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森的身影从空间消失。雷蓝依儿在湖边站了一会,自语道:“不知道他这一去能不能顺利!”语气里满是担忧。

    “咯咯咯……”一阵笑声从湖面上传来。

    “不用担心,他要是能出事,别人都不会得到好的。”说话的是湖面上的仙莲。现在仙莲已经铺展开了,在湖面上生长出很大的面积。

    仙莲为雷森提供了一百多枚仙莲子。有仙莲子的帮助,雷森十一种属性的修为现在全部是金丹期,也如自己所愿练出了湮灭之眼。

    仙莲子帮着雷森的实力提高到很大的程度,功不可没。

    雷蓝依儿对湖面笑道:“谢谢你,你这样说,我说放心了。”

    “本来就不用操心!”仙莲不在意的说道:“他可是有大气运的人。你想想,如果他是一般的人,能得到你和欢心吗?如果连你的欢心也得不到,更别说我们这些仙物了。仙物,仙物,岂能是凡人可以养的东西?”

    仙莲说的很有道理!

    雷蓝依儿朝仙莲谢了谢,她的谢意是真实的,她得感谢仙莲,连带她的修为也达到筑基期,要是按照正常修炼,她资质再好,没有十多年的光景也别想达到现在的实力。而且那还要拥有像空间这样有着浓厚灵气的福地,还要不停的嗑灵丹,补足灵气。

    更重要的是,心境要和修为一起进步,不然再浓的灵气,再多的灵丹也是没用。

    心境增长有道茶,雷蓝依儿常喝,所以修为达到筑基期,她的心境,也就是境界,没有什么反复。现在她还在喝。准备在境界上稳定之余再有寸进。

    仙物不愧是仙物,喝着道茶,她的心境每天都有增长和不同。

    说来,还是沾了雷森的福气。没有雷森。她雷蓝依儿,就是能让别人找到肉身,并顺利的融合,现在也难说有没有可能踏入修士的行列。

    仙莲道:“你不用谢我。我们也是天命就该归附于他。你是她的女人,你沾了大气运。你的修为和境界和增长都是应该的。但是,这里也就你一个人,不怕有多嘴的,我正告你一句,他是一个应命而生的人,你只要不背叛他,辅助他,你以后得到的好处是别的修士所不能想像的。你要是背叛,就是他肯原谅你,冥冥之也会受到残酷的惩罚。”

    雷蓝依儿笑道:“谢谢你的提醒。他是我的夫君。我蓝依儿的唯一的夫君。对我来说。他就是山,就是天和地,是我最大的靠山。我怎么会背叛他!就是他背叛我,我也会原谅他。”

    仙莲幻化出一张女娃的脸,眉眼青绿,在水面上看着雷蓝依儿,“你这样说就好。我和老桃还有那个故做神秘的破茶树合计了,依我们看,他不会只有你一个女人,还不会只有那个没有肉身的超智脑。加上你,这才两个。他命注定要多妻。呵呵,他需要很多人的帮助。多少世的姻缘情债他都要在这一世还清。”

    雷蓝依儿怔了怔,强笑道:“我知道。”

    仙莲还要说什么。就听到一个清郞的声音传来,“小莲又在说我坏话。我怎么就故做神秘了。有些东西我不过是比你们多了解一些,心里面也得多多盘算才能说。那像你,想到什么说什么,也不考虑后果。”

    女娃脸拧起眉头,叫道:“破茶树。在背后听人说话可不是君子作为。我说你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吗,咱们个,就你天天一副深思熟虑的样子,什么话说起都是躲躲闪闪的,没有意思。哪像老桃,虽说不主动说,但是只要我开口,愿意陪着我聊天。”

    “呵呵!还是小莲好,知道我老桃最好说话。老茶啊,小莲说的对,主人不像别人那样,不容我们说话。这里还是私密的空间,能说的就说,不能说的其实也可以说。不用那样闪着,躲着,真的没必要。”

    道茶树呵呵直笑,没有反驳,也没有赞同。

    小莲幻化出一双小手,欢快拍起来,“对,对啊。我就是这个意思!”

    道茶树叹息了一声,“你们啊……”

    小莲直翻白眼,“我们什么我们?破茶,还有老桃,咱们继续说说咱们那个留在天机星的本体怎么办?虽说我们都成了主体,但是主体千年后都要死亡,我们不能放手不管吧。我看啊,这空间越来越大,灵气也差不多,不如让主人把那株也移进来。只要主人愿意,他们注定的消亡很有可能就有转机呢。”

    老桃说道:“这个,我赞同。这些日子空间不像以前那样,有规律,一次性的扩大,而是每天都在扩大。虽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我觉得不是坏事。而且灵气的浓度也没有下降,我看完全可以把他们个请到这里面来。将来要是可能,得到仙气,我们可以在这里养育出后代,小莲就占着莲湖,老茶你选一座山,就让子孙分布在山上山下。我呢,也弄一座山。主人与那些仙人们不同,就是将来进了仙域,也没有几个敢向主人随便要我们的东西。你们看呢?”

    “极好!”小莲道。

    “仙气呢?”道茶问了一个关键的问题,“想要分出更多的后代,每分一次都要仙气护根,我们的主体把我们分出来,可是耗去了不少的仙气,让它们的寿元有了确数。我们本就不该在这一界存活的,是至仙大能改造了我们。虽然能适应这里,但也伤了根本。当时至仙大能有言,只要回到仙域,得到仙气就能恢复,还有不少的好处。但是回仙域什么时候才能,我们谁也不清楚。现在,我们想着保命,其他的想多了,没有用处。不过,我很赞同把我们的主体请到空间来。前提是主人愿意,天机星那些人相信主人,愿意让我们的主体挪进来。”

    小莲撅起嘴,“破茶。就你话多。”

    道茶不能为意,“因为我说了实话。实话总是不好听的。”

    老桃道:“老茶说的是。这是我们要考虑的。这也是我正要说的,我没事去空间的边缘走了走,我能感觉到有仙气的存在。但很细微。不用心根本就察觉不到。我想这空间的扩大或许有讲究。我们可以研究一下。”

    道茶提高了声音,“真的?”

    小莲则高兴的笑起来,“好啊,好啊。要是有仙气,我们的主体进来后。就不有担心寿元无几了。”

    老桃用肯定的腔调道:“真的。我确实感觉到了。我过来就是告诉你们这件事情,我一个人还不能十分的确定,需要你们两个一道过去,大家一起验证一下。”

    “我去。”

    小莲说着,几截白玉一样的藕节从水下升出,在水面上快速组合,组合成一架小小的身躯,莲叶翻动,一身绿裙穿在白玉般的身躯上。小莲的幻象咯咯的笑着,双手各朝旁边一招。一朵白莲花和一朵红莲花飞到身躯的上方,形成白色的脸庞,红色的头发。和小莲幻化的脸一样。只见小莲的脸融入到小人儿里面,这由莲藕,莲叶,莲花组成的小人儿就活了过来,活动着小身子,白嫩嫩的小脚丫踩在水面上,踩出一圈圈的涟漪。

    “我来了。”水面上,绿裙小女娃欢快的笑着。风一般的向着湖岸跑来。

    道茶无奈的说道:“听风就是雨。小莲,稳重一点行吗?”

    小莲化身成小女娃,跑到岸上,用脚踩了踩岸边一颗颗分解出来的。不能再分解的各色小圆珠,哼道:“我就不稳重了,看不惯,转过脸去。这些东西,放在这里,主人可是真大方!这些在仙域……”

    道茶急忙截断小莲的话。“小莲,走吧,我们走。”

    “让我说完。”

    “该知道的时候自然知道,顺其自然。不要多说。”道茶的声音有些严厉。

    小莲拧了拧眉头,“你说的好有道理,但小莲很讨厌你。老桃,出来,驮着我走。我的小脚丫啊。”

    一个红衣少年在小莲的身边闪现出来,绿鞋,绿腰带,绿头发,褐色的皮肤。

    小莲爬到少年肩头,朝前一指,“老桃,走,咱不理破茶了。”

    老桃边笑边走,“你怎么不弄出一双鞋来。”

    小莲撅着嘴道:“我不像你们那么清闲。主人现在正需要莲子,我要是用莲子幻化成鞋,再变回去,莲子的功效就打折了。什么时候等主人不用我了,我再好好的浪费浪费。”

    老桃带着小莲走进树丛,没了影子。这才有一个穿着青色长袍的少年从树林走出来,走到湖边,踢了踢铺在湖边的大小不一,色彩各异的小圆珠。朝雷蓝依儿一拱手,“在下乃道茶化身,见过女主人。”

    雷蓝依儿看得目光彩连连,她知道这个仙物都不简单,没想到竟然都能化成人的模样。她见道茶依礼,也还了一礼,说道:“你们倒是让我感到惊奇!”

    道茶化成的少年一笑,“没有什么。其实我们来到这里安身,并得以存活,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件大惊奇。主人的实力不济,但手段和造化却是惊人。这些时间,我们看着空间变化,处处都是惊奇。主人了不得啊!”

    见少年夸自己的夫君,雷蓝依儿心情大好,笑道:“是啊,他很了不得呢!”

    少年抿嘴。

    雷蓝依儿指了指少年脚下的各种圆珠,“刚才小莲的话没有说完,被你故意打断了。这空间有秘密,我不了解的很多,你愿意讲给我听吗?”

    少年弯腰拿起一颗弹珠大小的蓝色圆珠,在手心里滚了滚,说道:“他们走了,我现身来见女主人,正是要说这件事情。我希望女主人知道后,不要告诉主人,徒乱他的心神。”

    雷蓝依儿一点头,表示答应。

    少年屈指把蓝色圆珠捏起来,对着天上的似太阳的光团,照了照说道:“这些东西是这一界天地之致坚,是每种物质的极致。在仙域里,是用来炼制仙器的材料。”

    少年扫了雷蓝依儿一眼,见雷蓝依儿一脸平静,心下赞了一声,不愧是能跟随那个应生的人的女人,这心性确实不一般。

    少年又道:“这些材料有些很普通,但是因为其普通,在仙域里想要使其变得致坚反而不易,只能是一点点的炼制出来,反复的炼制,反复的提纯才有可能。其所用的时间和精力难以计算。这里有大量的存在。我手这一颗,是极难得的纯水属性致坚之物,更是难得,要知道水属性是至柔的存在,想使其炼化到致坚,就这一粒,在仙域,能拍卖极品仙晶最少十万枚朝上。”

    少年笑笑,“女主人,可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雷蓝依儿脸上现出淡淡的笑容,“还请告知。”

    “意味着主人一旦到达仙域,光靠着这些就能在财富上凌架在众仙之上。如果主人不在乎财富,而在乎权势,手有这些,只要操作得当,就能很快的拉出一票人马,割据一方。”

    雷蓝依儿笑了,“这些现在对我们好像无用吧。”

    少年把圆珠在手里滚了滚,扔到地上,“现在无用,以后有大用。我该说的说完了,还请女主人守诺,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主人。而这些东西,还请女主人妥为收好,主人不在意是因为不识它们的珍贵,现在女主人知晓了,应该替主人守好这些宝贵的物质。”

    少年又拱了拱手,转身离开。

    雷蓝依儿等少年进入树林不见了身影,才变腰拿起一颗拳头大的珠子,这是一颗纯白色的,经少年提醒,她能猜出这是金属性的致坚之物。

    脚边各色的都有,沿着湖边铺成一条宽两米的走道,这走道一半在水,围着湖一圈。这有很多!

    雷蓝依儿飞快了算了一下,伸了伸舌头,拿着圆珠去找空间主脑。

    “计算一下物质,划出一个不起眼地方,我要建仓库。”

    雷蓝依儿决定了,不能让这些东西随便的暴露与人前。一般人不知道,可是外面可是有着一群从仙域下来的半仙,他们肯定一眼就能认出这些东西。(。)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