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玛,偏门修士,老子不好过,你们也别想好过了。乐++小说し

    “当我是耳聋听不到,眼瞎看不清吗?你们乐家好大的胆子,胆包庇这等邪修,祸害修士。说,是谁给你们这样的胆子?你们蓄养邪修,意欲何为?”牛千木扫了一眼在场诸人,冷冷的说道。

    他这一说,乐家的人吓坏了,跪倒一片,“请老祖明察!”

    牛千木的意思表达的很清楚,他这是要治乐家的罪。在场的谁听不懂!

    牛千木脸上带着怒色,“明察吗?好啊,哪个是修双,修功法的。自动出来。”

    四爷脸色越发的苍白,他知道要是主动出去绝对要没命的。他再自负面对一个半仙也知道有死无生。

    他的头深低着,眼睛乱转,急想着对策。

    牛千木见无人出来,再次冷笑,“看来我这个掌门老祖在你们乐家眼里什么也不是?好!好得很!”

    乐海听到这话,心惶恐到了极点,忙抬头道:“掌门老祖,我们乐家绝对不敢!我这就让人出来。”

    乐海回头,瞅了四爷一眼,“出来吧,别让老祖掌门再怒了。”

    乐海怕牵连到家族,只得把四爷出卖。没办法。要是牛千木真的迁怒到乐家头上,乐家的日子也就到头了。没有人能抵得住牛千木的怒火。

    四爷仿佛没有听到乐海的话,只是眼冒火,他没想到这个节骨眼上,真有人敢出卖他。他是名字不好,但是对乐家他自认还是有功绩的,自己这么一个有功绩的人。到头来还被出卖。而且出卖他的人还是家族的族长。

    他愤怒了,但是又不敢动,怕牛千木发现他,一掌毙了他。

    牛千木见状,冷笑几声,站起身,向前走了一步,“在我面前还想藏头缩尾,真是天真!真当我不知道谁修的是偏门功法?若是主动承认倒也可以留下一命。竟然敢违背我的命令。想死我就成全你!”

    四爷霍然抬头,正看到牛千木森然冰冷的眼睛,他一个激灵,想也不想。身体跪在地上,人去朝外激射。他不能等着牛千木动手,一动手他就再也没有机会逃命了。

    “给我留下!”天空突然出现一只大手印,直向四爷拍来,四爷一个扭身,从手印下逃脱,那手印拍在地上。拍出一个大大的深坑。

    随之,天空出现一个身影,是他个跟随牛千木前来的大乘期的修士。他面无表情,“再接我一掌!”

    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只是信手一挥一握,一只手印凭空出现,直追上四爷,把四爷抓在手。

    “破!”四爷怒吼,一剑破开手印,向庄园外逃去。

    “掌门老祖,我自认对灵仙派没有恶意,请不要逼我!”

    牛千木在地面上仰首负立,闻言大笑,“逼你?你也配!”接着他又道:“不要陪他玩了,要死的不要活的。”

    大乘期的修士听到后神情一凛,忙应了声,“是!”

    天空再次出现一只大手印,向着逃去的四爷拍去。这一次手印的声势与上次不同,声势大了数倍,朝着四爷的后背就拍了下去。

    前两次四爷之所以能逃出来,凭的不是本事过硬,而是大乘期的修士不愿意对他下重手。大乘期修士姓田,叫田玉,身后也有一个田氏家族,其胞弟田杰就是修炼了一门偏本的功法,他担心掌门老祖这是要清洗偏门修士,乐家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所有灵仙星的偏门修士都会受到波及。

    正所谓兔死狐悲,要是今天掌门老祖动手收拾乐家,过不两天他四家会是一样的待遇。他想得多,所以就对四爷没有下死手。想留四爷一命。

    现在掌门老祖下令击杀,他就再没有留手的理由,只好放开修为要把四爷毙杀!

    四爷听到牛千木的话,又感到身后重重的危机,目眦欲裂,叫道:“掌门老祖,何必如此!我并没有危害过灵仙派的利益!”

    年千木神色冷然,没有回应四爷的话。

    天空,大手印把四爷握住,使劲一挤,便是一片血雨飞下。四爷没有发出声音便死在掌印之。

    大乘期修士把掌印摊开,一个寸高的小人儿从掌印惊恐飞出,要向远方遁去。

    牛千木手一伸,那飞出的小人儿便被禁锢在天空,又见他一招手,小人儿便飞到他的手。

    小人儿的头眼是四爷的,在牛千木手,连声求饶,“掌门老祖饶命,我再也不敢了。”

    牛千木眼神冰冷,手陡地腾地一片绿焰,在尖叫声里把小人儿烧成飞灰。

    牛千木哼了一声,“对于偏门邪修,我灵仙派不会容忍。传我命令,所有偏门邪修有天的时间离开灵仙星,天以后,灵仙派所有弟子一起出动,查到邪修一律就地击杀!”

    “是!”天空大乘期修士脸上的忧色稍解,领命后,转身离开。他要通知家族,让胞弟马上离开灵仙星。

    牛千木还是没有对偏门修士赶尽杀绝,他也知道,他要是那样做,会有很多家族对他不满。他给他们留出了天时间,天时间足够了,天后,如果真有人不识趣留在灵仙星,他不介意让他们知道他有着铁血手腕。

    牛千木下完命令后,便沉默不语。乐家众人眼见着四爷毙命于眼前,一个个大气不敢喘。等着牛千木进一步的命令。

    天空飞来数个飞梭。飞梭上有灵仙派的标志。飞梭飞到乐家庄园上空后,一队队身着灵仙派弟子袍服的修士飞出飞梭。纷纷向庄园落来。

    很快有人过来拜见牛千木,牛千木摆摆手,“你们来了就好,把他们押下去分头审讯。主要问的是魂师的事情。”

    “是!老祖!”

    灵仙派的弟子把乐家的人带走,分开审讯。牛千木瞅了瞅天上的劫云,叹了口气。这是他自找的。好好的为什么就去质疑雷森,向天挑衅,结果若来的天劫。

    这一回他不再想着怎么去表现自己了,他现在想的是怎么能找到那个雷森,让他把天劫给解散。也许找到了雷森雷森也不一定愿意伸手相帮?也许雷森根本就没有那么能力让劫云自行散去?

    牛千木又苦恼起来,他杀了乐家的偏门修士,要是这仙人才有的天劫不散,再过数日,他会和那个偏门修士一样。身死道消!那个人还可能向他开口求饶,他就是想求饶也找不到愿意饶他的人!

    他很是后悔,后悔自己莽撞,怎么就不能听到别人的好。非要跳出来质疑指责,结果让他面临着死亡的可能!

    审讯结果很不理想,根本找不到雷森和乐家有仇的证据。雷森这个人也是天机王朝成立,乐家看到宣传才知道的,没有人和雷森照过面。更不用说得罪过雷森。

    天机之主难道不在这里?牛千木开始怀疑。

    “不是说有闭关修炼的吗?把那些人也都审审!要快!”牛千木下了决定。

    “是!”

    数个闭关的人被赶了出来,喜春就在其。当她听到四爷被击毙了,心里一觉便知道不好了。

    面对灵仙派弟子的审问。由于四爷已死,喜春便重点说了四爷以往的种种行为。

    出了审问室,她见到了四爷那些道侣们,现在,这些四爷曾经的双,修道侣一个个惊魂不定,四爷已死,她们没了依靠,不知道要面对什么下场和处罚。

    从这些人口,喜春才知道乐家死了多少人,死状有多么的诡异。

    喜春不由得想到四爷在山洞设下的陷阱,难道是那人没有拿到水惜月的肉身,而发动对乐家的报复?

    喜春沉默了,她回到自己的住处,摸出了一个空间戒指查了查,确定后又放了回去。没见着人,这东西还是不拿出来好。

    雷森一直在地下修炼,但是他哪么静下来心?

    一连坐了几天,便走到地面上,信手招问一面炼魂幡问问现在乐家庄园的情况。

    乐家庄园从外面来了不少帮手,实力都超过了一面炼魂幡,炼魂幡的主魂觉得危险,自动隐匿了起来。

    乐家来帮手,没有出乎雷森的意料,哪个家族面对族人突然死亡,也不会束手待毙!能找来很多金丹期以上的修士,这具让雷森皱起了眉头,似乎有些出乎他他的意料。

    当他得知炼魂幡的战绩后,他觉得还不错,炼魂幡比他想想的有用的多。

    既然这样,雷森也准备离开,他把炼魂幡留下就可以了。他曾命令佘曼他们到盘龙星等他。不知佘曼做得怎么样了。

    雷森拿出腕脑和佘曼通联上,佘曼告诉他已经按照他的命令集在盘龙星了。同时佘曼也告诉雷森,雷广找他有事。让他和雷广通联一次。

    雷广能有什么事?雷森心嘀咕,还是和雷广通联了上了。

    飞梭里,雷广神色一振,“雷森!”

    他急忙去找到天机仙翁,“雷森的通联。”

    天机仙翁站起来,“接通。”

    “好!”雷广接通后,看到雷森的样子,长松了一口气,“雷森,你没有事情吧?”

    雷森笑笑,“我没有事。你找我,有什么事?”

    “是这样,灵仙星有一个灵仙派,它的开派祖师叫牛千木,因为在天机星上出言不逊,引来了天劫,先是法劫,后是仙劫。法劫他还能抗,只是这仙劫却不是他能靠得住的……”

    雷森皱了皱眉头,“和我有关吗?”

    “有,有!他是言语上挑衅你才招来天劫的。因为你是天机之主,他言语上对你不尊重,天道有感,便对他降下的惩罚,那就是天劫。”雷广忙解释道。

    “就这些事情?”雷森觉得非常可笑,什么天机之主。他和天机有毛的关系?还什么言语上挑衅他就招来了天劫,天底下有这等事。要是有,他岂不是看谁不爽,直接用雷劈死就可以了,还整天东奔西跑的做什么?

    “是啊。”雷广看了天机仙翁一眼,见天机仙翁点头,便又说道:“雷森,灵仙派的掌门是前辈,他的话也有可能是无心之语。你就放过他吧。”

    荒唐!什么叫让雷森放过他?雷森真不相信雷广的话,如是不是雷广疯了,就是他现在有妄想症,专门在想一些不靠谱的事情。天机之主,能使用天劫。要是能使用,他雷森还就得着修炼,想灭谁,手一指,一通乱雷打下,天底下谁敢和他为敌?

    再说了,就算他是天机之主,也不可能任由别人骂吧?这是挑衅,不给点惩罚对不起他自己。

    所以,雷森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什么天机之主跟我无关,还有那个人和我不熟,为什么要骂我?骂我了,他要是挨了雷批,那是应该的。就这样吧,我还有事。”

    雷森说完准备掐断通联。天机仙翁抢走雷广手的腕脑,对着腕脑呵呵一笑,“雷森,我们又见面了。”

    雷森看着腕脑屏幕上显示出的老头面孔,皱了一下眉头,“你好,你有事?”

    天机仙翁呵呵笑道:“我没有什么事情,我只是证明一下,刚才他说的都是正确的,你确实是天机之主。你能救牛千木牛道友。”

    雷森冷笑一声,“救?我为什么要救,我和他很熟吗?不熟,我救他?”

    天机翁翁也不动气,“雷森,我能说的是,你要想信我们,我们对你绝无恶意。要是有恶意,当初我也不会让仙儿把仙物交给你了。你是天机之主,这些东西本该交给你不假,可是你也要请楚,天机之主,天机之主,同时你也必须试着把天道机变管理起来。”

    雷森摇摇头,“你们都疯了。我和你们说不到一块去。再见,最近我很烦,有事没事都不要打扰我。”

    雷森收起腕脑,自语道,都是是疯子,一群说话不经过大脑的疯子。(。(520。))

    ps:谢谢“断肠草12”的月票支持。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