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春活动了一下,感觉身上的封禁并没有解除,她脸上一黯,“我记得。水惜月,我答应她,帮她保存肉身和魂魄。你们能听我解释一下吗?”

    女人静静的春,“说吧!”

    “四爷把水惜月劫回去,水惜月不从。后来她让魂魄和肉身分离,当时我被四爷盯上了,为了安全只交给来人水惜月的魂魄,后来四爷逼我,我才交待出仙目洞,四爷自去布置了一番,然后让我盯着。我不敢和水惜月说这种事情,我想如果是水惜月派人来一定会先和我联系,谁想他直接引动了四爷的布置。”喜春坐直了身子,“这件事情对我来说也是煎熬,正好你们也把我弄来了,此事一了,我就能放心了。”

    那个男的一直春,没有说话。

    女人听完了,问道:“这么说,不怪你了?”

    喜春叹了口气,“也不能说不怪我,事情都过去了,四爷也死在掌门老祖的手,多说又有什么意义呢。”

    女人笑起来,“喜春,你知不知道水惜月在等着她的肉身融合?”

    “我……”

    “不管四爷怎么说,当初你和水惜月之间有约定却是真的,你替她保存好肉身,这是当初你答应的。现在我们也不多说什么,就问你一句,水惜月的肉身可还在,若在,在哪?若是没了,是怎么没的?”女人声音慢慢变得冷漠起来,“我们要听实话。”

    喜春把空间戒指取下一枚,放到面前的桌子上,“我没有失约。水惜月的肉身在空间戒指里,我一直在保管着。正好你们来了,把她接回去吧。”

    “真的?”男人腾一的下站了起来,一伸手把喜春刚放到桌子上的空间戒指吸到手。

    空间戒指里有一个用冰封符冰封起来的女子,那个男人扫了一眼,女子的样貌与他印像某个人的立体投影很像。

    “你在这等着!”男人起身离开。女人也起身跟着离开这里。

    喜春呆了一会,然后试着向外走去。走到门口,两个黑洞洞的枪口指着她的脑门。“主人有令,你只能在屋里活动,不准出屋一步,否则就地击毙。”

    果然,果然是被抓了起来,失去了自由。

    喜春向后退了一步,她现在修为被完全封禁,就是想逃走也逃不多远。

    老老实实在屋坐下,喜春想想过去的生活。叹了口气,这就是她的命,他抵抗不了,认下就是了!

    向喜春问话的自然就是雷森和雷蓝依儿。雷森把冰封符冲封的肉身取出,他听到超智脑西米狂喜的声音,“是我的肉身,没有错。把冰封符解开。我现在就要融合。快点,憋死我了。”

    雷森松了口气,在雷蓝依儿的命令下,一架床在西米的超智脑箱体前摆好,雷森手一摆,解除了冰封符。把西米的肉身在床上摆放好。

    “你们都出去吧,这里我一个人就行了。”西米赶雷森和雷蓝依儿出去。

    两人没有再说什么,依言走了出去。

    “你做的不错!谢谢你。”雷森回来,在喜春面前坐下,开口说道。

    “不用客气!是我应该做的。”喜春一愣,忙应道。

    “说吧,你想我们怎么谢你。”经过一番波折。西米的肉身有惊无险的找到了,雷森轻松下来,便觉得有些对不住喜春,生出了补偿的心思。

    “能放我离开吗?”喜春试探着问道。

    “可以,我可以再把你送到仙目洞,你回乐家也好,想离开也好,我不会再为难你。只是,你被封禁的修为因为是半仙施为,我无法解开。抱歉了。”雷森说着,起身,“我会再点住你的错睡穴,等你醒来就回到了仙目洞。从那里你可以随你心意。”

    “等一下。如查有可能,我不想回乐家领地了。我想离开那里。“

    雷森止步,“想好了再说,你想去哪?”

    “我也不知道,我想离开灵仙星,开始全新的生活。至于修为,解不解禁无所谓,能安静的死去也是一种幸福。”喜春开口道。

    “你想死吗?”雷森只是微微惊诧一下。开口问道。

    “呵呵……”喜春只是笑,没有回答雷森的话。

    雷森春,也没有再多说什么。雷蓝依儿走进来,向喜春道谢,雷森趁机走出去留下两人在屋里说起话来。

    雷森去了一趟灵仙星,既然西米的肉身已经找着,就没有必要再大开杀戒,炼魂幡要收起来,免得再造无辜的杀业!

    现在炼魂幡改变已是非常大了,不但九面有九个主魂,九个主魂还会自我判断,是攻是躲不用雷森操心。炼魂幡主魂生出就有了隐匿的功能,只要它们不主动攻击,可以把自己完美的隐藏起来,就是半仙也别想找的到。

    九面炼魂幡被雷森召回收起,他一闪身离开这里,下次没有事情,他是不会来灵仙星这种地方了。

    雷森一走,仙目洞外就出来了牛千木的身影,他神情放松下来,头上的劫云正在快速的消散,天劫对他没有危害了。他知道仙目洞里有一个人出现了,收走了几样东西,然后又消失了,不用说,那人就应该是天机之主,雷森。

    天真的要变了!

    牛千木抬头,上的劫云如阳光下的雪堆一下快速的消散缩下,大大的吐了口气,仙劫不会真打下来了。

    他拿出星际传链,找到天机仙翁,“天机仙翁,大恩不言谢,我这边不出意外已经没有事情了。天机仙翁,天机之主刚从我这边离开,如果没有猜错,天机之主就是魂师。”

    天机仙翁噢了一声,“你想怎么样?你牛千木要出面追杀天机之主?”

    牛千木听到天机仙翁这么说,吓了一个哆嗦,声音有些结巴,“天,天机仙,仙翁!话可不能乱,乱说。我没有那个意思!”

    天机仙翁倒是认真,“哪,牛道友提魂师是什么意思?”

    “我,我就是给天机仙翁提个醒,这种事情对天机之主并不是光彩的事情。还请天机仙翁有机会提配天机之主,能掩饰就掩饰起来,必竟魂师不是什么好事情。会让众修士反感的。”

    天机仙翁哼了一声,“天机之主还修炼有大湮灭术呢,已经修成湮灭之眼。牛道友,你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天机之主一旦和我们一样,一个就能扫我们一群。”

    牛千木说道:“我知道,不用天机仙翁物意提醒。如果天机之主没有那些本事,就不是天机之主了,对不对。好了,我头上的劫云散去,我要好好整顿一下灵仙星了。你们应该离灵仙星没有多远,仙翁能否带着诸位道友回转,让我做一次东。大家商谈一下后续的事情。”

    “灵仙星我们就不去了。我约一下雷齐那边,大家还是在我天机星聚会的好。约好了,我会通知你。”

    “好的,我就恭候天机仙翁的邀约了。”

    牛千木收起星际传连,空彩云流绪,长长的松了一口气,长袖一甩升到空,他要把乐家的事情收尾。

    在乐家的庄院落下,牛千木对迎接他的人说道:“传我法旨,所有人,到这里来。”

    “是!”

    很快,乐家的,从灵仙派过来的人都聚在牛千木面前,乌泱泱的有两千人。

    牛千木扫了一眼,开口道:“现在,乐家的围已解。派子弟可以离开了,乐家的人也可以在自家的领地上活动。但是,乐家记住我的话,不准你们家族再有偏门修士出现,如果出现,出现一个,那人的家株连代,还必须有你们一个乐家元婴期以上的人自裁以谢天下!”

    “谨遵掌门老祖法谕!”乐家的的齐齐跪下,给牛千木磕头。

    “起来吧!”牛千木脸上现出笑容。

    “是!谢掌门老祖!”

    乐家族人起身,牛千木又道:“派弟子听令,即刻离开这里,传我法谕,把偏门修士从我灵仙星逐出,以后如有发现,所有人都可能将偏门修士当场击杀!”

    “是!”灵仙派的这些弟人纷纷乘飞梭离开。

    牛千木挥手把乐家的人也挥散了,这才不急不慢的飞到空,向灵仙派驻地飞去。

    牛千木相信经过天劫一折腾,不但是他,所有知道与天机之主有关的人都会打起精神来,就是暂时不愿意和雷森亲近,也不敢生出和雷森相抗的心思。没有人想死!

    天机仙翁回到天机星已经是近十天之后,几十个飞梭排着队在星空飞行,一路上,不时的有军舰飞来护送。他们没有到那个星球上借星球上的传送法阵,只当是散心游玩,一路操控着飞梭飞回天机星。

    一到天机星,天机仙翁便和众半仙仔细相商,确定邀请所有半仙齐聚天机星,开一次半仙大会,统一认识。

    于是,天机仙翁向星域广发邀请,邀请所有半仙十天后在天机星相聚,共商大事。(。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