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森愤怒了,西米把她肉身和灵魂被迫分离的经过前前后后一点不漏的都和他说了。西米会是他的女人,做为一个男人,自己的女人曾经被人这样逼迫过,怎么会不想着报复。以前想的只是在合适的时候惩戒一下乐家,前提是西米的肉身能安然的寻到。

    戒指里面是空的,放置戒指的地方还被人刻意做成了陷阱,雷森心里的愤怒这一时间喷薄而出,如果这愤怒能变成火,一定能把乐家燃烧成灰。

    九面炼魂幡那是九个相当于金丹期实力的主塊带着几十万的筑基期引气期的大军,一起出动,会给乐家的领地带来什么后果?

    后果很惨!

    这里的灵气不错,雷森在远离乐家地盘的山里挖了一个隐秘的深洞,扔出雷蓝依儿炼制聚灵阵阵盘,打坐修炼。

    乐家外出活动的人纷纷有出无进,就是那些从外面进入乐家领地的人,不管是是友是敌炼魂幡也没有放过,一一击杀在乐家领地各个方向上。

    乐家很快察觉到了不对。派出成队的人出了庄园查看。

    这些人有高手,他们看到了一个个深身发黑的尸体。

    这是毒?

    这些人很快的向庄园报告,这是大事,大批的人莫名死去,虽然死去的人最高不过是金丹期的修士,但是人数不少,乐家已经损失掉了不少的人手。

    乐家闻讯,派出修为更高的子弟。他们察了一圈,发现除了死尸,根本就没有发现敌人。众人推测,这是有修为相当高的敌人在向乐家示威!

    乐家不接受这一套,在灵仙星,乐家也不是软柿子,他们家族的许多了弟都在灵仙派,有一位的修为已经是大乘期了,还有两个合体期。渡劫期的有六位,元婴,金丹,筑基。他们乐家都有。而且还有一些是在家族修炼,修炼的功法五花八门,但也形成了自己高低体系。可以说是后续力量比较强劲的家族。

    这样一个有实力的家族自然是不会向残杀他们家族子弟的恶人低头,他们要把凶手找出来,剖心挖肝。告慰死者。

    于是乐家派出更多的人,在元婴期修士的带领下在整个领地开始寻找珠丝马迹。

    一天,搜寻无果,人手损失掉了十几个,都是无声无息的死去的,死状和已经发现的一样,浑身乌黑,模样十分可怖。

    二天,还是找不到任何敌人留下的痕迹,同样的他们又有数人变成了死尸。无声无息的。这还是他们刻意把人手紧缩在一起后发生的。

    第天,死亡人数下降,只有人。

    乐氏的人恐惧起来,第天真提所有人走在一起,大家互相都能看到,但是还是死了人,无声无息的。凶手就像幽灵一样盯着他们,他们却看不到凶手,凶手却随时能要了他们的命。

    到底是谁?

    是高手,为什么杀掉的人都没有元婴期的?

    不是高手。又为什么元婴期的没有发现凶手的存在?

    高手!一定是某个子弟得罪了高人,才引来对方近乎猫戏老鼠似的警告!

    乐家高层研判了很长时间,才一致认为,再派元婴期以下的子弟和附从出去没有必要。既然对方不对元婴期的下手,那就证明对方或许没有把握杀掉元婴期的。接下来,就是组织元婴期的出去,吸引那个不敢见人的凶手出来,只要对方露头,就好办。就是留不下对方,也能依对方的体型和功法推断出是谁。

    于是,元婴期以下的乐家修士都被禁止外出,第四天就有了一批元婴期以上的修士一起出去,要把凶手吸引出来。

    可惜的是,一连几天对方根本就不现身。

    无奈之下,他们只好暂时回到庄园内,向身在灵仙派的乐家子弟传去警讯,“乐家遇袭,敌人身手诡异,无法发现敌人的踪迹。请回援!”

    灵仙派的乐家子弟迅速回复,“小心,不日返回!”

    在家族在灵仙派的前辈子弟没有从灵仙派返回之前,那个四爷炼成了一炉大欢喜丹,欢欢喜喜的出了丹房。

    他出来拉着双修道侣们服丹疯狂了一回,才左搂右抱的问众道侣,最近有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他的道侣们用娇媚的声音告诉他庄园最近几日不准外出了,外出的人除了元婴期以上的,出去都有性命之忧!那些人死得可让人恐怖了,浑身发黑,而且这么久了,还没有看到凶手的影子。

    但是家族的人不是四爷,要是四爷出马,一定能手到擒来,让凶手无处藏身。

    四爷乐了,“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来乐家捣乱?等我出去,杀他个片甲不留。”

    四爷随即起身,穿上衣服,“我去问问族长,到底是怎么回事?让人杀到门口却无有作为,也太没有能力了。”

    四爷神清气爽的找到族长,张口就是诘难,“乐海,怎么回事?我听说家族死了很多人,你却连凶手也抓不住。要是没有那个能力,这个族人你可以让让了!”

    乐家对家族之位的争夺一直很激烈,如果四爷不是因为修炼的功法太过拿不上台面,上一任的族长他也有能力竞争。他做不到族长的位置,不代表他就没有想法。这一任的族长是他孙子辈的,他也看不上。处事太正,不知变通。

    族长先对四爷行了礼,这才把发生的事情仔仔细细的朝四爷说了一遍。

    四爷听说一连死了百多人,对方不论是不是乐家人,只要是人进入乐家领地,一律击杀,不留活路。

    四爷的脸色很难看,“我就不信,对方是风,一丝一毫的踪迹都没有留下?带我去看看那些尸体。”

    看到尸体,四爷想起来似乎在某个记载里见到有一种东西能给死者造成现在的死亡模样。他想了想却想不起来到底是什么样的手段能让死者变成这个样子。

    四爷随族长回到前厅,坐下喝茶,他问:“族最近惹了什么不该惹的人没有?我说的是修炼一些偏门功法的另类修士。”

    族长乐海摇了摇头,“四爷爷,没有。我们乐家做事一直小心,从不会无故去得罪人。更不用说去得罪那些性情古怪,由心由性,行事狠辣的偏门修士了。就是惹了他们,我们乐家的身份和地位。一般的修士也不敢轻易报复我们乐家。”

    四爷点头,“这点倒是有可能。但是那些人不是以常理能揣度的,你这么说,是用对待正常修士的,那些偏门的修士不适合。你知道四爷我修的是什么功法。为人不喜,是偏门的偏门。不用讳言,就是我,对外行事,惹上了我,我不管对方是如何强的实力,有什么地位,只要有机会我会偷着咬上一口。”

    乐海点头,“四爷说的是。我们也有这方面的想法,但是听说四爷在炼丹。没有及时去找四爷。现在四爷来了,既然四爷也如此想,那就麻烦四爷出马,把人找出来,给农膜族死去的子弟报仇。”

    四爷一笑,很自负的说道:“论邪,他们都不行。”

    乐海点头,“四爷说的是,你是家族的镇舱石,四爷是不是有时间了?能不能请四爷负责这件事情。出面把凶手抓到,碎尸万段?”

    四爷的修炼都是在床上修来的修为,每天也很忙。其修行方式让很多族人羡慕,奈何那种功法修炼需要过人的本钱。一般人达不到,只能望而兴叹。家族为了不影响后人,特意把四爷的宅院按排在较偏的地方,要求四爷每次修炼都要使用隔音法阵。

    四爷也有朋友,但是他的朋友都和他是一类人,修炼都是不走寻常路。所以四爷对不走寻常路的修士评价一直都被家族重视,也不会反驳他。

    四爷听到乐海的请求,笑了一声,“为了家族,我当然责无旁贷!把人都叫回来,如果那个还在我们的地盘上,我一定能找到他把他拿下。”

    乐海松了一口气,他这几天都不好了,家族也派出其他的不下于四爷实力的前辈,派出的还不是一个两个,但是都没有发现敌人的踪迹。

    他想,也许敌人看到乐家摆出不罢休的架势,对方知难面退了。

    乐海道:“四爷说的是,我马上把他们叫回来,好几天了,一无发现。”

    四爷走身向外走去,“我去准备一下,把他们叫回来我就出去。有些时候,不是人多就能办好事情的。这种大事与人多无关,是个人实力问题。”

    “是,四爷说的是。送四爷!”

    乐海把四爷送到门口,就看到族人架着两具面容乌黑的尸体向府门走来。他快步走过去,急问道:“他们是谁?”他担心死的是元婴期修士。这一次他见对方不出现,也认为对方可能走了,就派出几个金丹期的修士出去试探。按照敌人的行事手法,如果是元婴期以上的就不会下手,是金丹期,只要对方没有离开就会忍不住出手。

    “乐其正,李天作。”

    “噢,是金丹期!”乐海松了一口气,同时心里面又一沉,敌人还是在领地上没有离开。

    那些人看到四爷,放下尸体给四爷行礼,四爷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让他们走开。四爷走到乐海身后,“你是拿他们试探吧?”

    乐海没有直接回答,“四爷,可以确定了,敌人十有**,”他朝前看去,又有几人回来,抬着另一具尸体,个金丹期完全报销掉了。他停顿了一下,“可以确定,那人可能修为是金丹后期,不敢和元婴期以上的人正面作战。可是我们也发现不了他。”

    四爷迈步走开,“我去看看!五天之内,任何人不要踏出庄院一步,否则后果自负!”

    四爷回到家,取出些东西,然后离开了乐家的庄园。

    他飞到空,迅速的围着领地转了一圈,衣袖飘飘,不着痕迹的撒下一些用途不明的粉末。

    撒了一圈后,他开始在空慢慢的转悠。

    灵植丛里,各种骚动的声音乱起,灵植也被撞得乱晃。一只只动物跑出来,找到其他动作滚在一处,疯狂起来……

    四爷看到这景像,满意的笑笑,“炼得迷情丹效果更好了!只要你是人,有**,有情六欲,我就不信你不招!”

    四爷不知道杀人的是没有情六欲,也没有**的炼魂幡,他的迷情丹对炼魂幡根本没有作用。

    一天过去,除了动物还是动物。

    两天过去,还是没有人的踪迹显露出来。

    天过去,四爷眯着桃花眼保持了很好的耐心。这就是一个猎人与兽的游戏,双方潜藏对峙,谁耐性不足,谁最先失败。

    又过了两天,迷情丹失去效果,各色野兽一哄即散,留下一片狼籍。

    四爷再次眯起了眼睛,他能肯定,敌人不在乐家的地盘上,一定是看到他,知道他的强大,自动退避了。一定是这样!偏门修士没有几个是死脑筋的了,大都是知道不是对手会提前避开。偏门修士最擅长的是欺弱怕硬!

    四爷又在领上地筛查了几遍,最终确认敌人逃跑了,被他强大的实力给吓跑了。

    他负着手回到庄园,告诉乐海,敌人已经被吓跑了,没敢照面。族人可以在庄园附近活动,不要离庄园过远,对方有可能随时都能回来。

    乐海也这么认为,于是,乐家族人又慢慢的出去了,在庄园附近采摘灵药灵果。

    乐海刚松口气,到了外出的人归来,他赫然发现,族人又死了十几个。

    这他娘的是个疯子!从不正大光明的打,只会背后打闷棍。还是那种欺软怕应的,狡猾到骨子里的对手!

    四爷再一次出击了,带着一些元婴期的修士在领地上疯狂的查找,各各放天神识,趁敌人没有走远,试图发现对方的踪迹!

    可惜的是,这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了!

    “明天再出去一批人!我们会暗跟着!”四爷咬着牙齿,“不管付出多大代价,一定要揪出对方,不然我们会难以安稳!”

    乐海小心的建议,“四爷,是不是要派里的前辈回来才去找?我感觉现在还是要以稳为主?”

    四爷不悦的瞪眼,“他们不回来,我们家族就眼睁睁的看着被困在这里吗?听我的,派人出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