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乐家损失的人手是金丹期五层以下的,也许感觉不到炼魂幡有多厉害,但是只要知道炼魂幡从开始升到金丹期要死多少人就能知道操控炼魂幡的人有多么的嗜杀。说魂师是人类的公敌一点也不为过。

    那个前辈点头,“小四说的对,这种事情应该上报灵仙派,出现这样的魔鬼,不但是我们乐家一家的事,它应该是灵仙派和整个人类社会的事情。上报由我来。”

    乐家前辈说做就做,当着众人的面拿出星际传链,就向灵仙派上报乐家家族出现魂师的事情。

    灵仙派接到通报,也很紧张,当听说魂师可以灭杀金丹期五层以下的人时,更加紧张,不敢怠慢,层层上报,直报到在天机星做客的牛千木耳边。

    “我擦!啥!魂师出现在我们灵仙星!有没有搞错,这种事情你们再确认一下,别他娘的和我胡说,我旁边做的可是一群你们的前辈,前前辈,弄了笑话,老祖我陪你们丢不起那张脸!”牛千木惊闻魂师在灵仙星上出现,爆出了粗口,眼睛乱转,“说什么,乐家已经死了不少人,最高的金丹期五层?他娘的,给我核实了,让乐家的负责人直接向我通报。敢瞎哔哔,回去我捏爆他们的卵子!”

    牛千木收起星际传链,见旁边的半仙都看着他,他干笑几声,“诸位道友,莫要看我,我也不知道咋回事。下面的人瞎通报。说我的灵仙星出现的魂师!魂师,呵呵,怎么可能,那可是出一个灭一个。虽然有功法流传在外,但修炼起来只讲杀较,不讲仁慈!我啊,已经让核实了!”

    天机仙翁摇摇头,“牛道友。你的灵仙星这么多年闷头发展的不错,不过,这种事情没经过核实还是不要乱传的好,会造成不必要的惶恐。金丹期四层的修士都能灭杀,那炼魂幡要收走多少魂魄?多少年了,我们控制的星域一直警惕着魂师的出现。你啊……”

    天机仙翁不信,在场的人都不信。魂师太残忍了,无论是怎么出现,只要发现就会被群修扑杀,不会让其成长起来。

    再说。修炼魂师的修士也应知道,魂师并不容易,需要大量的生魂,越到后面越是海量,那是要一个星球一个星球的灭杀掉所有生命体。

    哪来的那么多生灵给魂师提供!

    只要不是缺脑子的人,都不会去修这个几乎不可能成功邪门外道。

    牛千木坐下,拿起茶盏,沾了一下唇,恢复了平静,笑道:“仙翁。你也知道我灵仙派很少与外界通联,在我的命令下,只顾埋头发展,像这种事情他们也是头一次遇到。手忙脚乱也在所难免,多经几次就知道了。哈哈,这道茶真不错,要是那茶树之灵原意,我也想弄一株小苗在灵仙星上培养,专门弄一个大型的聚灵阵。嘿嘿。当然,仙桃和仙莲愿意,我也欢迎!”

    牛千木打得好主意,只是天机仙翁瞅着他摇了摇头,“牛道友,这种事情你去和它们说,与我说没有任何用处。他们都是有天数的。天数归谁,谁才可以。不是随便一个人都能打得了他们的主意的。”

    牛千木转了转眼睛,“仙翁啊,你可以帮我劝劝吗。我对他们绝对比天机之主对它们好。还不知道天机之主是怎么对待他们的呢。说是有空间,我们谁看见过?就算他有,里面的灵气怎么样,空间大不大,仙物在里面委不委屈,谁能知晓?”

    牛千木看众人转过脸去,急急的说道:“仙翁,诸位道友,我那灵仙星你们也知道,只比这天机星差那么一点。而我的门徒众多,急需仙莲子提升修为。而且我派也出了几个半仙,他们也要延寿,我得替他们考虑啊!”

    “它们还有一千年的寿元,一千年一到就会死亡!”天机仙翁语气有些消沉,“我们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天机之主了,希望他能相信我们,在我们群策群力的帮助下早日找到通往仙域的通道,让我们这些老人重新登仙。也给那些后来人打开登仙向上之路。至于仙物,除非他们自愿,否则谁也不能强迫,谁强迫就是与我天机星为敌!”

    天机仙翁说着,用拐杖重重的捣了一下地面,以示警告。

    牛千木尴尬的笑笑,见有几人用嘲笑的目光看他,复又捏起茶盏,干笑道:“喝茶,喝茶!我刚才是在开玩笑!”

    说完,他又道:“这么说,要是一千年后,我们还没有找到通往仙域的道路,大家所有人的寿元都捏在那个天机之主手里了?你们对他就那么放心?还是说你们了解他的品性?”

    牛千木眼睛转了转,又说道,“看你们的样子,也是不了解吗?”

    天机仙翁笑道:“你不要挑拨,天机之主的品性比你好。这点我可以保证!”

    牛千木又尴尬了,“嘿嘿,我忘了,天机之主是你内定的孙女婿!好吧,我又说一个笑话!唉呀,你孙女来了。”

    天机仙翁的孙女过来,她陪着雷广说话,一脸的笑。让天机仙翁见了,很是欣慰,这个孙女很精明吗!知道提前和自家的公公打好关系,嗯啊,不错!

    雷广过来,是告诉天机仙翁盘龙王朝佘曼在收扰原属于雷森的军舰,已经都回到了盘龙星。而且,佘曼把盘龙星原属于雷森的设备智脑都运到了舰上,似有准备。

    这倒不是雷广出卖佘曼他们,而是佘曼的动作太明显,已经引起了多方的注意。雷齐那边和雷广联系上,让他问问佘曼这是要做什么。

    佘曼告诉雷广,这是主人的命令!雷齐听了,让雷广问问天机仙翁的意思。在雷齐那边看来,雷森这样做颇有不把盘龙王朝当回事,也不把他们好不容易搭建起来的天机王朝放在心上。这让雷齐很不解,雷森到底想要什么?

    或者说,他想要干什么?

    天机仙翁听了,笑了笑。“随他。你告诉雷齐,一切自然,现在谁也不要拦阻。当然,如果有人不怕天劫的话可以试试!我们天机星会一直和天机之主交好,不限制他们的任何行动。我这也是不想招祸!招惹天机。我可没那份胆子!”

    牛千木在旁听了,颇有些不服气,“天机仙翁,盘龙星上的天劫是不是偶然,谁也说不好,你没那个胆子,可不代表别人没有。”

    天机仙翁看着牛千木,颇是玩味的说了一句话,“牛道友,要不你试试!你就说。雷森我牛千木和你不死不休!”

    牛千木哈哈大笑,“那又如何,他又不再这里。你听好了!”

    牛千木站起来,负手朝天,“雷森,你就是天机之主又如何,我牛千木和你不死不体!”

    说完,他得意的朝众人一摊手,“看到没,我喊了。屁事没有!”

    众人也是疑惑,说实在的,那盘龙星上接连而来的天劫让他们个个心打憷,他们谁也不愿意身边有人能随时制约他们的人。多少年了,他们已经自在惯了。怎么能接受别人来约束他们!

    众人抬并没有看天没有看到什么!

    “天机仙翁?”有人出声询问。

    天机仙翁也是心里没有底,抬头看着天,见天上没有变化,心里面既松了一口气,也有些失望!这天机之主还没有成长起来?还是他看错了天机。雷森不是天机之主?

    牛千木看到天机仙翁那张似放心又的望的脸,马上大笑起来,“我就说吗,什么天机之主,不过是你天仙翁一直在研究天机,自由心证罢了!”说完,他竖起指朝天,“雷森,天机之主,你牛逼闪闪的,你来劈我啊!来啊!来啊!”

    “喀嚓!”天空没有云,却有一道闪电突破空间直接劈在牛千木身上!牛千木的法袍及时防御,把雷电挡在外面,一时之间,牛千木身上雷电滚滚,变成了一个电球!

    牛千木脸上的笑容凝固了,张大了嘴巴,张了半天,才吐出一句话,“我擦!真有雷击!”

    众半仙都是一个激灵,忙蹿起来,离牛千木远远的,天机仙翁也卷起雷广和他的孙女,飞离原地。

    “轰!”天空眨眼间聚生出浓浓的雷云!

    一道闪电向下劈来,劈来浓浓的灵雾,又劈在了牛千木的身上!

    “轰!”牛千木身上电蛇翻滚,整个人全被雷电包住,看不到人影!

    “轰!”又是一道闪电劈下。此后,一道接一道的闪电一直向下击来,无休无止!

    牛千木凭着法袍的强大,倒是不惧,可是他心里面却又惊又吓,实在是被吓住了!这天机之主连口叫着都不行,实在是霸道无匹啊!

    “天机仙翁,你坑我!”牛千木起身向天机仙翁扑来,他想吓吓天机仙翁,有惊吓大家一起分享,谁也别想跑。

    天机仙翁看看身边的雷广,不着痕迹的笑了一下,心道:“牛千木,你敢来,你这叫找死!”

    果然,天上的雷急速的劈下,一道接一道,一道比一道急,“轰!轰!轰!”全劈在了牛千木身上。

    而天上不知不觉出现一朵带着紫色的云朵。看在众半仙的眼都大惊失色,叫了起来,“仙劫!”

    “我去!”牛千木吓住了!停下来抬头看着天上那朵紫色的云朵发傻。

    天机仙翁脸皮抽了抽,这天机之主也太护着自己身边的人了,牛千木朝着雷广扑来,不带恶意,就惹恼了他,直接弄来了仙劫!这是要活活劈死牛千木的架势啊!

    不过这也好,以后自己的孙女跟了天机之主,自己也和天机之主沾亲带故了,肯定也能受到保护,有个有能耐且护短的人护着,那才叫人放心!

    “仙翁救我!”牛千木声音带着颤音,实在是怕了。

    天机仙翁看着头上的劫云,有在盘龙星上的经验,他知道这劫云没有十来天无法完全成形,边对牛千木道:“牛道友,我想想办法!我会尽力,真要是没有办法,你也不要怪我,是你心里对天机之主不敬,招来此劫!”

    牛千木忙道:“请天机仙翁恕罪,我真不是有意招惹!”现在牛千木所有的念头都消了,命都悬着呢,他想要的再多,没命享用有个屁用!

    天机仙翁淡淡的笑道:“你可是想要仙物的!”

    牛千木连连摇头,“我不要了,我什么都不要了!”

    “你可是对天机之主心存怀疑和大不敬的!”

    “我没有!仙翁,你不要胡说,仙劫可在我头上呢!就是有,现在也没有了,我现在只有对天机之主敬畏之心!绝无他意!”

    天机仙翁道:“这么说来,你先前还是对天机之主质疑和大不敬的!欺人可以,欺天道可是欺不得!你是期天道,天道岂能容你!”天仙仙翁说得义正辞严,“我能俱在天道之下,渺小如沙,你得了修为,却不知敬天道,你有罪!”

    牛千木急了,“天机仙翁,不要说了,我知道了!你赶紧想办法救我!”

    天机仙翁道:“我自会尽力!”

    “赶紧!这仙雷,我一雷也抗不住!”

    仙雷,仙人也难抗得住,何况他一个飞升期被称为半仙的修士。体内仙元涓滴皆无,怎么能和仙雷相抗,莫说是一雷,就是被仙雷散逸的雷电扫住,也会让他身死道消,灰飞烟灭!

    天机仙翁才对雷广道:“想办法在仙劫完全形成之前联系上天机之主。也是就是雷森!只有他才有可能让仙劫消去!”

    雷广这是第二次观看到仙劫,第一次天机仙翁说是与雷森有关,他心里面不信。这一次他可是看着牛千木是如何招惹下天劫和仙劫的,心里面有些乱了,难道自己那个儿子真的是天机之主不成?

    他慌忙拿出腕脑,“我试试!”

    “……”

    众人看着雷广,雷广对着腕脑喊了半天,抬头,“联系不上雷森!”

    “用星际传链!他还有星际传链!”牛千木急了!

    雷广又拿出星际传链,过了一会,抬头道:“不行!”

    “……”(。)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