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事先知晓,所谓的贫民太空港不过是灵仙星灵仙派设下的一个往来灵仙星的据点,雷森绝对不会来到这里。

    他进入一个标牌看上去很老旧的酒吧,酒吧外表老旧,内部装饰却没有一丝破败的痕迹。

    “都有什么?”雷森问吧台里面的招待。

    “鸡尾酒。饮料,茶,咖啡。还有特意从黑刚晶星运来的黑心果粉。”招待面无表情的报出能出售的东西。

    “有黑心果粉?”雷森愣了愣,这里居然有黑心果粉出售,实在是出乎了他的预料。这里离黑刚晶星很远,数个星系,光是他通过星际传送的费用一次就花了二十万星币。很贵,如果不是他身份有所改变,绝对是不会接受这样的代价的。

    “有!十年份的!很贵!五十星币一杯。”招待打量了一下雷森,也许是见多了华人修士,对穿着长袍的人没有什么意外。

    “修士都不在乎星币。”招待又说道。

    雷森笑道:“也不是每个修士都不在乎。好吧,给我来一杯。”

    很杯,一杯冒着热气的黑心果粉放在雷森的面前,雷森道了声谢,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然后转过脸,打量酒吧里喝酒的人。

    酒吧的人不多,聊聊数人。雷森把眼睛收回来,看了招待一眼。“有去迷乱星域的船吗?”

    招待又看了雷森一眼,“有。”他指了指后面的门。

    “谢谢!”雷森摸出一百星币推到招待眼前,“我把这杯端走你不介意吧?”

    “你随意。”招待脸上有了笑容。把星币收到台子下面。

    “谢谢!”雷森端着黑心果粉,又朝后后指了指,见招待点头确认,便走了过去。

    “先生。请进。”雷森刚走到门前想要推门而进,旁边一侧就静悄悄的打开一扇门,一个侍者在门口招呼雷森。

    这一道门在一侧,向里有一个两米来深的走道,走道口便是门了。如果不注意,会以为是有意设计。雷森哑然失笑,到了普通人的世界,他忘了该用神识探察一番了。到底是托大了,出了个丑。

    雷森走进门里,门迅速的合上。侍者面前出现一个屏幕,侍者按了一下,地面向下沉去。这一次雷森有了准备,倒是没有意外。

    这是一个电梯。神识之这个电梯向下有五十多米深。五十来米很快,雷森刚从杯子里喝了一口黑心果粉。电梯便停住了。

    “先生请。”

    雷森迈步出去,电梯门在身后合上。

    又一个侍者迎上来,“你好。”

    “你好!”

    “先生你有什么需要?”

    “迷乱星域。”雷森一手端着杯子,快速扫了一眼周围,一个大厅,除了他和位侍者再也没有外人。

    “请随我来。”侍者把雷森带进另一扇门里。

    “你为什么要去迷乱星域?”

    “我是修士,我去迷乱星域坊市交易。”雷森按照西米教他的答道。

    “交易什么?”

    “灵药!”雷森从戒指里拿出几个盒子,打开来,一片清香。这是他在空间里随意拔掉了几棵。

    做在雷森面前的是一位年人,也穿了一身的长袍。他的修为雷森一眼能看穿,引气期八层,十有**是灵仙派派在这里负责审查进入灵仙星的人员。

    “这样的灵药灵仙星不缺。”年人打了一眼几个盒子,很快的就评估出灵药的价值。便淡淡的对雷森说道。

    “我知道。”雷森把几个盒子收起来。“我不只有这些。”

    “噢,那你还有什么?”

    “还是灵药!”雷森又摆出两个盒子。

    年人打开,点头,“难得,是百年生的赤夏果。你可以去坊市。”

    年人把一块牌子拿给雷森,“愿道友灵仙星一行愉快!到了灵仙星凭此牌子行事。见人出示既可。时效进入灵仙星后个月。个月以后此牌子无效。若道友还想留在灵仙星,可以化五枚低灵补办一块。”

    雷森翻腕把灵药盒子和牌子收起,喝了一口黑心果粉,“谢谢道友。”

    “道友到外面,出示牌子,会有人带你去办其他手续。其他的手续需要道友拿出些钱财来买一张船票。”

    雷森起身,再次道了声谢,便走了出去。

    外面,雷森拿出牌子,侍者过来,带他走进别一个房间,他拿出两块低品灵晶又拿到了一张带蕊片的金属卡。

    侍者对雷森说道:“先生,明天才有船去迷乱星域。我带先生去你住的地方。”

    雷森点头。侍者带着雷森走进另一部电梯里,电梯斜向下滑去,一分钟后,他们来到一个大厅,大厅的沙发里坐着几个穿着长袍长裙的人,见雷森进来,扫了一眼便不再理会。

    住一夜万星币,这里上面看着是贫民区,消费起来却是惊人。

    万!雷森拿出一个腕脑,那里西米提前破解了的腕脑,里面存了一千万星币,雷森把星币转了过去。

    修士的钱果然是最好挣的。如果说谁是富豪,无疑就是修士了。穷富武,聚财的修士。修士对于普通人来说,可以通过替大财团办事获取大量的星币,心恨手辣一些的,也可以通过血腥的手段攫取想要的财富。随着修为越高,所聚集的财富也就越多。

    雷森拿着房卡,在侍者的带领下进入自己房间。房间一百多平,有客厅,有体息室。

    “先生,有事你吩咐!”侍者弯腰对雷森说道。

    “好!”

    门关上,雷森用神识扫了一下卧室,发现大厅里有摄像头,但也只有大厅里一个,其他的地方没有。这个摄像头办理住房卡的时候就已经明示了,倒也不出意料。对于修士来说,在房间里要是不想让对方监控,放点手段即可,这个的摄像头不过是个玩笑。

    雷森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他对摄像头无感,他没有打算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安安静静的度过一晚上,明天上船就可以了。

    把一杯的黑心果粉喝完,雷森去把杯子冲洗了,沥干了水,放到茶几上。

    另一边。雷广拿着星际传链有些失望,“联系不上他。”

    天机仙翁拍了一下大腿,“把影像分发下去,查一下,这样的背景哪里有。”

    雷广有些失落,他已经明白,自己这个儿子不一样。虽说修为还不行,但是身份却能压他一头,雷森是天机之主。

    天机之主是什么?说起来,雷广能和雷森保持父子名份已经是天大的荣耀了。

    没有用多久,就有消息反馈回来,雷森出现的地方在华夏星邦的边缘星,那里有通向迷乱星域的星际港。

    牛千木眨动着眼睛,“天机之主去边缘星做什么,难道是冲我的灵仙星去的?”

    天机仙翁摇头,“不好说。”

    牛千木立即就认定了天机之主就是去他的灵仙星的,摇起脑袋,“他去我的灵仙星干什么?我灵仙星事先和他可没有瓜葛。真是奇了怪了!”

    雷森在边缘星,出了茶楼之后就消失了踪迹。天机仙翁问牛千木,“还查吗?”

    “查!我可不希望天机之主跑到我灵仙星被哪个不开眼的给开罪了,降下天劫。天劫可不好玩。”

    牛千木说完立即拿出星际传链做出一番的布置。

    边缘星立刻紧张起来,数拨人马进入雷森喝茶的茶楼,仔细查找雷森的踪迹,一路摸索,摸到了雷森是从黑刚晶星过来的线索。

    于是,华夏星邦外事部就联系上了英西星邦。

    比尔茨接到了总执政长的通联,让他和华夏星邦通联,解释下一个人的行踪。

    比尔茨得知华夏星邦要找的人是雷森后。动了个心眼,煞有介事的布置人去查,十分钟过后,他才告知对方,雷森确实是从黑刚晶星传送到边缘星的。

    华夏星邦要做什么?自己的王还要查。

    丢了王,要实行保护吗?还是要把雷森监控起来?

    比尔茨怎么都觉得突然间的,雷霆王朝和华夏星邦组建天机王朝有点儿戏。这边盘龙王朝对外称建,但是各个星邦派过去的使节没有一个能见得上盘龙王朝之王。邦书也无法递交。有点儿戏的感觉。

    而雷森又莫名其妙的两次出现在黑刚晶星上,虽然知道雷森是修士,但是能悄悄的进入悄悄的离开而不被发觉踪迹,这种手段听起来就有些吓人。

    雷森为什么不亮明了身份,去通管雷霆王朝,华夏星邦还有盘龙王朝呢!

    是他不想,还是另有隐情?

    一定是另有隐情!比尔茨想了半天,觉得雷森也挺可怜的,被人摆弄来摆弄去的,如同棋子,更像丧家之犬。

    比尔茨摇了摇头。这些事他管不上,也没有实力管。那是大人物大势力之间的事,他掺合不了。

    那个年修士也收到了派里的问询,他面前的屏幕上出现雷森的影像,他能确认,他没有见过这个人。(。)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