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回他急了,半仙们很同情他,但是想想当初是他去撩拨的天机之主,这事是他自找的。半仙们有一个心照不宣的一样的想法,就是试一试天机之主是不是真的存在,那天劫是不是真如他们猜的那样和雷森相关。

    不得不说他们有侥幸心理,但是又都不愿意自己去以身相试,牛千木跳出来对天机之主不敬,正合他们的想法。死道友不死贫道是自古以来的定律。

    天机仙翁见天上的雷不再朝牛千木身上打去,已经不影响牛千木对外联系,便说道:“牛道友,你自己也想想办法,天机之主出现在边缘星,说不定你的人就见了,让他们仔细的查。我这边也会通过华夏星邦传令边缘星,全面寻找天机之主的踪迹。”

    “还有,”天机之主看向雷广,“还请逍遥王和天机之主的那些手下联系,麻烦他们一旦天机之主和他们通联,告诉他们无论如何要劝天机之主和你联系。”

    雷广恭敬道:“我知道了。”

    牛千木马上拿出星际传链和灵仙星联系,见他一副急吼吼的样子,天机仙翁提醒道:“牛道友,告诉你的人,天机之主可能会变形法术,可以通过天机之主的过往去查找,一旦发现有类似的,立马追查。”

    牛千木哭丧着脸,“仙翁啊,我也不知道天机之主有什么爱好啊。”

    天机仙翁便对雷广道:“一会,你和牛道友讲讲。”

    天机之主有什么爱好,天机仙翁也不是那么清楚,他研究过天机之主的过往,但他发现天机之主好像没有什么明显的嗜好。

    雷广应道:“好的。”

    “你们等着!”牛千木对着星际传链吼了一句,眼睛红红的看着雷广,“你现就跟我说说。”

    雷广便把雷森的过往简单的说了一遍,然后道:“我和他也是刚相认不久。他具体有什么爱好,我也不怎么清楚。”

    雷广不傻,他要是把雷森有什么爱好说一遍,这些人找不到。牛千木撑不过仙劫,过后又证明雷森就在他们的地盘上,这些人嘴上不说,心里面肯定会认为他不尽力。他只是把所知道的都说了出来,至于他们能想到什么。是他们的事情了。

    牛千木对着那边吼道:“都听到没有,听到了,马上归纳,给我找!找到后要比对我还要尊敬,谁要是招他不喜,回去我活劈了他!”

    牛千木收了星际传链,抬眼看了一眼天上的劫云,紫色的云越来越明显,黑色的劫云却有消散的迹像。他吸了口气,朝雷广一拱手。拜了一拜,“还请逍遥王出手助我,找到天机之主,我当有重谢!”

    雷广忙回礼,“不敢当!牛前辈千万不要如此,我尽力就是了!”

    雷广这才取出腕脑和佘曼联系上,要佘曼一旦接到雷森的通联就告诉雷森,要雷森和他通联,他这边有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雷森知晓。

    佘曼痛快的答应了。牛千木这才稍稍出了口气。

    “见过逍遥王!”一个半仙飞到雷广面前,朝雷广拱手行礼。以前,雷广可没有这待遇,这些半仙对他最多只是点头,大多的人大多的时候都是视而不见。

    有了开头的。其他人一个个飞过来,和雷广见礼,态度甚好。雷广忙一个个回礼,心有些诧然。

    牛千木也朝雷广远远的一拱手。现在他信了,上次在盘龙星一个高氏半仙想杀了雷广,被突然出现的劫云击杀。不但是天机之主不可轻慢。就是眼前这个天机之主的生身之父也有天机护身,谁惹谁倒霉,既然知道了,还亲身证实了,还是交好的好!

    牛千木暗暗的警醒自己,以后只要是和天机之主有关系的人,都不能招惹,招惹了就是招惹天劫,这样的麻烦不可上身!上身就要死啊!他也决定等他平安过了此次劫难,回去好好的告诉自己那些徒子徒孙们,每个人行走在外,第一要务就是不去惹雷森及雷森有关的一切人等!谁招惹了,谁解决!

    天机仙翁也让华夏星邦命令边缘星查找雷森是不是还在边缘星上,他让雷广把刚才说的话又和华星星邦的总执政长说了一遍,让他们自己归纳出关键词,全面寻找与此相关的人。

    一切能做的都做了,天机仙翁摆摆手,“牛道友,还请到外面去,不要让仙雷击坏了这里的东西!我和诸位道友会在旁边一直陪着你。你有什么需求可以说,我会想办法满足你。”

    牛千木哼了一声,此时他已经平静下来,对天机仙翁道:“我这不是上刑场,不一定就是等死,不需要你给我送行。”

    说罢,牛千木飘身起来,向着外面飞去。

    天机仙翁一笑,带着众半仙随后跟了过去。

    “回收,分解,回收船;星盗,战斗,星盗船;孤儿,孤儿院,尾淼星;安康星,约瑟芬,李安,李氏家族;武之四弃星,上古垃圾,钢铁,回收,秦氏,大唐集团,林重,林动;黑刚晶星,矿产公司,盘龙九鼎,矿区,黑心果,比尔茨,马英玖,马氏家族……”

    几乎是同时,仙灵星和边缘星都用智脑归纳出了一系列的关键词。每一个关键词下又有子关键词,比如:

    黑心果,黑心果粉,提神!影像资料……

    李氏家族,几乎族灭,全身发黑,死状恐怖!景像资料……

    把这些关键词稍加整理,就分发了下去,让下面的人立马全员行动,按照关键词进行第一波查找。

    于是,边缘星所有的物质分解回收船都被禁止离港,停要原地不得行动,服从边缘星强力机关人员的检查。

    各大商场也在把黑心果,黑心果粉重新登记到边缘星的主脑当,只有是有售黑心果或黑心果粉的地方,最近数天的监控影像全部照看,查找有关购买的人员,然后由专人上门找到其人调查!

    在灵仙星,一个负责盯着关键词演变的金丹修为的弟子忽然把注意力集到一张定格的影像上。上面的情景他好像在哪里看到过!

    定格的影像是一张死人的脸,乌黑如煤面。他盯着影像看了半天,忽然跳起来,叫道:“给我调。给我调乐家最近被魂师攻击致死的死尸像,快!快!”

    他面前的屏幕上出现几张图片,都是乐家刚报上来的。乐家为此受到了申斥,为了证实自己没有说谎,就把死人拍了影像发到了灵仙星。

    金丹期的修士深吸了一口气。“比对!”

    屏幕上很快出来横竖两道细光道,上下左右快速的来回拉动,这是智脑在比对两张死人的图片。

    “疑似死亡原因高度相似!”

    “有多高!”

    “百分之十至八十。”

    “好!”金丹期修士马上离开,向上通报。

    金丹期修士走到隔壁的屋子,那里有一屋子的人在坐着等待消息,他们一个个都行严肃,掌门要他们找一个人,很紧张的样子,他们也不敢怠慢,怕找不到惹掌门大火。回来惩罚他们。这些人都是灵仙派掌权的人,不是牛千木掌门的徒子就是徒孙,他们对掌门心里面一直保持着高度的敬畏,只要是掌门所说的他们都会按照要求完成,不敢违逆。

    金丹期修士一进去,就有人问他,“找到了吗?”

    “没有!我有其他的重大发现!”

    “什么发现?

    “魂师,魂师出现在安康星,是老祖要找的那个人曾经去过的地方。据资料所说,那个人和安康星的李家有冲突。然后李家的族人就突然被大量击杀,都是面黑而死!”

    “这和我们要找的人有什么关系?不要告诉我,你只是想帮助乐氏家族。现在是掌门的事重要,不是乐家。就是乐家都死绝了,在没有完成掌门交待任务之前,你们也不能分心。明白吗?”

    “明白了!我怀疑……”

    “报告!边缘星有报告传来。”

    众人精神一振,“讲!”

    “我们的人从酒吧得知,有一个客人进入我们灵仙星,在酒吧要了一杯黑心果粉。一路喝到住处。那边已经发来影像。”

    “这个是重要消息,放!”

    “是!”

    屏幕上出来雷森进门一直到他在客厅里活动的一长段视频。

    放完后,屏幕上自动出现雷森的头相,和屏幕上雷森的头相比对,经过一番比对,只有百分之四十的相似度,相似度极低。

    “这个人好像不是。”

    “他有变形法术。”

    “这就很困难了,我们怎么能找到他?”

    众人开始讨论起来,后来报告的人悄悄的退了出去,只有那个金丹修士还站在那里没有走。

    众人讨论一了番,才注意到金丹期的修士,“你怎么还不走?”有人问道。

    “我有一个猜测,这个人就是雷森,他已经进入我们灵仙星了,而且,李氏家族被杀的那些人和乐氏家族死的人一样,都是出自一个魂师之手。那个魂师就是雷森,雷森就是魂师!”金丹期修士一口气就完,怕被打断。

    “放肆!掌门要找的人是人我们比对待掌门还要尊敬的贵客,怎么会和邪恶的魂师扯到一块!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在污蔑我们的掌门是和邪恶的魂师一道的,你是欺师灭族!来啊,把他给我押下去,先看管起来,等此事已了,按门规处置!”一个人拍案而起,人人都不敢沾上魂师,这个混蛋偏把掌门和魂师扯到一处,这是找死!

    有人进来把金丹期修士带走。

    “诸位有什么看法?”那个下令让把金丹期修士带走的人口气一缓,问厅诸人。

    有人摇头,有人不语。

    “掌门师尊很急!我们就这样像没头的苍蝇一样东撞西撞,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才会有结果,要是师尊怪罪下来……”

    “把这种推测告诉掌门?”

    “行吗?”这次那个人没有怒气冲冲,反而语气平和的征求大家的意见。

    “要是没有其他的进展,我看可以。最起码让掌门知道我们一直在查。”

    “你们呢,是反对还是赞成,大家都表个态。”

    “我看可以。”

    “我附议吧。”

    “行!”

    牛千木在一座山头上坐立不安,他等了一天,头上的仙劫劫云紫色的已经形成,边上多出一小块金色的小云朵,而他还没有接到自己门派里的报告,他咬牙切齿,“这帮无用的蠢货,这点小事都做不好!”

    他恨恨的拿出星际传链,“你们都是吃死长大的吗?为什么没有人向我报告?”

    “禀告掌门,我们人员全员出动,正在查!”

    “查!查!好,你们告诉我你们都查到了什么?”

    “我们……”

    “别告诉我你们什么也没查到!”牛千木眼冒火,要是这帮人在他眼前,他一定一脚一个把他们都踹吐血,自己亲自交待的事都做不好,还能指着他们做什么?

    “禀告掌门得知,我们已经查到一些东西,但是不能确定。”

    “说……”

    “安康星的李家基本被灭族,全部死亡人员都和我们灵仙星乐家死亡的人相似,全是面身煤黑。安康星是你要我们找的那个人去的最多的宜居星球之一。边缘星我们的人也传回消息,前些天有一个人只要了一杯黑心果粉,黑心果是黑刚晶星上的特产,其他宜居星上不产。黑刚晶星也是雷森停留最长的宜居星之一。掌门,我们不敢轻下妄论,还请掌门圣断!”

    “好!”牛千木马上向坐在另一个山头上的天机仙翁飞去,他要向雷广求证,那个天机之主是不是喜欢喝黑心果粉,要是,就有可能确定那个人是雷森。

    雷广听了后,也不敢确定,他又问了佘曼,佘曼却告诉他,雷森有灵果汁,有灵酿,可以随意的喝。至于黑心果粉他倒是喝过,但佘曼见过的也只有那么一次两次。

    一次两次,也是喝过。牛千木立马下令,“让乐家的人全部龟缩起来,不能去得罪那个魂师,就是魂师逼上门下杀手挑衅,也不能伤魂师分毫。”

    他的命令,灵仙派自然会无条件执行。

    而天机仙翁却诧异了,瞬间有了不好的想法,“牛千木,你是什么意思?你嫌自己死一次不够,要激怒天机之主,多死几次吗?”(。)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