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乐海没有违逆他的意思,四爷很满意。在庄园里除了他四爷还有几位的修为在他之上,只不过不管事罢了,大都是云游去了,剩下那么一两个,清心的寡欲的,要么独自修炼,要么闭门不出,体悟天道。在乐海看来,甚是没有意思。

    乐海按照四爷的吩咐派出人手出去,他有些担忧,虽说死的都是金丹期的人,但是做为一个族长,没有人比他明白要是这样子一直下去对家族意味着什么?

    那意味着家族的发展会出现断层,家族一旦在某个层次上出现可怕的断层,别说是在灵仙星上挤身于顶尖家族当,就是能保持也很难。

    家族的顶尖修士可以有,但也只能是给家族提供庇护,真要是有其他家族放手对付,顶尖的修士反而不好出手,你家有,别的家也有。惹是越了太多阶层的修为对其他家族的修为不高的人出手,一是会为人耻笑,最重要的是要对付的家族也有顶尖的,人家也可以毫无顾忌的出手。

    要是那样的话,本来家族坚的力量已经不行了,再经受打击,就动了根本,家族的人才会更加的凋蔽。若是家族顶尖的修士不幸殒落,家族很快就如一株被斩断了树根的树,树叶凋落,树干干枯。

    乐海不是好强斗狠的人,他修炼的是土属性的功法,本性不是尖刻之人。也是这样,他会被大多数的家族人看,把他推上族长的位置,希望他能调和家族的不利因素,使家族能稳而快的发展。

    对于四爷,乐海并不是多么喜欢,只是四爷是少数几个做镇的家族的顶尖力量之一。家族一旦出事,必须有四爷这样的人出面镇服。

    还有四爷做的那些破事,乐海知道早晚四爷都会给家族惹来一些麻烦。他相信家族无论是在内还是在外的子弟,没有人会随便招惹麻烦。因为族一条族训写得很明白,外出要谨言慎行,莫要引祸招灾。

    乐海甚至怀疑这次的事情说不定就是四爷引来的。这些年他处理了几宗四爷劫掳别的家族女修所引起的争端,知道四爷院里那些女仆每一个都会给乐家带来不小的事端!

    乐海没有证据,除非仇人现身指证四爷。就是指证他也拿四爷没有办法。这样的人,在家族很特殊,一来修为比上不差,比下很高。二来,他也得到家族几个大人物的赏识,必竟也算是个修行天才——虽说那功法像狗肉一般上不了台面。

    乐海看到四爷调在那些人后面,摇了摇头,希望四爷能拿住对方,或者把对方就地格杀。退一步讲,就是不能。也要惊走对方,让对方就此收手。不然这种零刀子割肉,最让人难受。再说,对方割的不是肉,是乐家的发展后备人才,一茬倒下,再生一茬要很长时间,对乐家来说有些难以接受。

    四爷跟随着前面那几个家族子弟,他也怕对方的修为不是乐海所猜测的那样,要是超过他的修为。他也要吃亏。他怕对方就是猫戏老鼠,把家族的人一个一个杀掉,给家族带来恐慌!

    如果是那样,这个对手的耐心与心机也太可怕了!最起码比他本人可怕。四爷好色,但是他也没有这种耐心与一个对手耗这样长的时间。

    他也在暗暗的想,是不是自己的仇人上门了,做为一个修炼那种功法的人,他清楚有多少人想杀了他,他在外面的仇人实在是太多了。名声也不是那么美好!也是因为这样他才不像其他族人那样没事出去游山玩水。寻友问道!不是他不想,而是他自己也觉得他真没有什么能说得来的朋友。若说那些和他一样,修炼了偏门功法的修士也是朋友的话,他只能打哈哈了,那些人一个比一个邪门,一个比一个不讲道理,一个比一个不相信别人!这样的人成为朋友,谁知道会不会在灵果里投毒,在你入定时给你一刀!

    总之,四爷是悲哀的一个人,虽说他没有感觉。

    他只能每天搂着那些道侣们发泄,他没有安全感,他要修炼,他要提高自己,只有实力才让他有安全感,只有每天摆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才会自我催眠,真的不在意别人那种让他很难受的目光!

    其实这不是他要的人生!

    可他,也改变不了什么!他走上这条修炼之路,就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了。再说,他喜欢女人,喜欢床上的欢愉,喜欢那种让他迷失的气息。他觉得要是沉醉在其不醒来,也未尝不失是他想要的人生!

    只是,他不可能光在床上生活,他还要面对很多。他要争取存在感。既然别人都对他敬而远之,那么他就拿出自己的实力来让别人都对他畏惧,畏惧也是一种实力!

    四爷隐身在空,看着下面,自己倒是想了许多。

    忽然,他看到一团浓灰近黑的雾在那几人的身后生成,很快的就从后面裹住了一个人,在他惊诧的刹那,灰雾退去,地下躺下一具一动不动,面色发黑的尸体!

    他很快的冲下去,一掌按了下去,大片的灵植在他手折毁。前面的人也吓了一跳,拿出法器纷纷跳到空,警惕的看着四爷。

    四爷落下去,神识一扫,什么也没有找到,那团雾像似他眼花一样,如不存在!

    但是地上的尸体提醒他,刚才他不是眼花,是真的有东西杀死了乐家的人!

    “什么人?给四爷我滚出来!不要藏头缩尾!”四爷大喊,没有人理会。

    “四爷在此,可敢现身一战!来!来!来和四爷我一战!”

    四爷一连喊了数声,还是没有人理会他,他暴躁了,“没卵子的玩意,不要让四爷我知道你是谁。要是我知道,定会把你们家所有的女性一个不会放过!”

    “出来!出来!啊!”四爷跳着脚大喊,快要气疯了。还有人比他还不要脸,专拣金丹期一下的修士杀。这尼玛要多不要脸,光对实力弱下的人下手,有本事,跳出来和修为更高的乐家子弟。比如他——四爷真刀刀枪的干上一仗,打败还是打成平手,都能更好的扬名和威慑乐家众人!有什么要求,乐家也不会把一个修为高的人朝死里得罪,绝对会乐于谈判!

    可是这算什么。偷偷摸摸的来,一点面也不着,就会在背后下手!

    这他娘的不是光明的路数!这样的人怎么还会有!

    四爷开始骂了,怎么骂的歹毒怎么骂。可是他骂了半天,也没有人应声!

    这让他很无力,找不到对方,明知道对方就在附近,他就是找不到!真他娘的见了鬼了!

    四爷把地上的死尸抛到空,空的人接住,他气哼哼的转身升空。一摆手,“回去!”

    四爷也没有办法。他不知道他的敌人是什么样子的。那一团灰黑色的雾出现的诡异,他可是确定那不是毒药,他站在那里半天没有一点毒的迹像,现在想想他也是托大了,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不要以为修炼之人就百毒不侵,有很多灵植配制出来的灵药能毒死修士,就是半仙也不例外!他四爷的修为还达不到半仙!

    四爷不知道那团突然出现,突然消失的灰黑色的雾团是什么,但是他知道那一定不简单!不是毒雾。没有生命,那会是什么?

    进入庄园,乐海迎了过来,想问什么。四爷脸色很不好,让他把话吞了下去。

    四爷只让乐海下令族人不得出庄院,在他没有查清楚之前,一个人都不许出去,免得再有人无谓的伤亡。

    四爷回去查了一些记录了轶闻趣声的玉简,没有查到。他的玉简放置的很零乱,再加上他一直关心的是和他功法有关的东西,对其他的兴趣不大,玉简收集也不是那么全,让他搞不明白灰黑色的雾是什么东西。

    后来,他找了数个修炼偏门功法的道友询问,这才知道那是什么!

    不过,知道答案的他心里面却是一凉,乐家什么时候招惹上这等凶人了!世间还有魂师这一类人,便很少,就是有些人修炼了,一旦有其他的门路也会果断的废掉重新修炼其他的功法,因为魂师修炼看上去很容易,只要炼出炼魂幡来,用炼魂幡杀人,杀到足够多的人就可以功法一路上涨,比他修炼的功法还要省事,他修炼,还要努力在床上嘿咻不是,虽然欢乐,但那也是个体力活,做多了,再美好的事情也会相吐!

    说是那么说,但是知晓到魂师以后,四爷又找别人问了一番,心里面那个惊和怒就不用提了,炼魂幡杀人,那是要很大的基数的,如果靠着炼魂幡杀人修炼,就是把灵仙星的人口杀掉两成也只能让炼魂幡升到能无声无息的灭掉金丹期的修士!

    拥有炼魂幡的人可以说就是一个杀人魔头,生命不止,杀人不修,完全是在把人命当草芥的存在。惹上这样的人,要么是找到他把他除掉,要么是能逃多远逃多远!

    “混蛋!是谁惹了杀人魔王!”四爷气愤难平,“要是让我知道了,我一定杀了他!”

    四爷实在是有些怕了,炼魂幡能炼九面,组成炼魂大阵,如果人家真的是拿出九面的炼魂幡而且各幡实力一致,想想都让人后后生凉,那是妥妥的杀了比灵仙星还多的生灵才可以成功的!

    要是九面炼魂幡摆成炼魂大阵,就是他四爷陷入里面也得脱层皮才能逃脱!四爷所谓的偏门功法在这种功法面前,完全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但原不是!”四爷喃喃的说道。

    就在四爷坐卧不安的时候,一个家族前辈从灵仙派赶回了家族,乐海派人过来通知四爷前去共商剪除敌人的大事!

    四爷去时,家族其他两位修为不比他差的人也在,他们的脸色都很难看,显然是被前辈骂了一顿,家族都死了人了,还死那么多,一个个还都不问事,他娘的,都还姓乐吗?不想姓,改名字,滚出家族!

    四爷进去,先给前辈问安,然后坐到一边,沉默不语。

    前辈看他们都不说话,怒了,拍了一下桌子,“我们乐家何时变成这个模样,一个个都做了缩头的王八!敌人杀我族人,你们都没有想法?嗯!”

    乐海道:“四爷前些天见到敌踪了,请四爷说说。”

    四爷苦笑一下,“前辈,各位,咱们惹上大事了,我看到的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一团灰黑色的浓雾。当时浓雾从我们的人背后突然生出,裹住我们的一个人就又突然消失,然后就死人了。事后,我查了许多东西,也没弄清楚那是什么玩意!”

    前辈打断了四爷的话,“小四,那不是毒?”

    “不是!我查不到,只好去问一些朋友,我才知道,那团浓雾十分可怕!大家如果还有印象,一定听说过魂师这一门!”四爷深吸了一口气,“没错,那团浓雾就是魂师的炼魂幡飞出的夺魂浓雾!金丹期以下连反抗都来不及,这要杀多少人啊!”

    四爷想想还是心有余悸!

    在座的人听到魂师这个名字,先前还没有反应过来,后来一想,想起了许多传说,不由得齐齐色变!

    那个前辈一脸的惊色,“小四,你说的是真的?”

    四爷苦笑一下,“不敢说谎!前辈,正好你来了,你老拿主意。”

    “怎么会这样?”前辈有些失神,又问了一句,“你能确定吗?这是大事!”

    四爷点头,“我也希望我说的是错的。因为魂师是实实在在的杀神,以杀来增长修为。这样的人无一不是心性冷漠之辈,一点仇就会无限放大,不死不休。只要惹了他,正好是送给他杀人的理由!而且,被叮上就会很难罢休。要吗是他死了,要吗是他想杀的人杀完了!”

    四爷看了一下屋的几人,“我看,还是上报的好。必竟我们这里出现魂师,不是我们自己一家的事。出现这种人,无论对谁都是危胁,最好是联合其他人,一起动手,找出魂师,把他灭杀掉!以前也是这样,只要魂师出现,人人得而诛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