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千木声音有些惶恐,“天机仙翁,我现在头上悬着仙劫,如果找不到天机之主,用不几日就会身死道消,我加固心境道心又有何用?”

    “天机之主吗?”天机仙翁沉吟了一下。

    “我们已经联系上他,但是他不相信他是天机之主,所以这事有点麻烦。牛道友,不是我们不帮你,是帮不上。如果天机之主要问为什么仙劫会找上你,你让我产如何回答?回答不知道,还是照实的说?”

    面对天机仙翁的质问,牛千木真的是一嘴的苦水,说什么呢,还不是自己主动撩拨的,招惹天劫上身。有什么可说的。

    “还请天机仙翁帮帮我!我知道我有些事情做的过了,但是我绝对没有对天机仙翁您有什么大不敬的心思。这一点请仙翁相信我。我遭此一劫是我自找的不假,但也算是出头替大家消除了一点疑虑,证实了天机之主的存在和不可挑衅。天机仙翁,麻烦您好好的和天机之主沟通一下,有什么要求,只要我能做到,绝对毫不犹豫。”牛千木说道。

    天机仙翁可不会被牛千木套住,如果说死了,自己没能说动雷森,那就是他的责任,所以他说道:“牛道友,你这么说,我只能说再试试。你刚才说,天机之主有什么要求,只要你能做到,你都能答应。我想问问,你能答应的底限在哪?”

    牛千木一咬牙,“我愿意尊他为主!”

    天机仙翁精神一振,被牛千木小小的震撼了一把,低声问道:“你是说真的?”

    “仙翁,他是天机之主。跟着他是我的荣幸,你觉得我的话是真是假?”牛千木反问道。心里面却是一松。他先前挑衅过雷森,光是嘴上说的,雷森一定不会原谅他。要拿出实际的行动。好像什么地盘啥的,雷森也不缺,雷森缺少的是身边有顶尖的战力。

    话说完了,牛千木仔细盘算了一下。觉得这是个机会。在仙域他就是没有背景没有靠山才被仙人强行捉了送到下界去的。如果借此投靠雷森,以后再进入仙域。绝对不会有哪个不开眼的人来寻他麻烦,若有不开眼的,一道仙雷砸下,魂啊胆啊都会吓得哆哆嗦嗦,要多拉风就有多拉风!

    至于说什么卑躬屈膝,什么没有风骨,扯吧!天机之主的大腿那可是万界最粗的大腿,没有之一。趁机会能抱上去,绝对是最大的机缘。也没有之一。

    牛千木发现自己要是能趁机会达成,绝对是自己最英明的决定。

    他听天机仙翁说道:“既然如此,哪好吧。我帮你把话传过去,至于天机之主是什么意思,那就不是本仙翁能管得上了。”

    牛千木忙道:“这个我明白,有劳天机仙翁了。”

    天机仙翁在飞梭摇头笑了笑,“真是使得一手好舵!顺风转啊!”

    天机仙翁把目光投向雷森。“有劳逍遥王和天机之主通联一下,就说他就是天机之主,要是不信,他可以找个人试一下天劫。”

    雷广被天机仙翁的话吓了一跳,“试天劫,找谁试?”

    是啊。拿谁来试天劫!天底下估计没有人愿意和天劫对抗,除非他傻了,要么就是脑子突然间进了大量的水。

    “让他随便选一下吧。如果他不亲眼证实了,他是不会信的。他自己都不想信自己的地位,说什么都没有用。逍遥王,我们这些人,他只相信你。以后还要逍遥王多多和天机之主沟通,莫要再在我们之间产生误会。还有,你顺带问他一声,盘龙王朝已经打出去了名字,什么时候他有空,什么时候通知我们一声,我们对庆祝他掌控盘龙王朝。”

    雷广只好道:“我听仙翁的。”

    雷森拿着腕脑听着雷广把他的意思说完,颇是怀疑听错了话,什么和什么啊,这天机仙翁难道是哪个精神院出来的。天劫能是他雷森能玩得转的,还找人试试,找谁试,找天机仙翁试试可好!正好劈死你这个老不死的!

    可笑!一帮子神经病。

    雷木很想说,雷广该吃药了,雷广吃一把,给天机仙翁送一桶。

    天机仙翁觉得自己很智慧,为了能让雷森尽快明晓自己的身份,出了当下最明智的主意。他捋着胡须,颇是有些得意的笑着,一副高人的模样听着雷广冲着腕脑絮叨。

    飞梭突然一阵晃动,天机仙翁心里面一突,颇有些心悸的感觉,“怎么回事?”

    “仙翁,飞梭被雷击了?”

    “茫茫星空,怎么会有雷击?你们不要胡说,探明原因再来报我。”天机仙翁有些生气,胡说什么,在真空环境下的星空,怎么会有雷电产生,忽悠我没有读过书吗?

    天机仙翁话刚落下,飞梭又晃了一晃。

    “真的是雷击!仙翁!”

    “扯……呵呵,怎么可能!再探!”天机仙翁眼坐在旁边的孙女,按下怒火,急忙转变了话题。

    “仙翁,真是雷击!”

    飞梭这一次晃动比头两次更加厉害,天机仙翁脸一沉,“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是雷击!仙翁,这雷击能量经过测算,后一次是前一次的二倍,要是这样下去,再过下,我们的飞梭就经受不住了。请仙翁想想办法。”

    一直向天机仙翁汇报的是飞梭的法灵,它都快吓器了,还从来没有见过雷击飞梭的,这是他有清醒意识以来的第一次。

    “不可能!”天机仙翁直喘气,“会不会是有雷修跟着我们,发动偷袭了?”

    “仙翁,没有发现敌踪,除了我们的飞梭,没有发现任何敌人的踪迹。”

    天机仙翁手一翻,拿出星际传链,找其他飞梭的道友求证。

    “天机仙翁,我的梭灵报告,你的飞梭上有雷光。是怎么回事?”

    “真的?”天机仙翁一愣。梭灵没有撒谎,真有有雷击了飞梭。

    “真的。”

    天机仙翁突然打了一个寒战,“就我一个飞梭上有雷光吗?”

    “好像是!”

    天机仙翁牙疼了,他忽然间就明白了,这一定是雷森不信,听到雷广转述他的话,心里面对他有意见。觉得拿谁试都不如拿他试得好,所以才有这雷击!

    我。我这是咋了,加点柴都能被火舔上胡子眉毛!这天机之主果有些呢。

    飞梭又一次晃动,天机仙翁不敢再等下去,上前一把抢过雷广的腕脑,对着腕脑道:“天机之主,雷森。你刚才是不是想着可笑,我让你找个人试一下,你觉得雷劈谁也不如劈我的好?”

    雷森在那边一愣,天机仙翁怎么突然问出这么脑残的问题。他摇头。“没有!”

    天机仙翁道:“天机之主,我说的是真的,如果你有,现在收了念头,我的飞梭在受雷击,正在飞行,雷击后。我要是护不住逍遥王,逍遥王就有可能死在星空之。”

    雷森挠了挠脑袋,心里面有些犯嘀咕,心里想到既然如此,那就算了,便有些意光瓓珊的说道:“好了。不聊了,我还有事。”

    天机仙翁笑眯眯的问道:“天机之主,你有什么事情。关于牛千木那边,天机之主可以考虑一下。我们都是修行之上,应该明白每个人的机缘不同。没有什么是不可能发生的。天机之主啊,如果你对牛道友挑衅你不满意,你可以提出要求来。我想你提出来,他一定会想办法满足你。”

    “这个?我先说明,我不是什么天机之主,你说姓牛的在灵仙星的乐氏庄园是吧,好啊,帮我找一个叫喜春的女人,找到后,不得私下过问,给我封禁了修为,送到仙目洞……”雷森把话说完,挑了一下眉头,“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招,按照我的要求来,封禁了喜春的修为,送我指定的洞穴后,不得留有后手。若我是天机之主,我满意了,牛千木自然无事,我不满意,他定然不得好死!”

    天机仙翁一喜,“放心,我马上和牛道友联系。”

    雷森淡淡的回应道:“那好,我等你消息。”

    天机仙翁把雷森的话转告给牛千木,牛千木颇有些失落,雷森竟然拒绝他的投靠。他暗暗苦笑一下,忙找来乐海问可有喜春这个人。

    喜春,乐海还是知道的。他告诉牛千木喜春就是四爷众多的双修道侣之一,不过现在已经和牛千木脱离了关系。牛千木哪会考虑这个,派出门下弟子把喜春提来。他是见了喜春,长得还可以,他心里面想知道喜春和雷森是怎么回事,可是又不敢多问,因为雷森已经有言在先,不准私下过问。

    喜春到了这个时候倒是不怕了,问牛千木何事找她。

    牛千木说有人找她,她心里面一动,手指上多出的一枚空间戒指,下意识的问了一句,“可是仙目洞?”

    “你知道仙目洞?”牛千木可没有把雷森要他把喜春送到仙目洞的事情说出来。而喜春却开口就提到了仙目洞,这其让牛千木不得不多想,难道喜春身上有雷森想要的东西,还是说,仙目洞有什么他不知道的稀有存在。

    牛千木又动心了,仙目洞在他的神识覆盖下,他知道有这么一个存在。可是他悄悄的找了一圈,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仙目洞?牛千木眼睛转了转,“仙目洞有什么神奇?”

    喜春开口就道:“神奇倒没有,这件事和已经死在掌门老祖手的四爷有关,说起来话就长了,百多年前……”

    话刚说到这,就听外面有人惊呼,“!”

    牛千木心里一突,一个闪身出现在屋外,抬头脸一下子就白了,本来天上只有紫红黄绿四色云,一会的功夫就出现了白黑褐橙四色,八色云云团非常大,如同一座小山在天上悬着。

    一定是自己问了不该问的,让仙劫的形成加快了步伐!

    牛千木想哭,又有些后悔,为什么自己到这个关键的时候还分不清轻重?再宝贝,再稀有的东西,也得有命拥有才好!命都没有,还有那么多的私心,纯粹是找死不分时候!

    玛壁,我很傻啊!

    牛千木抬手抽了自己一个耳光,提醒自己,面对雷森自己不能像对别人那样可以溜点缝,占点便宜。这家伙手里掌着天劫,一举一动若有违逆就是天雷滚滚啊!

    牛千木闪身回来,喜春见他回来,接着说道:“掌门老祖,百年前……”

    牛千木狠狠的瞪了喜春一眼,手一挥封了她的哑穴和修为,不敢怠慢,抓起她就进入了仙目洞。

    雷森给牛千木的洞穴是四爷原来放置空间戒指的地方。牛千木把喜春放到水上巨大的断石上,一身的杀意,他冷声对喜春吩咐道:“一会会有人接你。不要自误!”

    喜春忙点头,她不想死,真怕牛千木出手杀了她。必竟她是四爷的双,修道侣之一,沾了偏门,有取死之道。

    还有,让她放心的是,牛千木把她带到这里,就证明水惜月派来取她肉身的人没有死亡,什么魂师是水惜月的人发动的报复。既然如些,她很想见见那人,就是死也了却一桩心愿不是?

    牛千木把喜春放下,扫了一眼四周,一闪身离开。

    回到庄园,牛千木和天机仙翁联系上,“麻烦仙翁,请通报天机之主一声,他要的人我已经给他送到地方了。”

    天机仙翁只说了一个好事。

    雷森接到天机仙翁的通联,只是淡淡的说了声,谢谢。

    雷森出现在仙目洞洞,喜春只然间就有一个人影出现,那人影对她一点也不客气,上来就给她一下,把她点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喜春发现他在一个大厅里,面前坐着一男一女。

    “你是喜春?”

    “是!”喜春开口,能出声了,身上的哑穴已经被解开。(。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