛。地上,高素素的伞已经毁成两段,天机仙翁出手就把高素素打落下去,证明高素素失去半法器半仙器的伞实力大降,已经不足以对这些半仙们造成危胁了。

    “高家道友,说话客气点!”有观看的道友出声警告道。

    “想反吗?”高氏半仙挑眉。平常这些半仙就是不怎么说话的人,愿意随着高素素,什么事基本上都是高素素和高氏半仙作主。一时间,这些半仙异动,高氏半仙们还是按照惯常对待。

    这让所有的半仙都不爽了。反?谈何反字!这些半仙们可不是高素素的奴才,非高素素不行!

    一个反字让所有半仙们都动了火气。

    “那就反吧!”一个女半仙失笑,“当我们是他们的私有物了。好笑!好笑!诸位道友,我习淑婉就先反了,可有跟我一起反的?”

    “我吧!”

    “算我一个!”

    ……

    本来袖手的半仙们纷纷出声,掣出法器,把高素素连同四个高氏半仙围了起来。

    高素素站在地上,瞪起双目,但又无可奈何!她找到了被打成两段的伞,试了试,伞已经废了。若是伞还完好,这些半仙她张开伞就能收起来,好好的收拾一番。伞没了,她对这些半仙没了底气。没了伞,这些半仙有一大半能和她打成平手,其更有数人能完全压制她。这一点她很清楚。

    瞪了半天,见那些半仙并不理她,她泄了气,说道:“难道各位道友要弃我而去?”

    习淑婉摇头,“高道友啊,到现在你还颠倒黑白吗?我们可是高道友的手下奴仆?刚才他们是怎么说的,一个反字,其心若揭啊!高道友,不是我们要弃你,是天机如此!”

    高素素放声大笑,“天机!什么是天机?天机就欺负我一人,欺负我们高家吗?天机是天道之机变,这点我懂,可是两次天劫都针对我们高家而来,你们也都看见了,我问一声各位道友,这天机公道吗?”

    半仙们不语。脱离了战场的天机仙翁捋了一下胡须,笑道:“高道友,这天道的天机,很公道!要我说。天机对你们高氏已经很仁慈了,换了别家,你们高家难有半仙能存活下来。只死了一个,难道说。高道友还不满足?”

    高素素瞪着天机仙翁,“为什么?为什么要死我们高氏族人?”

    天机仙翁乐了,“为什么?那是天机之主的事。我哪能一尽知晓!就是知晓也不过知晓一二。正好各位半仙都在,不在这里的也都通过现场观看这边发生的事情。老翁我就明说了我所知晓的天机一二,免得大家疑惑。”

    “这天机有主了!”天机仙翁说了一句。看各个半仙没有表现出惊讶的表情,心暗赞,都是活过几千年的人精,大约都猜到了。

    他便又说道:“天机之主就是雷森。不管大家接不接受,天机显示就是这样。经本仙翁推算,被劫雷击死的那位是对雷广动了杀机,这才惹怒天机,冥冥之,天机非杀其不可。各位都知道雷广是谁,他是天机之主的生身之父。也就是说,天机之主认了他,天机也就认可不去,冥冥之,他自有天机相护,在危急的时刻天机变幻成天劫,击退那位半仙。然后聚天劫,把那位半仙击毙以平天怒!这也是天机之道!”

    高素素冷笑,她可不信什么雷森是天机之主,若是如此。那雷森可以掌控天下了,还要他们这些半仙相辅?岂不是累赘?

    她握着两截伞,心那个疼就不用说了。

    天机仙翁看着高素素,看到她的表情。叹息了一声,“也许高道友不信,也许高道友要问仙劫为什么要针对你的伞,而不是针对你的人。这还是天机之主的仁,放过了你。是你和雷齐两人建了雷霆王朝,有你们二人才有雷氏一族。也才有天机之主的肉身之舍。这一份因果,高道友才失去伞,而不是魂飞身灭。”

    高素素愣了愣,“为什么是我的伞?”

    “因为你威胁了天机之主。你起了私心,想把天机之主掌控在手,像对雷氏一族那样对他。惹怒了天机之主。他有仁有德不杀你,便用你的伞带代过。若是还有下次,天机之主再有仁德,也会忍不住削你修为寿元。这一次不过是给你个教训而已。”

    “若问为什么是你的伞?那是你的伞让实力失衡,天机收去你的伞就是让半仙恢复平衡,省得你仗着那伞为所欲为,无人可制!”

    高素素又是冷笑。天机仙翁用可怜的目光看着她,问道:“高道友,我代所有半仙问一个令我和各位道友疑惑的问题,你倒底是高氏的人,还是雷氏的人?”

    高素素一愣,“我……”

    天机仙翁看着她,众半仙也看着他。那四位高氏的半仙更是紧张,现在他们忽然间觉得天升地沉,一切都不如往常了。高素素失去了称霸无敌的半法器半仙器的伞,与众半仙平等,再无法让半仙们惧怕。也就意味着他们高氏也失去了凭依。

    现在,天机仙翁问出这一句,他们心下都一颤,忽然间明白,现在能保他们的只有雷氏,如果高素素承认是高氏,那么高素素表明了态度,会让观看到这边发生一切的雷氏众半仙色变,真正把心那一份血脉之缘切割掉,放手对付他们高氏。

    若是雷氏放手,而又不用忌讳高素素有什么可以反制的手段,雷氏不会对高素素如何,但是雷氏一定不会放过他们,这些年,他们高氏做过什么,他们最清楚,他们仗着高素素的偏护,在雷霆王朝上下其手,做过不少让雷氏咬牙的事情。雷齐已经宣布与高素素断了道侣关系,再失去血脉维系,那些雷氏半仙绝对会对高氏疯狂的报复。血洗高氏也不为过。

    如果高素素承认是雷氏的人,也许还有转机。但是她承认了,雷氏的那些人会更恨高氏家族。也会对高素素失望到极致。

    试想,一个本族的大能半仙却去帮着异族的人打压本族,不分黑白,不论是非,本族的人如何能接受?高素素又如何向雷氏解释她以往的所作所为?

    说为了雷氏好?

    天底下有这么样的好法吗?

    鬼也不信!

    这样一想,高氏的四个半仙脸色大变。高素素无论怎么回答,都不会让雷氏满意!都会把他们高氏家族推向雷氏的刀口之下!

    说一千道一万,还是高素素失去了能镇慑半仙的半仙器所致!

    这该死的仙劫!该死的天机之主!

    高氏半仙们在心恨恨的骂着,不明白,为什么天机就不护着他们高氏!为什么?

    没有人回答他们。他们同时在想,为什么雷森不叫高森,若是叫高森,一切都迎刃而解了。高氏可以把雷森,噢不,是高森握在手,建立高氏王朝,吞并天下,驱使天下!想想都是一件美好到让人颤抖的事情!

    驱使天下啊!

    该死的雷森!你为什么要出现?

    该死的天劫!你为什么要击毁太祖姑婆的伞?没有它,让高氏还有何物可以凭依?

    高氏半仙恨恨不已!同时也对天机仙翁提出这歹毒的一问恨之入骨!

    天机仙翁见高素素犹豫不答,笑了笑,“高道友,很难回答吗?”

    他这一问,让镜头另一边的雷齐把手握紧了又松开,他身边的数十位雷氏半仙都和他一样,大都瞪大了眼睛,紧咬着下唇,盯着屏幕上的高素素,想听她是怎么回答。

    雷齐忽然回头瞪着眼睛吼道:“如果她答是雷氏,你们谁也不准记恨她!听到没有,没有她就没有你们,再错也是过去!不能记恨,听到没有!”

    “是!我们听到了!”雷氏众人一起应道。

    雷齐松了口气,脸上露出笑容,“她是你们老祖,和我一样!这样很好!”他笑着,转回目光盯着屏幕,等着高素素回答。

    高素素会怎么回答呢?

    另一边,天机星上,二十多位半仙聚在一起,放下手的茶盏,也盯着屏幕,想知道自视很高,不把众半仙放到眼数千年的高素素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在他们旁边,天机仙翁的孙女也转首盯着屏幕,紧张起来,对她来说,随着天机仙翁学习推测天机,有些东西她模模糊糊当已经能感觉得到。她感应道,爷爷这一问很重,高素素回答不好,很可能引来一片腥风血雨,悔之莫及!

    高素素皱道眉头,忽然语气变得极淡,“很重要吗?”她问天机仙翁。

    天机仙翁挪动一下拐杖,抬头看了看天,在他眼,天机在这一刻变得凝滞起来,天机也在等一个答案。(。)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