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先生没有去想比尔茨和他说马英玖有什么意思,他对比尔茨道:“谢谢你了,比尔茨执政长。有时间我会拜访你。”

    比尔茨满意的笑道:“下次路过黑刚晶星顺便通知我一声,我去拜见你。我是你的朋友,雷先生。”

    “是的,你是我的朋友。再见老朋友。”

    “再见!”比尔茨在办公室里面带笑容放下腕脑,终于通联上了,他想。

    雷森找到一座茶楼,上去,要了个安静的包房,很快的和佘曼通联上。

    “主人,是你吗?主人?”佘曼很激动。

    “是我。佘曼。上次事情危急,你们在外面,我无法把你们带走。很抱歉。”雷森开口先道歉。

    “没有,我们没有怪主人。只要主人和主母没事就好。我马上去告诉杜全和郭大美还有韩森,告诉他们,主人和主母都平安。”佘曼还是很激动。

    雷森马上道:“等一下。告诉我你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

    “主人,你不知道?”

    雷森敲了敲茶碗,“我一直在空间里,没有出来。”

    “是这样子的,主人……”

    听了佘曼的讲述,雷森瞪大了眼睛,居然是这样。

    “高素素和高四凤她们呢?”这是雷森关心的问题。

    “我听说……”佘曼压低了声音。

    雷森震惊了一下,没想到他离开后盘龙星成了高氏一族最后的归宿地,老少皆死在雷氏的长矛之下。还有天机王朝,居然是那个看上去不怎么利索的糟老头挑头弄出来的。

    他们想干什么?

    雷森放下腕脑喝了一口茶。忽然感到浑身不自在起来,他所在的这个陌生的星球现在名义上是他的,他是王,是这个星域的王。

    真是不可思议!

    而这他一点准备都没有。也没有人事先找他商议。或都通知他一声,就这样把他推上了共主的宝座。

    这一定是一个陷阱。

    他拿起脑脑,和雷广通联上。

    “你在哪里?”他的语气有些淡然。

    “你是森儿?我,我在天机星?你在哪。我去接你。”雷广的情绪有些代落,从语气里能听得出来。

    “我很安全,你不用管我。我想知道,天机王朝是什么意思?”

    “那个是真的!”雷广叹了一口气,“死了很多人。天机王朝却是真的?”

    雷森不满意雷广简略的回答,皱了皱眉头,“他们想干什么?”

    “他们,他们说你是天机之主。他们还说你能打开仙域的通道。你离开后,盘龙星来了天劫,打死了一个想对我出手的高姓半仙。接着又来了仙人天劫,把高素素的伞弄成了两截,让她的实力在众半仙不再出众。接着,我们雷霆王朝斩除了高氏所有的族人。好像,好像高素素也不知所终了。如果没有猜错,她已经死了。”

    对于雷森,雷广没有隐瞒,把自己看到的和猜到的都告诉雷森。

    “高四凤呢?”雷森可记得那个有些不在意小节的女人。

    “她死了。她姓高,对于雷氏来说,她必须死。”

    雷森叹了口气,“好吧,你保重自己。”

    雷森把掐掉通联,雷广叫道:“森我,你在哪。我去找你?”

    “我很安全!”雷森说完把腕脑掐断,随后又通联上佘曼,让他通知杜全,姚大美。韩林,以及黄化龙还有姚大美的孩子,注意人身安全。别的舰队可以管束,重点把由他制造的智脑装备起来的军舰拢住,不要出什么意外。还有,盘龙星有一大批他制造的智脑。佘曼要把它们都找到,放到军舰上去,合适的时候,雷森会过去找他们。

    雷森把腕脑扔到空间里,这样就不会有人通过腕脑来找到他了。

    喝完最后一口茶,雷森付了茶钱,出了茶楼,准备找去灵仙星的路子。

    天机星上,雷广拿着腕脑急匆匆的找到天机仙翁,把雷森通联他的事情告诉天机仙翁。他担心雷森再出事,希望天机仙翁能找到雷森,告诉雷森一切都过去了,朝后大家可以过上安稳的日子了。

    天机仙翁掐指算了算,对着众人突地喷出一口热血,讪讪的道:“到底是天机之主,气机越来越盛,我无法再算到他半点踪迹。”

    一个半仙道:“他为什么不直接来天机星?”

    “他对我们还是有警惕啊。高道友在盘龙星那样一闹,他对我们这些久而不死的半仙们没有丝毫信任可言。雷广,把你的腕脑拿出来,上面有他和你通话的影像,发到我们能控制的所有星球主脑上,查找天机之主所在的位置。我们要第一时间找到他,让他信任我们。天机之主要在我们的保护下,我们才能安心。”

    “天极仙翁说的极是。”一个干瘦的老人把手的黑子布在棋盘上,“以前的事情我没有掺和,只安心的发展我的灵仙派。既然天机之主出现,我灵仙派也该出山了。”

    和他对羿的是个胖子,身材高大,正袒露出肚腩,手摇着一把大的羽毛扇,“说什么掺和,你还不是怕了高素素,求仙翁给你的灵仙星布下一个大型的星空匿形法阵,缩在里面不敢动弹。现在听到高道友的伞毁了,你才出来。呵呵,说来说去,咱们都怕她一个女人。”

    干瘦老人干笑两声,“谁怕她来着?要怕也是你们怕?我只是不想惹事而已。你们知道我修的是木属性,最怕的是雷击。雷齐那老儿一直是我的克星。如果单对一个高素素,打不过她,我跑她还是拿我没办法的。只要雷齐在,一个雷下去,我浑身麻酥,想跑也不利索。那高素素几次拿不住我,便叫雷齐一起来。我一看不是事。才跑到灵仙星让天机仙翁去帮我布下大阵。惹不起,咱还能躲得起不是。”

    干瘦老人说完又笑,眼睛瞟了一下雷广,“雷家的小子。你有福气。告诉你,别再和雷霆那帮人缠到一块,你有儿子,还天机之主。我要是你,除了他我谁都不帮。谁都不理。我可不会管他来的是什么人,不管是老祖也好,哭也好,求也好,都不理会。反正现在又没有人敢危胁你,天劫可不是闹着玩的。就是你雷家玩雷也不行。你雷家玩得是炮仗,天劫来的是炸弹,不一个等级。”

    天机仙翁咳嗽几声,“牛千木,少说两句。”

    干瘦老人翻了一下眼睛。“看看,我直说了,你又不喜欢。难道我说的不对?难道你天机仙翁也想学着高素素那样,把天之主把控在手?你也想吃雷劫了是吧?”

    天机仙翁忙道:“打住!打住!不会说话就闭嘴!本仙翁是一心要辅佐天机之主的,怎么会有那等不臣之心!这话以后切莫要再说了。”

    干瘦老人不以为意的笑道:“看你那个样子!话还是挑开了说得好!我们当初下来,都知道一些事情。只是在天机之主没有出来之前,大家都在怀疑,现在好了,天机之主真的应时应世而出,我们也该想想。怎么才能重聚在一起,齐心合力的做出一番事业来。是头猪也都知道,让我们下来不会光等着仙域通道打开再让我们回去那么简单,肯定还要经历一番腥风血雨。我牛千木表个态。只天机之主需要,我牛千木会冲在最前面。大家可敢和我一样?”

    牛千木扫了一眼在场众人,众人皆笑,“你这家伙,不要自作聪明。现在已经挑明了,雷森是天机之主。逆他者绝无好下场。和他走到一起,能和他并肩作战的无论生死,冥冥自有天机护佑,前程豁亮。大家都知,还用你来故作惊人之语。”

    牛千木大笑,“我又做小人了!哈哈,不下了。雷家小子,你再和天机之主通联一下,问问他有没有什么需要我灵仙星灵仙派出力的地方。对了,天机仙翁,你要把孙子许配给他,我灵仙派也有天资不借的女修,你看是不是……这个独食可是吃不得的!大家说是不是?”

    天机仙翁道:“那等事情岂是强求能成事的?你要是有意,你自去和天机之主说,看他同不同意。”

    雷广却道:“我试了,通联不上。森儿应该把腕脑收到空间戒指里了。”

    “那就算了。”

    天机仙翁把雷广的腕脑拿在手,忽然注意到雷森额头上的那道竖起的叶状纹,瞳孔一缩,忙叫人拿来大的屏幕。

    “怎么了,天机仙翁?牛千木第一个看到天机仙翁的不安,出声问道。

    “等一下。还不确定!”

    大屏幕上,雷森额上的竖纹变得清晰显眼起来,天机仙翁想起仙域的传说,拄的拐杖的手哆嗦了一下,失声道:“这怎么可能?”

    “这是……”众人也都被淡灰色的竖纹所吸引住,不注意还倒罢了,注意看,越看竖纹越像一只竖着紧闭的眼。

    “这是天眼?”牛千木有些不确定。

    “不像,天眼没有灰色的。”一个见识较广的半仙否定的牛千木的猜测。

    “湮灭之眼!”天机仙翁说完这四个字,整个人忽然变得不自信起来,“怎么可能,他是天机之主,怎么还能修湮灭之眼!”

    “湮灭之眼!”天机仙翁话一出口,所有人都惊了。

    牛千木更是傻眼了,“不是说,天机之主维护既有之道,不破不灭,生死相循吗?怎,怎,怎么弄出来一只湮灭之眼。这不合理啊!”

    天机仙翁苦笑,“是啊,不合理!要不是大家亲眼看到法天劫和仙天劫,我想没有人会相信!可是,这是真的,这竖纹的特性确实与传说的湮灭之眼一样。传说,天道和湮灭可对立的,天道不灭,天机应变。而湮灭之眼却是灭掉一切的,让万物成道归虚,修到极致之处,天机也不敌,天道也避之!”

    雷广听不明白,急道:“那对森儿可有害处?”

    “害处?那倒没有。”天机仙翁摇了摇头,“有的是矛盾。既然是主宰天道之变的天机之主,就没有可能集他的天生之敌与一身修之。这难道也是……”

    天机仙翁说不下去了,越说越感到可怕。

    有些人不解,有些人却已经明白了。牛千木就是明白天机仙翁意思的人。

    “也是应出应世!只是不该集到一个人身上,却是集了。也许这才是完整的天道,这才是完整无缺的天道之机变吧!”牛千木道。

    天机仙翁闭上眼睛,叹道:“生灵涂炭,血海无边啊!”

    牛千木伸开手掌看了看,“那又如何?这天不是原来的天,地也不是原本的地。这天机啊,呵呵,也该变了。一应的温吞吞的多没有意思!天机仙翁,你说是不是?”

    天机仙翁睁开眼睛,“牛道龙倒是比本仙翁看得开。可惜了那些注定要灭亡的生灵!”

    “狗屁!”牛千木吐了一口口水,“什么生灵?把我们强行从仙域赶下来,那些大能们怎么就不可惜我们?异族人向地球人举起屠刀,你怎么不说生灵?到这里来,我们带着那些很无能很无能的地球人把这里的土著人赶牲口一亲赶走,占了他们的家园,掠夺走了本属于他们的资源,你怎么不说生灵?”

    “这……”

    “要我说,你要么是假惺惺的,故意的,有其他目的。要么就是显得你与我们不同。你仁慈,我们不仁慈。你是好人,我们是坏蛋吗?你不就是这个意思吗?”

    “哎呀!牛道友,你可是误会我了?”

    牛千木摊了摊手,“有吗?我觉得没有。你表现得不就是这个意思吗?”

    “我真没有!”

    “你真有!”

    牛千木瞪起眼睛,忽然一拍脑袋,“天机之主应该有星际传链吧,用星际传链找他。雷家小子,别说你没有。”

    “有,我有!”雷广被他们说的心里突突的,那叫一个不踏实。什么叫湮灭之眼,什么叫血海无边!尼玛,好吓人!

    “赶紧的,联系上他。本仙翁亲自和他通话。腕脑里的背景显示,这是一个普通的星球,他有湮灭之眼,别造成什么大的破坏!”天机仙翁忙对雷广道。(。)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