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机仙翁,我可没有说什么。是我手下这么汇报的。”

    天机仙翁哼了一声,“你也问问他们,让他们把证据传过来,给众道友一起参详一下。”

    “好吧!”

    牛千木让灵仙派的人把他们比对的资料传过来,灵仙派那些人只好把来的金丹期修士又放了出来,嘱咐他把资料弄全了。

    金丹期修士这是第一次直接和传说的掌门老祖说话,有些激动,脑子也空前的灵活起来,把自己的推理重新整理了一下,有理有据了许多,一股脑的发到掌门老祖牛千木指明的腕脑上。

    天机星,一众人等在安静认真的比对李家和乐家的死人相。由于权力的关系,天机仙翁又从英西星邦调来了李家影像,做为补弃。

    “确实很像。”一个半仙深吸了一口气,“就是有一点不能理解,光靠这些人的生魂根本不可能把炼魂幡撑到金丹期。筑基期都很难吧。如果是天机之主,那么疑问来了,剩下那些生魂是众哪里来的。我们在天机星就是耳目再闭塞发生星球生灵灭绝的事情也不会不传到我们耳一点。天机仙翁,还请替我解惑!”

    天机仙翁咳了一声,“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又一个半仙建议道:“我们去仙灵星走一趟就清楚了。正好也验证一下仙灵星上死的人是不是死于魂师之手。如果是,也好替天行道。如果不是,我们,呵呵……”

    这个半仙的意思是让仙劫在灵仙星上出现,别到时候毁了这里的风景,他们的法驾常驻天机星,天机星就是他们的家,他们自然不希望到时候仙雷发威把这里弄得狼籍一片,要用好久才能恢复。

    这个提议正和天机仙翁的心意。牛千木在这里,他不可能硬赶走牛千木,现在有了借口,正好让牛千木走,免得破坏了他的天机星。

    天机仙翁点头,“战道友此提议甚为重要。我们就都去灵仙星求证一番。牛道友,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牛千木心说。我能有什么好的建议,大家都是修行近万年。汗毛孔都通着心眼,你们想什么,我还不知道?但是他又不能明说,要是在以前他敢,现在他求着这些人帮他呢,自然是不敢相违。

    于是,牛千木很憋屈的点了点头,“我!等本道此劫一过,一定在灵仙星好好的招待一下众位道友。”

    “宜早不宜迟。我们就动身吧。”

    灵仙星上,有郁闷的人们抬头间突然发现天空出现一朵紫云,旁边还有一块不大的金云,甚是让人感到惊奇。这天上何是出过彩云。

    牛千木和天机仙翁一行人从一个隐密的传送法阵出来,抬头上的彩云,脸一下子就黑了,对天机仙翁道:“仙翁你劫云会乾坤大挪移不成,我们到它就到了。”

    天机仙翁见人都出来,说道:“莫说这个了,你来带路,我们去乐氏的地盘上”

    带路的人牛千木自然不肯做,他叫来一个大乘期的门弟子。黑着脸交待了一番,一行人便乘上飞梭向乐氏的地盘飞去。

    一到乐氏地盘,牛千木没有理会跪了一地的氏家众人,直接要,等他尸,与天机仙翁及众半仙一检查,证实了。确实是魂师的手段。

    于是,一行人又到庄园外面仔细搜寻,放开了神识,一遍接一遍的掠过,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乐家四爷,族长乐海,还有那个灵仙派的弟子始终恭敬的尾随在众半仙身后,他们又是激动又是骄傲,灵仙派真的很重视我们乐家,不但掌门老祖法驾光临,还有一群的半仙前辈过来助拳。尼玛,此事过后,乐家就是灵仙星顶级的家族了,谁若是再敢叫板,那就是不给灵仙派掌门老祖面子,不要乐家反击,自有人把对手收拾得不要不要的!

    他们个都美滋滋的,觉得家的死人死得真值!真得很值啊,只要传出掌门老祖牛千木和天机星星主天机仙翁还有众半仙为了消弥乐家的灾难,直接前来救援。乐家算是乘火箭崛起了。这是多少身在灵仙星的家族想得到而不能得到的待遇,莫说是才死了这么多,就是乐家死了大半,换来这个结果也是大大的超值了。

    个人只是远远的跟着,不敢太近,怕打扰到半仙前辈们的行动。

    牛千木转了两圈,能搜查的都搜查了,一无所得,这才悻悻的飞到立身在山石上的天机仙翁身边,“仙翁,没有发现。你们呢?”

    天机仙翁摇头,他身后的众半仙也在摇头,大家都一样,没有什么发现。

    “哪,接下来……”

    天机仙翁知道牛千木心焦,任谁头上顶雷也会一样,他直接说道:“等!”

    “你们几个,马上去乐家庄园,挨个询问,这些年乐家都做过什么事情,得罪过什么人,要快,必要的话……牛道友,乐家是你的附庸,如果你不担心,我们可以慢慢的摸清底细,暴烈的手段我也不喜欢!”

    尼玛个退!你都说了慢慢的摸,老子头上还有劫云呢,你想慢到什么时候?等老子成了灰灰再查清,那跟老子还有半毛钱的关系吗?

    天机仙翁,尼玛就是个阴人!

    牛千木脸色难难以复加,这才咬牙切齿的说道:“没事,他们家好像就有一个修炼的是偏门功法,专门掳来女修强行双修,我早就想治一治了,只是事忙才没有抽出空来。你们要快,必要的话,可以搜魂!”

    牛千木那个心疼啊,这些家族可是他占了灵仙星以后,从华族当筛选出一批修炼人才的后裔,是他灵仙派的流砥柱。而且乐家就有他的弟子。虽说修炼的天赋不怎么出众,但胜在用心,已经是大乘期了。真的是灵仙派的灵砥柱了。

    这么多年,牛千木已经习惯了割据灵仙星自成一派,不喜欢别人对他指手划脚。可是现在他却不得不接受,要多郁闷就有多郁闷!

    听说牛千木的治下还有这样的修士,众半仙一个个用牛千木感到不安的眼神千木。牛千木嘿嘿一笑。强辩道:“我们下来是带了各种功法,什么正邪无一不有。当时的上仙也说了。叫我们择人而传。人有好坏,功法没有好坏吗?”

    牛千木说得好似很有道理,众半仙收回目光,等着天机仙翁决断。

    天机仙翁一副云淡风清的样子,他知道他身边就站着宝贝孙女,宝贝孙女已经气得冒粗气了,做为一个长辈,他决定不能让孙女他这个亲爷爷。

    捋了捋胡须,他笑道:“我忽然觉得牛道友上体天心。真正得摸到天道的痕迹。牛道友说人有好坏,功法没有好坏,说得真好。呵呵,本仙翁忽有所感,借牛道友的话一用,人有好坏,天劫没有好坏。公道得很!想必牛道友一悟之后,再有精进,我们这些人就没有必要跟着掺和了。诸位道友,跟随仙翁我回天机星继续下棋喝茶,我们就在天机星上静候牛道友渡过仙劫,得塑仙身!”

    说完。他放出飞梭,准备进入飞梭当。

    牛千木吓了一跳,尼玛,这老东西把老子送回来就要走,还有等着话,没有这么缺德的。

    他连忙拉着天机仙翁,陪笑道:“仙翁。仙翁啊!这是何意?我要是说错话了,仙翁也莫怪我,从仙域到这里一路你都知道我就是嘴快了些,有些话当说的说,不当说的也说,说就说了,也从来不去多想。仙翁啊,是不是我又说什么让你不高兴的话了。”

    天机仙翁甩掉牛千木的手,淡然一笑,“牛道友何出此言。我是真心的恭喜牛道友。牛道友体悟颇多,让仙翁我也感到汗颜。仙翁掐指一算,牛道友能招仙劫,自然也有对仙劫的体悟,是好是坏,牛道友心有数。倒是我们替牛道友如此的慌乱,丢了些平常心,让牛道友了几回。”

    天机仙翁一拱手,“牛道友,保重!”

    天机仙翁的一番话落在众半仙耳,众半仙对牛千木立即就换了表情,玛蛋个两球球,老子们替你姓牛的着急,你反过来拿我们当猴耍!尼玛的真不是个东西。

    “牛道友,保重!”

    “保重!”

    ……

    一只只飞梭放飞到空,众半仙踏上飞梭。在牛千木不知所措和众半仙打招呼的时候,天机仙翁拉着孙女和雷广,已经进入飞梭当,率先朝灵仙星外太空飞去。

    一只只飞梭飞出灵仙星,牛千木仰脸向天,张着嘴哈哈的笑,这些人就这样丢下他走了。就是他说错话了,也让他解释不是,你们难道不知道我牛千木的为人,我就是想占些便宜,想争个地位,纵容过我治下的修士……不就是这些吗?

    你们一个个有必要反应这么大吗?

    你们这么做,想过我的感受吗?我很受伤,你们这些无情无义的人几不几道?

    乐海,乐家四爷还有那个乐家前辈人远远的只只飞梭飞出星球,他们有些傻眼了,这是什么情况?

    难道是这些人和掌门老祖不和,这些人生了气,不理掌门老祖,跑了?

    不会,掌门老祖一向很精明,不会做这等事情?

    哎呀天上有云,很漂亮的云,一朵紫的一朵金的。

    祖向这边飞来了。

    个忙向掌们老祖行礼,“见过灵仙派掌门老祖。”

    牛千木一脸的不善,“你们刚才才?”

    “老祖容禀,我们在的彩云。这一定是天道有感,见老祖法驾光临我们乐家,特意出现的祥瑞。恭喜老祖!”四爷抢先回话道,一脸的恭敬,一脸的媚谄!

    牛千木不自在的扭了扭胯,真真的感到淡腾,祥瑞!祥你个姥姥!一帮没知识没化的蠢货,不知道那是仙劫劫云吗?那才两色,一旦色彩齐备,老子就要化成灰灰!你还恭喜,恭喜个毛!牛千木开始对眼前的人厌恶起来。

    他没有发作,只是一副高人的模样,负起手,淡淡的道:“随我来,我有话问你们。”

    乐家庄园,牛千木坐在高高的椅子上,在下面恭恭敬敬的十多位乐家的人,脸一沉,“给我说实话,你们有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

    众人一愣,掌门老祖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问起这个,现在不是要找到那个杀人不眨眼的魂师并给以消灭掉吗?怎么会有精力管乐家族人有没有作奸犯科之人?掌门老祖要做纪检委?

    乐海是族长,见众人都不敢回答,都把目光投向他,他无奈的暗叹一口气,谁让他是族长,便硬着头皮出来,向牛千木一拱手,“回掌门老祖的话,我们乐家一向与人为善,勤于修炼,时刻警醒,不敢做有违老祖律令的事情。“

    “是吗?”牛千木哈哈大笑,笑得众人一愣一愣的,“不敢做!你们是不敢做吗?我不只一次听说你们族人有人修炼偏门的功法,祸祸了很多女修,这也是我律令允许你们做的吗?”

    乐海一听掌门老祖提到这个,偷偷的朝四爷瞅了一眼,却不敢接话了,说没有,四爷就在旁边,他的事情可以说是公开的秘密,他面对的可是掌门老祖,一怒之下灭了乐家一族都有可能;若是让他供出四爷,那也不可能,那样他在族人眼就是出卖族人的叛逆了!

    左也不是,右也不是!乐海屈膝朝下一跪,高呼道:“请掌门老祖明查!”

    乐海心想道:“四爷啊四爷,我可没有出卖你啊,我什么都没说。我只是让掌门老祖明查,查到了是你运气不好,查不到,算你走运!”

    四爷吓得头一缩,知道事情要不好了。这个掌门老祖要直接拿他开刀了。整个乐家就他一个是修的双修的功法,不用说,掌门老祖说的就是他!

    他的腿有些发软,脸发白!只求牛千木千万不要发现他,更求牛千木只是一问,一问而已,问过了莫要再揪着不放!

    他是这么想的,牛千木是怎么想的呢?(。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