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百艘舰艇对着星球上的离子炮反击,一门门离子炮被击毁,星球上留下一个个深坑。

    “轰!”几束离子束击进一个火山口,引发了火山爆发。

    星球安静下来,出现的离子炮都被拔除。

    “包围住星球,我进入大气层。”小男婴下达命令。

    军舰沉入大气层,打开尾舱,把九个炼魂幡放出。

    “我们走!坐标我已经发到各个舰上,为了节省时间,依次星际跃迁,我们要打就打闪电战!”小男婴站在桌子上,把纸片揉成一团,扔在地上。

    “明白!”

    “明白!”

    地球上,佘曼眉头紧皱,大神和狂神居然没有按照他们设下的作战计划擅自行动了。这是了不得的大事。

    “我去找第二主母!”

    “尽快!这些家伙真不让人省心!”

    ……

    “什么?他们敢擅自行动,他们有星图吗?胡闹!”雷蓝依儿凤眼圆睁,“马上联系上他们,让他们停止行动。”

    “第二主母,他们已经离开指定星域,进行星际跃迁了,他们走时只是告诉我们,星球拿下了,让我们的运输舰去星球上搬运缴获。”佘曼有些无奈,无论大神还是狂神都不是一般的智脑,太有自己的主见了。

    “让指挥舰飞下来。我来让他们停止!”

    “是,第二主母!”

    雷蓝依儿叹了口气,“真是一帮不知死活的东西!”

    雷蓝依儿很生气,雷森因为这些东西已经和西米生出了罅隙,这些东西还在不知死活的折腾,难道真以为雷森离了他们就不能做事了?雷蓝依儿还想保他们,照这样下去,给雷森留下不好的印象,真到哪一天。就是有她在,雷森也难容得下他们。

    指挥舰上,雷蓝依儿面沉似水。“还没有联系上吗?”

    “没有,他们关掉了通讯系统!”

    “该死的。继续联系!”

    “是,第二主母!”

    大神和狂神通过星际跃迁,直接出现在一个星球外部,一出现,他们就开始攻击。猝然间,他们清理掉轨道炮,星球上起飞起十来艘军舰,刚起飞就被压制着打。只有四五艘在仓促间打开了防护罩,其他的军舰被击毁又掉落在星球上。

    “这样打才爽!”狂神大叫。

    “狂神,你带着你的舰队专门把星球上的离子炮给掀掉。我的舰队清扫星球上所有能飞的东西。”小男婴脸上带着满意的笑容,笑嘻嘻的说道。

    “明白!”

    这样的战斗很快就结束了。像这样突然发动袭击,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还能减轻己方的伤损是最好不过的了。

    “估计总指挥部要急疯了。我们打开通讯系统向总指挥部报捷!”

    “OK!”

    “联系上了!”姚大美看着雷蓝依儿。

    雷蓝依儿深吸一口气,“大神。狂神!你们俩个给我听好了,你们要是想死,我报告给你们的主人,马上成全你们!”

    屏幕上的小男婴一脸的笑容,“干娘,我们打胜仗了。又拿下了一个星球。”

    “你们哪来的星图?”雷蓝依儿一愣,马上就问道。

    “狂神破解的。我们觉得你们的作战计划太保守,星图我们看了,有上千个呢,要是你们这么打。要打到什么时候?我们觉得这样打,能尽快的结束战争。所以……”

    “所以你们就敢不听命令,擅自行动!大神,我不管你怎么想。我现在命令你们,就地等待,在没有进一步命令之前,不准再有行动。否则,我也保不了你们了。”雷蓝依儿握紧了手,“我会把你们这次不听命令报告给你们的主人。你们听候处理吧。”

    “我们打胜仗了!还要处理!”狂神插进话来。

    “没有人喜欢不听命令的智脑。你们这是踩了红线,就是你们的主人再相信你们也不会容忍。想想吧,想想该怎么向你们的主人解释。这样的事情不是我能解决的。”

    “我们……”

    “你们什么你们?”雷蓝依儿爆发了,“你们就这样不听话?你们就这样让我不省心?谁给你们的权限让你们那样和西米说话的?你们想干什么,想逼宫吗?是不是觉得你们的主人离了你们就什么事也做不成了?是不是?”

    “不是。我们只是想替主人做一些事情……”小男婴紧张了,张嘴辩解。

    “别给我说这个。想帮你们的主人做事情不是这么帮的。别说了,听候处理。”

    “是!”小男婴低下了脑袋。

    雷森把在空间制造的五艘运输舰带出空间,准备交给雷蓝依儿。下一步,他要把战舰体系尽快配齐。

    雷蓝依儿坐在雷森面前,叹了口气,“夫君,事情就是这样,大神和狂神太大胆了,竟然敢擅自行动,这种事情让我感到很难过。”

    雷森面无表情,过了一会才说道:“他们不是把仗打赢了吗?”

    “是打赢了,可是他们这样做无法让人容忍,实在是太胆大了。”

    “你想让我怎么处理。在这里你是总指挥。”

    雷蓝依儿没有包庇大神和狂神,“处罚他们。怎么处罚我就不管了。那是夫君你的事情。在我这里,我是不能容忍他们这么行事。”

    雷森想了想,才说道:“我倒是忽略了,大神和我在一起战斗可是比佘曼还要早,战斗经验极其丰富,其实是不应该让佘曼来指挥他们的。”

    雷蓝依儿看着雷森,“夫君,你的意思是……”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我觉得过程很重要,结果同样重样。也许他们这种快速作战对我们来说更合适。”雷森起身,“我来处理吧,不要挫伤他们的积极性。”

    指挥舰上,雷森看着屏幕上一片舰艇静止不动。按了按眉间,确实猛然间一听到大神和儿神竟然敢擅自行动,他也有些火,但是经过这几场战斗下来。他心里面也有些判断,也许双角人在这个宇宙所留下的舰队并不太多,如果是这样,闪击战是最好的战术。

    “主人,我们知道错了!请主人责罚!”大神主动开口认错。

    狂神也咕哝道:“主人。我错了!”

    雷森笑了,“知道错就好。这是唯一一次,如果再有下次,你们都回来,我会让别的智脑取代你们。嗯,如果以后再有想法,把你们的想法整理好,上报,批准后才能行动。这一次就算了,你们的想法。我支持,就按照你们的节奏去打。但是,要小心,我们的军舰不多,也损失不去,明白吗?”

    “大神明白!”

    “狂神明白!”

    “好啦!把你们下一步的作战计划报告上来,交由雷蓝依儿批,她不批准,你们不能行动。”

    “是!”

    “是!”

    “好好干吧,我期待你们有更多的捷报传送回来。”

    ……

    “夫君。你是不是太纵容他们了。”雷蓝依儿把泡好的茶端到雷森的手上,眉头间还有愁云。

    “不能挫伤他们的积极性。他们在之前一直配合西米和星盗战斗,大小阵仗也见过不少。他们是智脑,他们的计算的推理不是佘曼和姚大美能比的。你要明白。在我眼,智脑也是一种生命,他们有自己的正当想法,我会支持。当然,这也和他们是我制造的智脑有关,我相信他们。”

    雷森把雷蓝依儿的手握了一下。雷蓝依儿的手温已经和常人无疑,完全摆脱了融合后的负面影响。

    雷蓝依儿在雷林旁边坐下来,有些微嗔,“你就惯着他们吧!还好他们是智脑,要是都成了人,一个个在你面前,不听话,还都挺拧,我看你怎么办?”

    “有本事的人才有脾气,只要他们有能耐,我才不管。”

    雷蓝依儿哼了一声,“我是说,要是一群孩子。”

    “那又如何,孩子要是有智脑的本事,我更高兴。”

    雷蓝依儿抱住雷森的一条胳膊,“这是你说的,别到时候后悔!”

    雷森立马把杯子放下,很认真的问雷蓝依儿,“你是不是告诉我,你怀上了?”

    雷蓝依儿脸一红,“没有。”

    雷森咂吧了一下嘴,“那我们要努力了!”

    ……

    云过雨歇,雷蓝依儿伏在雷森的胸前,眼一汪春水,“夫君。”

    “嗯!”

    “现在不是生孩子的时候吧。”

    “没关系,生吧,就我们两个,太寂寞了,你看佘曼和姚大美都有孩子,多么美好啊。就是累了,回头看到孩子蹦蹦跳跳的,心情立马就好了。”

    “你喜欢孩子吗?”

    “喜欢。”

    “嗯,男孩,女孩?”

    “都一样。”

    “不一样,说嘛。”

    “生啥是啥,不要刻意。你不是说一群孩子吗,一群啊,儿子女儿不都有了吗,还问什么男孩女孩!”

    雷蓝依儿扭动了一下身子,“生太多了,我会变丑的。”

    “变再丑,在我眼里都是最漂亮的。”

    “嗯,夫君……”

    ……

    雷齐,天机仙翁和牛千木坐在一起,雷齐捏起一枚灵果扔到嘴里,“你们的提议我觉得可以,只是雷森分明是我雷家人,这种事情我们雷家的权利肯定要大一些。”

    天机仙翁捋了一下胡须,“这个是当然,权利和责任是一致的。但是到最后谁能得到天机之主的赏识那是要靠自己去做。天机之主不过是借了你们雷家后生一个肉身罢了,你也不要想太多。他不属于你们雷家。天机之主在匡扶天道之前,会用各种手段,一旦他完全掌握了天道,凭的是一颗公心,自然有自己的判断,亲情是绑不住他的。”

    “可他必竟占了我雷氏血脉。这个不可否认。”

    牛千木点头,“有道理,你们两个我都支持。”

    雷齐瞅着牛千木,“你觉得仙劫真是对你而去,有感应吗?”

    “有!很强烈,是濒临死亡的感应。我知道仙劫一旦成真,我是逃不掉的。”牛千木很坦然的说道。

    “你能确认仙劫和雷森有关?”雷齐紧盯着牛千木的双目。

    牛千木笑笑,“你觉得呢?你觉得我是和你开玩笑,还是你不相信仙翁的推算?雷齐啊,你就是想太多了。这种事情怎么是我能拿来开玩笑的。”

    “我想太多!”雷齐鄙夷的哼了一声,“是你姓牛的想多了,要是你想得不多,你敢出言挑衅我家雷森,好了,招来仙劫你不逼逼了。你就是欠揍。”

    牛千木眉毛一挑,“雷齐,想单挑!”

    “走!你就是木属性,修炼出一点避雷的神通,我照样能完虐你!”

    “试试!”牛千木眼一眯,站了起来。

    天机仙翁拿起拐杖在地上捣了捣,“好好说话。打什么打?你们在仙域不和,到这里也不合了几千年,还要不和下去吗?牛千木有他的想法不奇怪,你雷齐不也是有你的想法吗?别跟我说雷森姓雷,我说过,他只是借了你姓雷的一具肉身,这肉身还是你们当初不要的,推出雷氏大门,你现在说他是你们姓雷的,你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吗?坐下!”

    雷齐哼了一声。

    牛千木一笑,“我听仙翁的!我这人什么优点都没有,唯一一个优点就是能识时务。识时务方为俊杰吗!呵呵!”

    “见风使舵也敢说识时务。我很鄙视你!”

    “喝茶!”天机仙翁捻起茶盏看了看两位,“就这样说好了。先期由我们出面替天机之主行令天下,后期天机之主修为起来后,我们都要听令于他。”

    牛千木笑道:“我是外人,我没有问题。”

    “我也没有问题!”

    天机仙翁呡了一口茶,润了一下喉咙,“那就这样,五长老,九执事,十八行走,十六执法。本仙翁就发法帖在天机星确立天机庭,共尊天机之主为主。”

    “是为首!”雷齐拧了拧眉头,纠正天机仙翁道。

    “我觉得为主好!”本来,牛千木也不愿以主取代首,但是他也清楚,雷森真要是天机之主,他们这些人最后都要仰雷森的鼻息,雷森天道之机变,就是天道化身,他们这些人的性命都握在雷森手,雷森让你死你活不了,让你活,你死不了。倒不如放下心的执念,直接干脆的承认。(。)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