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千木一连发出个疑问,他确实有些不明白,灵仙星与雷森没有瓜葛,而边缘星却又是一个极其普通的星球,不会有什么得要的东西让雷森特意去跑一趟。

    天机仙翁看向雷广,“可知天机之主是否有重要的好友故人在边缘星?”

    雷广摇了摇头,“仙翁,这个我不清楚,我可以问一下一直追随他的几个变异人。也许他们知道。”

    天机仙翁默许了。天机之主很重要,他的事情每一件都没有小事情。这倒不是说他们有意的打探雷森的**。

    佘曼常接到雷广的通联,雷广在雷森带着雷蓝依儿进入空间后,怕高素素对在外作战的佘曼杜全动手,就偷着通知了她,让她作好逃命的准备。还好,高素素心高气傲的没有把佘曼这等不入流的小人物看到眼,让佘曼几人躲过一劫。

    所以,雷广的通联佘曼没有犹豫就接通了,当雷广问她雷森是不是在华夏星邦的边缘星有好友故人,她想了想给了一个否定的答复。

    天机仙翁想了想道:“那就让人继续寻找天机之主。对了,他有可能易容,让人多注意一下行迹诡异的人。”

    牛千木一拍脑袋。“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我这就让人去查。”

    地下,那个引气期的年人再次接到师门的命令。让他去拜访准备去灵仙星的客人,观察一下,有没有可疑的人。

    命令没有说为什么,年人却是心一紧,不会是有化了形的星兽用大手段遮掩了气息混到客人,要去偷袭灵仙派吧。这样的事情以前也发生过,尽管恶意作乱的星兽被派斩杀。但也给灵仙派造成了不小的损失。

    年人把外面的侍应挨个叫进来,问他们接待的客人可有什么行止可疑的地方。侍应们都摇头。他们只知道接待的是修士,但他们是普通人,有意的按排到这里的,查颜观色尚行。但是要他们去打探一个修士的破绽,无疑于水底游鱼窥探天上飞鹰,了解不了。

    年人也知道,但是他还是细细的问了。又调来监控的录像,一一看了,才起身让人准备了些东西,他要去一一的拜访他的客人们。

    年人在大厅见到那几个坐在沙发上闲聊的客人,便走过去,打了个寒暄做了下来。笑着说道:“诸位道友前辈。都是我接待的,不知对我们这里有什么建议?”

    他笑着,没有一点刻意的痕迹。他修为不行。资质不高,但是在待人接物这一块却是修行的不错。正应了,人生处处皆修行。

    那几个客人见他问得诚恳,不是应付,倒是认真起来,纷纷说了起来。

    听了一会。年人点头,“诸位道友前辈的话我都记下了。一是认为我们不该把接待点安置在地下;二是这边灵气稀少,还没有聚灵阵无法助力各位很好的修炼;吗,诸位嫌这里的饮食条件太差,不提供灵果灵酿。这些我会向总部反应的。我在这里可以浅略的先回答诸位道友的问题,安置在地下,是派不想修士进出打扰到普通的民众。聚灵阵以后也许会有,我个人建议这是个好的提议。至于无灵果灵酿,这个很简单,你们和侍应说一声,告诉他们你们需求,只有我们这边有,会尽量满足。如果没有,不日你们到达我们灵仙星,自会让你们满意。”

    年人说完笑着起身,眼光在众人的脸上扫了一遍,“谢谢诸位道友前辈,打扰了。作为感谢,我会让侍应送给诸位道友前辈各一杯灵酿。祝各位愉快”

    年人一拱手,离开了。很快就有侍应端上来几杯灵酿,弯腰道了声慢用,就下去了。

    “呵呵,这也不错噢,说几句话就送一杯灵酿,到底是灵仙派,有气度。”

    坐在沙发上的诸人皆笑。

    年人一一拜访,敲开了雷森所在的房间的门。

    雷森开门见是年人,稍稍的怔了一下,便笑着让年人进来。

    “前辈好。”年人看不透雷森的修为,开口就叫了一声前辈,“打扰一下前辈,我来是想问问前辈对我们这里有什么建议没有?”

    房间里雷森是主人,请看人入座,然后道:“建议没有。”

    “前辈不觉得应该有聚灵阵吗?”年人前面见了一些人,一听让提建议个个都来了精神,不管合不合理都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通。雷森还是第一个开门见山的告诉他,没有建议的人。

    “平是修炼已经够累的了,偶尔出来转转,换取一些自己修行上需要的东西,还是松弛下来的好,没有必要去想什么修炼的事情。一张一弛才会进步不断。”雷森微笑着摇了摇头,他看着年人的眼睛,“贵方是经商,有些东西可能准备一些,有人愿意可以租用即可,没有必要为此专门征询。”

    年人点头,“前辈说的是。冒昧的问一下,前辈既然对修炼修行有一张一弛之见解,修为一定不浅吧?”

    雷森静静的看着年人。年人忙道:“前辈不要误会,我只是随口一问,前辈不方便可以理会。”

    雷森嘴角复又绽出笑意,“那倒不必。我的修为比你高几个层次而已,已是很慢了。什么见解都是假的,机缘才是修行的第一要素。”

    年人笑笑,“前辈说的好。”

    年人说完起身,对雷森抱歉的说道:“前辈失陪,我还要去询问其他客人的建议。和前辈谈话非常愉快,一会会有人送来灵酿一杯,以表谢意,”

    “客气”

    雷森把年人送到门口,把门关上。

    两分钟,侍者便把灵酿放在了雷森的面前。

    年人拜会完了所有的客人,皱了皱眉头,他被这些客人的建议搞得脑大,什么都有,还有建议配一些女修,可以提供双修就好了。马拉咯逼,当灵仙派是什么地方了,青楼

    年人向上汇报,上面问他有没有什么人引起他的注意,他想也不想就把那几个提女修双修的修士报了上去。他在这里制不了他们,到了灵仙星自会有人让他们不舒服。

    上面没有和年人多说什么,让年人把几人的样貌特征报上来,灵仙派自会处理。

    雷森尝了尝灵酿,没有空间的灵果酒好喝。喝到体内,灵气散发的很少,也很难吸收。他摇了摇头,送的东西果然没有好东西。

    第二天,雷森被侍者引出客房,走进另一个通道,坐上了电梯。

    待他看天阳光,已经是从一间房子里出来,房子外面的地上停着一架灰色的舰船。雷森随着进去,有人把他引入一个房间,告诉他,这里是他接下来几天住处。船上除了别的客人房间不能随意进出,要进需经客房入住的客人允许。侍者还介绍了其他几处可以去的地方,大厅,餐厅,和酒吧。

    客房里有聚灵法阵,不过法阵上的动力源灵石却要自己准备。除了聚灵法阵,还有隔绝阵,可能隔音隔绝灵识。同样的,也需要客人自备灵石。

    雷森对客房还算满意。他不是来享受的,以前也没有讲究过,倒不怎么在意。

    侍者离开,雷森便朝聚灵法阵上放上灵石,又用灵石开启了隔绝法阵。两个法阵开启,雷森看了一会,也不打座修炼,躲在床上享受凡人的睡眠去了。

    一觉醒来,雷森检查了一下法阵,灵石都有问题,他才仔细洗漱了,走出门去。

    他把大厅,餐厅和酒吧挨个走遍,见没有什么吸引人的,便到洒吧尝了几种灵酿,选可口的买了两瓶,虽然不如空间里的灵果酒,但是坐人家的船怎么能好意思不消费一次?

    年人说是想听取建议,别忘了雷森还有一个魂师,已经是筑基期了。年人自认老练,能很好很自如的掩饰自己的情绪,从而去引导客人按照他的想法说出他想要的东西。只是在雷森面前,雷森打开门看到他一眼,就疑惑的动用了魂师的法术,明明白白的读出了他的想法。

    雷森知道也许他先前的两个通联已经引起别人的警觉了,所以他上了船要表现的像普通的修士一样,该消费消费,绝不能表现出与众不同来。

    雷森把两瓶灵酿装入空间戒指里,要了一满杯的绿酿,端着从酒吧里晃出来,又去了餐厅,要了几盘灵果,然后回到房间里,倒头再睡。

    一连几天,雷森睡醒了就出来,去酒吧,餐厅晃悠,偶尔他也会去大厅,找一个角落坐下,看着大厅的屏幕,屏幕上放着灵仙星的风物片,看了几会,他倒是对灵仙星有了一个直观的印象。

    灵仙星,灵气浓度和他的空间灵气浓度相比,低了不少,但也很难得了。星上种满了各种灵植,都是等以下的灵植,但是数目极大,一起吐故纳新,让整个灵仙星的灵气浓度一直在缓慢的上升。再过千年,只有有更高级的灵植移植过来,这里的浓度会达到一个可观的地步。

    ps:感谢“逍遥随风云”的月票和打赏。谢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